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风情,洛颜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狼狈为谋无弹窗阅读

强力推荐一本古代言情小说狼狈为谋作者是萧州的真罡宗,主角是风情,洛颜,主要讲述了:简介:又名《又狠又飒的女主她扮猪吃老虎》洛颜,一个人前柔弱不能自理,如小绵羊般楚楚可怜的小女子:“她要杀我,我好害怕。”“快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实际上的她又狠又飒:“敢觊觎我的美色?把他剁碎

风情,洛颜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狼狈为谋无弹窗阅读

第8章 洛颜醉酒

自从圣尊宣布重选圣主之后,大家都在等着时间敲定。

而这一天中午,大祭司终于宣布,圣主之争从今日起正式接受报名。

报名时间仅三天,三天后确认报名者名单。

名单确认后五天内开始第一轮竞选。

风情和陆明风是在报名的第三日去报的名,各自领了属于自己的号牌扬长而去。

陆明风用手肘碰了碰风情,贱兮兮的说:“阿情,反正你今日有钱,大战在即是不是请我吃一顿好的?”

“好啊!”风情爽快的答应。

陆明风嘴脸抽搐的看着面前的一大碗馄饨。

他指了指馄饨说:“你就请我吃这个?”

风情吃着馄饨头也不抬的说:“鲜虾馄饨,还给你加了个大鸡腿,很不错了。”

陆明风白了他一眼,鄙夷道:“越有钱越小气巴拉的。”

风情语气淡淡的说:“那这顿你来付钱。”

“休想,说好你请的,想让我掏钱?没门。”陆明风赶紧拒绝道。

就在两人吃完馄饨准备离去时,洛颜的身影映入眼帘。

她走路一瘸一拐的,估计是脚伤没康复好的原因。

洛颜见到风情脸上挂满了笑意,快步的向风情走去。

但因为走路一瘸一拐的很是好笑。

她来到风情面前朗声的说:“恩公好!

风情疑惑的问她:“你伤还没好就到处跑?走起路来不辛苦吗?”

洛颜说:“我来吃馄饨。”

“有这么爱吃吗?”风情问道。

洛颜笑着说:“不是的,其实我每天都来,目的是等你出现。”

“等我?”风情有些不解。

洛颜上前拉着他的手往外走。

边走边说:“为感谢恩公救命之恩,我特意在此等候多日,今日等到了自然要请恩公去吃顿饭感谢感谢救命之恩的。”

风情欲挣脱她的手,却被她紧紧攥住。

他只好低声说:“落落小姐,男女授受……”

“叫我落落。”洛颜直接打断风情的话。

风情只好说:“落落,我刚吃完馄饨肚子不饿,而且救命只是举手之劳,不必谢我更不必破费请客。”

洛颜一脸郁闷的说:“可我都跟醉仙楼的掌柜说好了,如果不去他也不会退我定金的。”

一旁的陆明风听说是去醉仙楼,双眼顿时放光。

他赶紧对风情说:“难得这位落落小姐知恩图报,这么感激你的救命之恩,这顿饭你得让人家请,不然她心里肯定过意不去。”

洛颜接过陆明风的话说:“这位公子说的是,你就跟我走吧,一顿饭而已,万万不要再推辞。”

陆明风上前帮着洛颜连拉带拽的拖着风情往醉仙楼的方向走去。

洛颜脚伤未愈,慢一点走路还能勉强。

可此刻陆明风拖着风情快步走着,速度之快就差没用跑的了,这让洛颜走得十分费劲。

洛颜心中怒骂:“这该死的陆明风,就知道吃吃吃,一点不怜香惜玉,走路这么快赶着去投胎吗?我哪一天非把你的腿打折了不可。”

风情侧过身见洛颜一瘸一拐的小跑着,模样是又好笑又可怜的。

于是他停下脚步,背过身弯下腰对洛颜说:“我背你去。”

洛颜二话不说直接趴在风情背上,可算是能喘口气了。

到了醉仙楼洛颜招呼一个店小二说:“我是预定了包间的,我叫落落。”

小二赶紧恭敬的说:“客官请跟我来,小的带您们去包间。”

来到包间陆明风就一阵暗叹:“不愧是有钱人吃饭的地方啊!连包间的桌子都是上好的梨花木做的,还雕刻得这么精致,这花瓶该不会是古董吧?这幅画应该是真迹,这……”

风情推了推还在暗自感慨的陆明风:“你发什么呆?”

