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方羽小说章节目录阅读,获杀神传承,我威震天下在线看

强推热门小说获杀神传承,我威震天下主角是方羽,是由少年大叔所写,内容超级精彩,讲述了:方羽被仇家杀死,激活天杀血诀涅槃重生。重生前,他是个连父母都保护不了的软弱废少;重生后,他化身杀神,誓要宠护妻女一世,让仇家血债血偿!以杀入道,以血证道!伤我兄弟者,杀!害我亲友者,杀!犯我大夏者,杀

方羽小说章节目录阅读,获杀神传承,我威震天下在线看

第8章 别给我搞事

方羽也有些惊讶,游炳焜竟然愿意冒着被洛家干掉的风险拜自己为师,这老小子还真有魄力。

既然游炳焜有这胆子,方羽也就不好意思不收他为徒:“行,走吧,跟我去买套房子。等我买了房子之后,你带着画符用的材料过来,我先教你画符。”

“谢谢师父,谢谢!”游炳焜大喜不已,“房子不用买了,我送您一套小别墅,直接过户到您名下!我现在就去跟您学画符!”

游炳焜还真是说送就送,真的送了一套小别墅给方羽。

只不过方羽用的是假名字,便让游炳焜过户到自己女儿方子涵名下。

吃过午饭,方子涵午睡去了。

方羽坐在大厅,开始教游炳焜画符。

方羽一分钟画一张,一分钟画一张,半个小时画了三十一张,看得游炳焜目瞪口呆。

自己画张符都得小心翼翼,生怕画错,一张都要画上十几分钟时间,自己师父这是什么速度啊这是!

而且,自己只会画几种符纸,师父却一口气画了三十张各自不同的符纸,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符纸库啊!

平息了一下自己内心的震撼,游炳焜小心翼翼地问道:“师父,这些都是什么符啊!”

“这张就是血心符咒。”方羽随手拿起其中一张,递给了游炳焜,“你把血滴一滴上去,然后发誓。发誓完之后,你就可以开始学画符了。”

“好。”在见识了方羽画符的能力之后,游炳焜更加坚信自己没有拜错师父,毫不犹豫地滴了一滴血到符纸上,“我游炳焜发誓,这辈子永不背叛师父。如有违誓,不得好死!”

游炳焜刚刚发完誓,那张符纸立刻烧了起来,烧成了一缕红色血气,飞到方羽的心脏之中。

“竟然真有这种神奇的符纸!”游炳焜大受震撼,“师父,如果我刚才用的是假名字,会发生什么事情?”

方羽随手又画了一张,戏谑地看着游炳焜:“你试试。”

游炳焜接过符纸,又开始滴血发誓:“我游大饼发誓……噗——”

游炳焜一口鲜血瞬间喷出,脸色苍白无比,那张符纸则直接烧成了灰烬!

方羽笑道:“现在知道后果了吧?还敢不敢再乱发誓?”

“不敢了不敢了。”游炳焜连连摇头,看着方羽的眼神更加敬畏。

在他眼中,方羽变得愈发深不可测。

跟着这样的师父混,绝对没错!

“好了,开始学画符吧!”方羽将这三十张符纸的名字介绍了一遍,“这张是烈焰符,这张是闪电符,这张是止血符,这张是疾行符……”

“闪电符?”游炳焜眼睛一亮,“也就是说,我使用这张符纸,可以召唤闪电?”

方羽随手又画了一张:“你试试。”

游炳焜吓得把手缩了回来,连连摇头:“我怕。”

“放心吧,这回没坑你。”方羽笑了笑,“把符纸捏在手上,心里想着攻击目标,然后将一滴血滴上去,往外一抛即可。”

游炳焜照着方羽的方法去做,那张符纸往客厅窗外一扔。

啪啦!

一道闪电瞬间砸在了院子里的小树之上,将小树砸得直冒烟!

“好厉害!”游炳焜欢喜不已,“有了这些符纸,我在云阳市就可以横着走了!只是师父,为什么要滴血啊!”

“你的实力不够,只能用血气来激发符纸的作用。”方羽说道,“等你用我教你的功法训练自己的精神力,小有所成之后就不用了。现在,你先学画符。等你能完成这三十张符纸,才有资格学我教你的精神力训练功法。”

“好的师父,我现在就开始画!”

游炳焜正准备开始学画符,方羽忽然说道:“我需要几件东西,你找人帮我买了送过来。”

游炳焜点了点头:“师父,需要什么,您说。”

方羽说道:“长宽高至少半米的麒麟、朱雀、白虎、青龙和玄武,如果有玉质的最好,没有玉质的,那勉强用石质的。”

“没问题。”游炳焜立刻打了个电话,叫人把这几件东西送过来,随后好奇地问了一句,“师父,你要这些东西干嘛?”

方羽淡淡地说道:“布阵。”

“布阵?师父您还会布阵!”游炳焜激动得不行,“我我我……我可以学吗?”

“可以。”方羽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只要你能力到了,你能学什么,我都教你,虽然你这徒弟看起来并没什么潜力。”

游炳焜:“…………”

云阳市纠察司。

“李晴,我告诉你多少次了,方家的大火就是方博自己放的,你还调查什么?”一个中年男人朝着一名年轻的女纠察员大声叫喝:“你是不是太闲了?太闲了就去街上巡逻,浪费时间干什么!”

李晴满脸不服气,挺着胸膛大声说道:“郑司长,方家的大火现场发现了许多油桶,真要是方博自己放火,一个想要死的人,他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全家到处泼汽油吗?”

“这只是你的主观臆测,没有任何证据。”郑司长满脸怒容,“李晴,你别给我搞事!”

“案子有疑点,这怎么能叫搞事?”李晴据理力争,“任凭那些惨死的人沉冤无法得雪,司长,您对得起民众的信任吗?”

“三天,三天时间。”郑司长实在是被气得不行,“李晴,你要是三天内能得到新的证据,我就让你继续查下去。要是查不到,以后就别再提这件事情了……”

“我老公二狗子失踪了,你们帮我找找啊!”一个抱着婴儿的女人在司长办公室外面嚎啕大哭,“我昨晚偷偷听到他打电话说要去方家干什么事情,还拎了一桶汽油,到现在还不见人影,他那群狐朋狗友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他是不是出事了啊!”

听到这个女人的哭声,李晴顿时眼睛一亮:“司长,您觉得这算不算是证据?”

郑司长的脸恶狠狠地抽搐了几下,好一会儿才无奈地说道:“行,那这个家伙的失踪案就由你来负责,看看是不是和方家的失火有关。”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