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张永宁在哪看,末日永宁完整版阅读

科幻小说末日永宁,由作者正月贰拾捌所写,主角是张永宁,内容相当精彩值得一看,主要讲述了:简介:张永宁,一个金牌修车技师。苦逼的打工人,过年期间也被派到加盟店出差……结果,被加盟商放了鸽子……张永宁偷个懒,自己给自己放了个年假,报名参加了南海游船项目。结果全球爆发了‘孢子病毒’……哦豁……回不去了病毒肆虐之下几乎所有的陆生哺乳动物都会被感染……面对滔天灾难,幸存者们会如何求存?张永宁又该何去何从?【非爽文+写实向+平铺叙述】【本书适合18周岁以上人群阅读,未成年人请在家长指导下选择性阅读。】

小说张永宁在哪看,末日永宁完整版阅读

第006章 打狗没有棍

“狗狗是人类的好朋友!”……张永宁

……

“嘿嘿!宋国有耕者守株待兔,今天老张我守石待耗子啊!”张永宁定睛一看,不是那只偷鸟贼又是啥?

“简直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咋样,偷鸟贼!任你狡猾似狐,也逃不出俺老张的五指山!”

张永宁毫不客气地提溜着这只大耗子就回了窝棚,三下五除二就把它刮了个干净,直接就穿上烤了吃,顺带着还连吃了五六个鸟蛋。

打了个饱嗝,不由得哈哈大笑,又把方才瞎琢磨出来的种种可能丢到了九霄云外。嘿嘿,这老张还真是个乐天派!

老话咋说来着?乐极生悲?张永宁刚吃干抹净,叉着两条大腿坐在窝棚里傻乎乎乐呵呢。

“哈哈,我得意地笑…又得意地笑…笑看红尘人不老……”张永宁心里那叫一个得意,竟然唱起歌儿来。可突然间,他就笑不出来了,大张着嘴呆呆地看着前方。

只看见一只浑身斑秃,还剩下几缕狗毛,满身都湿淋淋的大狗从火堆挡风墙背后缓缓走了出来。

入目处,那只大狗滴答着哈喇子,满嘴狰狞的狗牙仿佛还带着血红的肉渣子,一双带着鲜血般猩红的狗眼死死盯住了正在那唱歌的张永宁。

‘咕噜’一声,张永宁吞下一口口水,只见他一双瞳孔瞬间就收紧了,现在张永宁只觉得浑身一片冰凉,体温仿佛顷刻间就到达了冰点,哪里还敢有半点得意?

“哪来的狗?”来不及多想,管它哪来的,这一看就不是善茬啊。张永宁下意识的就抓起还在烧水的铁罐子就撇了过去。

当年全公司业务比赛中,张永宁就是靠着稳定的双手拆装发动机的技术赢得的比赛,考大学的时候还是篮球特长加了分的,虽然毕业后工作不理想又从头学了汽修。

不过不妨碍张永宁对自己扔东西的准头的自信心,尽管现在的鼻子还没有恢复,多少会影响自己的瞄准,但刚才这下完全是下意识扔出去的,全靠的都是手感。

这不,落在那只大疯狗的鼻子正中并被顺利弹飞的铁罐已经证明确实命中了。

但是那只斑秃的大狗被一下打中了鼻子竟然丝毫不退,只见它獠牙毕露,涎水横流的狗嘴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嘶吼,‘呜啊~吼~’,并且伏低了整个身子,这明显就是要发动攻击的前兆啊。

张永宁一看到疯狗准备攻击,立马跳了起来伸手就抄起了那柄临时制作的自卫工具——绑着军刀的刺枪,枪尖对准了疯狗。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张永宁的认知,哪怕是疯狗被打了鼻子也是会跑的,过去在农村几乎家家养狗,每到春天油菜花开的季节,总会有几只倒霉的狗子发疯,更有不少疯狗伤人的事件。

可要说在农村长大的张永宁会怕疯狗?那种事根本不存在,就问全村哪家的狗没叫张永宁给骑过?对付狗,张永宁招数多了去了。

哪怕是疯狗,一石头砸在鼻子上照样转圈圈,再上去一顿棒子照样扛回去吃狗肉火锅。可这只疯狗被砸中了鼻子连半步都没退,这TM不正常啊?

老话说得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可怕事情的远不是只有一件。

随着疯狗一步步靠近火堆,张永宁看得越发真切,这只疯狗遍体鳞伤,左肩部位竟然已经缺损了一大块血肉,也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给撕掉的,甚至已经可以看到森森的白骨。

那斑秃的皮肤下一根根血管纤毫毕现,黑红色的经脉一股股地在皮肤下涌动,就像无数虫子在里面爬行。

露出牙床的犬牙上还挂着不明的液体,整个牙槽都暴露在狗嘴之外,越发显得狰狞恐怖!

看这疯狗的体形像是一只普通的柴犬,土狗的一种,因为身上有一些虎斑纹,有些地方也叫做虎斑犬。

过去农村常用这种狗来当猎犬。一般村里组织人上山去打祸害庄稼的野猪,担任追野猪的主力的就是它们,这种柴犬最是难缠。

“都这样了还能动?” 张永宁彻底傻眼了,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只大疯狗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呜啊~吼~’疯狗又发出一声嘶吼,简直是赤裸裸地挑衅,它看向张永宁的目光就像看着一堆食物,极度贪婪。

张永宁觉得这条狗哪里还是以前在农村老家看到的那种见着自己就知道摇尾巴的傻货!此时他几乎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头野狼,而不是狗。

震惊归震惊,理智告诉自己这不可能是狼!张永宁把刺枪紧紧握在手里,直直挺在身前,眼睛死死盯着这条疯狗,顺脚从火堆里朝疯狗踢出一根燃烧的柴火。

张永宁不知道这条疯狗怕不怕火,现在所见的已经打乱了他的思维常识,既然这条疯狗伤成这样还能活动,就是不怕火也没什么意外的。

这条疯狗虽然看着不一般,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子在村里也是一霸,什么样的狗子没叫老子拿鞭炮炸过?

张永宁弓下身子,将手里的刺枪直直对着疯狗,他要在这条疯狗进攻的时候,一枪捅穿它个对穿儿。

张永宁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表现出自己的胆怯,一定要盯住对方的眼睛,如果自己转身露出了后背,那么凭借狗子的速度,绝对没好下场。

“这TM什么跟什么啊!”可是现在张永宁也有点吃不住劲了,果然,那燃烧的柴火并没有吓退这疯狗。

那条疯狗可能也觉得对面的猎物不太好对付,一时间也没发起进攻。

张永宁双手死死攥着棍子,青筋毕现,激动的他现在血脉贲张,上涌的热血连脖子带脸让他满脸潮红,就如关公一般。

张永宁显然也是准备拼命了。他死死盯着疯狗,缓缓向外移动着身躯,后背就是窝棚。

地上还有一堆来不及编制完成的鼠尾草,眼前这疯狗看着太过霸道,张永宁可不想等会干起来,被这些茅草给绊倒。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