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成虐文女主后和男配HE了在哪可以免费看,祝辞卫阙小说无广告阅读

热门小说穿成虐文女主后和男配HE了,是由唐北北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简介:【双穿书+娱乐圈+豪门+双强+1V1+互宠】十级嘴炮粉切黑女主撩而不自知夺×忠犬闷骚白切黑男主蓄谋已久咒神祝辞为留住所剩无几的信徒供奉,杀人弑神,作恶多端,引起众神之愤。于是天道爸爸便把人扔去冥界充当劳动力。她前脚刚到冥界,后脚就穿书了,还是个虐文女主。祝辞当即就撂挑子不干了,转身投入男配怀抱。-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碧水湾某栋别墅主卧,只亮着一盏床壁灯。昏黄的光不算刺眼,却也能将卧室里的风光一览无遗。卫阙宛如少女的信徒,匍匐着。声音轻颤,口吻虔诚:“阿辞,我有些东西要赠与你。”-那年,他死时十八。咒神临世寻找神器,一眼便相中了他这只新鲜的亡灵,救他于白狐体内。从此以后,他便跟了她。初见祝辞,少年处于情窦正开时,女孩笑容明艳又娇俏,举止肆意又张扬。一颦一笑,入他眉眼,竟叫他不觉人间可爱。他们捡到了彼此,并且都觉得如获至宝。

穿成虐文女主后和男配HE了在哪可以免费看,祝辞卫阙小说无广告阅读

010 孟姐,你清醒一点,我是个糊咖

“疯了!疯了!全都疯了!”

岑芩看到微博上的评论,气得一股脑儿地把桌子上面的化妆品全都扫到了地上。

明明祝辞才是小三!

为什么舆论的矛头都指向她!

顾维靖昨晚跟那些记者说的话,全都被当成了耳旁风了吗!

纤纤玉手死死扣住桌角,勉强才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外面经过的工作人员大气不敢出一声,生怕自己成了岑芩的出气筒。

经纪人何恬看到微博上那些帖子之后,一脚踹开自己男人,急匆匆穿了衣服就赶到了公司。

“岑芩,你没事吧?”说话的时候她还气喘吁吁。

岑芩红着眼眶,俨然一副刚哭过的样子,“何姐,他们歪曲事实,明明祝辞才是小三啊!”

何恬见到岑芩这幅样子,也是于心不忍,把人抱在怀里好一顿安慰,“这事交给我来处理,别哭了,昂,咱们还要美美地去拍广告呢。”

光是何恬的口头安慰还是不够的,岑芩又委委屈屈地去了一趟顾氏集团,在顾维靖的办公室里被好一顿安慰,这才能勉强挤出笑脸。

顾维靖见岑芩强颜欢笑的模样,心疼的不得了。

大手一挥,砸了不少钱,替岑芩扭转口碑,并且亲自发微博澄清他跟岑芩本来就是恋人的关系,加上某大牌又官宣岑芩为代言人,没多久岑芩的路人缘又好了起来。

但是媒体又不能得罪祝辞,或者换句话来说,是不能得罪祝辞身后的那位大佬。

在岑芩也要被贴上“无辜”的标签后,记者们只好把枪口转向祝劭。

那位不善经营的房地产公司老总,为了挽救濒临破产的公司,只好把女儿嫁给了津南首屈一指的存在顾维靖。

不仅剥夺了作为女儿的祝辞自由恋爱的权利,还破坏了原本甜蜜的一对情侣。

这类的帖子一经出现,仿佛背后有推手一般,瞬间就被顶上了热搜榜。

对于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来说,一段段掐头去尾的发言,各种流传出来的三角恋版本,可谓是满足了他们的好奇心。

