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秦垣在哪看,尸不知,鬼不觉完整版阅读

强推热门悬疑小说,尸不知,鬼不觉主角是秦垣,作者是九难成仙,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阴人上路,阳人让步……各方鬼神,天地两数。”月黑风高,秋雨淋漓。清源村后山,一行二十九人,神情肃穆的,缓步走在泥泞的山路上。为首的,是清源村老村长。他一身蓑衣,腰上系着红布。手拿一根写满怪异文字的竹

小说秦垣在哪看,尸不知,鬼不觉完整版阅读

第3章 死不瞑目

孙老大瞧了瞧这个黄皮子,有些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意思。

他狠狠的踢了黄皮子的尸体一脚:“对,就是它!想想我就来气!当初这王八犊子因为我踩了它尾巴的事,折腾我家半个月,老李叔念它修为不易,所以手下留情,没想到它现在还敢出来!还好秦垣厉害,把它杀了。”

“那就不意外了。”秦垣点头说道。

“那这黄鼠狼的尸体怎么处理?”老村长问道。

“用柳树枝架个台子,卯时初的时候,在村东口烧了吧。”秦垣说道。

柳树属阴,而且至阴,但却偏偏是鬼怪的克星。

民间有个说法,叫做柳枝打鬼,每打一下,鬼矮一寸。

至于选在卯时和村东口,则是卯时乃是万物生发之时,阳气初升。再配上东方的紫气东来,可以彻底消灭邪祟。

老村长点点头,吩咐围观的村民带走了黄鼠狼的尸体。

“秦娃子,你本事大,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害死了你李叔?如果你因为当初杜道长下葬的事还有怨气,我愿意让出我们老李家的风水宝地。”李婶紧握着秦垣的手,痛哭流涕。

“我师父的事,以后再说吧。”秦垣叹了口气:“至于谁害了李叔,现在我也说不准,还是看看李叔的尸体吧。”

说着,秦垣缓步来到李端公尸体旁边。

对于李端公的本事,他略知一二。

此人并非佛道传承,而是源自于民法一脉。

民法,指的是民间术法,也叫民间法教。

一般是普庵,梅山,闾山,雪山等等的传承,法脉很是驳杂。

秦垣的师父,杜道长曾说过。

在唐初那个重佛抑道的年代,道家为了保证传承不断,将一部分从不外传的术法拆分推广至民间。

这些传承者,依然秉承道家的术法体系修行,但是敕招鬼神,号令风雷的方式,却自成一系。

因为扎根于民间,所以被人称为民法一脉。

秦垣皱着眉,绕着李端公的尸体走了一圈。

冥币催命,白烛烧魂。命魂皆散,这是让李叔死了都不能投胎。

到底是什么仇,至于用这么残忍的手段?

秦垣继续问道:“李叔出事之前,可有什么异样?”

“异样?好像没有吧,诶?我想起来了!有个女人!我家来过一个女人!”李婶皱眉苦想,忽然一拍大腿。

原来,白天李端公嘱咐完老村长怎么给老高出殡之后。晚上,就来了一个奇怪的女人。

说这个女人奇怪呢,是因为她大晚上的,穿了一身白衣服,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这人敲门进了李端公家之后,也不说话,就怔怔的站在院子里,晃悠着怀里的婴儿。

李端公看见了这个女人,顿时面色一变,连忙把李婶推进了屋子里,并且嘱咐她不管发生什么都别出来。

当时,李婶还以为这女人是李端公的情人和孩子。

所以她进屋之前就偷偷看了一眼,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才发现那个孩子面色铁青,脸上还有些许尸斑,就像死去多时一样。

夫妻多年,李婶自然知晓丈夫的端公身份,所以也猜到这是多半个不干净的东西。于是她收起怀疑和好奇心,乖乖的躲在屋子里。

大概三五分钟左右,女人在院子里插了三炷香之后,就抱着孩子离开了。

李端公在院子里愣了许久,又抽了好几根烟,这才匆忙跑回屋里。

李婶问怎么回事,但是李端公却一言不发。他翻箱倒柜,拿出珍藏多年的朱砂和八卦镜。用酒把朱砂调好之后,一连画了七十二道符箓。同时将八卦镜面向外面,悬挂在屋内大门上方。

