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寻找我的天空之境在线阅读刘畅小说免费看

寻找我的天空之境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作者是爱吃红烧鱼腩的苍渊,主角是刘畅,主要讲述了:刚刚升任客户总监没几个月的刘畅,邂逅了一位有颜有钱的美女客户,同时又与多年未见的前女友重逢。在事业与爱情的纠缠中,刘畅左右为难,是为了事业选择锦衣玉食,还是为了当初的遗憾选择破镜重圆……让我们拭目以待

寻找我的天空之境在线阅读刘畅小说免费看

第005章 套路

下了楼之后,我并没有急着打车回公司,而是往美罗城边上的天钥桥路走了一段。然后找了一家星巴克坐下,一路上我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刚刚开会的内容。大致有了一点思路之后我拨通了老刘的电话。

老刘全名刘炯,其实也没多老,今年40多岁。大学毕业就是做的活动行业,30岁的时候倚仗着在三甲医院当院长的父亲,自己出来自立门户,成立了志享广告。主要业务来源,就是跟自己父亲有业务往来的医药公司。

我进公司的时候,是他创业的第五个年头,公司只有不到10个人。当时的主要业务,还只是医药公司的各种会议。

但不知道是我入职之后那两年,老刘转运了还是怎么样。公司突然之间开始发力,接到了不少医药公司以外的项目。

我那时候年轻,学历也不高。但好在为人机灵,情商也够。帮老刘拿下了好几个重要客户。之后公司就进入到了良性发展阶段,业务越接越大,人员也越来越多。

直到今年,志享广告的营业额已经超过了3000万,客户部门的项目组已经到达了3个,分别服务于医药,快速消费品以及工业产品。

当然,公司的这点营业额和规模,对于那些主营汽车行业的活动公司来说,不算什么。毕竟人家一个项目可能就有上千万的标的。而志享广告这边,100万的项目就已经不小了。一年里偶尔会有那么几个3-500万的项目。更多的,则是几十万的。

所以年营业额3000万,这意味着每年,要做40-50个项目,也就是平均一周一个。而对我来说,除了几十万的项目我一般不碰以外,超过100万以上标的的,几乎都会和我有直接关系。

包括今天莉安商贸这个项目,酒类属于快速消费品,快速消费品的项目都是孙杰这个组的。所以我自然决定把这事儿交给孙杰。老刘压榨我,我就压榨他。

老刘接通电话之后,我还没开口,就听到对面孩子的吵闹声。

老刘这人自从公司上了正轨,尤其是看到我能把公司扛起来之后,基本上就属于半脱手的状态,除了他的那些老关系,和公司的财务,其他基本上不管。这几天正带着老婆孩子在三亚玩呢。

所以接通电话之后,老刘笑着跟我说道,“小刘总啊,今天辛苦了,会开的怎么样啊?”

“多谢老刘总关心,我这拖着行李箱开会的行为,成功引起了客户的注意。”

“哈哈哈,那就好。说吧,靠不靠谱?”

我想了想,答道,“靠谱,比想象中的靠谱多了。”

听我这么说,老刘笑得更开心了,“行,我相信你的判断。那之后你该怎么安排怎么安排,我这儿就不打扰你了。”

我还想说什么,老刘已经挂了电话。

我看着电话摇了摇头,老刘这甩手掌柜当的也真是洒脱。

不过话说回来,老刘对我是真的不错,除了信任,还有就是在生活上的照顾。

我家住在浦东,虽然离公司的不是特别远,但家里房子小,一室一厅,从小我就跟父母睡在一个房间。后来工作了,因为工作性质导致时常熬夜加班,晚上回去实在太影响父母休息,所以大概4年前,从我升为客户经理工资达到一万之后,就自己在公司边上跟人合租了一间房子。一个月大概2000块钱。

老刘知道之后二话不说,直接把他在公司附近的一套一室一厅的老房子钥匙交给我,说这房子他租给谁都是租,房租就按我现在跟人合租的价钱算,每个月从我工资里扣。

然后这一扣就扣了快3年了,中间没涨过房租。

其实公司里不是没有比我更需要租房的人,但老刘却把这套房子给了我,而且还是以一个低于市场价的价格。

老刘当时给我的解释是,第一,对于租房,我作为一个本地人,肯定不是公司里其他的外地人一样是刚需,但既然不是刚需,我还选择在公司附近租房,那说明这个人有狼性,第二,放眼当时整个公司,他觉得我刘畅是个可造之材,跟他年轻的时候很像,所以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他愿意给我一个方便,帮我一个忙,这样我也能念他的好,第三,他觉得我刘畅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同样这套房子给别人,碰到更好的机会,人家该走还是走,与其这样,还不如给我,让我能更好地为公司卖命。

