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是温初心夜冥寒的小说穿越后:成为黑切黑暴君的心尖宠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月之彤瑶的小说穿越后:成为黑切黑暴君的心尖宠,主角是温初心夜冥寒,故事非常精彩,主要内容有:简介:她是现代精神病院长温初心,在一次给病人打针的过程中由于病人的挣扎,最后一不小心,结果扎到了自己身上一朝睁眼,才悲催的意识到自己是穿越了而且穿越就穿越吧,不求王妃富家女什么的TMD,能让她做个人也好居然成了当今暴君佩戴的一个饰品?可这也就算了,可是这个暴君,竟然还跟那个扎她的精神病人,长得一模一样这个可就让她忍不了了最后,在得知她可以自由幻化成人,“心儿,你出来我们聊聊好不好!”

主角是温初心夜冥寒的小说穿越后:成为黑切黑暴君的心尖宠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第7章 小时候可怜而又令人怜悯的夜冥寒,如今——今非昔比

夜冥绝闻言,神色平静的下着自己的棋子。

对于子书逸轩的话,他自然能够猜出他的心思。

只不过,他那个皇兄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打倒的。

否则的话,早在他八岁之前,就已经死无数次了。

尤其有一次,夜冥绝印象尤为的深刻。

那是一个寒冬腊月,外面正下着鹅毛大雪。

恰巧又是父皇的寿宴,所以很多的皇子和公主,都在自己母后(母妃)的精心准备下,让他们挨个的给父皇赠送礼物和惊喜。

而就在寿宴开始的时候,似乎所有人都到齐了。

可是,就在父皇正欲要发话的刹那,大殿的门口,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他穿着破烂不堪,身上只有两件单薄的衣服,鞋子也破了,能够很清楚的看出,他的手脚被冻得通红。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脸上被划破了皮,正有血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

对于眼前的这一幕,整个大殿的人都一阵诧异了起来。

都忍不住纷纷的去猜测,那个小男孩究竟是谁。

然而,转念一想,这里可是皇宫,生活在这里的小孩,无非就是皇子和公主。

只不过,在见到眼前的这个脏乱不堪的小皇子时,所有人的眼中都不由得露出了同情和怜悯,甚至还有疑惑。

然而,众人的内心如何想,但是那一刻,他们却不敢多说一个字。

至于当时的夜冥绝,正好就落座在最后一排的位置。

因为他母后的地位,所以他只能坐后排的位置。

而正因为如此,他才恰巧离夜冥寒最近。

那个时候他还不是很懂,就只知道夜冥寒想要进殿对父皇说些什么。

只是他冷得全身都在颤抖,说出的话让人一个字都听不清。

但是他能够看出来,从夜冥寒出现的那一刻起,父皇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直到最后,他开口想要说话的时候,父皇那道浑厚而又透着明显怒意的声音,骤然响彻了整个大殿。

【把他给孤拖出去杖责十大板,寿宴本就是喜事,如今见了血,还谈何喜事?】

那一次,父皇怒气腾腾的丢下那句话,寿宴也没有再继续,直接就离开了。

至于夜冥寒,十大板下去,很多人都会觉得他会一命呜呼!

一来,他没有母后的撑腰,父皇对他也是从未管过。

所以打他板子的公公,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二来,夜冥寒当时也不过是一个五岁的孩子。

如果换成那个时候的他,估计他连一板都受不了。

只可惜,那个时候的夜冥寒,还值得人同情。

可是现在——

他残暴嗜血,手段狠辣,似乎除了他自己,整个人就没有一丝的感情。

父皇的死很蹊跷,如果要说跟他没有关系的话,夜冥绝自己都觉得有些不信。

几年前,夜冥寒还没有继位的时候,所有的皇子兄弟还有十几个。

如今这几年过去,已经物是人非。

不算夜冥寒的话,加上自己,也就剩下三个了。

说真的,自从夜冥寒继位之后,他整个人就变了。

但是那样的人,于天启而言,根本就不适合做这一代君王。

“绝哥哥!”

突然,不远处小跑过来了一名女子。

女子一袭粉衣纱裙,秀雅绝俗,全身上下好似自带灵气。

裸露在外的肌肤很是娇嫩、整个人气若幽兰,说不尽的灵动可人。

由于她的一声叫喊,瞬间拉回了夜冥绝的思绪。

“绝哥哥你太坏了,昨日让你陪我去郊外赏景,你说没空,现在竟然陪这个家伙下棋。”

随着女子的声音一落,子书逸轩却不乐意了起来。

顿时起身说道:“我说高大小姐,你能不能有些礼仪和那啥。

你又不是属兔子的,大老远从那儿蹦到这儿不累吗?

再说了,一来不给我行礼也就算了,站在你面前的,可还有个南阳王呢!”

女子被子书逸轩的话,激得整个人不由得一噎。

说真的,要不是因为夜冥绝在旁边,她早就一巴掌把他呼出老远了。

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她都追绝哥哥追了多少年了。

但凡绝哥哥身旁有别的女子,她都能有点事做。

可是——

怎么每次出现的都是这个家伙呢!

要不是她相信绝哥哥,绝对不会有龙阳之好。

她高尤灵都要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了。

而且这个臭子书,每次一碰到他准没好事,就知道揭人短。

夜冥绝见女子突然一副委屈的模样,淡淡一笑的说道。

“好了,不要听子书的,在本王面前你无需多礼。

对了,不是说要去郊外么,本王正好这会儿也没什么事,那就一起去吧。”

子书逸轩微微拧眉,想着自己跟着去,总觉得自己是个第三者,尤其在接收到高尤灵那威胁的视线之后。

他不禁咽了咽口水,随后赶忙找了个理由,拍拍屁股跑了。

夜冥绝见他一副落荒而逃的样子,有些不明所以。

随后又正巧看到高尤灵嘴角那抹狡黠的笑意,便一下了然。

这么多年来,女子的种种表现,夜冥绝又怎么可能会感觉不到。

先不说她有婚约在身,再者,他对她并没有男女之情。

若硬是说有什么,那么——

唯独有的,也就是把她当做妹妹罢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