陆明风也不好意思当着洛颜的面说自己是在感叹穷鬼入了宫殿。

只好假装咳嗽缓解尴尬:“咳咳!没什么,我看这包间装潢得还算过得去。”

洛颜对店小二说:“麻烦把我订好的酒菜都做好端上来。”

“好勒。”店小二应后转身就去吩咐厨房张罗了。

不一会店小二端来了几杯茶和一些小点心。

陆明风端起茶抿了一口,顿时双眼放光,伸出一只脚偷偷的在桌底下踢了风情一下。

风情抬眸看他,他对着茶努努嘴,示意风情喝茶。

风情也抿了一口茶,抬头冲陆明风轻轻点了点头,意思是:“很好喝。”

不消片刻酒菜陆续上桌,烤全羊,鲍参翅肚,烤乳猪,炙羊肉和各种美味佳肴一一被端了上来。

风情和陆明风从未来过醉仙楼,能出入醉仙楼的都是非富则贵。

像风情和陆明风这种没有家世背景的,吃一顿估计把老底拿出来都不够付账。

当精致的菜肴上桌,他们就大快朵颐了起来。

陆明风因为洛颜在其实很克制自己了,无奈东西太好吃了,吃着吃着就忘了注意形象了。

吧唧嘴,喝汤咕噜噜的发出声音。

看得一旁的洛颜暗自腹诽:“这人以前到底吃没吃过肉啊?至于吗?”

风情的吃相比起陆明风要稍稍好一些。

可能是吃了馄饨没多久,也可能是在女孩子面前要顾及形象。

风情为缓解尴尬,举起酒杯对洛颜说:“今日我随你来这醉仙楼吃饭,往后若是见了我就不要再喊我恩公了。”

洛颜举起酒对风情说:“那我要怎么称呼你?直呼全名不大尊重,风哥哥?风情哥哥?情哥哥?”

风情嘴角抽搐了几下,这一声声“哥哥”叫的风情都不好意思了。

陆明风嚼着肉含糊不清的说:“圣尊的孙女就是喊他风情哥哥,要不你也叫他风情哥哥得了。”

洛颜看向风情,风情并没有反对的意思。

洛颜眼珠子一转,爽朗的说:“我叫你阿情哥哥。”

说完再次举起酒杯对风情说:“阿情哥哥,我敬你一杯。”

风情也举起酒杯与她轻轻碰了下杯然后一饮而尽。

洛颜一口气把酒喝完,抿起嘴唇,皱起了眉头说:“这酒好苦好辣。”

风情说:“那你别喝了,这是烈酒,你若不胜酒力会醉的。”

洛颜却再次斟满酒豪迈的说:“既然是答谢宴,我自当敬你三杯以示诚意的。”

说完又一口气将酒一饮而尽。

提起酒壶又一次将酒杯斟满,想要端起酒却被风情伸手按住。

风情说:“你不能再喝了,两杯已经够多了,我不计较这些所谓的礼数。”

洛颜挥了挥手表示再喝一杯没问题。

她白皙的脸上染上一层绯红,看着甚是妩媚温柔。

风情看着她此刻的模样微微愣了愣神,但很快回过神后便转过身去不再看她。

洛颜再次将杯中酒饮尽,笑眯眯的对风情说:“阿情~哥哥,吃,吃菜,喝酒酒,最后一次向你,道,道谢,谢谢你!”

风情无奈的叹了口气问:“趁你还稍稍清醒,快告诉我你住在哪里?”

洛颜伸出手指放在唇边小声说:“嘘……不能回去,他们知道我喝酒一定会生气的,会把我关起来不让我出门了。”

风情疑惑的问:“他们?”

“我家人安排在我身边的人,特别爱管着我。”洛颜醉意蒙蒙的说。

风情说:“可你不回去他们肯定更生气啊!我送你回去吧。”

洛颜一拍桌子大声喊道:“不回去,凭什么怕他们?我就不回去,凭什么事事管我?我就不回去。”

说完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笑嘻嘻的走到风情面前。

瞪大双眼盯着风情看,然后伸手摸了摸风情的脸。

风情的面容是极好的,五官出色,目若朗星,线条凌厉,剑眉飞拔,鼻梁挺傲,薄唇紧抿,面似冠玉,气宇轩昂。愣是谁看了都会多看上几眼。

洛颜眸色迷离的说:“这是哪里来的美男子?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风情将她的手从脸上拿开,低声说:“落落,你喝醉了。”

洛颜却笑嘻嘻的说:“我没,没喝醉,你是阿情,嘻嘻!情哥哥。”

话说完整个人倚在风情怀里。

风情正伸手要把她推开,洛颜突然将脸凑近,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这一吻猝不及防风情一时直愣愣的看着她。

一旁正吃得起劲的陆明风被洛颜这举动吓了一跳,也是直愣愣的看着她。

风情看着洛颜吞吞吐吐的说:“你,你,这,这,落落,你醉了?”

