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刘畅的小说寻找我的天空之境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爱吃红烧鱼腩的苍渊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都市小说,寻找我的天空之境非常火爆,主角是刘畅,主要讲述了:刚刚升任客户总监没几个月的刘畅,邂逅了一位有颜有钱的美女客户,同时又与多年未见的前女友重逢。在事业与爱情的纠缠中,刘畅左右为难,是为了事业选择锦衣玉食,还是为了当初的遗憾选择破镜重圆……让我们拭目以待

主角是刘畅的小说寻找我的天空之境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006章 礼物

接完我妈的电话之后,我终于可以安静地投入工作。

直到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我的电话响,发现是陈依依打来的微信语音,我还没接通,她就挂断了。我正准备拨回去的时候,就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看到外面孙杰又是一副贱兮兮的样子,带着陈依依朝我办公室走过来了。

他推开门,让陈依依进来,自己倒是没进来,只不过临走的时候在陈依依背后给我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我扬起手机就想扔他,他见状立马关门跑路。

陈依依看到我的动作,又回头看看孙杰,笑着说道,“孙杰还是这么皮啊。”

我无奈道:“他要是能把跟我作对的脑子放到谈恋爱上,也不至于单身到现在。”

陈依依轻笑道,“说得好像你不是单身一样。”

我直接被她给气笑了,反击道,“是是是,我们这种单身狗,跟你这大美女肯定没法比。你这晚上出来跟单身男性吃饭,你男朋友就不在意?”

陈依依看了我一眼,低头轻声说道,“是和前男友……”

“哈,对,还有这么个身份。那行吧,赶紧去吃饭,吃完送你回去,别让你男朋友担心了。”说着我拿起手机准备出门。

看我起身就拿了个手机,陈依依问道,“你东西不带吗?”

我摇摇头,“不带了,一会儿还要回来的。”

说着我推开办公室的门,示意陈依依跟上。

我的办公室在靠里的位置,一路走出去就看到孙杰在那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和同组的几个同事说话。

我看到他气就不打一处来,于是对着那几个同事说道,“你们晚饭吃了么?”

孙杰组里一个性格活泼的小姑娘回道,“报告刘总,没有呢。”

我点点头,指着孙杰:“让你们组长请你们吃顿好的,白天刚结束一个项目,也不知道犒劳犒劳你们。要他有什么用?”

小姑娘回道,“我们组长是准备请我们吃饭呢,但我这边还要等一个客户的回复。所以就还没走。”

我看向一边正在得意地向小姑娘比大拇指的孙杰,笑道:“哟,没想到孙总还是很体恤下属的嘛。”

孙杰抬起下巴,“哪里哪里,刘总谬赞了,这都是跟刘总学的。”

我从兜里翻出一张发票,在孙杰面前晃了晃道,“那我再教你一招,体恤下属固然重要,但不要忘了适当地维护一下客户。你没工夫,我替你做了,这是中午我请付东吃饭的发票看到没?回头我自己报销,算到你项目的成本里。”

孙杰见状立刻想抢发票,我知道他会这么干,所以不等他动作,就把发票装回兜里,这要是让他抢去了,他真敢当场把发票撕了。

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谷助理的微信加了么?”

听到这话,孙杰立刻从暴走状态切换到了谄媚状态,在那一个劲点头。显然谷助理的美貌已经将孙杰这小子彻底征服了。

一边陈依依都看傻了,但孙杰组里的小姑娘见怪不怪了。对陈依依说道,“没事儿,淡定点。习惯就好了,他俩一直这样。”

摆平了孙杰,我示意陈依依离开。但未曾想,孙杰这时候来了一句,“老大,你俩这是复合了?”

我瞬间回头瞪着他,孙杰见我面目狰狞,知道自己这是说错话了,边上几个都有眼力见,原本孙杰这话一出口还一副想要八卦的样子,但看我的表情,一个个都立刻选择闭嘴坐回自己位置上了。

我瞪着孙杰,咬牙切齿的说道:“人家有男朋友,不该说的话别乱说!听到没有!”

虽然平时说说笑笑无所谓,但我真发脾气的时候,孙杰还是挺怕我的,见我这么说,立刻点头,然后对着陈依依说抱歉。

这时候陈依依倒是很大方,拍了拍孙杰的肩膀说道,“没事儿,其实我今天来就是找你们刘总叙旧的,没有其他事情。其实也挺想跟你一起的,不过你们既然有约,我们就下次。”

孙杰看了看我,我知道自己这无名火发的有点邪乎,心里也挺抱歉的,于是想了想,跟孙杰说道,“你下午跟我说的项目,我突然有个想法,是不是可以围绕陈依依做一些内容?”

其余几个人也认识陈依依,早上付东的项目几个人都参与了,虽然不熟,但肯定知道陈依依是干什么的。

孙杰想了想,并没有第一时间给答复。

“我就是突然有这么个想法,具体怎么样还是要明天大家一起讨论。”说着,我看向陈依依,问道,“这样,明天你有时间吗?”

