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鳞之逆在线阅读周玉文欧阳半夏小说免费看

玄幻小说,鳞之逆主角是周玉文欧阳半夏,作者是说谎的相思豆,最近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简介:世界混乱割据,西域魔兽虎视眈眈,北极寒冰国度秘藏玄机,南部汪洋深埋宫殿,东方龙族盘踞独山之巅,中部为中土,四方交聚,是混乱的人类境地。龙族逆鳞乃大凶,周玉文出生三日遭追杀,流落人类凡尘,父母惨死,无亲无故,要想在权谋,诡计,凶恶的世界生存下去,只有实力才是唯一的正道。是复仇,还是逃命?且看周玉文不一样的逆鳞人生!

鳞之逆在线阅读周玉文欧阳半夏小说免费看

第5章 恩怨(一)

边水城中最强大的家族是陆家,最繁盛的家族也是陆家,因为边水城的城主就是陆家家主,陆永唐。

不论是军事还是经济,没有谁能和陆家匹敌,可以说城中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陆家人的身影。

而昨天被周玉文暴揍的,便是陆家第三子,陆坤,别人都叫他陆少。

周玉文换了一身紫衫金带的长衫,就跟着欧阳慕在初生的日光中前往会心武馆报道了。

离开欧阳府的时候,时间很早,但坐在轮椅上的欧阳寻却早已经等在了门口,他用精疲力竭的神色目送他们离去。

金色的阳光落在他稀疏的发丝,也遮不住苍白的银色,脸色的皱纹越发清晰可见,周玉文有些纳闷,按照欧阳半夏的年龄,欧阳寻不过也才三十多岁,为何看起来如此老态龙钟?

今天欧阳半夏并没有跟着去,只是躲在大门后面,满眼羡慕的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她是渴望的,但现实让她无能为力。

跟着欧阳慕来到武馆内,首先见到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神色飞扬,傲慢的性格充斥他的举止。

看到欧阳慕他们进到房间,他不屑地斜睨了一眼。

欧阳慕并没有因为他的无礼而勃然大怒,而是小心翼翼地指着周玉文,跟他说:

“他就是我昨天跟你提起过的,是一名药师。”

“药师?”对方皱着眉,有些疑惑地在周玉文身边转了一圈,然后不相信地问,“真的假的?”

“是真的,他叫周玉文,年纪轻轻就获得了圣火珠,还有黄铜鼎。”

年轻小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从抽屉里拿出一颗透明的水晶球,说:

“把你的手放在上面。”

周玉文看了看欧阳慕,得到肯定之后,不假思索地放了上去。

然,水晶球有一种极强的吸引力,把周玉文丹田内的力量源源不断地吸入其中,他想反抗,但根本使不上力。

很快,周玉文身上散发出阵阵光芒,像一颗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而,水晶球也慢慢发生变化,在球的中央,吸收的力量慢慢汇聚,形成一口赤金色药鼎。

年轻小伙和欧阳慕看到水晶球里醒目而清晰的药鼎,都愣在了原地。

因为对于刚步入药师行列的普通药师来说,只要能够形成药鼎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药鼎能持续存在,那说明不一般。而,像周玉文这样不仅形成,而且能一直保持光彩不退的,实属罕见,已经不能用不一般来形容,可谓是很不一般。

静默与吃惊持续了一分多钟,年轻人收起了水晶球,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这个,刚才自己轻视的年轻人,他还不到十岁,药力就已经如此恐怖。

年轻人握着水晶球的手不自主的紧了紧,望着周玉文,脑袋里似乎计划着什么。

“不错!”年轻人说了一句。

欧阳慕也露出笑容,赶紧说:

“那他就交给陆大人了。”

“交给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有劳陆大人了。”

叨唠了两句之后,见年轻的陆大人脸挂烦躁,欧阳慕知趣地离开了。

陆大人带着周玉文来到武馆的教堂,这期间路过武生学院,黑压压的学生看到紫衣金带的周玉文,相互之间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不过从他们眼里流露出来的尽是艳羡之色。

“那不是昨天暴揍陆少那人吗?”

