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风情,洛颜狼狈为谋无弹窗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狼狈为谋是由作者萧州的真罡宗所写,主角是风情,洛颜,火爆上线,主要讲述了:简介:又名《又狠又飒的女主她扮猪吃老虎》洛颜,一个人前柔弱不能自理,如小绵羊般楚楚可怜的小女子:“她要杀我,我好害怕。”“快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实际上的她又狠又飒:“敢觊觎我的美色?把他剁碎

小说风情,洛颜狼狈为谋无弹窗阅读

第2章 西域女子

躲在远处偷偷观看的解心语问一旁的墨染:“这世上真有人会对送上门的美人丝毫不动心的?”

墨染撇了解心语一眼。

暗自腹诽“你不就是那个例子吗?”

在花魁一次次的敲门和叫喊中。

风情终于忍不住再一次将关闭的大门打开。

见风情终于打开了门。

琴瑟瑟心下暗讽:“哼,男人?就没个正经的。”

随即又一脸堆笑的迎了上去。

娇滴滴的对风情说:“公子,奴家一个人在这好害怕,您要保护奴家才行。”

风情冷冷的对她说:“给我滚,再不滚有你后悔的。”

琴瑟瑟一脸娇媚的说:“讨厌,那你就让奴家好好的后悔吧。”

风情眼中寒光一闪,抬起手对着琴瑟瑟脖子就是一记手刀。

琴瑟瑟随即昏倒在地。

风情将她拖离家门口,随意丢在路边的凉亭里。

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往家门口走去。

这一幕看得远处的解心语和墨染目瞪口呆。

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

心中暗道:“这是人干的事?”

风情走到家门口时突然回头朝墨染和解心语躲藏的方向冷冷看了一眼。

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墨染和解心语当下心头一窒。

墨染对解心语说:“快走,这风情绝对是个了不得的高手,他这是在警告我们。”

解心语冷不丁的被风情方才的眼神吓了一跳。

她顿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她顾不得其他,当下与墨染急忙回了客栈。

听了解心语与墨染的讲述,洛颜嘴角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语气欢快的说:“非常好,这个风情我势在必得。”

解心语忙说:“阿颜,这个风情非常危险,你是没看到他回眸那一个眼神,那个眼神,他,他那个眼神……”

“那个眼神异常渗人且充满自信,透过眼神让人心底蔓延出一层浓厚的恐惧感,仿佛只要他一出手,我们就必死无疑。”墨染接过解心语的话说。

解心语赶紧附和:“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洛颜淡淡一笑:“这才有意思,我看人绝不会看走眼,看来我得好好想想怎么接近他才能取得他的信任。”

解心语与墨染面面相觑,但并未言语。

翌日一早,风情出门就见一群大男人围着万花坊的花魁琴瑟瑟一阵嘘寒问暖。

一个身材高大长相猥琐的中年男子对花魁说:“瑟瑟小姐,这是遭了贼人打劫了吗?怎的睡在这凉亭里?”

另一个书生模样的青年男子关切的问:“可否有伤?在下送你去医馆可好?”

花魁阴沉着一张脸,只说了句:“不必了,我自行回万花坊就行了。”

说完挤开人群就往外走,远远看到风情往她这边走来。

琴瑟瑟急步上前。

经过风情身边的时候小声地对风情说:“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风情神色淡然的从她身边走过,看都没看她一眼。

风情来到南疆都城的天医馆。

他从后门进去,一直往医馆内院而去。

最后进入最里间的一间院落,推开地上的架子一间密室显露了出来,他大步走进。

天医馆归南疆圣君管辖,主要是医治术士的地方,很是森严。

一般术士只能进入最外围的第一层和第二层院落。

而风情却直接走进第七层院落,一路无人阻拦,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风情进入密室后里面有一间房间,布置十分简单,只有一张桌子和一张床。

床上躺着一个年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风情坐在床前,伸手替他拢了拢被子。

语气温和的说:“舅舅,我来看您了。”

“我还是老样子,一个人,前日和明风切磋术法……”

