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喃喃细语在哪可以免费看,谢喃李秋白小说无广告阅读

由作者偷偷叹一口气所著,现代言情小说喃喃细语火爆上线,主角是谢喃李秋白,主要讲述了:谢喃在高二的时候认识一个人,会不自觉把目光放在他身上,在食堂拥挤排队的地方,在操场跑操的后排,在高三的晚自习,在22岁的梦里。起初相互吸引,可是在快要表白的时候消失不见,再见已是物是人非,“李秋白,你

喃喃细语在哪可以免费看,谢喃李秋白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3章 初冬

谢喃躺在宿舍的床上,自从上次李秋白在家里吃过饭之后,俩人之间熟悉了很多,在第二天还同城给谢喃送了一个去疤的药膏。

‘这是我外婆做的,去疤效果很好’

据李秋白说他外婆学医的,近两年岁数到了才退休养老。

‘运动会你要参加吗’信息发送过去。

‘不知道,看吧,有需要就参加’李秋白回复。

谢喃从小就有毅力,短跑不行,长跑却可以一试。

‘对了,你帮我看看这道题,’谢喃翻出题目拍照发给李秋白

‘这道题手机里说不清楚,你有空吗,去自习室给你讲。’

‘行,待会儿见’

“琳儿,我去趟自习室,待会儿晚饭你自己吃哦。”谢喃看着床上躺着看书的许琳给她打了声招呼就开门出去了。

自习室里刚放好书本的谢喃还没来得及坐下旁边就传来声响,李秋白在旁边坐下。

“你看这道题,带入你需要的公式去求……”

谢喃咬了咬笔,按照李秋白所讲茅塞顿开。果然学霸就是不一样。

李秋白看着埋头苦写的谢喃,拿起了《python》,看一会儿书再看看奋笔疾书的谢喃,不知不觉间就到了晚上。

“走吧,今天差不多了,要劳逸结合。”李秋白收起书。

谢喃也收拾好了书包,自习室到寝室要经过三栋教学楼外加一个操场。

“还没吃晚饭呢,”谢喃摸了摸空荡荡的肚子抬头看向李秋白。

此时已经星光点点,十步一盏路灯显得整条道路明明暗暗,好不规律。

头顶就是路灯,李秋白看着谢喃眼里的光,影影绰绰的还有自己的倒影,很是明媚。

“走吧,去食堂”二中有一点好,就是晚间还有宵夜。

李秋白落后一步走在谢喃的右手边,旁边跑过的男孩子引起的风吹在李秋白头发上微微浮动。

正是晚间操场热闹的时候,谢喃迎面走来一个男孩子直冲冲的就对她走来。

停在面前“学姐你好,我是高一的,请问我可以加你的联系方式吗?”

俩人突然止住脚步,要联系方式的男孩子仿佛没有看到谢喃旁边的李秋白又问了一遍。

谢喃有些无措,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之前也有人写过情书,但不回应也就不了了之。

这次突然冲在面前,谢喃有些没反应过来。也就没有发觉旁边的李秋白有些不对劲,眼底有些黑,手指蜷缩,看着谢喃沉默以为默认同意。

谢喃突然感觉有些凉,回过神来“抱歉,我没带手机,我先走了。”说着就绕开了男孩子往前面走。

应该是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男孩子也一下子怔住了,立在那里。

李秋白看着这一幕手指微微放松,轻呼吸,跟上了谢喃的步伐。

小姑娘还有些楞,问他:“李秋白,现在男孩子都这般直接了吗?”

李秋白紧了紧肩上的背包带子说:“少数吧,你要考京大,就不要早恋,会影响学习。”

余光中紧盯着小姑娘的反应。

“嗯!”谢喃用力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

李秋白看着一本正经的小姑娘有些开心。好像还没有开窍啊。

去食堂吃了夜宵后,各自回了寝室,刚打开门就听见:“从实招来,说,去哪儿了,和那个帅哥出去了,竟然都不和我一起吃饭,你不喜欢你魅力四射的琳儿了吗。”

许琳一下子跳到谢喃面前搓了搓白嫩的小脸。

“没有啦,去自习室做题去了”

“真的吗?”

“真的呀!”

“好吧,我给你留了你爱吃的梅花烧,就食堂那个,我今儿可排了好久的队!”许琳拿起还是温热的梅花烧给谢喃。

谢喃最喜欢吃的莫过于食堂的梅花烧,很是香甜软糯,就是每天都是限量,只能偶尔尝尝味道。

“谢谢琳儿!!”接过梅花烧就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阿喃啊,你和我一起参加长跑呗,我想参加,又没人陪我一起参加。”

“好不好嘛”

许琳眨巴着大眼睛请求的看着谢喃。

咽下最后一口吃的,“好的呀,反正我也要参加一样的。”谢喃应下了。

课间操跑完回到教室,体育委员拿着一些报名表站在讲台上。

“安静!”

“这次运动会是我们高中生涯较为重要的一次了,明年高三就不会把那么多精力放在运动会上了,所以请同学们踊跃参加,为班级争光!”

体育委员在讲台上拿着报名表唰唰唰晃,接着道:“女子三千米咱们班已经有两人报名了,谢喃和许琳,男子呢?”

