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白离谢寒景小说重生之阎罗王的美娇妻完整版阅读

重生之阎罗王的美娇妻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小杨串串香,主角是白离谢寒景,主要讲述了:【重生➕万人迷➕成长型】果然男人的嘴是骗人的鬼,白离信了三皇子的鬼话,一杯毒酒直接干重生了。皇位,她要让他坐不稳。江山,她要乱上三分。什么?她竟然只是小小的九品官的庶女。那就扶姨娘当主母,扶将军当皇上

白离谢寒景小说重生之阎罗王的美娇妻完整版阅读

第6章 反将

白离出了这席宴,越走越觉得身体燥热不对。

本以为是自己的心事让自己心烦意乱,但是出来后这风吹的她更加的头昏脑涨了。

这..这不会是对她用药了吧?!

是谁竟然干这种事?!

她脑海很快的闪过了周氏母女俩在她出来前交头接耳的样子。

是她们?!

她此时走到假山旁,身体已经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而眼前变得模模糊糊。

而在假山的背面却隐隐约约的传来了男子交谈的声音。

“你说她是往这方向走了?”何麟客气的搂着身旁的秦行清的肩膀。

“是啊,我娘的婢子刚刚过来跟我说的。”秦行清不动声色的往前挪了两步,他可不想和这种不学无术的人待太久。

赶紧把这件事情解决了,他就回席面,免得让人生疑了。

白离听着声音越来越近,她使劲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疼痛让她短暂的清醒了一下,她赶紧往一侧厢房走去。

秦行清努努嘴,用手指着一个方向,“那边有个人影过去了,我们快跟过去。”

走到尽头是一处厢房,秦行清年纪尚小,但是对于欢好之事却是多少听过的。

他跟何麟客客气气的说了句:“何二哥,我就不打扰你的好事了。”

何麟笑的相当邪气,冲秦行清摆了摆手,抬腿便往厢房走去。

此处厢房僻静,似乎很少有人会过来。

厢房内有青烟袅袅升起,淡淡的香气在鼻边划过,而地上果然躺着个女子。

他摸索着,将女子抱上了榻上。

这秦府二小姐倒是好看极了,比他在烟柳之地看到的那些可好多了。

他已经和秦行清说好了,到时侯便顺理成章的让她进何府内当个姨娘好了。

想着想着便急不可耐了。

周氏见自己的婢子回来,冲她微微的点了点头。

她跟周围夫人谈论的笑声便大了几分,只要再等一会。

等多那么一会会,生米煮成了熟饭。

周氏坐了差不多半柱香,她见秦素宿还没回来,这可等不得了。

她拿着手帕挡在嘴边,低声的跟丫鬟说道:“去找找大小姐去哪了,找到了便让她往后院去,说是娘给她安排了一出好戏。”

接着便忽然对着夫人提议道:“呀!这春色这么好,不去后院赏赏花可是浪费了这府上的美景了。”

夫人们也紧跟着附和道:“是呀,听说这府上很多花都是宫里特意搬来种下的。有些寻常人家可见不到呢。”

佳阳郡主听着大家夸赞自己的府苑,微微颔首。

大家便移步往后院走去,在半道,周氏却见到了秦行清路上神情慌张。

“清儿怎么在此呢,娘正准备和夫人们去后院赏花呢。”

秦行清正准备回自己的席面,却没想半道遇到了这么多人。

他脸色微微僵硬,脑瓜子快速的转了转,“我去方便了,然后看这里风景好就呆久了一点。”

“小小年纪,竟懂得赏景。你便跟着吧。”佳阳郡主轻轻的开口。

他本就年岁不大,大家也觉得带着他并没有什么,便让他一块儿去看看。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假山的方向走去。

