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寻找我的天空之境在线免费看刘畅小说无广告阅读

最近都市小说很火爆,这本寻找我的天空之境就写的非常精彩,作者是爱吃红烧鱼腩的苍渊,主角是刘畅,讲述了:刚刚升任客户总监没几个月的刘畅,邂逅了一位有颜有钱的美女客户,同时又与多年未见的前女友重逢。在事业与爱情的纠缠中,刘畅左右为难,是为了事业选择锦衣玉食,还是为了当初的遗憾选择破镜重圆……让我们拭目以待

寻找我的天空之境在线免费看刘畅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009章 偶遇

陈依依看着我,我并没有催促她,半晌之后,她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此话出口,我觉得一阵失望。但陈依依并没有讲完,她继续说道,“我甚至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不可否认,我们现在这个状态跟我对我父亲的怀念,是有直接关系的。”

我点点头,有点泄气地说道,“是,不然你也不可能让我抱你。”

这个时候陈依依拍拍我的肩膀,故作大气地对我说道:“小伙子,我发现你想得太多了,很多时候别想这么多,让自己轻松一点不好吗?”

对啊,想这么多干什么呢,我跟她这才哪儿到哪儿呢?我不是一直标榜着成年人的相处应该心照不宣么?现在怎么这么着急要求个所以然呢?

我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觉得释然了很多。于是我对着她笑了笑,她也回报了我一个甜甜的微笑,然后重新挽起我的手,向着下一个目的地出发。

此时,我忽然听到远处有车鸣了一下笛,抬眼望去,夜色中,除了那迷幻得灯光,和周围来往的人群,我也没看出什么来。

……

我的意识忽然被拉回到现在,我发现自己此时正站在马路中间,身后远处有一辆车一边鸣笛一边闪着远光。正在提醒我赶紧离开马路。我吓得一激灵,立刻跑向人行道。

此时已经是9点多了,我身处徐汇滨江的步道上,这里同样有着迷幻的灯光,甚至此处的灯光比当时更加漂亮,但四周却没有了熙攘的人群,只有为数不多的夜跑爱好者正在夜幕下挥汗如雨。

于是我点了根烟,沿着滨江步道找到一处栏杆,看着远处漆黑的黄浦江吞云吐雾。

我一根烟还没抽完,就听到身后有人以一种不太确定的语调喊我,“刘总?刘……畅?”

我转过头,很惊讶地发现,叫我的竟然是下午才见过的秦莉。此时她身穿一身运动装,修身的衣服将她的身材勾勒得玲珑动人。跟早上的职业造型相比,我个人觉得,此时的她更显得更亲切自然,且更适合她一点。

还有就是,以我这几年饱览模特礼仪简历的经验来说,除了她身高应该不到1米65是个不大不小的遗憾以外,其他身材各方面参数,都能算是上乘的。尤其是此时这张不施粉黛的精致脸蛋。更加甩了那些靠精修和浓妆才能示人的模特礼仪,不知道多少条街。

不要误会,以上这些数据分析,几乎在我看到她的一瞬间就已经完成了。也没耽误多少时间。

所以在反应了一小会儿之后,我惊讶的说道,“秦总?这么巧?”

秦莉点点头,有些许担心地看着我,“我在前面老远的地方就看到一个人站在路中间发呆,还被一辆车闪了远光,当时我真吓了一跳,还以为要出事故。还好你回过神闪开了。我跑近一看,没想到是你。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人到这里来瞎晃悠?”

我看着她笑了笑,掐灭烟头之后对她说,“首先感谢你的关心。对于你的问题,我有两个答案,要不我说出来,看看你会信哪个?”

秦莉明显对我的回答来了兴趣,摆摆手示意我继续说。

我竖起一根手指说道,“第一个答案,下午开了你这边的会之后,我有一些想法,但还不是特别完整。我来这里是为了散散心换换脑子,前面发呆就是突然灵光乍现,把这个想法想通透了。”

我顿了顿,又竖起第二根手指,稍微组织了一下之后说道,“这第二个答案,就比较扯了。是当初踹了我的前女友,消失几年之后,今天又突然闯进我生活。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俩会产生不少工作上的交集。所以我现在很烦,于是过来透透气。”

说完我摊摊手,“这两个答案你信哪个?”

秦莉饶有兴致地看了我一眼,答道,“我觉得信哪个取决于我现在是以什么身份在跟你聊天,如果是甲方客户,那我选第一个。如果是朋友,我选后者。”

听了秦莉的话,我点点头,显然自己在她面前扯什么前女友是有点过了,于是我说道,“也是,是我唐突了。那我们还是来聊聊工作吧。既然能偶遇,对我这个乙方来说,绝对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秦莉示意我边走边说,于是我们沿着步道往前走,我沉吟一下之后,开口说道,“贵司的品牌叫“径”,路径的径,对于“径”这个字,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曲径通幽。”

秦莉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我继续说道,“其实原文是曲径通幽处。所以,如果把径所通向的“幽”单纯限定为一个地方,是有点局限的。我们是不是可以把这处地方引申出一些心态或者状态?比如,曲径通幽,这个幽是家,对于家,人们会有什么样的感情?眷恋,慰藉,舒适,放松等等等等。同样的,曲径通幽,这个幽如果是一处净土,比如我们现在所在的滨江,它可以代表什么?逃避?释放?解压?”