好吧……老刘虽然是资本家,但却是一个心胸坦荡的资本家,本着舍不得儿子套不到狼的原则,他低价租给了我一套房子,我也确实如他所言,真心诚意,甚至心怀感激地为他卖命到现在。

哎……有了老刘的榜样,我这几年也有样学样,发展了一个为自己卖命的小弟——孙杰。

于是拨通他的电话,问他这会儿回公司了没有,他说已经回了,我告诉他,我开完会了,这是个洋酒的项目,是他这个组的业务范围。一会儿我先回家放了行李,过去公司找他。

果然孙杰没让我失望,开始抱怨自己手上活太多,下午刚刚接了一个电话,说是付东那边有个人,跳槽到了一家国际一线化妆品公司,最近这家公司准备做一个大型品牌活动。人家已经把需求发过来了,再加上之前手上的几个项目,他这里已经饱和了。

我当然知道他这就是抱怨两句,该干的活这小子肯定还是会干的。所以等他抱怨完,我喝了口咖啡优哉游哉地回道,“行,我今天开会的时候可是看到客户老板的助理又年轻又漂亮,身材也好,机会可只有一次,你要是不想把握,我就给别的组了。”

果然,对面孙杰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哥,你是我亲哥,谈个项目还不忘解决弟弟我的个人问题,就冲这个,我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你赶紧回来,我这就去买杯咖啡恭候您。”

我笑道,“咖啡就不用了,我正喝着呢。具体等我回去再说。”

挂了电话,我出门打车回家。一路无话,到家收拾收拾之后,开了车来到公司。

一进门就看到孙杰谄媚的对我笑,手上还拿了一杯咖啡,贱兮兮地送到我面前。我接过之后也没搭理他,一路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边收拾东西边对他说道,“有话说有屁放,别站在这儿碍眼。”

孙杰立刻拉了把椅子坐下,贱笑地说道,“哥,你是想先听我汇报正事儿,还是先跟我聊聊姑娘?我听你的。”

“先把你的正事儿说了。”

“好嘞。”孙杰应了一声,收起脸上的玩笑,正儿八经地大概给我介绍了一下他下午接到的化妆品项目的情况。其实也不是太复杂,就是个品牌活动,主要是为了一款中国风的化妆品造势。但对方有点店大欺客的意思,按孙杰介绍,对方说是说大型品牌活动,但大部分预算都花在了明星和媒体身上,真正落到执行公司头上的,其实也就5-60万。

但是作为活动公司,国际一线化妆品的名头,还是很好使的。所以这活必须要得接。

孙杰说完,我这里也讲了一下下午开会的事情,然后把谷梦瑶(秦莉助理)的名片给了他。告诉他之后要文件就跟这个谷助理联系,然后明天安排两个创意的策划会,仔细谈一谈我跟他手上的两个项目。具体情况让他一会儿出去之后跟创意部门的同事先沟通沟通,明天开会都稍微准备准备,避免大家干耗着。

孙杰答应之后,又恢复了刚才贱兮兮的表情,一个劲问我这个谷助理长得怎么样。我说名片上有电话,你直接加人微信,看看朋友圈不就行了。是不是傻?

于是孙杰一脸“郑重”地捧着名片出去了。

我看看时间,这会儿已经四点多了,于是收拾心情开始处理邮件。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处理完邮件,我用电脑登陆微信客户端,在一堆工作群中,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回复的。我有几十个工作群,几乎是一时不停地在弹出消息,我又不太敢屏蔽,怕万一有什么事情,我看不到。

所以只能走马观花地浏览一下,这时我发现陈依依给我发了一个文件。点开之后才知道,这是她的简历。

我回了一句:动作挺快啊。

陈依依:啊,你回这么快?我估计你挺忙的,想发给你之后给你留个言的。

我:正好在看微信。对了,中午吃饭的钱你怎么不收?