洛颜伸出双手捧着风情的脸,双眼迷离的看着他。

一字一顿的说:“我们西域习俗,亲吻对方脸颊,是礼貌,是尊重也可以是感谢和喜欢,这是很寻常的事。”

“那亲吻嘴唇呢?”陆明风好奇的问。

洛颜害羞的笑了笑,轻声说:“嗯,是爱,是爱意,爱情。”

回答完陆明风的问题,她将风情的脸别过去。

然后轻声说:“方才亲了你右边的脸,现在再亲你左边的脸,表示极为尊重和感谢。”

风情没有说话,而是直愣愣的看着洛颜。

既没有阻止,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洛颜笑意盈盈的在他左边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抬起头,一双深邃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风情。

口中喃喃念道:“真 好 看。”

话一说完,傻呵呵的笑了一下,然后身子一软整个人靠在风情怀里没有了动静。

风情轻声对她说:“落落?落落?你快起来。”

只听得洛颜迷迷糊糊的说了句话,却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

陆明风见状笑嘻嘻的说:“阿情,她应该是醉倒了,睡过去了。”

风情无奈的叹了口气:“唉!”

风情背着洛颜走在大街上,夜光洒落,将他们的身影拉长。

风情就这样默默的背着醉酒的洛颜回家。

由于洛颜喝醉前没有告诉风情自己的住址,他只好带洛颜回自己家。

而陆明风吃完饭,觉得浪费可耻,于是让店小二把没吃完的酒菜打包带走。

他和自己的师傅,南疆圣尊的大护法周禄住一起。

于是出了客栈就和风情分道扬镳回了大护法府。

风情将洛颜带回了自己家中,将洛颜放在床上盖好被子,自己则收拾了客房准备去客房睡。

就在风情收拾客房的时候听得房外一阵砰砰作响。

他走出房间就见桌子椅子全倒了。

洛颜提着水壶想倒水,但水壶没有水,她怒了。

将水壶往地上一扔,水壶落地而碎,瓷片散落一地。

洛颜摇摇晃晃的转过身,眯着眼睛看着挂在墙上的一幅画。

画里是一个一身玄衣的青年男子,一脸正气,长相一般,但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洛颜突然指着画中男子大怒:“大胆狂徒,竟敢盯着本小姐看,我这就挖了你的眼珠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盯着我看。”

洛颜话说完伸出手指就要往画上男子的眼睛扣去。

风情见状赶紧上前拦住她。

洛颜气愤的伸手想推开风情,一边说:“阿情哥哥,快让开,这色鬼总直勾勾的盯着我看,让我挖了这色鬼的眼珠子,给他点教训。”

风情拦腰抱住她,指着画对洛颜说:“这是一幅画,不是真人,画中人是我舅舅,他没盯着你看,是你喝醉了恍惚了。”

洛颜疑惑的盯着画看。

然后狐疑的看着风情说:“他是你的舅舅,所以你要帮着他对不对?”

风情耐着性子跟她解释:“这就是一幅画像,不是真的人,他不会动,也不会有思维,这幅画对我很重要,你可千万别弄坏了。

洛颜不说话了,直勾勾的盯着画看,仿佛在确认风情说的话是真是假。

风情只好伸出手在画上扣了扣,又一拳挥在画中人脸上。

然后对洛颜说:“你看,这要是真的他能乖乖让我打吗?他能不疼吗?”

洛颜愣了一下,突然拍手鼓掌。

语气欢快的说:“阿情哥哥好厉害,把这无耻色鬼吓得不敢出声也不敢还手,实在是了不起。”

风情一脸懵的说:“你怎么就不听解释呢?”

洛颜却环腰抱住了风情,把头靠在他肩膀上。

娇滴滴的说:“阿情哥哥,你又一次救了我,你是我的英雄。”

“落落,你听我说,那只是一幅画……”

风情话还没说完洛颜抬头飞快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风情看着她,开口说了句“落落,你…”

洛颜却打断他的话,一本正经的说:“另一边脸还没亲,转过脸去。”

风情还想说什么的,可脸却不自觉的偏向一边。

洛颜在他另一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继续靠在风情怀里没有说话。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