风情淡淡的讲述着自己的情况,这是他每隔几天就会重复的事情。

躺在床上的正是他的舅舅,南疆圣主陆英。

十年前陆英中了魔疆首尊的梦魇之镜陷入无边的沉睡。

十年来天医馆用尽一切办法都没能唤醒他。

而风情总是会到天医馆跟他讲话。

虽然一直得不到陆英的回应,但他也从未放弃。

离开天医馆已是中午时分,风情往离家比较远的城郊闹市而去。

那里有很多酒楼饭馆。也有很多摆摊卖东西和吃食的摊贩。

风情选择去闹市倒不是因为热闹,而是那里离他居住的地方比较远,没什么认识他。

他去那里下馆子不会有人对他冷嘲热讽。

风情来到一家挂着“阿贵馄饨”的馄饨摊前选了个位置坐下。

然后对着忙碌的老板说:“贵叔,一碗馄饨。”

“好咧。老板爽快应答。

很快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就端到了风情面前。

老板贵叔语气温和的对风情说:“鲜虾馄饨,今日的虾特别鲜活,赶紧尝尝。”

“好。”风情淡淡的应了句。

阿贵馄饨是风情经常光顾的摊点。

老板贵叔夫妇并不知道他的身世,因着风情自小就常来光顾,所以对风情也很是照顾。

每次风情来,他们都会给风情多加几个馄饨。

风情正低头吃着馄饨,一个人坐在他旁边的位置上。

来人对老板说:“老板,来一碗馄饨。”

风情只听得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却并没有抬头看对方,只低头继续吃着自己的馄饨。

女子也并未与他说话,馄饨端上来后女子也自低头吃了起来。

突然,风情身前遮蔽了一大团黑影。

身后传来一个恶狠狠的声音问:“你就是风情?”

“是。”风情只回答了一个字,也没有回头看对方,还是自顾自的吃着馄饨。

对方冷哼了一声道:“哼!你承认就好了,你欺辱了我们家琴花魁,这口气她是咽不下去,吩咐我们来给你长点记性。”

风情淡淡道:“滚,否则你们会后悔的。”

风情话音刚落,一把斧头就朝他砍了过来。

他伸出一只手燃起一团烈焰握住砍过来的斧头。

斧头瞬间燃烧了起来,火势顺着斧头燃向手柄。

吓得打手赶紧将手中斧头丢掉。

为首的说:“哼!原来还会术法,难怪这么嚣张,都给我上,再把他旁边那女的给我一并抓了。”

一旁的女子赶紧大喊:“不关我事,我不认识他,我碰巧跟他同一张桌上吃馄饨,我这就走。”

“哼!你以为老子会信吗?我今儿就把你抓到万花楼,你这模样怎么也能卖个大价钱。”打手头目色眯眯的对女子说。

女子一时惊恐万分,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你,你简直是无耻。”

风情抬头看了女子一眼,不由得愣住了。

这和他以往见过的女孩子都不一样。

女子的长相和他见过的南疆女子有些区别。

一双深邃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绛唇映日,肌肤雪白如凝脂,头发微卷,一张满是异域风情的美人脸。

女子此刻正一脸惊恐的看着打手。

打手趁着风情愣神的功夫一拥而上,纷纷挥舞着斧头朝风情砍来。

风情闪身躲开,再一脚踢在其中一人的腿肚子上。

直踢得打手疼的差点跪倒。

再顺势朝另外一个打手脸上打了一拳,直接打掉了他三颗牙齿。

气得他挥起斧头狂砍过去。

为了不影响贵叔生意,风情尽量不用术法,就凭着身手与十几个打手打成一片。

而女子也趁着他们没注意,偷偷的起身,脚步一点点往后蹭,试图逃离现场。

就在她蹭到离他们两张桌子远的时候一个打手眸光一撇。

打手赶紧大喊:“别让那西域女子跑了。”

立刻就有两三个人上前要去抓她。

女子吓得拔腿就跑。

可惜速度不如打手快,还没跑出去多远就被一个打手揪住。

女子吓得哇哇大叫,一个劲的拍打着打手想要挣脱开。

打手气急,抬起手就要扇女子耳光。

风情眸光一撇,伸出脚勾起地上的凳子拿在手上就朝打手砸去。

凳子砸中打手的脑袋,啪的断裂成几截掉在地上。

打手被砸得眼冒金星一时松开了女子。

剩余两个打手欲上前去抓住女子。

风情一脚踢中身边的一个打手的肚子。

然后快步来到女子身边,将她护在身后。

几个打手一拥而上。

风情从腰间抽出隐藏在腰带里的软剑,一手持剑与打手对抗,一手抓着女子的手护着她防备有人砍伤她。

而女子则吓得一直哆嗦的叫喊:“啊!砍过来了。”

“救命啊!”