见状,李婶也知道李端公恐怕是得罪了一个很恐怖的存在。

因为李端公曾经说过,若非生死关头,他不会动用师父留下的东西。

李端公准备好这一切之后,将七十二道灵符贴满整个屋子。随后忧心忡忡的喝起了闷酒。

凌晨的时候,院子里的三炷香忽然自燃了起来。而且缭绕的,还是黑色的烟雾。

李端公一声叹息,好像苍老了几十岁,他喊来李婶,竟然泪流满面的交代起了后事。

最后又让李婶去把孙老大叫来。

等李端公嘱咐完孙老大之后,就把自己关在了贴满灵符的屋子里。

大概几分钟左右,院子里的三炷香烧完。

这时,悬在门上的八卦镜,忽然应声而碎。

紧接着,李端公所在的屋子里,传出了阵阵恐怖的风声。

而且,屋子里面还掺杂着婴儿的哭声,和女人的厉啸声。

李婶和孙老大吓了一跳,连忙进屋,可惜屋门紧锁,他们用尽力气,才把房门撞开。

但是为时已晚,进屋之时,李端公早已面容狰狞的死去。

他左手捏着冥纸,右手拿着蜡烛插进了自己的嘴里。屋子里的七十二道灵符,也基本都烧成了灰烬。

孙老大想起了李端公的临终嘱托,自己若不幸身亡,就赶紧让老村长下山,去找秦垣。

所以就出现了最开始的那一幕。

秦垣站起身,拿起一张没烧完的符箓喃喃自语:“居然是太上秘法镇宅灵符,嗯……连它都镇压不住这个东西吗?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太上秘法镇宅灵符,也叫太上七十二道镇宅灵符。

此套符箓,出自《正统道藏洞真部》内含镇压邪祟、破凶化煞符箓,共计七十二道。

七十二道,看似各有所长,实则息息相关,相辅相成。

因为师承不同,符箓的内秘也大相径庭。不过功效却又相差无几。

传闻此符一出,妖魔皆惧。

虽然夸张的成分很大,但却是民法一脉或是道士、术士、阴阳先生等人极为仰仗的符箓之一。

“还有,我听见屋子里面还有个声音,说什么多管闲事者死。“

“李婶,你确定没有听错?”秦垣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李婶问道。

李婶连连点头:“不会错的,我和孙老大都听见了。”

老村长听完,痛哭流涕:“当初……哎,当初,我就不该求老李管这件事啊!”

“管什么事了?你让我下山不是只说李端公出事了吗?难道还有别的事?”秦垣忽然皱起眉头。

李端公于他有恩,若非他出事,秦垣断然不会出山。

老村长支吾了半天,终于把李端公插手老李头出殡的事也说了出来。

“老家伙,你大爷的!”秦垣瞪着眼睛,一脸怒气:“村里四个端公谁都不管的事,那明显就有问题,你怎么能因为钱,就求李端公出面呢!”

老高头死后,他的儿子高强迟迟不肯露面。

即便是出殡,也只是通过电话和汇款,让老村长帮衬。

老村长先后求了四个端公,但是他们一听说老高头的死法,全都拒绝。老村长没办法,只能找到李端公。

李端公一开始也是拒绝的,但是年轻时候欠过老村长一个人情,所以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秦娃子,老村长也不是故意的,你说,李叔是不是被那个女人害死的?”李婶啜泣着问道。

“我估计是!”秦垣点头:“想来,应该是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女人,破了李叔的法,控制李叔自杀。再加上李叔插手了老高头出殡的事,所以让这个女人及其愤怒,用了冥纸白烛这种不能投胎的残忍方式。”

“不能投胎?我苦命的老李啊!”李婶一听,哭的更加严重了。

“秦娃子,你有没有办法,让老李走的安详点?这老李死了之后,眼睛怎么也闭不上。”老村长低声下气的说道。

“死不瞑目,是因为怨气没消。”

秦垣瞪了老村长一眼,随后走到李端公尸体前,他伸出剑指,对着李端公的脸,由上至下轻轻一划。

“太乙传法,救苦救民,引渡亡灵,阴阳归墟!敕!”

咒毕,李端公尸体睁着的眼睛,应势合上。

可是秦垣手一拿开,他那血红色的眼睛,又再次睁开。

“看来是怨气不散,哎,跪下吧,给李叔许诺,以后你拼了命,也要保护他家妻儿周全。”秦垣负手说道。

老村长叹了口气,四下看看,短暂的犹豫片刻,还是跪在了李端公的尸体前。

“李端公……我发誓……”

正说着,忽然有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老村长!赵三出事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