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秦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尸不知,鬼不觉在线看

热门悬疑小说千千万,九难成仙的尸不知,鬼不觉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秦垣,主要讲述了:“阴人上路,阳人让步……各方鬼神,天地两数。”月黑风高,秋雨淋漓。清源村后山,一行二十九人,神情肃穆的,缓步走在泥泞的山路上。为首的,是清源村老村长。他一身蓑衣,腰上系着红布。手拿一根写满怪异文字的竹

秦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尸不知,鬼不觉在线看

第2章 诈尸

天蒙蒙亮,李端公家里却已经围满了人。

“我苦命的老李啊,早和你说了,吃这碗不会有好下场的,你为什么不听劝呢!”

李婶伏在李端公尸体前,哭的撕心裂肺。

“老李他媳妇,节哀……等老村长回来,咱们就把李端公葬了吧。”

有村民出声安抚,但他却不敢靠近李端公的尸体,甚至,连看都不敢看。

因为李端公的死状,实在太吓人了。

他睁着一双充血的眼睛,面色铁青的躺在一张贴满了符纸的床上。

李端公左手攥着一把冥币,右手握着七根白色蜡烛,深深地插进了嘴里。

表情,说不出的狰狞和恐怖。

“老村长,老村长!要不是老村长求着我们家老李去管老高头的邪事,他也不会死的这么惨!”提起老村长,李婶哭声更大。

屋子内,不断有人叹气惋惜,他们这些淳朴村民,大多都受过李端公的恩惠。

“这事太邪乎了,简直比老高头还邪性。老高是吃活鸡被啄死的,李端公是被蜡烛插死的,而且你发现了么,李端公手里还拿着冥币呢。”有胆大的,偷偷抻着脖子看着李端公的尸体。

“我就弄不懂了,不是说李端公道行很深么,怎么会死的这么惨。”

“这还用说,肯定是老高他们惹得东西太厉害了,连李端公都镇不住。”

正说着,有人忽然发出一声轻疑。

“咦?你们谁挪李端公的手了?”

“没有啊!”

“怎……怎么了?”

众人面色惊鄂,纷纷摇头。

李端公死的这么邪性,躲还来不及呢,谁敢碰他。

“我,我怎么感觉,李端公的手,好,好像动了呢。”之前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众人朝李端公的尸体一看,顿时吓得面无血色。

只见李端公紧握的左手,不知何时,竟然舒展开来。

微风吹过,冥币散了一地。

有一张,还顺着风,贴在了一个村民的脸上。

那村民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扯掉脸上的冥币。

“该不会……诈尸了吧?”

众人感觉头皮发麻,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咯咯……”

一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古怪声音,忽然从李端公的方向传出。

“卧槽!”

有人一声惊呼,屁滚尿流的跑开。

众人循声望去,顿时寒毛炸起,吓得差点大小便失禁!

只见平躺着的李端公,豁然挺起了半个身子。

他睁着血红的双眼,獠牙钻出,指甲暴涨。

“尸……尸变了!”

“李端公诈尸了!”

“李婶,快跑啊。”有个村民吓得险些摔倒,但是仍不忘提醒李婶。

李婶早已吓傻,反应过来时,想跑已然来不及了。

只见李端公双眼血红,左手一抓,直接就扼住了李婶的喉咙。

“老……老李!你……”李婶又惊又怕,她拍打着李端公的胳膊,拼命挣扎,但是很快就脸色苍白,逐渐失去意识!

“李端公诈尸了!快去喊别的端公来!”

众人鸟兽状,乱成一团。

这时,只听“嘭”的一生闷响。

只见李端公家厚重的大铁门,居然被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一脚踢开。

在年轻人身后,还跟着一个行色匆匆的老人。

此人,正是清源村的老村长!

“老村长!”四散的人群就像找到了主心骨,连忙跑到老人身边:“老村长,快想办法,李端公诈尸了!”

老村长看见诈尸的李端公,顿时惊的面色惨白。

他看了看身边的青年人,说道:“秦垣,快帮忙,我欠你的,以后还。”

被唤作秦垣的年轻人理都没理老村长,他箭步冲向李端公,奋起一脚,直接把李端公踢倒在地。

李端公晃了晃脑袋,他仰天嘶吼一声,倏地一下再次直起身来。

“哼,想借尸,问过我没有?”