我看了看秦莉,发现她若有所思,于是继续道,“所以我觉得,可以通过具象化“径”所通往的不同的幽处,展示对于情感和需求的不同理解,一场品牌活动如此,整个品牌推广的策略也是如此。每一个月,或者每一个季度,都可以对应不同的幽处,不同的幽处又可以针对不同的场景或者销售渠道。通过这样的策略来带动全年的品牌推广活动,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都是如此。”

我说了这些,其实就是一个比较粗糙的策略引导。但因为完全是靠嘴说,没有可视化的内容辅助,还是有点假大空的。

当然,这会儿能碰到客户的负责人,有机会当面说一下自己的大概思路,已经算是意外之喜。如果对方觉得可以,那也能让我们后续的方案制定,少走很多弯路。

我看着秦莉正在低头思考我刚刚说的话。也不催促,掏出一支烟点上。感受一下风吹的方向,我走到了秦莉另一边,下风口的位置,等待她的回答。

我刚抽到第二口的时候,秦莉的声音传来,只不过她并没有对我刚刚说的内容做什么评论,而是指指我手里的烟,说道,“你还挺细心的。”

我看看手里的烟,“抱歉,没经过你同意就点了根烟。所以就只能找个下风口的位置,这样不会吹到你。”

秦莉笑了笑,说道,“我几乎没有碰到什么人会在意这个。”

我答道,“那我猜你肯定不是他们的甲方爸爸。”

秦莉耸耸肩,说道,“既然你有意无意地提醒我要聊回工作,那我就谈谈你刚才说的内容吧。”

“洗耳恭听。”

秦莉沉吟一下,说道,“你的想法我个人觉得挺不错的,至少概念上我完全能够接受。只不过具体执行层面要怎么弄,尤其是你刚刚说的,以这个策略推广到全年的话,要怎么做。做成什么样,我希望能看到具体的方案。”

我点点头,“这我明白,如果方向没有问题,这几天我会让团队围绕这个策略,把具体的方案做出来。”我以为关于工作的话题到这里基本上就结束了,但没想到秦莉又提了一个关于策略核心的问题。

秦莉说道,“你刚刚说道,曲径通幽,这个幽可以是家,也可以代表心中的一片净土。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眼里家代表了什么,而你所谓的净土又是什么?”

我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对于家来说,我个人觉得在不同的年龄段,对家的认知是不一样的,拿我举例,高中之前的时候,家对我来说就是港湾,能遮风挡雨。高中到大学毕业的时候我觉得家就是枷锁,可能因为叛逆吧。那段时间我觉得父母对我的约束完全是把他们的意志强行灌输给我,所以我接受不了。而工作之后的头三年,我觉得家是负担,因为我家很小,我工作很忙,每次晚上回去都会影响父母休息。他们白天出门上班又会影响我休息。所以我觉得挺负担的。所以等我挣的钱稍微多了一点之后,我就选择搬出来住了。但也就是搬出来之后的这几年,一直到现在,我对家又有了全新的认识,我现在觉得家是我这辈子的责任。”

对于秦莉的问题,我个人觉得这是某种程度上的考试,是她对我个人策划能力的考验,所以我只能尽可能的表现一下。所以说完这些之后,我看了看秦莉的表情,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皱眉沉思。于是我接着说道。

“至于净土……对我来说,物理上应该是在玻利维亚的那片盐碱地了。”

秦莉疑惑地看着我,我笑着问道,“这地方可以说是我心里的一个执念,你听说过天空之境吗?”

秦莉想了想说道,“哦,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大概知道你在说什么了。就是一片干涸的盐湖,有水的话,能映射出天空对吧?”

我点点头,“对。我念书的时候看过一个纪录片。讲的就是一个摄制组前往玻利维亚的盐湖,探索所谓的天空之境。我觉得那个地方就是一片净土。在一片纯白的土地上,有一面天地同色的镜子,互相照应出对方的样子。你既然知道这个地方,现在肯定能想象出这个画面吧?”

秦莉点头。

我接着说道,“所以这就是我能直接联想到的,最纯净的地方。”

秦莉问道,“你说这是物理上的净土,哪还有心理上的?”

我点点头,但却答非所问,我问道,“你知道德罗斯特效应么?”