班级上有个别不熟悉的都惊讶看向她们两个,大概是惊讶两个小小白白的女孩子报名跑三千米吧。

李秋白放下手里的编程书。举手,“我报一个”

“好!男子三千米李秋白一个,还有一个呢”

体育委员望着底下的男同学们面面相觑。

“罗冠远你来,你肯定行。”

罗冠远面露恐惧,“别啊体育委员,我不行的,”

体育委员笑了“男人不能说不行,就你上了”

罗冠远听见一锤定音,一下子趴在桌子上了。胡正文听见转过身来说:“远子,你又不是跑不动,别怕,冲。”

罗冠远要死不活的抬起眼睛“太累了,要命的,而且谁和秋哥跑啊,谁的毅力比得过他。幸好秋哥是我们班的。”

“也对”

谢喃听见后面的哀嚎声很好奇,转过头看到的是李秋白往这边看的目光,所及之处好像只有对面的人。

谢喃心里跳跳的,抬起手给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对面的李秋白忽的笑了。

她大概不知道这样的她有多可爱吧!

二中的运动会自创办学校之时就一直有延续下去,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节日了,一搬这几天的同学们都比较开心,学校也没管那么紧,就相当于放松放松了。

下午体育课,老师吩咐做了热身运动后就自己去练自己要参赛的项目,许琳被罗冠远拉着去另一边的小操场去特训去了。

谢喃换下了平时穿的校服,穿上了宽松的运动服,还有点微微的阳光,不冷不热。很适合练跑步。

“李秋白,我们用一个秒表计时吧,你先跑我帮你计时。”谢喃手里拿着从老师那儿拿来的秒表,只有一个了,其他的分给别的同学去做训练了。

“好,我先跑吧”李秋白脱下外套,白色的短袖贴在背部,肩宽窄腰,已经颇具成人的感觉了。

“321”秒表开始工作。

秒表停止工作。

“十二分七秒”很棒啊,谢喃马上把备好的葡萄糖水递给李秋白。

喘着粗气喝下葡萄糖水,喉结一滑一滑的,身上都在冒着热气。

“我歇一会儿,等一下你来,你注意呼吸节奏,刚开始跑不要慌,慢慢来。”

李秋白站着看面前的小姑娘,尽可能的给她普及些经验。

小姑娘听了直点头。摇头晃脑的。李秋白心里就两字,可爱。

最后谢喃跑了十二分三十五秒,不过整个人从头红到脖子。本来就皮肤白,剧烈运动后白里透红。

小嘴里呼出热气,腿有些酸软站不住,差一点就倒在地上,李秋白接住了她。

小姑娘娇娇软软的,还透着一股清香。李秋白扶着谢喃走动了一会儿就坐在石梯上休息了。

等没那么累了谢喃问:“李秋白,我们这个成绩参赛的时候应该不会垫后吧”

“不会,等参赛也是一样的表现,这个成绩应该可以拿奖。”李秋白亦有些惊喜,没想到小姑娘比想象中更厉害。

“秋哥,练怎么样”胡正文从小卖部出来,手里提着几瓶水,丢给李秋白一瓶,正准备给谢喃一瓶的时候看见他们秋哥把手上的水拧开递给了谢喃。

刹那间胡正文的脸色就有些稀奇古怪,五官乱飞,明明挺帅的小伙子做出的表情稀奇古怪,像是才从那个洞口爬出来的。

默不作声的把手里的那瓶水又递给了李秋白。

对李秋白挤眉弄眼的。

李秋白当没看见。

胡正文见没人回应就也没玩儿了,问:“远子呢,他去哪儿练了。”

说着就在操场上四处张望,愣是没看见。

“那边。”李秋白指了指罗冠远所在的地方。

“那行,我给送瓶水过去”

走之前还向谢喃眨了眨眼睛,谢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秋白看见了,单挑了下眉,胡正文就满脸严肃的往罗冠远那边去了。

“他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谢喃对着李秋白问。

“别管他,熬夜熬多了眼睛不好。”

“哦好的。”

谢喃乖乖的应了声。

李秋白把外套递给谢喃“穿上”

谢喃接过来穿上,“你的外套也穿上吧,不要感冒了。”

“走,回教室”李秋白边穿外套边往教室走,谢喃的腿还有些酸软,走起路来飘飘晃晃的。有点跟不上李秋白的步伐。

她也没说,就慢悠悠的跟在后头。还要注意路,免得摔倒可就丢了个大丑了。

李秋白走着走着没听见声音,回过头看见小姑娘小心翼翼的走楼梯,身形还有点恍惚,慢慢的放慢了步伐。

谢喃正在慢悠慢悠的走呢,忽然感觉前面慢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回到教室看见许琳正在座位上躺着,有气无力的,递给她纸巾擦擦脸。

“好累啊阿喃,呼”许琳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有气无力的说。

“是有点”谢喃回应,“待会儿我们去吃鸡公煲吧,犒劳一下我们自己!”

“行,就咱们俩吗?”

“加上李秋白和罗冠远怎么样。”

“行,就这么定了,你通知他们吧。”

谢喃找到李秋白的聊天框,给他说明了待会儿一起吃饭还有罗冠远一起。

李秋白回复好。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