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雷克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终极一班之雷克斯传在线看

重生终极一班之雷克斯传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作者是乱世邪影S,主角是[标签:主角],主要讲述了:白哲在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终极世界,而且还成了ko2的雷克斯。于是他开启了属于自己的传奇。实力不足,智力来凑!武力、智力、悟性、交际能力……多边形异能行者。设定遵循终极三部曲,与原著会有很多不同之处,要问

雷克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终极一班之雷克斯传在线看

第6章 援救班导

哐当!

雷克斯有意地用力一脚踹开大门,修长挺拔的身影毅然决然地走进了仓库里。

巨大的响动声,脚踹门的声音,立刻将在仓库里打盹的于圣德与被捆在椅子上田欣给瞬间惊醒了。

“你……你是谁?”于圣德惊魂未定,狐疑地看着雷克斯。

“雷克斯!”雷克斯还没有回答,田欣就已惊呼出他的名字,解答了于圣德的问题。

“Hello,班导,好久不见了。”雷克斯脸色淡定地朝着田欣笑着打了个招呼。

他根本没有任何置身险境的危机感,事实也的确如此,用七龙珠里一句很经典的话说: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

甚至对方还是个精神病患者,最多会胡来,有什么可怕的呢?

于圣德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悚然一惊,眼神忌惮地看着雷克斯,目光狐疑的瞥着门口,扫视一番之后发现只有雷克斯一个人,他那颗紧绷的心立刻放松了下来。

“雷克斯,危险,你快走!别管我!快去找大东来救我!”田欣被绑在椅子上挣扎着地叫喊道。

“快去找大东来救我?!”,雷克斯嘴角再一次勾起了玩味的笑容,终极一班那么多人,可田欣却偏偏独独叫大东来救。

虽然这与汪大东是终极一班老大的身份有一定的关系,可是啊,人在最恐惧最危险的时候,在第一时间想到的往往大多是自己最亲近最爱的人,也是最能给自己安全感最想见的人。

否则她为什么不说是“让大东他们来救我”呢?嘿嘿,这少了“他们”可是天差地别。

有苗头呢!雷克斯没心没肺的想到。

于圣德一听,大声嘲讽地笑道:“救你?哈哈哈哈,真是天真啊,那些都是该死的不良学生,会来救你?他们是学生吗?他们是吗?不是!!!他们都该进监狱少管所,那里才是他们应该呆的地方,他们都是社会的祸害、垃圾,他们进学校就是在亵渎读书的圣地,他们不配!!哈哈哈……”

于圣德越说越激动,神态状若癫狂。

“不对,他们都是我的学生,我相信他们能改变,一起考上大学,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好学生!我们约定过的。”田欣一听就马上极力反驳道。

雷克斯眼中闪过一抹不善的冷芒,脸色冷峻地看着于圣德寒声道:“哼,谁说不会,田欣老师可是我们终极一班的班导,更是我们终极一班唯一认可的老师,谁动到了班导就是等于与我们整个终极一班为敌!决不轻饶于他!”

“与终极一班为敌?哈哈~你以为我会害怕你们这班小混混吗?我是老师,就是专门对付你们这些屡教不改的小混混!而且你一个人能做什么?你一个人就能代表你那班小混混吗?我告诉你,你现在连这间仓库都走不出去!我先第一个收拾你这个小混混!”于圣德癫狂道,说着扬起手中的鞭子,向雷克斯靠近。

雷克斯表情怯怯地看着不断接近自己的于圣德,他本来就长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有着很大的欺骗性,再加上他卖力的演出,那效果直接爆炸!也难怪原剧情能把班里人耍得团团转,将王亚瑟气得咬牙切齿。

人蓄无害的外表,在这一点,丁小雨也有一席之地,他的外表看起来就不像是个会打架的人。

两人的区别,一个是温和柔善,一个清冷寡言。

要是换作是汪大东,估计于圣德就会立即挟持田欣威胁他而不是像现在要抓住与攻击雷克斯了。

“雷克斯,快逃啊!!”田欣担心又急切地呼喊。

“我不怕…怕你的!”

