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洛子吟沈言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炮灰女配在暴戾世子怀里撒个娇在线看

强推热门古代言情小说,炮灰女配在暴戾世子怀里撒个娇主角是洛子吟沈言之,作者是莫昔时,最近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穿书+专宠+疯批人设+救赎】洛子吟一朝穿书,一朝跪了,为了不被毒酒毒死,不被疯批沈言之 一剑封喉,她为了活,跪了。而身着喜服提剑的沈言之,看见跪在自己面前的洛子吟后,果然放下了剑,只觉新奇。沈言之:

洛子吟沈言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炮灰女配在暴戾世子怀里撒个娇在线看

第4章 达成交易

“噢?我和你有何交易可做?”沈言之薄唇轻勾,眼尾带着些许玩味。

洛子吟看向一旁的月颜,“你先下去等我。”

月颜想说些什么,却被洛子吟制止,略带负气离开。

月颜离开,洛子吟才对上沈言之那双如同幽潭深邃的双眸,平静道。

“我知道你来双月国与我和亲的目的,无非是想利用我除掉洛子衿,但你没想到我抓住了你的软肋,导致计划中断。可你又不想放弃,才将计就计,放出消息说要我带去南国,让洛子衿为了排除嫌疑,不得不向母亲自请前往南国,将我带回去。”

“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想趁这个机会将她杀掉,好以此断掉我母亲的左膀右臂,再以此为借口,给南国和袖州双双出兵的理由。”

沈言之嘴角始终带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让人看不穿其真实想法,脸上原有的玩味逐渐被寒意替代,周身气势凌人,让洛子吟心中没了㡳,害怕会惹怒他。

但此时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洛子吟只得继续说下去,“如若我没有说错,你应该从未有过想将我带回南国的意思。”

洛子吟停顿,看了沈言之一眼,又继续道。

“据我所知,袖州距离南国只需一天的时间便能到达,可你却丝毫不在意进程,恐怕就是为了等今晚洛子衿派人来杀我,这样你就有又多了一个出兵袖州的理由。”

话落,沈言之不由大笑出声,让洛子吟再次摸不准他的用意。

刚想再次开口,沈言之却忽然抬手,将手中的剑再次抵住洛子吟的脖子,昨夜才刚结痂的伤痕,此刻再次裂开,死亡的气息弥漫开来。

“你究竟是谁?”

洛子吟斜眼瞥了眼明晃晃的剑,脸上闪过慌乱,却又很快隐藏住,笑道:“你我贵为世子和公主,又怎么可能完全将实力展现出来。”

“我和你一样,既然敢前来成亲,那对于你的种种定都了解了个透彻。”

“那二公主倒是隐藏得极深,既然把所有人都给骗了,那你今日在本世子面前暴露,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说着,脸上的笑意更甚,那双似桃花眼的眼尾上挑,笑意并未达眼底。

因为你是男主呀,跟在你身边至少比在洛子衿身边好。

“你既然知道了洛子衿要杀我,那我待在她的身边,倒还不如待在想啥洛子衿的你身边,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你倒是聪明,不过你的武功是怎么废的?”沈言之显然还是不相信洛子吟,这两天下来,沈言之越发看不透洛子吟,行事作风无不透露着古怪,却又总能清楚的知道将局势看清。

有些事,他甚至连阿离都未告诉,都被洛子吟一一看破,全然不似传闻中所描绘的那般。

洛子吟听后,只觉尴尬,脑袋飞速运转,下意识想上前解释,抵在脖子上的那把剑却离得更近了,她只得讪讪停下。

咧嘴笑道:“那自然是被洛子衿废掉的,从袖州出发时,洛子衿给我递了一杯茶,喝完后,便意识不清的来到了双月国。”

“刚醒,唇干舌燥的想喝茶,还未接,你就出现了,后面的你就都知道了。”

沈言之看着洛子吟那张带着委屈,且又讨好的面容,不由蹙起眉头,“那你要和我如何合作?”

“保护我不被洛子衿杀害。”

沈言之将剑提起,“那本世子有何好处?”