“你还别说,好像真是。”

“人家是药师,怪不得敢和陆少作对。”

人群中几个人对话着,声音传到临近的陆坤耳朵里,愤怒之情陡然升起,恶狠狠地看着朝深院走去的周玉文。

周玉文进到武馆是以药师的身份,而不是以武生的身份,虽然他拥有武力,能够成为武生,但李亚山叮嘱,万不得已不要泄露。

就在刚才他的手放到水晶球上的时候,明显感受到身体有那么一段时间处于异常活跃状态,好像什么东西被打开了,充满了力量。

而且在他丹田之内,除了一颗圣火珠之外,一颗似有似无的光珠出现在了火珠一旁,这颗光珠所蕴含的力量,比火珠还要强悍。

这种微妙的变化其实他早已经发现,就在吸收红色巨蟒的时候。

这个变化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是李亚山。

药师的教堂是在武馆西侧的深院之中,相较于武生的教堂,这里狭窄了许多,也更清净了许多,刚进院子就能闻到浓浓的草药气息。

院子呈圆形,是一个石台,石台中央有一根石柱,二十多名年龄稍比周玉文大一点的年轻人正围着它,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其中也不乏有女孩子。

他们身上冒着五颜六色的光芒,跟前悬浮各式各样的药鼎,地上散落着早已准备好的药草。

一个青衣长衫,黑发齐膝,脸色没有丝毫皱纹,步伐稳重,看起来年龄不大,但给人的感觉却是饱经风霜的老者一般。

他背着手,手持一扇,巡游在学生身后。

陆大人走了过去,在他耳边说了好一会儿,两人时不时还望向周玉文。

只见,陆大人说完便离开,穿青衣的老师对着所有人说:

“都停下来,今天我们又来了一位新学员。”

所有人的目光投来。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叫周玉文,是欧阳家人。”

“原来是欧阳家人哪,之前怎么没见过?”

“你傻啊,人姓周,又不姓欧阳,肯定是欧阳家坑蒙拐骗来的呗。”

那些学员听到是欧阳家送来的,脸色露出邪魅的笑容,话中也饱含讥讽之意。

周玉文有些愤怒,但谨记李亚山的忠告,不要惹事。

于是他看了看那个青衣之人,但对方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并没有要帮他的意思,周玉文更加不解了。

“阿彦。”青衣老师喊道。

“到。”

人群中站起一人,个头比周玉文高出一截,看样子他是所有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

“你带他熟悉一下,一个时辰之后我检查,其他人,自由练习。”

说完话,青衣老师就转身进屋了。

所有人学员瞬间蜂拥而上,将周玉文团团围住,说什么的都有。

‘这不是我惹事,而是他们。’

就在周玉文愤怒到了极致,汹涌的武力开始在体内流淌,即将迸发出来之际,那个叫做阿彦的人说话了,他说:

“都回去。”

阿彦还是有威严的,喝退了所有人,他们只能悻悻地远离周玉文。

阿彦把周玉文带到一边,和他说了相关的事宜,比如青衣老师叫做陆生,七十岁,十三级药师,是武馆内药力最高的药师。

还有上课的内容,时间,纪律等等,阿彦统统告诉了周玉文,还带他在院里院外转了几圈,认识环境。

不过,最后,在一个背角的墙后面,阿彦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人,小声地说:

“你真的是欧阳家人?”

周玉文摇了摇头,说:

“不是,不过是慕叔叔送我来的。”

“慕叔叔?欧阳慕?”

“嗯。”

“这就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你记住,今后能少说话的尽量少说话,多做事,不然你可能会有麻烦。”

“为什么?”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你只需要记住就行,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第一时间跟我说,千万不要找陆老师。”

“这又是为什么?”

“你哪来那么多为什么,记住就行。”

“如果我就是不听呢?”

“那我也帮不了你。”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