雷克斯双手握拳做出防备的姿势,脸上还是一副胆怯又逞强的表情,似乎很害怕很慌乱的样子。

“怎么了,小混混,你不是说要救人的吗?怎么?知道怕了?刚才的气势去哪了,哈哈…”于圣德一脸的癫狂与得意的逼近雷克斯。

他手上的皮鞭猛然地抽向雷克斯的脸蛋,那鞭子在空中响起破空声。

普通人要是挨了这一鞭,脸定然要破相。

雷克斯好像真的被吓傻了一般,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闪避,任由那根皮鞭抽向他。

嘭!的一声。

一道人影飞快冲出。

仅仅一拳便将于圣德给打飞出去。

“大东!”看清突然出现的人,田欣又惊又喜。

正是汪大东,他抓住机会一拳击飞了于圣德,将对方当场打晕了过去。

汪大东听了雷克斯的话后,就埋伏在仓库外面等待出手的最佳时机,之所以一直没有出现,是因为于圣德距离田欣还很近,好不容易等到他拉开距离,又见雷克斯有危险,汪大东再也忍不住了。

再说这时候于圣德离田欣已经很远了想抓住田欣也很难,所以汪大东便立刻冲了出来,将于圣德一拳打飞。

“班导,你放心,没事了,我现在就马上来救你。”汪大东走上前去,用力地扯断了困住田欣手的绳子,并将田欣从椅子上扶了起来。

“哎呀呀,有了班导就不管从小到大的兄弟了,真是重色轻友的家伙,让人心碎啊!”雷克斯过去检查了一番于圣德情况之后,便怪声怪气地调侃道。

“雷克斯,你不要乱说啦。”汪大东脸色瞬间变得通红,恼羞成怒地瞪着雷克斯。

同为当事人田欣也是脸上飘起两朵红晕嗔怪地瞪着雷克斯。

在汪大东与田欣两人四道目光的注视下,雷克斯有些吃不消。

他立马转移注意力,指着于圣德,讪讪地道:“话说班导,这家伙为什么将你抓住绑在这里呢?”

“哼,不管什么原因,敢动班导你!那就是找死!”汪大东这一听哪里顾的什么害羞不害羞的,就想上去再补几拳,他对于圣德恨得要死,要不是雷克斯刚好发现了班导被绑架,那班导不就危险了?还想对自己兄弟动手。所以汪大东是恨不得将于圣德打成八折,以泄心头之怒。

“大东,不要!”田欣用力抓住汪大东的手臂,阻止了他,随即解释道:“大东,他是我弟弟的以前老师,现在精神出现了一点状况,而造成他现在的模样,我弟弟有很大的责任,所以我不怪他,我们送他去医院好不好?”

“田欣老师不愧是田欣老师,真是善良又乐观啊,遭遇这样的事情,不仅没有什么阴影,也没有怪对方,反而担心对方的状况。”雷克斯心里感叹道。

“好,雷克斯搭把手。”汪大东对田欣那可是绝对的信任和服从的,所以停下了殴打对方的行动。

当事人都不追究了,雷克斯当然也不多说,他点了点头,就和汪大东一起把于圣德架了起来抬到自己的车上。

“雷克斯,你干嘛将他的手绑起来?”田欣老师疑惑地看着雷克斯问道。

雷克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解释道:“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担心他中途清醒后在车上胡来,况且班导你不是说他精神上有问题吗?小心一点不会错的。”

田欣赞道:“对耶,雷克斯你想的真周到。”

“班导,雷克斯可是我汪大东的大脑,。”汪大东搂了搂雷克斯的肩膀嘿嘿地笑起来对班导笑道:“刚才营救班导你的计划,也是雷克斯想的,厉害吧。”

“嗯。”田欣认同地点了点头。

“没有啦,这只是简单的声东击西而已了,这个计划能完美成功少不了大东你的拳头。”雷克斯谦虚地道,并捧了一下汪大东。

汪大东自豪地道:“没错,你是我的的大脑,我是你的拳头,我们两个合在一起就是无击可懈。”

“大东,不是无击可懈,是无懈可击了。”雷克斯对于汪大东的国文水平无语了。

“是吗?”汪大东摸了摸头,疑惑地道。

“是的,大东,你上课又没有认真听了是不是?”田欣嗔怪道。

“啊,没有了,班导。”汪大东连忙矢口否认,并转移话题:“很晚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田欣本来就有点粗神经,没有继续追究。