“我不仅帮你找回母亲,还会帮你稳固南国世子之位。”

“二公主好大的口气。”沈言之眼睛微眯,声音带了些许冰冷。

洛子吟:“我说过,既然我敢和你成亲,那你的处境,我一清二楚,你想要什么,我也一清二楚。”

沈言之薄唇紧抿,眉头越发紧蹙,许久,才开口道;“那二公主便说到做到。”说完,离开。

月颜和阿离这才匆匆上前来,阿离待人将地上的尸首全部搬离,月颜则拉着洛子吟转圈,小心查看着,害怕她出一点差错。

发现没有受伤后,才放下心来,问道:“公主,您的武功真的都没了吗?”说着,竟不由夹杂了许哭腔。

洛子吟知道月颜对原主的忠心,笑着回道:“没了,所以你以后可要好好保护我。”

“公主,都是奴婢不好,是奴婢没有保护好您。”月颜眼中泛起泪水,心疼的看着洛子吟。

洛子吟没心没肺笑了起来,“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废了就废了,你保护我就行,不许再哭了,否则,我就让沈言之把你送回袖州。”

月颜赶紧收住眼泪,“我不哭,公主您没事就行,武艺没了,咱们再练就行。”

洛子吟拍拍春岁的肩膀,“行了,我要去睡觉了,你也快睡。”

月颜点点头。

两人离开,沈言之和阿离从一侧走出来。

“世子,这二公主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不论是从双月国调查还是从送回袖州的那批丫鬟,都说二公主嚣张跋扈,草包一个,但如今她不但对人和善,更是武功被废,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阿离看着洛子吟的背影不由说道。

沈言之目光带着些探究,和阿离所想完全相同,对于接下来的计划,不知为何他莫名觉得棘手。

………….

竹林,四周风渐起,洛子衿一身黑衣,在月光的照耀下,像是地狱前来索魂的使者。

这时春岁走上前来,恭敬道:“大公主,嗜血阁派去的人,无一人归来。”

洛子衿脸色微变,却并未出声。

春岁低头,她知道这是洛子衿发怒的前兆,额头不由冒出冷汗,“大公主,恐是沈世子帮了二公主,我们的人才没得手。”

“沈言之?”洛子衿转身,眉头微皱,思索着。

“他有何理由帮洛子吟?”

“奴婢不知。”春岁的头低得更低了。

“罢了,你起来吧,若是太容易将洛子吟杀了,倒是不像是洛子吟了。”洛子衿手掌被指甲掐破,恨意在心中狂啸着。

春岁起身,又道:“大公主,那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洛子衿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夜空中那轮弯月,阴鸷道:“既然沈言之要护她,那便把沈言之也给除掉,这样袖州也有了出兵南国的理由,就算是双月国也无法阻拦。”

周围时不时传来野狼的嘶吼声,加上洛子衿的话,让春岁莫名毛骨悚然。

………

翌日,南国。

“恭迎世子。”城门外,众人皆跪在地,齐声道。

洛子吟掀开帘子,看见这阵势,仿佛置身电视剧之内,月颜见了后,手心不由出汗,道:“公主,咱们真的要去南国吗?”

“去。”洛子吟倒觉得没什么,反正有沈言之顶着,马车不断向前行驶着,就在快城门时,有人大喊道:“沈世子且慢。”

跪在地上的众人听见女子声音传来,不由一惊,纷纷看向来人的方向,只见洛子衿带着一群士兵,傲立于风中。

刚才那声“且慢”便是立于洛子衿身旁的袖州使者。

众人大惊,起身将沈言之和等人护了起来,其中一将领道:“所来何人,为何拦住我南国世子的马车。”

袖州使者焦急道:“我等奉袖州女王命令前来接二公主会袖州,还望南国世子放人。”

洛子吟再次掀开帘子,朝后看去,正好和洛子衿的目光相撞吗,凌厉的目光,让洛子吟浑身一震,赶紧将帘子放下。

完了,这剧情怎么又没按原剧情发展,按当下形式来看,这沈言之肯定是会把我交出去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