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卫乐刘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医后重生:让宠我的男人做皇帝在线看

最近古代言情类小说非常火爆,钟爱自由的这本医后重生:让宠我的男人做皇帝就写的非常精彩,主角是卫乐刘霄,主要讲述了:简介:【重生+神医+复仇+法器+甜宠】害我者,我视之为仇人。宠我者,我尊之为君王。前世,卫乐身为卫相府嫡女、前皇后,被表妹告发,新皇以谋反罪灭了卫家满门,卫乐在冷宫自焚而死。今生,卫乐带着法器重生,不只医术高明,还有练丹制毒的本事,偶尔还能制作件神器来同小神大仙做交易。卫乐要用同样的方法,对前世害卫相府满门的人以牙还牙,报仇血恨。湘王深情告白:阿乐嫁给本王,宠你一生。上天入地宠你,吃苦品甜宠你,眼中宠你,心中宠你,无一不宠你。卫乐暗暗寻思:那得让宠我的男人做皇上,才能将自己宠到至高无上!

卫乐刘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医后重生:让宠我的男人做皇帝在线看

第10章 手环里的桂花树

卫乐由田光的父亲,田管家亲自送到琴乐院的门口。守院的婆子见田管家亲自前来,她问也没问,打开了院子门,让卫乐进了院子。

卫乐推开房门,走进屋内,等了一宵没合眼的绿姑听见动静,一下就扑了上前,细细打量着小姐有没有摔着哪,碰着哪:“老天爷,小姐总算回来了。”

紫姑忙从床上下来,急忙上前为小姐脱衣裳:“小姐受累了,我娘她……”

“你娘已没性命之忧,养养就好。”

‘扑通’紫姑跪在卫乐面前,重重地磕了几个头。

“小姐的大恩,奴用这一生来报。”

卫乐拉着紫姑:“好了,起来吧。小姐我一宿没合眼,要上床睡一觉。”

卫乐也不洗漱,直接上床合上了眼。外面的下人们已开始走动,她要再不睡一会,红姑和黄姑会来屋子说东道西。早食后,那位便宜表妹也要来屋里,说三道四。

果然,卫乐才睡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被红姑训斥的声音惊醒:“紫姑,你才回府,就敢进屋子伺候小姐,你懂不懂规矩?周嬷嬷可说了,紫姑回来让人看看才能进屋,可别让不干净的东西冲撞了小姐……”

紫姑轻声道:“红姑姐姐,你小声一点,小姐在睡觉,别将小姐吵醒……”

“小姐这个时辰本就应该起床了。要是小姐手没受伤,一个时辰前就要起床,去前院给老夫人请安了。”红姑继续大声说话。

卫乐十分生气,"呼"的一下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站在屋中,出言训斥:"红姑,这屋里你是小姐,还是我是小姐,你要不想干了赶紧走人。"

这话把红姑吓得够呛,她赶紧转身进屋道歉:"小姐,奴再也不敢了,下不为例。"

卫乐瞪了她一眼,转身又上了床,把帐缦一扯,躺在床上。红姑轻轻走了出去,卫乐用右手摸着左手叫了一声‘进’。

“哇!”卫乐惊呼了一声。

手环屋内长了一棵高大茂密的桂花树,翠绿的树枝上,挂着一串串金黄色的桂花,淡雅的香气扑鼻而来。

卫乐围着桂花树转了几圈,她暗想:难道这是因我昨晚救活了一人给的奖赏?还是因我救了湘王给的奖励?

卫乐没得到答案,她自己定为,是因为救活了一人的性命,老天给的奖赏。

“这棵桂花树太好了,让手环屋不再空荡,还香气袭人。”

卫乐走到桌前,拿起那本《施毒与解毒》的书看了起来。书本不厚,她很快就全看完了,记下了里面的几种毒药和解药的配方。

书上最后几页,写着制毒的药草会长在什么地方。

其中在长安城的西山上,有几种草可以制药出几种毒药和解药。

书的最后还写了一段:西山里有一处藏宝,为秦太子扶苏所藏,有缘者得。

卫乐合上书,嘴里嘀咕着:“西山?昨天在河边救湘王,对岸不就是西山吗?”

