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寻找我的天空之境在哪可以免费看,刘畅小说无广告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寻找我的天空之境主角是刘畅,是由爱吃红烧鱼腩的苍渊所写,内容超级精彩,讲述了:刚刚升任客户总监没几个月的刘畅,邂逅了一位有颜有钱的美女客户,同时又与多年未见的前女友重逢。在事业与爱情的纠缠中,刘畅左右为难,是为了事业选择锦衣玉食,还是为了当初的遗憾选择破镜重圆……让我们拭目以待

寻找我的天空之境在哪可以免费看,刘畅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010章 关心则乱

一夜无话,转天早上10点,我来到了公司。

活动公司和其他广告公司差不多,早上一般都没什么人。我们这边也是用的弹性工作制,并没有什么迟到打卡的说法。所以这个时间办公室里人不多。

而且一般早上的时间大多会用来跟客户沟通确认一些事情。下午甚至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是真正工作的时间。

早上处理了一些工作,就看到孙杰发过来的两个会议邀请,一个是关于秦莉这边莉安商贸的,一个是关于化妆品公司的。

我接受了邀请之后,就专心进入了工作状态。

一直到快一点的时候,我听到有人敲我办公室的门,我没抬头,习惯性地说了一句“请进”。

来人把一个塑料袋放在我桌上,然后坐在了我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我抬头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陈依依,而她放在我桌上的袋子,是一份盒饭。

见我抬头,陈依依说道,“我猜你应该还没吃饭,所以就在楼下给你打包了一份上来。”

我看看会议邀请的时间,发现孙杰约的关于化妆品的会议是在一点半,这会儿已经一点了,难怪陈依依已经来了。

我对她表示了感谢,快速地处理完手头上这封邮件之后,对她说道,“你吃了吗?”

陈依依点点头,“我是学生,中午食堂11点就开了。我是吃完过来的。”

听到她吃过了,我也没客气,打开盒饭的包装就开始狼吞虎咽。同时还不忘在手机回几条消息。

陈依依从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我,让我吃慢点。

几分钟解决了午饭,我满足得打了个饱嗝。对她说道,“多少钱,我转给你。”

陈依依皱了皱眉,不悦道,“一盒盖浇饭,十几块钱的事也要跟我算得这么清楚?”

我站起来去窗口点了根烟,对她说道,“如果我没记错,你目前还是个穷学生。所以我没有理由让你请我吃饭。”

说着,在微信上转了20块钱给她。示意她收一下。

见陈依依收了款,我转向窗外,专心致志地享受我的饭后烟。

这中间陈依依也没说话,我俩就保持着这种安静的状态,直到孙杰过来敲门,喊我们俩去会议室开会。

于是我拿着电脑,跟陈依依一起前往会议室。

此时孙杰组里的人已经把莉安商贸的相关信息投在了投影上,我们几个入座之后,由孙杰介绍相关情况。他介绍的比我知道的要详细一些,想来应该跟秦莉的那个姓谷的美女助理聊了不少。

但我突然发现,这不对啊,这个会不应该是讨论化妆品的么,怎么讲莉安商贸了?

于是我打断孙杰,问道:“我没记错的话,这个会不是应该讲的是化妆品么?”

孙杰略有错愕的看着我,又看看陈依依,随后解释道,“老大,化妆品那个项目的方案方向,已经有了。昨天你说围绕陈依依设计一些环节,晚上依依问我要了材料。然后今天早上她给了我一个我感觉还不错的初步方案。我已经把方案发给策划部了,让他们在依依方案的基础上再做调整……所以这个会我直接改成了莉安商贸的,我以为刚刚依依已经跟你说了……”

听了孙杰的解释,我点点头,但疑惑地看了看陈依依,向孙杰问道,“那你还让她下午过来跑一趟做什么?”

这时候孙杰求助地看向陈依依,陈依依解释道,“是我主动要求过来的,孙杰说我的想法还不错,不用开会讨论了,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过来当面跟你们解释一下。”

听了陈依依的解释,我理解了事情的始末,但还是觉得很尴尬,我以为现在这个会讨论的是跟她有关的内容,但现在显然不是了。那她陈依依坐在这里,算个什么事情?

