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容妧白启一抹晚香小说在线推荐

作者藤本月季写的一抹晚香火爆上线,主角是容妧白启,主要讲述了:【又甜又虐+两兄弟争一女+入门不亏+女主身世强大+双向隐忍爱恋+男主超A】“你和我弟弟,做了什么?”他把她圈在怀里,又是哄又是欺负。“没,没什么”她颤抖着回答,此刻在她眼里,他的哄就像带着刀一样。他一

容妧白启一抹晚香小说在线推荐

第1章 新婚

“啊…..”一声痛苦的叫声划过了夜空。

寂静的月色下,饶是可以看清这一幕。

“阿启,你….你怎么了…..”少女不堪痛楚,耐着性子问道。

可是男人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两只大手死死握住容妧的细腰,两只手就这样将她的腰圈住。眼眸紧闭,长长的睫毛上明显带着泪珠。

“你在…..生….生气吗?”男人没有回答她,刹那间睁开眼眸,一双眼冷漠无情。

容妧想回头看他,却立马被他按住了头,强迫她背对着他。

容妧双手撑在小阳台的栏杆上,小小的手洁白嫩滑,白启随意撑了过去,骨节分明的大手随意搭在了她手边,肤色是性感的小麦色,与容妧牛奶般的肌肤形成了强烈反差。

小小的肩胛骨一抖一抖的,如同蝴蝶扑闪着翅膀一样。

两只腿也快坚持不下去了,颤巍巍的,像马上就会跪下去。

“为…为什么啊?”容妧带着哭腔,娇弱的声音听得人心都快化了。

白启听见后,冷笑了一声,埋下头在她耳边吹气,“为什么,你还不清楚吗?”声音极具诱惑,磁性低沉。却带着一丝冷血。

“我….我不知道….”容妧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她的声音里,似乎在隐忍着。

“那好,我来帮你回忆。”头顶沙哑的声音,十分性感,“你和白学,做了什么?”

他一边说,一边持续着。寂静的夜里,只剩下了暧昧的声音。

连此刻月亮都羞进了云层。

“嗯?”白启有些不悦,动作激烈了些。

“回答我。”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阿….阿启。”

“嗯。”白启豆大的汗水滴下来,他生气中还回应着她的呼唤,很难不让人心动。

“没,没什么,我和他没什么,你为什么不信我?”容妧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句话的。

她的小小背影,乌黑的头发如墨泼下,此刻正在他身下涩涩发抖。

白启没有再回应她,回应她的只有更加激烈的动作。

以前他从不这样啊,到底是为什么,容妧仍旧低声哭泣,男人没有丝毫怜惜,如果是这样,当初还不如,不嫁。

……

街上一派喜洋洋,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谁都知道,今天是异腾族领主白启的大喜之日。

白启是新上任的领主,主管翟城,翟城也是异腾族最强大的城市,当了翟城的城主,就自然成了异腾族的领主。

这领主呀,也不简单,一娶就是大手笔,不仅娶了辛夷城第一首富的女儿尉绛,还连着他的养女容妧一起娶了。

有很多人都在为容妧打抱不平,说那么罕见漂亮的一个女子,怎么会被娶去做妾,当一个陪嫁呢。

这其中的渊源,恐怕只有两人知道。

“今儿个,大伙都给我喝好了!”尉卯苍老却有力的声音传来,众人看见他,已经醉了,脸红的像猴屁股。无数的人在他前面,想向他敬酒。

“兰兰,我们也去敬酒吧。”坐在一旁的领居大哥说道。

“得了吧,谁不知道他攀上贵人了。瞧他那样,晦气。”被叫做兰兰的女子嫌弃地看了一眼。

“兰兰,小声点,人家好歹是领主的老丈人了,受这么多人尊敬。”

“就他那种把亲生女儿嫁出去了不够,还要把养女赔出去的人,受得起众人的尊敬吗他?”

“别这么说,兰兰,人家容妧是自愿的。”

“自愿?这城里谁不知道阿妧和白学两小无猜,你说怎么会嫁给他哥呢?”

“够了,兰兰,你不去,我去敬酒了。”

“滚!”

沐兰气得够呛,想起昨晚在容妧房里,看见容妧一丝表情都没有的小脸,就气不打一出。这白学也是,这段日子偏偏不在。

想着容妧之前给自己治疗,敷药,心里一阵暖。

看着前面虚荣的场景,她不禁冷笑。

“人领主还没来呢,你们就喝成这样,怕是不好吧?”沐兰走上前,双手环抱着,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

听见领主两个字,尉卯瞬间打了个激灵,酒清醒了几分,镇定地看向众人,“一会,一会再喝。”

唢呐声渐近,人群自动分散,让出了一条道。

走在最前面的是陆,陆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从小就和白启白学生活在一起,他也自然成了白启白学的护卫。

陆上前,又给了尉卯一个盒子,尉卯不打开就知道这盒里的宝贝价值连城。

露出谄媚的笑,看着马上的白启,如同王者降临一样,一身黑红色的民族婚服,红色给他的生人勿近增添了一分妖气。

“白领主,请进,请进,嘿嘿。”尉卯冷汗全出,明明就有把柄在自己手中,还这么害怕,他也很无奈。

白启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便转回视线。众人就等待着从大门里出来的新娘。

里屋,尉绛看着自己,“阿妧,你看看,我的头饰有没有偏啊?”尉绛紧张地扶着头上繁杂的饰品。

容妧过来帮尉绛整理了头饰,镜子里的尉绛,带着异腾族独有的美感。

尉绛看见容妧:“阿妧,你穿红色的衣服好美啊。”尉绛露出了星星眼,看得如痴如醉。容妧害羞地笑了。

“哎等等。”尉绛用手指沾了一点口脂,是艳丽的大红色,轻轻抹在容妧的粉唇上。

“好了,阿妧,你真的好美好美,就跟仙女一样呢!”

“好啦。”容妧推了推尉绛的手,继续帮她整理发饰,“阿绛也很美。”

唢呐又响,容妧扶着尉绛出闺阁时,外面的众人目光全部注视到了这边,两抹红色的身影,窈窕的身段,煞是好看,特别是打扮稍淡了点的容妧,一看就知道她是陪嫁,但美得像仙女的她不禁让众人发出感叹。

容妧一眼便看见了人群中间骑着骏马的白启,他依然高高在上,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哥,嫂子可以啊。”陆感叹的声音传来,将白启从沉醉里拉出来。

白启下马迎接新娘,在场的女子们都发出羡慕的声音。

白启扶尉绛上了花轿,转身想扶容妧时,却看见尉卯似笑非笑的目光射来,他有些烦躁,就听见尉绛的声音,“白…领主帮忙拉一下阿妧。”说完整张脸红的像红苹果一样。

白启转身看向容妧时,她已经试图自己上花轿,白启只是轻轻托起容妧,两只大手穿插在容妧的胳肢窝下,就轻松将她举进花轿,这与扶尉绛的方式不同。容妧心里早已是一片波涛汹涌。

白启上马,留下了几马车的箱子,说是礼品,便转身走了。

接亲队伍离开后,尉家仍然是一片热闹,“祝贺你啊,尉老!”

“是啊,尉老两个女儿都嫁给领主了,这是比铁还坚的亲家关系啊。”

“哈哈哈哈,喝!”

尉卯在一片祝贺声中醉去,确实,他发达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