秦莉摇头。

我解释道,“简单举例就是把两面镜子面对面摆放,它们就能形成一种无限透视的视觉效果,这就是德罗斯特效应。”

不待秦莉回答,我接着说道,“我心理上的净土,就应该是有那么一个人,我跟她就像两面镜子,面对面的时候,就可以直接照印出对方心中的一切。无需言语,互相理解,心照不宣。而且我始终认为,成年人的交往,最重要的就是心照不宣。”

我说完之后,似乎扯动了内心的某些伤口,于是开始沉默。

秦莉见状之后,用一个我感觉有点幸灾乐祸的口吻说道,“听你这么说,那即使我现在对你来说还是客户的身份,但我还是愿意相信,你到这里来,是因为你刚刚说的第二个原因。”

我惊讶的看着她,“秦总,你这个转折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啊。”

秦莉对我笑了笑,说道,“我只是觉得你这么多愁善感的人,以往的感情经历肯定很丰富。所以不由得我不信。”

听了这话,我表示非常无奈,于是说道,“如果你觉得,我活了28年,总共就喜欢过两个女人,结果还都是以被人踹掉为结果。这也算感情经历丰富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秦莉故作惊讶,夸张地用手捂住嘴说道,“不会吧?看你这样子,不像是会被踹的人啊。”

我看着秦莉,用手指了指她,有气无力地说道,“你演得有些过了。”

秦莉笑道,“说说呗,虽然我们没认识多久,但就刚刚的聊天来说,我觉得你不应该是会被踹的那个啊。”

我苦笑道,“这还能有什么因果关系?而且秦总,你怎么这么八卦,你白天那高冷范儿呢?就像你说的,我们认识没多久,甚至还不到10个小时,这么短的时间,咱能不能稍微保持一点初识的矜持?”

秦莉无所谓的说道,“白天在公司端着已经很累了。相见即是缘分,你刚刚差点被车撞,我过来对你表示关心,作为回报,你给我讲讲故事,也不是很过分吧。”

我看着秦莉,扶了扶额头,最后叹了口气,“行吧,那我就把我不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你高兴高兴吧。”

秦莉点点头,于是我说道,“大学时候看上一个女生,结果她跟有钱人跑了。工作之后看上一个女生,结果她因为家里出事要留在老家,就把我给踹了。”

秦莉愣愣地看着我,见我确实已经说完了,怔怔地说道,“就没了?”

我耸耸肩,“对啊,没了。”

秦莉想了想,“那你说消失几年又出现的,应该是工作之后认识的那个吧?”

“对。”

“那你会跟她复合么?”

“不可能。”

“为什么说的这么绝对?”

“因为我是个小气的人,这是她对我的评价。我很记仇的。”

“我不觉得,不然你也不可能差点被车撞了。”

我被噎得不轻,叹了口气道,“我这么说吧,自从3年前她选择了分手,我感觉感情这个东西,就已经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纯粹了。所以我现在只求好好工作,多赚点钱。过几年之后随便相个亲,找个差不多的人过完下半辈子,就行了。”

秦莉不屑道,“你这就是抬杠了。”

我摆摆手,看了看她,说道,“她家在杭州,当初她家出事,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留在家里,她觉得我一个上海人,不可能为了她放弃上海的事业和父母,于是提出分手。她都没有给过我选择的机会。甚至我都还没来得及表态,她就把我的拉黑了。”

“3年后的今天,她家的事情解决了,她就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甚至还找我寻求事业上的帮助。你知道这给我一种什么感觉?就是她想为自己事业考虑的时候,就能来到上海,寻求我的帮助,而她想为自己家庭考虑的时候,就完全不顾我的感受,毅然决然的退了回去。这是进可攻退可守,把自己立在不败之地的感觉。”

“而我呢?我的退路在哪?我进也好退也好,只有在上海。我感觉自己都没得选。所以如果你是我,你觉得还会有复合的想法么?”

秦莉神色复杂地看着我,我觉得她应该是没想到我的实际情况是这样的。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抱歉地看了看她,“不好意思,我情绪激动了一点。让你见笑了。”

秦莉摇摇头,并没说话。

我勉强笑了笑,用一个比较轻松的口吻说道,“好了,我这么不开心的事情已经说完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说说你的故事呗。”

秦莉想了想,说道,“我没什么感情经历,因为家庭原因,我这些年主要精力都放在学习上,没谈过恋爱。那些追我的人,如果能接受我委婉拒绝的,那就还能当朋友。如果要死缠烂打,那就直接断了联系。”

我愣了愣,“我猜你就是个富家小姐,但没想到你是个这么绝情的富家小姐。”

秦莉此时似乎恢复了白天的高冷,说道,“你也可以这么认为。就好像,我不理解你的苦衷一样,你也理解不了我的。”

我下意识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才让她从刚才的八卦少女,变成了现在的高冷富二代。

不过既然如此,那我觉得也是时候结束谈话了,怎么看我今天的收获也是不小的。

于是我看看时间,对她说道,“如果我说错了什么话,冒犯到你了,那我向你道歉。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秦莉点点头,表情虽然依旧高冷,但语气弱了一些,“你没有说错话,所以不必道歉。是我自己的问题。”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秦莉掏出手机,继续说道,“加个微信吧,这几天有任何问题,随时跟我联系。”

我有点受宠若惊,赶忙掏出手机加了她。她通过之后跟我摆摆手,“你也早点回去吧,走路时候看着点,别再发呆了。”

我笑着应了一句,转身往停车的地方走去。而秦莉也慢跑着离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