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带着水浒闯三国刘杨在线阅读

强力推荐逍遥老狗的小说带着水浒闯三国主角是刘杨,讲述了:一觉醒来竟穿越到了东汉末年,身为刘辩、刘协之兄,本该早夭的刘杨竟然活了下来!并且身负系统,可以抽取《水浒传》中所有人物,来助他力挽大汉王朝于将倾!什么?!你说《水浒》第一的卢俊义给吕布提鞋都不配?那本

小说带着水浒闯三国刘杨在线阅读

第4章 马鞍,马镫

众人上了马,继续朝着荆州进发,刘杨转向比史进看起来还要年轻的刘振,问道:

“刘将军姓刘,孤也姓刘,可有什么关系?”

刘振拱手道:“回大王,说来冒昧,臣乃文帝四子刘参之后,祖父、父亲皆未入仕途,只曾祖做过小沛县令。”

刘杨“啊”了一声甚是惊诧,说道:“竟也是同族?这辈分······孤现在没有无族谱,无法查证啊!”

朱儁在一旁听见,当即说道:“回大王,臣查过。”

刘杨说道:“哦?朱将军如何查验?快说,快说。”

朱儁说道:“刘校尉虽是汉皇后裔,但受武帝‘推恩令’的影响,到了曾祖时期便没了爵位和官职······”

刘杨点点头,要不然刘备怎么会沦为卖草鞋的呢!

朱儁接着说道:“但是刘校尉十六岁参军,作战勇猛,剿灭黄巾贼时被臣看中,被臣带在身边培养。”

他顿了一下,又说道:“所以听他一提先祖,臣便上奏灵帝请愿查验,方才得知竟是高祖第十七世孙,灵帝便封他为奋威校尉。”

刘杨想了想,说道:“十七世?那不是比本王晚了一辈?你得叫叔叔啊!哈哈!”

刘振非但没有不好意思,反而笑道:“臣族谱上亦是如此记载,不过臣不敢妄认大王为叔。”

刘杨摆摆手说道:“无妨,无妨,既有族谱为证,叫声王叔又何妨?”

刘振欣然道:“遵命,王叔!”

······

“大王,刘表不借兵就说明并无接纳大王之意,我们现在怎么办?”

朱儁见已经进入荆州境内,便赶上前问道。

刘杨叹了口气,现在整个司隶、长安以西的雍州、凉州都是董卓的地盘,肯定不能去自投罗网。

而东出虎牢关,倒是有即将集结的十八路诸侯,但这群人个个心怀鬼胎,成不了什么大事。

袁绍、曹操都是一代枭雄,绝不会安安稳稳的做一个臣子,若是投靠他们,刘杨有可能会被立为皇帝,但也会像历史上的汉献帝一样,做一辈子的傀儡,甚至不得善终。

现在刘杨麾下统帅型的将军有朱儁,武力型的有史进和刘振,但兵不配将,只有区区两百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现在要紧的是找到一处安身之所,然后慢慢发展自己的势力,等到时机成熟,再去闯出一番霸业。

思前想后,刘杨看了眼刘振,还是觉得只有自己同为汉皇后裔的宗亲方能投奔一试。

就算这些人不会真心接纳自己,但有这个当朝皇兄的身在,自己都到了城门口,他还能不让进去?

刘杨说道:“刘表是投奔不成了,只能去找刘繇了。”

虽然刘杨亲自到了荆州,刘表碍于情面不得不接纳,但他绝不会辅佐自己,况且荆州的大权掌握在以蔡氏、蒯氏为首的士族手中,刘表都身不由己,更不用说刘杨了。

单论汉室宗亲中,益州刘焉比刘表还不靠谱,益州北有张鲁阻断去路,东与荆州相望,是一处死路,龟缩一隅,自成一势,甚是排外。

最靠谱的汉室宗亲就只剩下幽州的刘虞和扬州的刘繇了,尤其是刘虞是绝对的忠诚之人,但幽州地处汉朝极北,自己这点兵力,还不够黄巾欲孽和山贼杀的。

于是,就只剩下了刘繇,刘繇势力虽小,却没有什么野心,能力也不出众,正是如今最适合的人选。

刘振一脸忧虑,说道:“大王,董贼的下波追兵不知道何时到来,此去扬州千里之远,还是不安全啊!”

史进气不过刘表,说道:“哼,好一个刘景升,大王,我看还是直奔襄阳算了,他刘表怎么敢不接纳?”

刘杨呵呵笑道:“爱卿们不必担忧,有你们辅佐,孤迟早要把汉室江山夺回来,我要建立一支属于自己的大军,踏进洛阳城,斩下董卓贼首,昭告天下。

可惜吾弟刘协软弱无能,我作为长子······”

朱儁立刻阻拦住他,小声提醒道:“大王,陈留王已是正统皇帝······”

刘杨连忙收住,感激地看了朱儁一眼,改口道:“我作为皇族长子,即使陛下羸弱,也必定要尽心辅佐,重振我汉家大业!”

