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鳞之逆免费阅读,周玉文欧阳半夏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2022最好看的玄幻小说鳞之逆,主角是周玉文欧阳半夏,作者是说谎的相思豆,主要讲述了:简介:世界混乱割据,西域魔兽虎视眈眈,北极寒冰国度秘藏玄机,南部汪洋深埋宫殿,东方龙族盘踞独山之巅,中部为中土,四方交聚,是混乱的人类境地。龙族逆鳞乃大凶,周玉文出生三日遭追杀,流落人类凡尘,父母惨死,无亲无故,要想在权谋,诡计,凶恶的世界生存下去,只有实力才是唯一的正道。是复仇,还是逃命?且看周玉文不一样的逆鳞人生!

鳞之逆免费阅读,周玉文欧阳半夏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7章 危机

欧阳府门口。

欧阳慕,欧阳寻,欧阳半夏,齐齐地排在那里,张望周玉文归来的方向,他们还不知道下午发生的事。

“这都这么晚了,他怎么还不回来?”欧阳寻担忧。

“应该快了。”欧阳慕安抚到。

很快,派出去的探子着急忙慌地回来。

“不好了,周玉文打伤了陆家的三少爷,被罚到藏书阁去了。”

“什么?”

欧阳慕惊呼,在陆家和欧阳家关系如此紧张的时刻,这样的事很危险。

“二弟,你亲自去把他接回来。”欧阳寻吩咐到。

“是。”

欧阳半夏也手足无措地焦急起来,她不知道为何焦急?

……

一个时辰后

月光凄凉,打在皮肤上是没有温度的。

欧阳慕的前去,很顺利地就把周玉文带了回来,而被周玉文打伤的陆坤早已经送回了陆家,生死未卜。

两人刚到欧阳家,还没来得及坐下,一队人马黑压压的从暗处窜出,将欧阳府大门围得水泄不通,连只苍蝇都很难进出,那是陆家的人。

“大胆欧阳寻,你可知罪?”

为首的是一个身披铠甲,肌肉爆棚,手握一柄巨斧,寸头圆脸的大汉,年纪不大,口气挺冲。

他叫陆久,是陆坤的大哥,是一名武生,武力六级一重的强者。

“不知陆城主深夜来访,是有什么事吗?”

欧阳寻虽说坐在椅子上,但气质很稳,直接掠过陆久,对着他后面坐在一条巨型三头犬后背的男人说着。

三头犬獠牙四起,高有四五米,四足像是石柱子一般伫立在地上,地上的石砖都有些深陷的趋势。

它的后背站着一人,衣袖飘飘,看不清脸,但给人恐怖的忌惮感,那像是被一头熊盯住一样。他是陆永唐,陆家家主,同时也是边水城的城主,实力八级三重,恐怖如斯。

“呵呵呵呵,欧阳老弟最近是不是糊涂了,做了什么还要我提醒吗?只要你们乖乖把他给我交出来,一切都平安无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交谁?我怎么没听明白?今日陆城主突然驾到,向我欧阳某问这样的话,让外人听了,岂不可笑?”

“少他么废话,赶紧把周玉文交出来,否则我便踏平你欧阳府。”陆久气势汹汹地咆哮。

“周小弟是我府上贵客,如果他做了什么,我替他向各位道歉,如果列位还执意如此,那就先从我的身体上踏过去。”

欧阳寻眼都不眨,意气风发地诉说,这样的情况他经历了已不是一次两次。

“一个废人,跟他废话那么多,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拦得住我。”

陆久说着,挥舞着手里的巨斧便冲来。

“退下!”

忽然,四周狂风大作,一个沉郁而苍老的声音陡然响起,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就像汪洋大海般席卷而来,给人以沉重的压迫感,这是来自强者的压迫,甚至连陆永唐都畏惧三分。

陆久忌惮地后退,背对着陆永唐,警惕地打量着尘土落叶飞扬的周围,说:

“那东西还没离开,父亲,怎么办?”

陆永唐的脸躲在黑暗处,说:

“欧阳寻,今天的事我记下了,我是不会罢休的。”

说完,陆家人又一次气势汹汹地离开了。

“多谢大神再一次救欧阳家于水火,欧阳寻感激不尽。”

欧阳寻对着空气道谢着,但那个沉郁有力的声音再没有响起。

经过刚才,不管是陆久还是陆永唐,亦或者那个没有谋面的强者,对于周玉文来说都是无法匹敌的,这也使他对绝对的力量充满了渴望,这不是羡慕强者,而是只有实力,才能让他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

等一切都安静,只剩下风刮树叶沙沙的声音。

经过这些天的事情,从第一次见到欧阳慕,毫无相识之下送他一千五曲币的黄铜鼎,又因一块令牌来到这个陌生的武馆,今天不管是学员还是老师,所有人都不待见自己,就因为跟欧阳有光。

虽然只有七岁的周玉文,但与生俱来的成熟,让他感觉这其中没那么简单。

这时,他站在欧阳家所有人的对面,愤怒地看着他们,因为他们欺骗了他。

“刚刚那声音是谁的?你们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从黄铜鼎,到武馆学员,你们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欧阳寻开口平静地说:

“周小弟,对不起,之前没跟你说明,是我考虑不周,之所以将你带入武馆,一方面我想李师傅也是这样想的,另一方面是我们的私心。”

继续说:

“我们之所以选择你,是因为你的天赋,在药师之中,你的天赋很高。在一个月之后,我们本想借助你的力量,参加药王大战,在最后夺得魔兽塔中的脆骨珠。”

“你们这是在利用我。”

“我们别无选择,这关乎整个欧阳家的未来,已经三年了,若是今年还得不到脆骨珠,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到下一年,虽然时间很多,但留给我和半夏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周玉文和欧阳半夏听到这话,纷纷疑惑起来。

“若是在七岁之前没能打通经脉,激活武力,那今后想成为武生就不可能了,半夏已经七岁,我希望在我死之前她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

“父亲!”

泪水从欧阳半夏的眼眶中流出,她扑进了欧阳寻的怀中。

站在不远处的周玉文鼻子有些酸痛,他没有父亲,甚至连容貌和名字都无从提及,见到这一幕,心中一阵阵抽痛,就像用一把钝刀,一寸一寸砍着。

无言中,周玉文默默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没有人去追。

……

窗边有个人影,环抱着膝盖,泪水打转,反射着月光,宛如微风摇动涟漪。

窗外是漆黑的,漆黑的树林,漆黑的远山,空气是枯寂的,就像周玉文此时无比枯寂的内心。

‘铛铛铛’

欧阳半夏敲了敲门,说:

“我能进来吗?”

周玉文没有回她。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我进来了!”

欧阳半夏小心翼翼地进到房间,看见窗边的周玉文,怯生生地走了过去,坐在他的身边。

“我不知道我父母是谁,他们的样子在脑子里是空白的,连名字都无从想起。”

分享自己痛苦,周玉文的泪水终究落了下来。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把这里当作自己家,把我当作你的亲人,我会陪在你身边的,就像我母亲去世的时候,父亲陪在我身边,只要你愿意,今后父亲陪我,我陪着你。”

沉默了许久,周玉文才低声地说:

“谢谢!”

“没关系,就当是上次你帮我,我们扯平了。”

周玉文转头看着欧阳半夏,此时的她是那么美丽,这一刻静谧的美丽定格了。

“这是你的,还给你。”

周玉文把之前欧阳半夏掉落的手链递给她,脸上微笑着。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