不是说这里面有什么商业机密不能让她知道,而是,我们要讨论的事情跟她无关,她在这里显然有些耽误她时间了。

陈依依似乎也是看出我的顾虑,开口道,“反正我下午也没事儿,你要是不介意,你们就先开这个会,也让我有个学习的机会。跟我有关的项目,这个会结束之后,我再跟你们说。”

陈依依把话说到这份上,我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瞪了一眼孙杰,意思是他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而孙杰还了我一个无辜的表情,我理解他的意思应该是,他以为这些事情刚刚陈依依在我办公室应该都跟我说了。所以这会儿陈依依坐在这里,等于是我默认的。

我这会儿也不好解释,只能跟在场的其他人说了声抱歉,然后让孙杰继续。

在孙杰介绍完莉安商贸和这次项目的背景资料之后,我接过了话头,“昨天让大家回去都稍微想一想这个项目大概方向。我相信大家应该都多少有想过一些。”众人点点头,我接着说道,“我这里也大概想了一套策略,而且我昨天运气很好,晚上闲逛的时候竟然碰到了莉安商贸的老板,秦总。然后跟她大概说了一下我的想法,她觉得没有问题。所以我觉得我们就按照我昨天跟她聊的思路来做一个主推的方案,然后再想一个相对简单点的,做备用。”

我话音刚落,孙杰就开口道,“老大,你昨天晚上碰到谷助理的老板了?”

我点点头,孙杰继续说道,“难怪谷助理今天早上发微信给我,说看好我们,让我们好好做这个方案。我还奇怪呢,又不敢多问。”

我看着孙杰,揶揄道,“怎么样,我这个僚机到不到位?不声不响,就让人家小姑娘主动找你。”

其余几个人也听出了我话里的调侃,纷纷表示要看看这个谷助理的照片,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美女,能让孙杰这么魂牵梦绕。孙杰则是义正言辞地拒绝,表示肥水不流外人田,哪怕是一张照片。

一阵笑闹之后,我示意大家回过神,随后我讲了一下关于曲径通幽的概念。同时强调,按照客户的要求,大家要把这个方案当成一个品牌全年的营销策略来做。

当然,这中间关于我个人对家,与净土的理解,在会上我并没有提,一方面我不想限制大家的思路,导致这个方案变成我的一言堂,另一方面,因为陈依依在场,我不想把这个项目变得有个人的感情色彩。

随后大家各抒己见,对于家和净土都提出了很多想法。然而对于净土,陈依依竟然提到了玻利维亚,提到了那片盐湖。但这个地方被策划部的同事否决了,因为客户品牌要做的是国内生意,扯到国外不合适。如果一定要提盐湖的话,那其实中国也有。只不过面积没有玻利维亚那么大而已。而且盐湖和酒,实在是扯不上什么关系,那自然不适合写入方案里。

我对这个问题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虽然我明确地感觉到,陈依依在提出玻利维亚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看向我,但我却假装没在意,没有接她的茬。因为我知道,她对玻利维亚的概念,应该是我灌输给她的。

这个策划会持续了一个小时,期间除了完善了我提出的曲径通幽的概念以外,还想出了一个悠然现南山的方向。大意是,以各种山脉为载体,寓意不同的意境和场景。

因为我之前强调了,这个活动项目是客户对于全年营销策略的抛砖引玉,所以当有人提出悠然现南山这个概念之后,我笑称,曲径通幽处如果是第一年的策略,那悠然现南山完全可以作为第二年的策略。这样我们就能一下签个两年的合同。

大家表示这个想法可以,而且非常可行,于是我们决定把通常采用的主推方案备选方案的方式推翻,直接就是一套贯穿两年的营销策划方案。

散会之后我对参会策划总监说了声辛苦,对方表示不辛苦,每次跟我合作都会有明确的方向,他们要做的其实只是案头工作。并笑称,我这样的行为早晚会让他失业。

我笑着说,这次真的是运气好,能碰到对方管事的人。不然还是得他亲自出马。

一阵商业互吹之后,我们离开了会议室。孙杰带着我和陈依依来到负责化妆品方案的那个策划身边,当然,一起来的还有策划部的总监。他也挺好奇陈依依的方案的。

于是孙杰对我们大致介绍了一下,主要就是陈依依设计了一些小环节,让她在身为现场主持人的同时,还充当了串联整个活动的百变美妆达人。比如为了配合确认出席的不同明星的人设定位,为她设计了不同的造型和妆容。甚至有现场卸妆换妆的环节。