李安然和佳阳郡主倒是相熟的很,小时候佳阳郡主的生母去世后,皇后看佳阳郡主可怜的紧,便让同龄稍小的李安然进宫当玩伴。

两人一来二去也熟识的很,而这郡主的府苑她可三天两头来,可不觉得有什么春景好赏。

她凑近佳阳郡主的身旁,表示自己去假山后的茶室歇一会。

佳阳郡主知道李安然的性子,便随手指了个侍女带路。

李安听着叽叽喳喳的队伍,心里说不出的烦躁,而常常恭维她的秦素宿也不知道往哪去了。

那茶室在假山后头的拐角处,她越走近越觉得奇怪。

这茶室平时的门都是开着的,今日却是掩上了。

她正准备推开门,却听门内传出了男女奇怪的声音。

她可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她低声便交代身旁脸色铁青的侍女去请佳阳郡主来。

她李安然可得好好守着,看是哪对狗男女。

佳阳郡主听到消息的时候,勃然大怒。

这赏春宴可不是方便让男女行苟且之事的地方,更何况在她府上传出去这事,都是她这个主人家的不对。

她到茶室门口时,李安然仍旧独自一人站在那儿。

“没人出来,我看的好好的。”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公子小姐竟如此不知廉耻。”

佳阳郡主气的不行,她直接让一旁的侍女将门推开。

屋内的青烟混杂着一股异味,在场的大多数都是妇人之家,一闻便知道是何物。

侍女上前将床被掀开,男女仍旧躺在一起。

忽如其来的凉意,让何麟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果然是按照最开始讲好的一样,接下来他只需要说是秦白离勾引他的,而他为了赔罪只好纳了她当姨娘。

他看着射进来的光线,眯了眯眼。

佳阳郡主身后的周氏,看到床上的背对着大家的女子,浑身发抖着。

她赶忙走上前,边走边破口大骂:“秦白离,你竟是如此不要…”

脸字还未出口,只见翻过来的女子脸上满是泪水。

她愣在了原地,忽而扯过床被慌忙盖上。

怎么会是素宿?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她推攘着大家赶紧出去,她想关上门,却看到何二那无所谓的脸。

气不打一处来,拿起床上的枕头,狠狠的砸在他的头上。

“怎么是你,我的宿儿啊!”边说边要去抓何二的脸。

佳阳郡主见状,心里却似明镜般,宫里那些后宅院弯弯绕绕的她看得多了,这种事手段还算低贱,毁了女子的清白,这便是毁了女子的下半生。

她眯了眯眼睛,打量着周氏。

但是她竟敢在自己的举办的宴会上干这种事情,这她可饶不了她。

看来这床上的女子也不是她所算计的秦二小姐了。

佳阳郡主忽而笑了起来,听闻秦素宿是和何大公子定了亲事的,今日何大有公务被留在了府上,前来坐宴的是整日游手好闲的何二公子。

周氏不喜这何二,那就偏偏不如她意。

“好了,既然如此,那本郡主便去求皇上给他们两个赐婚好了。”

何二的脸色变了又变,本来看到身边的女子不是白离就很是不满,且不说这秦大小姐还与大哥定了亲。

他看着人堆里一脸惊讶的秦行清就知道他们都被耍了,这事可就真是有趣的很了。

但是他想了想便笑了起来,道:“谢谢郡主成全。”

而一旁的周氏和秦素宿却是恶狠狠的盯着何麟。

秦素宿从醒来到现在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去如厕完出来,便看到秦白离被一男子扶着往这边走,还想着这妹妹是耍手段想找个好婆家呢,她赶紧跟了上去。

而拐角这边只有一间厢房,她想也没想就进来,想看看她的好妹妹想干什么事。

却不知怎么进来后,后脖一痛便晕了过去。

睁眼时,周围便已经围着许多的夫人,她不敢转过身去,心里害怕极了。

待她看到了那人的脸,盛似自己的未婚夫,她还窃喜。

毕竟两人是有婚约在身的,这有婚约的越界虽不耻,但人们总会有更多的包容心一点。

哪知母亲脸色古怪,难怪这个人不是何大,是何二??

她听到郡主要给他们赐婚后,差点想直接躺在这床上死去算了。

周氏只能咬咬牙谢过郡主,心里却对白离的恨意更深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