于是她坐近雷克斯的黑色跑车,汪大东则骑着摩托车紧紧跟在后面。

又忙活了将近大半个小时,雷克斯他们三个才将于圣德住院的事情处理完。

这时候已经十点半了。

“大东,你要不要和我一起送班导回家?”处理完事情,雷克斯对汪大东道。

“好啊!我在你后面跟着,今天班导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心里肯定很不安,我不放心。”汪大东听了立马地点了点头道。

“不用了啦,大东,老师我没事的啦,你就放心回家吧,别让汪爸汪妈担心了。”大东的关心让田欣感动,不过她还是摇头拒绝了。

“班导,你要是不让大东送你回家,我估计这家伙会整个晚上担心得睡不着觉,还是让他跟着吧!”雷克斯在一旁劝道。

“还是雷克斯你了解我。”汪大东拍了下雷克斯的肩膀呵呵笑道。

田欣想了想也之好答应了,实在不行自己再打个电话给大东的父母随便编个理由吧。

“班导,我能不能冒昧的问问,你弟弟到底做了什么事?为什么他的老师要绑架你?”在车上,雷克斯明知故问地道。

“额……”田欣面色一黯,眼中浮现一抹浓重的忧伤。

“如果班导要不想说,那就算了吧。”雷克斯道。而他心里却在琢磨着该用什么方法让田欣学武?

没错,雷克斯就是想让田欣练武。没办法敌人实在太强大了,黑龙的战斗力指数至少在三万点以上。

他经过两年的修炼,雷克斯知晓自己短时间内是无法达到黑龙这种实力,还是只能由黑龙随意宰割的小虾米,但田欣就不一样了。

汪大东的老爸汪天养也就是刀疯曾经测出过田欣的隐藏战斗力指数,那可是近百万,暂且不说普遍战斗力较低的金时空,就算是普遍战斗力极高的铁时空和银时空也没有战斗力指数破百万的能人,哪怕终极铁克人都没有这么高的战斗力指数。

在雷克斯的记忆里有可能拥有百万战力,只有两人,一是神行者,二是金笔客。

而拥有如此高的潜力的田欣,竟然不练武,那不就是暴殄天物吗?

虽然现在开始练也许是晚了点,可是异能这东西是天生的,田欣尽管不可能一下子就有百万点的战力指数,但只要有时间,雷克斯肯定能将田欣的潜力开发,练到三万点的战力指数,甚至更高。

这样子,联合众人之力对付黑龙就增加了不少胜算,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我弟弟以前也和大东他们一样,整天打架惹事,不学无术,老是和一群不良学生混在一起,在一次与朋友一起去打架,却出了意外,连人带车给……坠入山崖。而于圣德也因此被学校开除,留下污名”田欣声音变得渐渐低沉,白皙的脸蛋上滑过两行泪珠。

“班导,抱歉,我不该勾起你的伤心事了。”雷克斯歉意地道,伸手递过纸巾。

“没关系,雷克斯,我已经习惯阿光不在我身边的日子了。”田欣接过雷克斯的纸巾擦拭掉脸上的眼泪。然后将自己的钱包打开,抽出她与她弟弟的合照,给雷克斯看。

“是他?!”雷克斯看了田欣与田弘光的合照,蓦然一“惊”。

“什么了?雷克斯,听你语气,难道你认识阿光吗?”擦干眼泪,田欣好奇地问道。

“班导,你弟弟的尸体有没有被发现?”雷克斯问道。

“没有,雷克斯你干嘛问这个?”田欣脸色黯然,奇怪地看着雷克斯。

“如果是没有见到尸体,那么,班导,或许你弟弟可能没死!”雷克斯琢磨着话语,一字一句道。

“雷克斯,你想安慰班导,班导很感动,但是也不要扯这么夸张的谎言啊。”田欣略微责怪道。

“班导,可是我在一年前曾见过他,而且他身上穿着与照片一模一样。”雷克斯一本正经地道。这才是谎言!

“一年前?你确定吗?雷克斯。”

田欣听雷克斯这么一说,对比了出事的时间,她不敢置信,用力地抓住雷克斯的手,向雷克斯寻求确认。

“冷静,班导要冷静,生命宝贵啊。”吓得雷克斯冷汗冒出,用力地操控着方向盘,方才田欣用力地抓住雷克斯的手,险些发生车祸,防范了于圣德,却差点没防住田欣。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