我看了这些想法之后,皱眉说道,“这对现场的配合度要求很高,本来你作为主持人,在整场活动中从头站到尾已经很累了,再给自己加这么多戏……”

陈依依摇头道,“没关系的,在一场几个小时的活动里,能换上好几套造型,我觉得这件事虽然很有挑战,但本身很有意思。就好像歌手在演唱会上换装一样,可能这个比喻不恰当,但我虽然不是主角,但能有这种体验,我还是很期待的。”

这个时候策划总监表示,这个想法还是挺好的,但如果有可能的话,为了增加提案现场的视觉冲击力,他建议如果有可能,之后几天让陈依依按照方案的内容,做几套造型,然后拍摄视频照片。甚至提案的时候,可以让陈依依直接过去,配合提案。

陈依依当即表示没有任何问题,我们这边怎么安排,她怎么配合。

我感觉陈依依为了这事儿也是拼了,于是对孙杰道,“人家为了你的项目这么拼,之后你在预算里留一笔策划费,中标的话多给点,即使不中,也从你们组的活动经费里出一点。不能让她白忙活。”

孙杰点头答应。

陈依依听了我的话急忙摆手道,“不用不用,能中标,那我作为主持人,你们给我正常酬劳就好了,不中标我就是纯粹帮忙,不用给钱的。”

这个时候策划总监笑呵呵地说道,“陈小姐你就不要推辞了,刘总说的是行业规矩。我们这些做策划出身的,白给人做方案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他既然开口了,是对你的尊重,你就不要推辞了。”

我对策划总监点点头,然后对陈依依说道,“你就不要推辞了,反正不中标也没多少钱。你不要钱的话,让孙杰请你吃顿饭也行。如果中标了,就适当给你加一点酬劳,也不会有很多的。你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

听我这么说,陈依依也就没有推辞。

于是我留下他们继续讨论细节,便自己离开了。

少开了一个会,多出来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到其他两个组那里了解了一下他们手上的工作,对于医药这个组,坦白说我管的比较少。因为这些客户不论在我,还是老刘这边,都已经是深耕多年的客户了。服务这么多年,合作都已经有了默契。所以平时我都不怎么过问。

而且这些客户有事情很多都会习惯性地直接去找老刘,然后由老刘给项目组分派工作。所以我乐得轻松。

至于工业组这边。其实说是说工业组,还有一些诸如保险、商业地产的客户也在他们这里。

这个组是我除了孙杰他们以外关心的最多的一个组,因为他们经常接触一些新行业的客户。他们不像医药组那样,很多时候只需要惯性思维就能服务好客户,也不像孙杰那组服务的快消品客户那样,大多需要天马行空的创意才能满足客户需求。

他们的客户有的古板,有的财大气粗,有的喜欢打官腔。所以对付这些客户,我需要和他们的组长花费大量的精力。甚至我跟他还有过因为客户的要求实在太过匪夷所思,然后在客户面前假装互相掐架的经历。最后客户看不下去,反而充当起了和事佬,妥协了自己的需求。我们才得以正常推进项目。

所以这会儿他正在向我抱怨,有个国企保险公司的项目,预算200万,但对方副总一开口就要100万回扣。但去掉这100万,按照他们的要求,这个项目就干不成了。

按照我们的要求,一个项目的毛利至少要超过3成,也就是说,100万的项目,实际成本最多也就70万。正常情况下在60万左右,遇到个项目如果操作得好,做到5成毛利甚至更多,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按照保险公司这个副总的要求,给掉100万回扣,实际落到项目上的钱,就更少了。花了200万,最后现场只看到几十万的东西,谁都不是傻子,最后出了问题,还是得我们兜着。

我琢磨了一下,告诉他,给回扣这事儿,也别说死,你就说这事儿已经跟你老板说了,如果他还盯着这事儿不放,你就让他直接来找我。

但就这项目来说,我让他不用花太多精力在这上面了。国企里面水深着呢,这个副总最后能不能说了算还未可知。更何况,他还是个副的。

一个副的都知道这个项目是块肥肉,敢这么狮子大开口,那上面那个正的是瞎么?