陈依依想了想,说“我明天上午有课,下午都有空。”

“那行,”我看向孙杰,“明天你把会约在下午,如果依依有空,让她一起参与讨论,这样也好让策划的同事进一步了解一下陈依依。我觉得如果可行,可以把陈依依包装成我们方案的一个亮点,重点突出。”

孙杰点了点头。表示明天上午跟陈依依联系。

于是我跟陈依依准备离开去吃饭,我走了几步,就听到陈依依在我身后跟孙杰他们说道“刘畅就是窝里横,你别往心里去。还有,我没有男朋友的,是他自己误会了。”

显然陈依依说这话的时候不是有意要背着我,因为她的音量我是能清楚听到的。我下意识地停了一下脚步,然后又继续向前走。后面几个人见我没回头,估计以为我心虚,所以一下又开始肆无忌惮起来,小姑娘首当其冲,甚至还跟孙杰说,陈依依说完自己没男朋友之后,有没有看到我停了一下。

我只能假装听不到,加快脚步走出了办公室。站在门口走廊等了一会儿陈依依,她出来之后看着我嗔怪地说道,“你走这么快干嘛?”

“园区里有一家台湾菜,还不错,走吧。”我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恩。”陈依依也没有纠结,点点头跟着我离开公司。

出了办公楼,我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对她说道,“钱你还没收吧,赶紧收了。”

陈依依哦了一声,拿出手机点击收款。

我感觉到手机传来的震动,那应该是她收款后的提示。其实我很想找个话题,但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沉默地一口接着一口抽烟。

陈依依很安静地走在我身边,我们拐了两个弯,最终还是陈依依打破了沉默,“其实我没有男朋友的。”

我看向她,耸耸肩,“那肯定不乏追求者。”

“就算有也都是同学。而且我中间休了一年学,现在的同学都比我年纪小,我不喜欢比我年纪小的。”

“那你再等等,肯定有的。”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哦,对了。电台的事情你来之前帮你问了,我已经把你的简历发给王导了,就是从电视台调去电台的那位。这几天他应该会安排人联系你。我估计问题不会太大。”

“谢谢。”

“不用跟我这么客气。”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

这次直到我们来到饭店,这份沉默都没有人打破。

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我示意陈依依点菜,陈依依把菜单推给我,“你熟,你点吧。我没什么忌口。”

我下意识的接了一句,“你现在能吃辣了?”感觉不太对,因为我记得曾经她明确表示过,她不能吃辣,对嗓子不好,所以当时我们从来没有吃过辣的东西。所以我又跟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你是职业主持人,吃辣对嗓子不好。”

陈依依看着我,摇摇头,“只要不是特别辣的,没事的。”

我点点头,但还是没点什么辣的东西。

点完菜,我又想抽烟,但想起来这是在餐厅,所以只能忍住。陈依依看着我皱眉道,“你现在烟瘾这么大?”

“压力大,尼古丁能有效缓解紧张情绪。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很紧张?”

我一愣,随即摇头苦笑道,“跟你们这种高学历的人聊天真的累,一不留神就会被抓住漏洞,然后你们就揪着不放。”

陈依依并没有打算放过我,“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我想了想,“不紧张是假的。我们3年多没见了,今天突然碰见也就算了,还在一天时间里连续吃了两顿饭。说实话,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我自己应该以什么心态面对你。”

陈依依沉默了一会儿,拿起桌上的茶杯看了看,随即又放下,然后用一个我听上去很哀伤的语调轻柔地说道,“所以你是觉得,我今天突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还求着你帮我安排工作,特别恬不知耻是吗?”

我立刻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陈依依依旧低着头,我感觉她快哭了,“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我就更紧张了,然后我就更想抽烟了。这里还不让抽烟,我又不能撇下你出去抽。你现在这样被人看到我已经要被骂渣男了,要是再撇下你离开,明天弄不好我就上热搜出名了。标题就叫,任凭女人的眼泪都无法磨灭的烟瘾。”

噗嗤,陈依依笑了。见她笑了,我松了一口气。我看她虽然没哭,但眼睛已经红了。

好在这个时候服务员过来张罗着上菜了,让我能喘口气。这刚刚一下大脑高速运转,让我觉得自己有点缺氧。

服务员上完菜之后,我示意陈依依赶紧试试,她看了我一眼,没有继续纠结刚才的话题。

吃了一会儿之后,我试着问了她几个轻松的话题,比如学业忙不忙,课业压力大不大之类的。毕竟我就是一大专生,研究生这种学历,甩我几条马路了。虚心求教总没错。

陈依依的回答总体来说比较敷衍,似乎没有兴致跟我讲什么学校的事情。于是我就把话题引向了付东,“中午的时候我忘记问了,付东是什么时候找到你的?”

“大概两个星期之前吧,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我真的挺意外的。”陈依依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不过他以为我在杭州,所以当我告诉他我现在在上海读研的时候,他也挺意外。”

“然后他就去学校找你了?”

