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尸不知,鬼不觉秦垣小说在线阅读

九难成仙的小说尸不知,鬼不觉火爆上线,主角是秦垣,主要讲述了:“阴人上路,阳人让步……各方鬼神,天地两数。”月黑风高,秋雨淋漓。清源村后山,一行二十九人,神情肃穆的,缓步走在泥泞的山路上。为首的,是清源村老村长。他一身蓑衣,腰上系着红布。手拿一根写满怪异文字的竹

尸不知,鬼不觉秦垣小说在线阅读

第8章 月下斗法

随着孙成上衣的掀起,一股子怪异的恶臭味扑面而来。

别说孙端公了,就连不远处的秦垣和老村长也被熏了一个趔趄。

只见孙成雪白的肚皮上,赫然有着一个犹如人脸一般的疮伤。

这处疮伤,长着漆黑而又浓郁的长发,它五官俱全,看上去倒像是个女人,此刻,它正咧着嘴,发出怪笑声。

“我靠!这是啥啊?”老村长被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这个东西,叫做鬼怨疮。”秦垣皱着眉,解释道。

鬼怨疮,也叫九死还魂疮,名字叫疮,却是一种诅咒。或是邪法。

它往往由厉鬼的怨念形成,附人身体之后,会蚕食宿主的精气以壮自身。等待宿主死亡,这股怨念会再寻宿主。

连续九次之后,怨气可以产生灵智,厉鬼便会借此投胎。

九死还魂,还得却不是宿主的魂!

“这股子怨念,很重啊。”秦垣低声说道。

“秦垣,成儿他,还有救么?”孙端公一听秦垣这么说,顿时吓得浑身颤抖。

秦垣刚想说话,这时,院子里忽然刮起了怪异的风。

风不大,但原有的闷热,却瞬间变成如坠冰窟。

“怎……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是冷,还是恐惧,老村长的声音很是颤抖。

秦垣眉头紧锁,看着手里指针乱转的罗盘。“有不干净的东西来了!快退开!”

话一说完,院子的外门,忽然吱嘎一声大开。

霎时间,阴风席卷,飞沙走石,让人睁不开眼睛。

影影绰绰的,秦垣看见一个人影,站在大门口。

这个人影一袭白衣,背对着秦垣,但从身材上,依稀能看出这是一个女性。

“来了!快进屋!”秦垣掐起剑指,挡在众人面前。

老村长和孙端公短暂一愣后,立刻背起昏迷的孙成,连滚带爬的跑回屋里,同时,还关上了门窗。

“等候多时了!”

“贪巨禄文廉武破,北斗星君坛前坐,敕!”

秦垣二足丁罡站开,剑指朝天一挑,七根蜡烛瞬间自燃起来。

这七根燃烧的红烛,就像有魔力一般,呼啸的狂风,瞬间就停了下来。

女人浑身一颤,随后缓缓转过身。

秦垣剑指一划眉间,打开天目,看清了这个女鬼的长相。

老实说,这个女鬼还是很漂亮的,只是她的脸上,带着几分焦急和苦楚。

女鬼显然很是畏惧院子里布下的七星阵,她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缓缓开口:“我的孩子呢,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秦垣一愣,随即又恍然大悟。

刚才他还在想,这个白衣女鬼怎么和李婶形容的有点出路,原来,是她怀里的死孩子不见了!

“你的死孩子不在这!”秦垣厉声说道。

“他不是死孩子,他是我的宝贝,他在,他在……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还给我!”

女鬼越说越激动,澎湃的黑色鬼气瞬间肆虐开来,院子里的七根红烛都险些被吹灭!

“好大的鬼气!”秦垣见状,面色一变:“敬酒不吃吃罚酒,好,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秦垣剑指朝天,朗声念咒:“三昧真火降凡间,三柱真香禀苍天!敕!”

咒毕,香炉上的三柱香,也自燃了起来。

随着三炷香的点燃,青气缭绕。而房门上的银铃,也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紧接着,七根红线上的符箓,与铃声呼应,闪烁起了金光。

“为什么,我只是想要回我的孩子!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女鬼畏惧的神色更严重了,但她短暂的悲鸣之后,仍就毅然决然的腾空而起,要冲向屋子里。

这个女鬼不一般!