古代是很注重上下尊卑的,刘协虽然是被董卓扶上皇位的,但现在仍是汉朝,他仍是汉朝正统皇帝,只要董卓一天不篡汉,任何人敢有称帝的思想,都是会被全天下人唾弃的。

历史上的袁术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失道者寡助,时机未到贸然称帝只有死路一条。

即使你是大王或者皇子,依然名不正,言不顺,历史上刘备虽领皇叔之名,但也是等到曹丕篡汉之后,方才荣登帝位。

所以刘杨感激朱儁,否则叛逆之语一出,容易让一些忠义之士心生芥蒂,侧面中,也让刘杨更了解了朱儁这个人。

朱儁不是忠于某个皇帝、主公,而是忠于大汉朝!忠于个人和忠于一个国家,概念是不同的,刘杨庆幸自己冠以汉室之名,否则真招揽不到朱儁。

史进则不同,义字当先,管你什么正不正统,只要自家主公做皇帝就行,当即说道:

“大王,依臣言,以大王的才能,就是直接称帝又何妨?到时候号令天下群雄,围攻董卓,岂不是更能还天下一个太平?”

刘杨没有回答,他不能否认自己有称帝、称霸的心,却也不能现在就表露出来。

朱儁突然想到什么,连忙说道:“大王,南阳何家可作南行扬州之资。”

刘杨一怔,一拍手叫道:“对啊!”

刘杨虽不是何太后亲生,却也叫了她几年母后,顺路去拜访一下也无妨。

“只是何太后已亡,何家能资助我吗?”

何家前几年还是风光无限,太后、大将军何进,那都是何家人,只是世事难料,那何大将军做了一件蠢事——招董卓进京。

他自己倒是先被“十常侍”一波走,留下了这么一个烂摊子。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风光了几年的何家,依然有着不俗的家底,仍是名义上的皇亲国戚,自己去要点钱财、人马,应该没问题。

朱儁想的和刘杨一样,说道:“出点钱财应该没问题,此去南阳不过三四百里,我们加紧赶路,两三日便到。”

刘杨打定主意,先去何家拉点赞助再说,便率众人继续向南疾驰而去。

两百余骑连夜狂奔,拼死拼活赶了一夜之后,众人已是人困马乏,主要是身体最弱的刘杨实在坚持不住。

他虽然是成年与少年灵魂相融合的人,但身体很是瘦弱。

刘杨、朱儁所骑皆是上品宝马,刘杨用系统检测过,朱儁的坐骑名叫“龙骧”,之前借给刘振派他去找援兵,回来后自然要还给他。

史进自带的中品名马“翻羽”也未露疲态,依然生龙活虎,而刘振与其他士兵的坐骑可就没那么轻松了,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有的甚至开始口吐白沫。

经过一条河流旁,刘杨实在扛不住了,但他自然不会说是自己身体吃不消,而是说道:

“孤观诸位马匹疲乏,还是歇息两个时辰吧!”

众人自然不会知晓他的真正意图,只觉得这个平阳王真会为部下着想。

朱儁立即下令,原地休息,并让刘振带人去山上寻些野味充饥。

刘杨下马后立即找了棵大树靠着,揉着快被马背磨出烟的屁股,忽然一拍手,想到了马鞍、马镫这件东西,立刻叫道:

“朱将军!快来!”

朱儁不知何事,但见刘杨如此着急又兴奋,连忙跑了过去。

“大王,有何紧急情况吗?”

刘杨一脸兴奋的向朱儁说了关于可以为骑兵装备马鞍和马镫的事,朱儁听了亦是兴奋不已:

“大王真是聪明伶俐,如此装备,将来我大汉骑兵的战斗力,定然会再上一个台阶!”

刘杨汗颜,自己也是经过一夜的折磨,到现在才想起来的事。

马鞍和马镫是南北朝时期才发明出来的东西,能让士兵坐在马上时更加稳固、舒适,自然也就提升了士兵的作战能力。

也是从那时起,骑兵才迎来了真正无敌的时代。

天刚刚破晓,淡青色的天空中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大地笼罩住一层薄薄的雾气,除了人声、马语,就只剩下了一些鸟鸣。

忽然,一阵嘈杂打破了宁静。

还在考虑要不要抽奖的刘杨皱着眉头说道:“怎么回事?因何事吵闹?”

朱儁抬头望去,见是刘振回来了,不过是被人扶着回来的。

这时,一名随刘振去抓野味的士兵跑来报道:“回大王,我们随刘将军去抓野味,刘将军射中一只野鹿正要往回拿,谁知突然冲出来百十人把我们围住。

那领头的人说,这座山是他的,山上的东西也都是他的,让我们赶紧滚下去。”

刘杨怒道:“日月所罩皆为汉土,他算什么东西?是山贼吗?”

那士兵说道:“刘将军也是这么说的,还报了大王您和朱将军的名号,可那人非说不信,还说自己等人是游侠,又说官兵怎么会如此不堪,想必是一群逃兵败将。”

刘杨说道:“这他妈能忍?”

等等,荆州,游侠?好熟悉!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