卫乐暗暗在心里打定主意,找个机会去西山寻草药,顺便试试自己是不是那个有缘得宝藏者。

“出”卫乐闪出了手环屋,她躺在床上听到屋外又有吵闹。

"饭一会凉了,叫小姐起来吃饭。"红姑要请小姐起床用食。

"小姐一会起来再吃。"绿姑站在门口阻拦,不准红姑上前惊扰小姐。

屋外传来娇滴滴的声音道:“依我看呀,像绿姑这种丫头,就应该去后厨做粗活。”

“表小姐。”红姑满脸带笑迎了上去。

“怎么?你们小姐还没起床呢?”季霞边说边走进了内屋。

“还没有呢,桌上的早食也凉了。”红姑摇头轻声说道,“我们小姐要是像表小姐一样懂事就好了,我们做下人的也没这么为难。”

季霞深吸了几口气问:“这桂花香味哪里来的?是熏香吗?我怎么没有这种香味的熏香呢。”

绿姑和紫姑垂头不语,红姑疑惑道:“我们院子也没桂花的熏香。”

“绿姑。”卫乐叫了一声。

“小姐。”绿姑和紫姑忙上前伺候卫乐起床。

季霞见卫乐下床,她脸上露出讨好的笑:“表姐,你哪来的桂花熏香?给表妹一点。”

“没有。”卫乐看也不看季霞一眼,由绿姑扶着手走到屏风后的小插间。紫姑紧跟过去倒水递布,细心伺候。

红姑对季霞轻声道:“自从我家小姐摔伤了手,性格变得越来越古怪。刚才还骂我了,从来没有过的事。”

“管她什么样,只要说服她嫁给惠王,我们才……”

“嗯,知道。”

重生之后,卫乐的听力十分敏锐,屋子外间,两人的轻言细语,早被她听在耳里。

卫乐打扮好走出屋,坐在桌前,绿姑上前为卫乐倒了一碗羊乳,紫姑给卫乐摆碟,取点心。

季霞走来坐在桌前,看着卫乐不紧不慢用着早食。卫乐抬手之间,左手腕上露出一支暗淡无光银色的手环。

“乐表姐,你怎么戴了一支,成色这么差的银手环呢?”季霞捂嘴轻笑,“表姐,你那么多金的玉的不戴,偏生戴着一支银的。”

卫乐看了一眼自己左手上的银手环,这几天,黑色的手环,慢慢变成了银色。

卫乐心里在期待:以后它会变成什么样呢?

季霞见卫乐不搭理她,以为卫乐只是遵守‘食不言寝不语’的教诲。

她哪知道,卫乐心里想的是:若不是要让季氏体会,前世她受的那些苦,她现在就可以用针将季霞刺成哑巴。

卫乐用了两块点心,喝了一碗羊奶,放下碗筷。

“季表妹,红姑的小妹十分能干,也到了入府做丫鬟的年纪,不如让她进你的洁宝院。”卫乐接过紫姑双手递过来的茶盅,说完这话,才垂下双眸,喝了一口茶。

季霞愣住了,她看了一眼红姑,见红姑也是一脸的诧异,两人对视着,都不明白卫乐怎么突然间做出这个决定。

“这事还要周嬷嬷才能做主,表妹我哪能想要谁就要谁呢?呵呵呵。”季霞人虽小,心眼及多。她在转念之间在寻思着,卫乐为何要让红姑的妹妹进自己的院子,自己怎么推脱掉。

季霞现在同红姑交好谋划,万一红姑的妹妹进了自己的院子后,拿大不服管教,自己到时压不住,让人更看轻自己,管重了,又会得罪红姑。

“怎么?难道红姑的妹妹不配做你的丫鬟吗?”卫乐激了一句。

卫乐暗想,你俩好,最好凑一起,我好一起收拾了。

红姑见季霞一直不点头,脸上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说来,红姑的爹娘是季家的家生子,以前也算是季霞亲娘的下人。

只不过,后来,红姑的爹娘做了卫乐娘的陪嫁,而红姑的庶叔一家,做了季霞她娘的陪嫁。

卫乐的娘大季氏是季家嫡长女,季霞的娘小季氏是庶女。

姐妹俩人有嫡庶之别,连陪嫁也有嫡庶之分。

所以,红姑在腹诽:一位庶女的私生女,要不是寄养在卫相府,还想我妹妹伺候你呢,做梦吧!

季霞见红姑的脸色沉了下来,她的双手紧紧在手袖拧在一处,心里暗想:一个下人都敢给自己脸色看,待我得势之后,看怎么收拾你。

“呵呵,红姑的妹妹进洁宝院,表妹我求之不得呢。”季霞笑着道,红姑也笑了,两人又亲密地头碰头,凑到了一处嘀咕了起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