而对于记者媒体来说,不用得罪两位大佬,这无疑是最好的结果。

祝辞惹出来的这场闹剧,最终还是以另一个更劲爆的瓜出来而不了了之地收尾。

目前唯一让岑芩不满意的大概就是,祝辞实实在在地蹭到了她的热度。

这种恶心的感觉就像,吃苹果的时候,发现剩下的半只苹果里有半条虫子。

只要一想到另外半条虫子在哪里,就会浑身不寒而栗,反胃、恶心,甚至有干呕的冲动。

祝辞这一招的确是很缺德,踩着岑芩的热度上位,确实是让她短暂性地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中,也确实是涨了一波粉丝。

但是也让她实实在在地挨了骂。

幸亏她活了这么久,见过太多东西,对于当代网友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词的辱骂,完全没放在心上。

这会儿祝辞正盘腿坐在卫阙的办公桌上,刷着微博给她推送的瓜。

她本来正在进行神秘组织派给她的任务,恰好她规定的自己今天最后一单是在医院附近,送完后便顺道来看看卫阙。

不过她刚进来,卫阙就急匆匆地出去了,让她在办公室里先等会儿。

一等就是一下午。

像她这种急需要出卖时间的打工穷狗,对于浪费了一下午时间的这种行为,格外嗤之以鼻。

为了弥补自己荒废掉的一下午,她给孟染发了微信,问问最近有没有什么活动找上她。

她自我感觉良好,至少最近真不缺话题。

孟染忙完手头工作后,看到祝辞的微信,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去翻了一通邮箱。

还真有个综艺想请祝辞当一期特邀嘉宾,不过通告费就八千块。

她瞥了一眼那价格,直接切了窗口,给祝辞打了一通电话过去。

“有是有,不过通告费只有八千,我连拒绝都懒得拒绝,打发叫花子呢。”

祝辞:“……”

孟姐是不是以为她是什么一线大咖了?

就她这么糊,别说八千了,给她八百她都上啊。

“孟姐,其实我觉得吧,我跟叫花子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我会靠劳动致富。”

“……”孟染扶额,“不好意思,刚才魔怔了,我总想着哪天可以硬气一回。”

“那要不——咱接了?”祝辞试探性地问了句,“八千几天的活啊?”

“一天的,就一期特邀嘉宾而已。《再不疯狂我们就红了》,一个不温不火的做游戏综艺,在梨子视频播出,你今晚可以看看。”

“这语气是明天就去?”

“我可以回绝。”

“哦不,我可以接受。”祝辞立马开口,掐断孟染想要拒绝这个综艺的任何一个可能性。

一个综艺才多长时间,轻轻松松八千块就到手了,这买卖可比神秘组织的任务来的划算。

“那行,明天先来公司,我开车带你去拍摄地点。”

卫阙忙完回来,便看到女孩子坐在他的办公桌上,一只腿悬空垂着,慢悠悠地晃荡,通着电话,说话时小表情一会儿一个。

他倚着科室的门,看着女孩那条腿的眼睛里多了几分病态的欲望。

并不想进去惊扰了这一抹人间绝色,只愿能够在女孩的视线之外一窥便足矣。

有路过的医生看到伫立在门口的卫阙,便上前搭话道:“卫医生怎么不进去?”

“头疼,歇一会儿的。”

卫阙朝搭话的医生露出一抹疏离的笑。

当医生走后,他看向医生背影的眼神,仿佛是拿着镰刀的死神。

科室内的姑娘,被惊动了。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祝辞抬头看去,随口敷衍了几句孟染,便挂掉电话,奔向卫阙。

“雀儿下班了吗?”

她习惯性地扑在卫阙怀里,再手脚并用扒拉住他。

卫阙小心翼翼地拖着女孩的腿根,走到办公桌跟前,放下她,并回答她刚才的问题,“嗯,可以下。”

“什么叫可以?啧,一点都没有打工人的职业精神。”

卫阙轻笑出声。

他上班不过是为了消磨时间罢了。

“嗯,能下班了,领导批准了。”

“那去吃饭?”

“回家还是在外面?”

“雀儿做的。”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