秦垣箭步冲向李端公,左手掐起剑指,右手手腕一翻,从随身的帆布包里抽出一张黄纸朱字的符箓。

“天狱已成,地狱已律,酆都黑狱,囚禁邪鬼,敕!”

霎时间,秦垣指间的符箓自燃,化作一团金光飞向李端公。

而此刻的李端公,竟然像是十分畏惧这符箓一般,没有硬抗,而是冲向了半昏迷状态的李婶。

“还知道让我投鼠忌器?”

秦垣冷冷一笑,双脚交叉,按照南斗六星的方位,踩起了怪异的步伐:“吾,奉请南斗六星君,斩妖降魔诛邪精!敕!”

咒毕,秦垣一指点出。

只见一束月白色的剑芒,从秦垣的剑指上飞出,嗖的一下就钻进了李端公的体内。

“呃……吼!”

李端公身体一怔,随后一声惨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颤抖个不停。

“哼,我倒要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秦垣冷冷一笑,又抽出一张符箓贴在李端公的额头:“玄灵节荣,永保神清,太玄三一,诸邪显性!敕!”

“呼!”

随着符箓上金芒的若隐若现,李端公颤抖的频率越发的严重。

“还不出来?”

秦垣话刚说完,只见李端公的獠牙和长指甲快速消失。紧接着,一只通体黄色,身形修长,似猫非猫,似鼠非鼠的动物从李端公衣服内钻出。

这东西长的尖嘴猴腮,腹部满是鲜血,它怨恨的看了一眼秦垣,挣扎了两下就死了过去。

秦垣看着这东西的尸体,冷冷一笑:“我当是什么,原来是一只有点气候的黄皮子。”

但当目光扫到了李端公的尸身时,脸上闪过一丝悲痛,叹息道:“李叔,你为百姓趋吉避凶,英明一世。到老,却险些落个被畜生鸠占鹊巢的下场。哎,福生无量天尊!”

见李端公得尸体不再有任何动作,众人这才大着胆子凑了过来。

“黄皮子?”有人好信,一脚踢开黄色动物。

黄皮子,学名黄鼬,也叫黄鼠狼。

传闻此物天生灵性,更有少部分天赋异禀,懂得吞星吐月的修行之法。

在民间传闻中,此物心胸狭隘,极其记仇,甚至到达不死不休的局面,所以大多数人都不敢惹它们。

但也有一些民间淫祀,看中它们的灵力,和它们结缘,奉为保家仙,或者是出马仙等。

“诶?你不是山上道观里的秦垣么?看来你已经得到了杜道长的真传啊。”有人看着秦垣,出声问道。

秦垣略微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那人似乎也习惯了秦垣古怪的性格,所以没有因为他的无礼而有任何不满。

“老,老李他这是怎么了?”李婶惊魂未定的问道。

老村长叹了口气:“老李他,尸变了!”

“狗屁的尸变,他这是起尸!别不懂装懂。”秦垣瞥了老村长一眼:“尸变,是尸体生前怨气太深,久而不散,或遭遇了阴气侵体,而形成的妖物。起尸,则是一些精怪或者厉鬼霸占了尸体,想要借尸还魂。”

老村长被秦垣怼的差点暴走,但想了想,还是选择忍气吞声。

“秦娃子……”李婶抹着眼泪,低声啜泣。

秦垣叹气,眼神里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情感:“对不起李婶,我来晚了。”

李婶摇了摇头:“不怪你……秦娃子,老李他,是被这个东西害死的么?”

“以李叔的本事,一只百年的黄皮子还奈何不了他,真凶,一定是其他的东西。”秦垣摇头。

“那这个黄皮子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来找你李叔?”有村民问道。

秦垣沉吟片刻,解释道:“我想,应该是这东西和李叔有过旧仇吧,李叔生前,它不敢怎样,但李叔死后,就特意来报仇,而且妄图借尸还魂。”

老村长蹲下身,忽然指着黄鼠狼的残耳说道:“我想起来了,这只黄皮子我见过!十年前的时候,它把孙老大一家闹得鸡犬不宁。老李出手,想劝它走,结果它不同意,所以老李就用术法将它打伤。伤的,就是这只左耳。”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