我发现我跟她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我给她转账的那条,她并没有点击收款。

陈依依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说道:我说了想请你们吃饭的……

我:那你下次再请,今天这顿我都已经开了发票准备走报销了,你不收的话,等于我是在赚你的钱了。

陈依依依旧没收,反而回道:那你晚上有没有空,我单独请你吃饭。

看了这话,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

正在犹豫中,陈依依又发了一条过来:你不答应我就不收。后面还跟着一个贼笑的表情。

话说到这份上,我只能回道:那行吧,晚上一起吃饭。

陈依依秒回:现在快6点了,晚高峰了,你开车要堵车,我坐地铁过来找你吧,你公司还在原来那个地方吗?

陈依依这句话,让我陷入了沉默。

3年多了,公司的所在地没变,还是在同一个园区,只不过从原先只能容纳十来个人的办公室,搬到了楼上更大的地方。所以这到底算是在原来的地方还是不是呢?

我没急着回答陈依依的问题,而是故作惊讶地反问道:你还记得原来的地方?

这次陈依依没有秒回,我趁这功夫拿起手机,走到窗前点了一根烟。

抽了两口之后,我看到陈依依的回复,是公司之前办公地点的准确地址。我怀疑她是不是之前存过,但想想也不会,3年多了,手机肯定都换过了,这种信息也没有存下来的必要。

所以也不再纠结这事儿,在手机上回道:还是这个地址,把一楼改成二楼就行了。

陈依依:搬楼上去了?

我:恩,人多了,楼下地方不够了。你先过来吧,路上注意安全。

陈依依:好的,一会儿见。

看着陈依依的话,我突然自嘲地笑了笑,中午还信誓旦旦地跟付东说,让他放心大胆地去追求陈依依,转身晚上就又跟她约了吃饭。

这算什么事儿……

看着窗外因为临近下班时间而逐渐密集起来的人群,我有点困惑。陈依依突然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生活里,我到底应该怎么面对。再加上付东中午说的那番话,让我更加头疼。

算了,还是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反正我问心无愧。

灭了烟,回到座位,继续工作。

也没几分钟,电话响,我看了一眼是自己老娘,赶紧接了起来,一脸献媚地说道,“哟,妈,我前几天从厦门给你们寄的茶叶收到了么?”

“收到了,你现在在哪儿呢?还在厦门?”

“没有没有,早上就回来了。”

“回来了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

听着我妈的抱怨,我瞬间把手机拿远了一点,因为我知道,我妈身为居委工作人员,也就是传说中的居委大妈,一旦开始全力输出,这火力根本不是我能承受的。

果然,我妈开始对我一阵数落,我把电话放在桌上,在工作群里回了几条消息之后,才从容地拿起手机,这时候,我妈差不多也数落完了。正在做最后的收尾:“别人孩子在外地工作,也就算了,我这儿子就在上海,一天到晚还见不到人,你说平时有人问起来我怎么回答?”

我顺着说道:“妈,您的精神我已经领会了,但我这实在是忙,每天弄到三更半夜回家,还影响你们休息,你说是不是。”

“行了行了,不扯别的。今天打电话找你就是问你一下,你现在这工作是不是给别人公司策划活动的?”

我疑惑:“对啊,怎么了?”

“我有一个老同事,最近刚加上微信,她说她有个朋友的女儿,在什么跨国公司的对外部门,就是专门负责做广告的部门,具体我也叫不出来。”

“市场部?”

“对对对,就是市场部。所以我是想,过几天我也打算约我这个老同事见个面,她带着她朋友的女儿,你跟我一起,我们老年人叙我们老年人的旧,你们年轻人谈你们年轻人的事业,行不行?”

“陈念女士,陈念阿姨,我看你这不是帮我搞事业,而是帮你搞儿媳妇吧?”

“主要还是帮你搞事业,儿媳妇什么的都是顺带的。怎么样,去不去,给个准话。”

“不是,妈。我真的很忙的,就算要去,你也要给我个具体时间啊。不然我怎么答应你?”

“那行,我这边跟我同事约好告诉你。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个周末了。应该是星期天,你不出差了吧?”

“我……行吧行吧,我不出差。”

得到让她满意的答案,我妈说了一句,“那你星期天早上先回家。”然后就挂了电话。我看着手机,突然感觉我被我妈套路了,这年头相个亲不是应该先加微信的吗?怎么就直接见面了?

想我堂堂广告公司客户总监,平日接触美女无数,竟然还有被安排相亲这一天……实在可悲至极。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