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带着水浒闯三国小说刘杨完整版阅读

逍遥老狗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穿越小说,带着水浒闯三国非常火爆,主角是刘杨,主要讲述了:一觉醒来竟穿越到了东汉末年,身为刘辩、刘协之兄,本该早夭的刘杨竟然活了下来!并且身负系统,可以抽取《水浒传》中所有人物,来助他力挽大汉王朝于将倾!什么?!你说《水浒》第一的卢俊义给吕布提鞋都不配?那本

带着水浒闯三国小说刘杨完整版阅读

第9章 何家入股

刘杨又看呆了,刚增加的一点魅力值这么立竿见影吗?

一把搂过靠近的何瑶,邪笑道:“爱妃似乎更美了,孤哪还有心思吃饭。”

何瑶娇嗔一声,道:“谁是你爱妃,你还没娶我呢,现在要叫姐姐。”

刘杨伸出手指在她俏鼻上轻轻一刮,道:“调皮,快给本王换衣服。”

换了一身黑金色的长袍,刘杨在何瑶的带领下来到何家宴厅。

恭候多时的众多何家脸面人物纷纷起身参拜。

刘杨虽未阻止他们参拜,却还是一一寒暄,这个舅舅,那个姥爷的,叫得那叫一个亲切,仿佛自己已经成了何家的一员。

何家众人也乐开了花,甚至受宠若惊,没想到这平阳王完全没有高高在上的架子,如此彬彬有礼。

众人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好不快活,好一个和谐有爱的大家庭。

宴之中庭,武夫人已经喝得有些微醺,突然悲从中来,呜咽不清地哭道:

“可怜我女儿和辩儿被那董贼残害,否则我何家岂能沦落到这种地步!

往常那刘表、袁术之辈还时常送些礼品过来,现在呢?葬礼都没有派人吊唁,我孙儿平阳王来了,也不派人问候,真是人心不古啊!”

何家众人听到这些话,赶忙拦住不让她继续说下去,董卓已经得罪了,可别在别人的地盘上得罪人家啊。

其中一人,对刘杨说道:“殿下母后与皇弟新亡,本不该设如此大宴,但嫂嫂念殿下与辩儿为亲兄弟,方才设此大宴,以祭在天之灵。”

这人名叫何全,是武夫人丈夫何真从弟,是如今何家除了武夫人外,最有威望的一人。

刘杨见时机已到,叹了一口气,说道:

“我何尝不想念母后和皇弟,何尝不想夺回大汉江山,何家也是我刘杨的后盾,何尝不想将这后盾打造的更加厚实,更加坚固。”

说道此处,刘杨喝了一杯酒,又将酒杯重重地摔在桌上,愤慨道:

“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你看那董卓,铁骑十万,战将千员,谋士无双;

益州刘焉、荆州刘表偏安一隅,甲丰粮足,手握重兵而不出,袁氏兄弟早有不臣!

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手下只有几员大将,数百兵士,粮草尚不能自足,回趟娘家还要看他守将的脸色!”

何家众人见刘杨如此悲愤,纷纷落泪叹息。

何全正要安抚,却见刘杨起身喊道:

“但我刘杨不惧!大丈夫生于乱世,当杀敌报国,即使处于逆境当中,也当屈身守分,以待天时。

待我雄兵百万,定当踏破凌霄,还天下一个真正的太平盛世!”

何全等人无不被刘杨的气势所感染,起身抚掌欢呼道:“平阳王志平天下,我等佩服!”

刘杨大手一挥手,众人方停,又轻声说道:“到时候,咱们何家还不是天下第一大族?

满朝文武,哪个不得看我何家脸色?各方要职,还不是由我何家人来担任?”

刘杨眼光一一扫过众人,只见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现在就去赴任。

见气氛烘托的差不多了,刘杨终于说了句正经话:

“诸公可愿助我一臂之力?”

何家众人虽然都喝了些酒,也被刘杨所说的话所感染,但能坐在这里的,没有几个是傻子。

他们明白,何家底蕴不如一般士族,能够风光靠的就是何太后,现在何太后已亡,他们只能把唯一的复兴希望寄托给刘杨。

因此,刘杨的这一句“诸公可愿助我一臂之力”,就让何家族人纷纷响应,承诺有钱的出钱,有粮的出粮,有门客仆从多的就出人。

看到何氏族人如此踊跃,刘杨笑了。

过了几日。

刘杨望着堆满整间仓库的财物,陷入了沉思。

“这何家,还真不只有一点底子······”

刘杨拍了拍发昏的脑袋,昨晚自然又是与那何瑶奋战许久,导致一觉昏睡到了午时。

虽然这几天一直在跟史进学习武艺,但身体是要慢慢锻炼的,哪能这么快就有效果,可不像系统似的,多加一点武力值,立刻就能多出一块肌肉来。

何家为了支持刘杨这个未来柱石,几乎掏空了家底,反正万顷良田还在,生意商铺还在发展,府上一千多口人暂时够用就行。

更何况还有三百多名家丁门客要跟着刘杨走的,只留下自给自足的财物就够了。

何府管家何能在一旁向刘杨汇报着钱粮统计情况:

“大王,经过老奴这几日的盘算,共筹到五百万钱、十万两白银、一千两黄金、两万担粮食,铜铁一万斤、布帛两千匹……”

刘杨再次吃了一惊,这个年代流通货币为五铢钱,白银黄金使用较少,但不管哪个年代,白银和黄金都是珍贵的物品。

刘杨在纸上仔细计算了一下:“一万斤铜铁铸造几百幅铠甲还是没问题,马匹自己有三百,但是李通那一百匹都是最劣等马,能够行军打仗使用的不超过二十匹。

现在一匹马价格大概在一千五到两千······钱财拉起几千人队伍不成问题,粮食暂时够几千人使用半年左右······”

何能就在旁边侯着不敢说话,过了半晌,刘杨突然一拍桌子,叫道:

“头疼!算账实在头疼!‘神算子’蒋敬,我需要你啊!”

何能也不知道他所说的“神算子”蒋敬是谁,嚅声说道:“殿下需要算些什么?老奴可以······”

刘杨摇摇头,以你们这个时代的计算能力,除了那些专门研究数学的大家,能有几个人比我这个本科生强的?

“不用了,算的差不多了,足够我招兵买马!”

刘杨想了一下,又说道:“何能,取一百两黄金,送到文聘那里。”

何能疑惑道:“殿下是想贿赂文聘,好让他对您在宛城内招兵买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错,你很聪明。”

何能谢过刘杨的赞扬,又说道:“老奴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刘杨“哦”了一声,说道:“何管家但说无妨。”

何能说道:“文聘虽是守城主将,但算不得刘表嫡系,说话恐怕分量不高。”

“那宛城是谁说了算?”

“蔡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