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苏卿卿郁谨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老公抱抱!郁总捡来的老婆软又娇在线看

2022最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老公抱抱!郁总捡来的老婆软又娇主角是苏卿卿郁谨年,作者是阿狸吃布丁,主要讲述了:【双洁+小甜饼】母亲意外去世,软糯的苏卿卿多了个姐姐,原本属于她的一切被夺,甚至被抬进火葬场。在她以为必死无疑时,遇到了阴冷偏执的郁谨年。人前,他偏执狠戾。人后,撩人撩心,宠妻无度。婚后的郁谨年不仅将

苏卿卿郁谨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老公抱抱!郁总捡来的老婆软又娇在线看

第1章 需要我救你?

殡仪馆内。

“苏卿卿,去天堂找你妈吧,只有我才是苏家小姐。”

耳边传来刚才苏婉满是得意的话,苏卿卿眼前一片白色,圆润的大眼里带着惊恐,泪水在眼眶中闪烁。

想要动弹,四肢却完全不听使唤。想要求救,嘴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想到一会将被当成尸体火化,无助恐惧的泪缓缓流下。

苏卿卿拼尽全力地想要动弹自己的手,努力地想要从喉咙里发出声音。

与此同时,脚步声传入耳膜。有人?

一个身材高挺、五官俊朗如神邸的男子笔直地站在那,垂在身侧的拳头紧握着。

他的眼里写满悲痛,却极尽克制,周身弥漫着低气压。

“总裁,节哀。”特助夏之江追了过来,安慰道。

郁谨年不语,双目猩红,青筋暴起,声音低沉得可怕:“他还是没来吗?”

瞧着他的样子,夏之江无比紧张,却还是咽下唾沫:“是。”

话音落,郁谨年愤怒至极,倏地抬起一脚,用力地踹向一旁的推车。

“总裁!”

夏之江想拦住却已来不及,只见推车直接撞到墙壁。

下一秒,被白布掩盖的尸体扑通一声掉落在地,露出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

眼前出现人影,苏卿卿震惊地瞪大眼,下意识地眨眨眼。

“诈……诈尸了!!”夏之江震惊地大叫。

苏卿卿的视线落在郁谨年的身上,漆黑的眼无声地诉说:救我,救我……

鬼使神差的,郁谨年听懂了她的求助。抬起脚步,朝她走去。

夏之江连忙拦住他:“总裁,有危险,会被夺舍!”

郁谨年推开她的手,蹲下身,手落在苏卿卿的脸上,指尖温热:“活的。”

苏卿卿的喉咙依旧发不出声响,望着他的眼里,一滴泪水滚落。

郁谨年接住她的泪,带着无助恳求的眼让他倍觉熟悉:“需要我救你?”

苏卿卿说不出话来,郁谨年却读懂她的心思。

他可以见死不救,但她眼中的破碎感,却让他不忍拒绝。

下一秒,郁谨年弯腰,打横将她抱起。

夏之江见自家老板抱着女尸,心中直打颤:莫非总裁不近女色,竟是因为有怪癖?

还没等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郁谨年已经抱着人离开。

两小时后,苏卿卿躺在陌生的大床上。

刚刚救她的人已经给她请了医生,她短暂地失去行动能力,是因为被注射了肌无力药剂。

幸亏解救及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身上的药效慢慢地消失,苏卿卿的手指动了动。

想到刚从鬼门关回来,苏卿卿鼻尖酸楚,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扑簌簌地滚落。

就在这时,推门声响起。苏卿卿侧目,便见那张足以让万千少女心神荡漾的脸出现在视线内。

瞧见他,苏卿卿吃力地坐起。

郁谨年来到她的面前,清冷的眼眸落在她漂亮的脸蛋上。

冰凉的指尖落在她的下巴上,微微抬起:“哭了?”

“啊……”苏卿卿想要说话,却见声音还没恢复。

郁谨年眉尾上挑:“小哑巴。”

听见被说是哑巴,苏卿卿葡萄般明亮的大眼抗议般落在他的身上。

因为刚哭过,苏卿卿的眼睛红通通的,鼻子也红红的,竟像小兔子般可爱。

郁谨年的指腹摩擦着她的下巴,落在她粉嫩的唇瓣上:“小哑巴,不准哭。”

苏卿卿没说话,柔软的小手抓住他宽大的手掌。

她的手好软,掌心的温度透过接触的皮肤传递。

郁谨年正失神,便见苏卿卿低头,右手指尖在他的掌心一笔一划地写着。

指尖带着属于她的温度,在他的掌心滑动,郁谨年心中划过异样。

“苏卿卿?”

苏卿卿用力地点头,指着自己。

看到她眼中的明亮,郁谨年心生逗弄。俯身凑上前,煞有其事地说道:“苏卿卿小哑巴。”

见他还是叫她小哑巴,苏卿卿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不说话,就这么瞪着他,表达生气。

看到她有趣的模样,郁谨年心中的烦躁竟减少几分。

想到是他救了自己,苏卿卿再一次抓着他的手,很认真地在他的掌心写了几个字:谢谢先生。

郁谨年打量着眼前的女孩,面容姣好、身材娇小,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漂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苏卿卿眼同样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好奇他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

郁谨年眼眸微眯,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双清澈的眼,不带任何贪婪和欲望地看着他。

“好了自行离开。”郁谨年冷漠地开口。

郁谨年刚转身,却见被人拉住。郁谨年低头,葱如白玉般的手指正拽着和他的衣摆。

苏卿卿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手指继续在他的掌心书写:洗澡。

身上残留着殡仪馆的味道,苏卿卿有些不舒服。

“自己去。”

苏卿卿戳了戳无法动弹的双腿,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他。

“真麻烦。”郁谨年嫌弃,却还是弯腰,将她抱起。

浴室里,生怕被直接丢进浴缸,苏卿卿怕死地圈住他的脖子。

郁谨年在殡仪馆里那一踹,虽救了她,却也害她的臀疼到现在。

看到这动作,如果不是那双眼太过清澈干净,他都要怀疑这女孩是故意的。

“要我帮你脱?”郁谨年凉凉地开口,眼里带着危险的讯息。

闻言,苏卿卿的脑袋摇得飞快。

见她拒绝,郁谨年周身冷冽的气场这才收起。

没有说话,将她放进浴缸,郁谨年面无表情地起身离开。

见他离开,悬着的心总算放下。

瞧着身上的衣服,苏卿卿吃力地开始脱衣。打开浴缸的水龙头,苏卿卿开始泡澡。

一小时后,郁谨年准备下楼,经过客房时,随意一瞥,却见屋内没人。

走了?

郁谨年收回视线,刚要离开,浴室内传来流水的声音。

还在泡澡?

等等,她的腿!来不及多想,郁谨年迅速推开浴室的门。

阵阵雾气扑面而来,水雾中,纤瘦白皙的人儿软软地靠在浴缸里,双眼紧闭。

郁谨年疾步上前:“小哑巴,小哑巴?”

苏卿卿脸蛋红扑扑的,听到呼唤,缓缓地睁开眼,带着无力的嗓音传来:“先生?”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