“别杀我,啊!啊……”

“啊!斧头,斧头朝我劈砍来了,啊……”

可每一次风情都能替她挡住劈过来的斧头。

渐渐的她收住了叫喊声,而是一直死死的抓住风情的手臂,生怕他一松手自己就会被人砍死。

几十个回合下来一众打手都被风情打倒在地。

唯有打手头目被风情的软剑抵住喉咙。

吓得他一个劲求饶:“饶命,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求您饶了我,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我上有八十老娘,下有三岁孩子,求您放我一马。”

风情冷冷的说:“真是可笑,老娘永远是八十岁,孩子永远是三岁?还能有别的词吗?”

“有有有,我命里犯贱冒犯了您,我该打,我该打。”打手头目噼里啪啦的往自己脸上抽耳光,用足了力道,不消片刻脸就肿了起来。

风情喝止了他:“行了。”

得了风情的大赦他才敢把手放下。

打手头目一脸谄媚的问:“那,我们可以走了?”

风情说:“把砸坏的桌子和影响了老板生意的钱赔付了才能走。”

“是,我赔,我赔钱。”那首头目赶紧答应下来。

打手头目从怀里拿出钱袋,取出一锭银子放在贵叔面前。

风情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钱袋,将钱全部倒了出来拿给贵叔。

低声问:“这够吗?”

贵叔小声对他说:“赔多了。”

风情对着打手头目挥挥手:“你们可以走了。”

听了风情的话一群人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而女子的手还紧紧的抓着风情的手臂。

风情侧过头对她说:“抱歉,不过没事了。”

女子听他这么说赶紧松开了他的手。

女子眼里的紧张与恐惧还没消散,无措的看着风情。

风情让贵叔再给女子重新煮了碗馄饨。

然后从怀里取出银子放在桌上。

转身对女子说:“连累了你,我请你吃馄饨,算是赔罪。”

女子不安的坐在桌上安静的吃着馄饨。

风情则帮贵叔把砸坏的桌椅收拾干净。

待馄饨吃完,女子起身看了风情一眼。

女子朱唇微启却并没有说话,而是勉强笑了笑转身就走。

步伐很是急促,几乎都成小跑似的走了。

贵叔笑道:“呵呵!瞧着这丫头慌张的模样,估计是吓坏了。”

贵婶接话道:“看她的模样不像是咱中原人,应该是西域女子。”

风情若有所思的看着女子离去的方向。

心中疑惑不已:“西域女子?”

客栈内洛颜正听得解心语喋喋不休的说:“阿颜,还是你厉害,你整这一出才算是完美,我昨天怎么没想到用你这个办法呢?”

一个说话含糊不清,脸肿得跟猪头似的男人对解心语说:“主子安排的这出戏必然不会让风情怀疑的,你看看我,我这脸肿得都跟猪头似的,就我这么对自己下狠手的,风情怎么也不会怀疑我们。”

洛颜对猪头脸男人说:“王倾,这次你演的很好,记你一功。”

王倾赶紧回答:“多谢主子夸赞。”

解心语问洛颜:“阿颜,虽然你们戏演的不错,但是你这张脸与中原女子有所区别,会不会让他怀疑?”

洛颜自信一笑:“放心吧,他心底必然会有所疑惑,不过就算他去调查,也绝对查不出我是谁,我这张脸才是最好的掩饰。”

洛颜摸着自己的脸说:“这脸因为太过不同,所以谁都会怀疑,但因为最容易被怀疑,也就最容易不被怀疑。”

洛颜的想法的确没错。

风情在她走后思绪良久,确定自己从未听过哪个西域女子在中原有过什么传说。

风情暗道:“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