聊完这些,我带着电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到陈依依正坐在里面等我。

我放下电脑,问道,“谈好了?”

陈依依应道,“谈好了,过两天周末,我找一个妆化得不错的学妹,帮我弄几套造型。然后让孙杰过来给我拍照和视频。场地什么的我们学校都有,不用花钱。”

我想了想,站到门口喊孙杰过来,对他说道,“你周末过去拍摄,别忘了请人家吃顿好的。别光顾着工作,不知道做人。”

孙杰不屑地看看我,“老大,我觉得你现在的状态吧,叫关心则乱。”

我抬手就要给他一下,但孙杰不为所动,接着说道,“你当我这么不开窍?我刚刚问过依依了,给她化妆的学妹是个美女,单身。这种好机会,我会不把握么?请人家吃饭这种小事,还用得着你说?所以我说你这叫关心则乱,懂了吧?”

我指了指他,说道,“行,你牛逼,我这就联系秦总,让她告诉谷助理,从今天开始,莉安商贸这个项目,由我全权负责,让谷助理直接找我。”

说着,我就转身去拿办公桌上的手机。

孙杰立刻拉住我,“哥,哥……我错了,是我错了,我嘴上没把门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我看了看他拉着我的手,孙杰立刻松开我,还殷勤地给我拍了拍袖子上的褶皱。然后对着我咧开嘴傻笑。

我没搭理他,转头对陈依依说道,“陈依依同学,麻烦你到时候让你的学妹小心一点孙杰。免得被这小子祸害了。”

陈依依看着哭丧着脸的孙杰,笑着说道,“我的学妹有男朋友的,孙杰祸害不了她。”

我对孙杰摊摊手,孙杰对陈依依说道,“不是,你刚刚不是说单身嘛?”

陈依依扬了扬手机,说道,“刚刚我是真不知道她有男朋友,但这会儿她说能不能带她男朋友一起来,正好她男朋友是学摄影的。可以帮忙。我还问她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这会儿她还没回我。不信你自己看。”

我感觉孙杰已经彻底蔫了,于是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还有谷助理,你这会儿可以打电话给她就我们刚刚讨论的内容通通气嘛。”

我看着他的眼神肉眼可见地恢复光芒,对我用力点点头,走了出去。

我看着孙杰一副充满干劲的样子,笑了笑。

陈依依这时候略带期许地对我说道,“那你周末有时间一起吗?”

我问道,“你们是星期六还是星期天?”

陈依依答道,“星期天。”

我刚想答应,突然想到星期天好像答应自己老娘要回去的,于是我答道“星期天不行,我要回家,已经几个星期没回去过了,再不回去,我妈要拿刀砍我了。”

陈依依脸色有点暗淡,“所以你是要去相亲?”

我一愣,想起来自己之前好像跟他提过一嘴,没想到她还记住了。我笑了笑答道,“母命难违,更何况她老人家打着的是给我介绍业务的旗号,于情于理我都躲不掉的。”

陈依依点点头,没说什么。

我没理会陈依依,径直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但在我回复了两封邮件之后,我发现陈依依还坐在我对面,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于是疑惑道,“你找我还有事?”

陈依依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动作把我给逗笑了,我笑着说道,“陈依依同学,你有什么就直说呗,干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依依看着我,略显幽怨地说道,“昨天我就想说了,为什么你现在叫我,都是连名带姓的?孙杰都叫我依依,你为什么要叫全名?甚至……甚至后面还要跟个同学。”

我愣了愣,好像自己都没发现这个问题,不过让我现在叫她依依……我感觉自己真的有点叫不出口。

于是我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你现在也确实还是个学生。而且就是个称呼,干嘛要说的好像有什么特殊意义似的。”

陈依依看着我,“难道没有嘛?”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