“恩,他知道我在上海之后,就过来找了我,跟我说了今天开业典礼的事情。我本来也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就答应了。”

呃?陈依依这话让我觉得很神奇,如果就是这么简单的话,为啥付东今天会郑重其事地问我会不会跟陈依依复合?

但这事儿我也不好再多问。这个时候陈依依说道,“你这几年工作一直都这么忙么?”

听到陈依依的话,我也不再多想,答道,“就是最近这几个月才这样的,年初的时候升了职,所以很多本来跟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情,都变成我的事情了,所以才会这么忙。”

“这么忙,岂不是连自己的时间都没有了?”

“要不怎么说资本家厉害呢,你应该知道我之前是跟人合租的,但后来我老板把他的老房子以低价租给我了。这不就是让我安安心心给他卖命么。”当初陈依依是知道我跟人合租的,只不过后来老刘把房子租给我的事情她不知道。

“你早上不是说自己买了房子么?怎么还租你老板的房子?”陈依依说道。

“哦,你可能不太了解这个,那是期房,就是开发商还没完全盖完,拿到销售许可证之后就先卖了,以便回笼资金。交房起码还得两年呢。”我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我还得在老刘这房子里起码再住两年。”

“那你就不准备找女朋友了?”

陈依依这个问题让我猝不及防,我不清楚她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是什么目的,但我清楚自己现在肯定是不可能接受再跟陈依依复合这件事的。毕竟有些伤痛,真的是挥之不去的。

所以我尽量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道,“说到女朋友,你来之前,我妈还给我打电话,打着给我介绍客户的名义让我周末去相亲,我也是醉了。”

“那你去不去呢?”

我想了想,“应该还是会去的吧,仁义不成,买卖还在呢。你说是不是。”

这话说完,陈依依似乎一下失去了聊天的兴趣。我又尝试找了几个话题,她都兴趣缺缺。随后她就表示吃得差不多了。

我看着桌上还有不少剩菜,就让服务员打包,问了一下陈依依,她表示自己不需要。那我就带回去当宵夜了。

说好这顿饭陈依依买单,所以我也就没主动结账。

离开饭店,我问陈依依要不要我送她,她说自己坐地铁回去就好。现在也不是很晚。那我就送她去不远处的地铁站。

一路上晚风阵阵,让这个春末的夜晚显得格外舒适。走了一会儿之后,我觉得有些话还是得说明白比较好,于是抬头看向陈依依,正巧她也看向我,我们就这么无言的凝视着。两个人同时停下了脚步。

本来已经鼓起勇气的我,在看到她清澈且真挚的眼神之后,变得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你先说吧。”似乎看出了我眼里的纠结,陈依依开口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前说的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你,并没有任何恶意,希望你能明白。”

“恩,我知道。刚刚是我说的过分了,我向你道歉。”

“道歉不至于。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虽然我们分手了,但在我心里,你始终是一个知道自己未来在哪里的姑娘。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一点。所以当初你选择分手,我能理解你。”我看着陈依依,继续说道,“现在我们重新进入对方的生活,我觉得这应该是好事,所以我不希望以前的事情,会成为我们两个之间的芥蒂。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你不用觉得亏欠我什么,我也不会可以跟你疏远。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陈依依看着有点语无伦次的我,笑得很灿烂,这让我很莫名。

半晌之后,她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我们之间过去了,让我不要对你有歉意,然后你也不会讨厌我,对吧?”

我点点头。

“那你直说不就好了,干嘛要绕圈子?”

“这不是怕说的太直接,你接受不了么……”

“又是心照不宣那套?”

“差不多吧。”

“行吧,地铁站就在对面了,你就送到这儿吧。”

“哦,那你路上小心,到宿舍给我发消息。”说完,我看着陈依依,准备目送她穿过马路之后离开。

这个时候,陈依依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我,我疑惑地看着她,并没有伸手接。因为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好像没有到能互赠礼物的程度。

但陈依依显然没有这个觉悟,看我不接,直接拉过我的手,把盒子塞到我手里。然后说道,“这是3年前就要送给你的东西,但当时没来得及,今天来找你,其实主要就是想给你这个的。”

说完这话,看到人行道的绿灯亮了,陈依依转身沿着横道线往马路对面跑去。

我都来不及跟她说谢谢或者拒绝……

这女人怎么每次都这样,分手的时候单方面表示一刀两断,今天招呼也不打一下又突然出现,现在又是不由分说直接塞给我一个东西。

就不知道顾及一下我的感受么?

叹了口气,看着已经跑远的陈依依,我打开了盒子。是一个十字绣绣出来的平安福,应该是挂在车子后视镜上的。

看着这个平安福,我心里一阵绞痛,呼吸都有点急促了。我猛然抬头看向地铁站,此时已经见不到陈依依的身影了。

我花了一段时间,才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手里的盒子,突然觉得很压抑。

于是我转身回到公司,放弃了继续工作的打算,关了电脑,拿上车钥匙。我想去透透气。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