狮子搏兔尚尽全力,秦垣可不敢有半点掉以轻心。

他脚下踩起罡步,剑指指向香炉:“天皇有令,玉皇有敕,一请阳明贪狼星君!敕!”

“叮铃铃!”门上的银铃一声脆响。

“噗!”

一道符箓点燃,烧断红线。

紧接着,香炉上的桃木剑骤然发出一道金光,飞速射向女鬼!

“啊!”

那金光速度极快,女鬼来不及躲避,一声惨叫,从半空中跌落在地。

而在她的胸口,赫然出现一个黑漆漆的大洞,看上去凄惨无比。

“还不束手就擒?我可以让你少受点苦!”秦垣冷冷的说道。

但是女鬼显然不甘心,她挣扎着站起身,再次冲了过去。

“不知死活!天皇有令,玉皇有敕,二请阴精巨门星君!敕!”秦垣没有半点手软,再次扣起了剑指。

这一次,女鬼才刚刚站起身,就再次被金光击倒。

“孩子!我的孩子!”

第二次的金光,已经击碎了女鬼大半个身子,但她仍然一脸决然的想要站起身。

“罢了!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别怪我了!”

秦垣脚下罡步不停,连连扣起手决。

“三请真人禄存星君!敕!”

“四请玄冥文曲星君!敕!”

“五请丹元廉贞星君!敕!”

“六请北极武曲星君!敕!”

“七请天关破军星君!敕!”

秦垣每念一句,桃木剑便会射出一道金芒射中女鬼。

七道金芒攻击之下,女鬼的身躯已然残破不堪。

“孩子……给我,我的孩子……”

她四肢尽断,却仍然毅然决然的朝屋子里爬去。

“冥顽不灵!我要为被你害的人报仇!”

想起李叔的惨状,秦垣短暂的同情瞬间消失。

他双手扣起七星诀:“贪巨禄文廉武破,一剑伏尽世间魔!敕!”

咒毕,三根清香和七根红烛同时熄灭。

门上叮铃铃响个不停的银铃,也“砰”的一声崩碎。

香炉内的香灰满天乱舞,那把桃木剑,却闪着金光,腾空而起。

女鬼见状,满眼畏惧。

终于停止了动作,她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屋子里,随后化作黑烟,飞了出去。

“想逃?”

秦垣剑指一挥,桃木剑倏地一下,奔着女鬼逃跑的方向疾驰而去。

“我这七星阵的七星剑心,就是茅山掌教都畏惧三分,我看你怎么跑!”

就在桃木剑即将打在黑烟上的时候,女鬼所化的黑烟中,忽然爆发出一团至纯的金光。

桃木剑稍稍停顿,黑烟借机遁走。

“道家的至纯之气……这是什么法宝?难道女鬼生前,是个修道者?还有,她的孩子究竟去哪了?难道真的在屋子里?”秦垣收起桃木剑,陷入沉思。

这时,孙端公和老村长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秦娃子,你没受伤吧?”老村长看见了满地狼藉,他担忧的对秦垣说道。

“没有。”秦垣摇头。

“那女鬼呢,被你杀了?”

秦垣叹了口气:“被她跑了……”

“跑了?”老村长惊讶的说道。

“嗯!”秦垣点点头,忽然转过脸,看向孙端公:“姓孙的,女鬼给你托梦的时候,有没有说她的孩子去哪了?”

“没有啊。我梦见她的时候,孩子就在她怀里呢。”

孙端公脸上出现一丝慌乱,但他很快就隐藏了下去,借着夜色,秦垣也没有看见。

“你们在屋里等着,我去追她。”

“回来再找你算账!“秦垣瞪了孙端公一眼!

地上,有女鬼的一角衣料。

借着这个,秦垣可以通过二十八宿断阴阳的秘术找到她。

“你去追她?万一她回来杀我们怎么办?”老村长担忧的说道。

秦垣拾起地上的桃木剑,挂在了李端公家正门的门梁上。

“放心,我高估她了,她的法力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有此剑在,只要你们不出门,就一定不会有事。”

“好!”老村长点头,和孙端公回到屋子里。

秦垣目送二人进屋,随后他从袖子里抽出四张符箓。

“哼,凭借二十八宿断阴阳的秘法,我看你能藏哪去!”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