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墨绾风羲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作者是咸鱼贪财,主角是墨绾风羲,主要内容:简介:墨绾胎穿进了一本男频爽文里,可是她既没有穿成女主也没有穿成女配更没有穿成炮灰,而是穿成了和原著八竿子打不着的路人甲墨家少家主墨绾。有了这个认知,墨绾对于这次的穿越非常满意。一边和父母料理墨家的家产,一边想着远离剧情。结果在某次下雨天的时候,她在一个水泥坑里捡了一只不大的人鱼崽崽,第二天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把男主捡了回来。风羲,三岁被母亲卖为奴隶,八岁从里面逃出来,十五岁爬上了摄政王的位置,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所有人都害怕他,生怕一个不小心掉了脑袋。可是他却有一个弱点,每每在月圆之夜,他就会无比虚弱变成幼年形态。正巧在那一天,他被人追杀,落入泥泞之中,昏迷之际,他被一个少女抱回了家。当他闻到少女身上香甜的血以及和养在家中可以压抑他暴躁血脉的青莲相似的气息时,突然就不想放手了。注:男主是人鱼和血族的混血。从小流浪被伤害,是一个黑心肝的疯批,不懂得什么叫做真善美。

墨绾风羲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穿书后,我养了病娇人鱼男主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5章 再次见面

一场闹剧落下帷幕,墨绾转身看着那个低头站在原地的女工。

手中长扇收起,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在她手心塞了二两银子。

“今日准你回去休息,这钱是给你的医药钱,记的去看看身上的伤。”

听到墨绾的话,女工心中的委屈瞬间就溢了出来。

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再也收不住的往下掉,声音哽咽。

捧着手中这二两银子,弯腰道谢,“多谢少家主。”

很快,一品妆很快就恢复原样。

墨绾看了片刻,就和云卷云舒一起离开了这里,继续朝着一品酥的方向走去。

在她往前走的时候,一向不怎么过马车的街道,突然驶来一辆奢华的马车。

马是有价无市的汗血宝马,车架是用珍贵的东海木所做。

车帘是用上好的鲛月纱,就连拉马的缰绳,都是天蚕丝碾成粗线制成的。

能够拿这些东西做一辆马车,这车上的主人要么尊贵非凡,要么就是财大气粗。

在马车距离她还有十米远的时候,就见两边的下人将四周的人都驱散开来,让这马车能够顺利通畅的行驶。

墨绾站在一边,见马车离开,这才继续往前走。

等到了一品酥的时候,墨绾又看见了这一辆马车。

此时它正停在一品酥停放马车的地方。

也不知今日是哪位贵人到一品酥来了。

墨绾默默的想了一下,进了一品酥,直接朝着三楼的雅间走去。

这一品酥她也是设置了下品、中品和上品的区分。

下品多是平民百姓,中品多是达官贵人,上品却大多都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

上品的屋子不多,统共也就只有七间。

这里的屋子不允许预订,只有早些来这一个法子。

有时她来的晚了,就连她这个少东家都拿不到这上品的屋子。

今日刚刚上了二楼,走了没有两步,掌柜的就立马上楼赶了过来,站在她的身边。

“少主,今日上品已满。”

她今日没赶上。

没抢到上品房间,墨绾也不在意,转身一边朝着楼梯走,一边吩咐掌柜的,

“给我准备一个中品僻静的屋子。”

她的话音落下,一个间屋子的门陡然被打开。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三步并两步的走到墨绾的身前,抓住她的手腕。

墨绾一愣,顺着这只手朝上面看去。

见到来人是谁的时候,吓了她一跳,不受控制的往后退。

却因为他抓着自己的手腕,又被他拉了回来。

“你之前说,今日事务繁重。”风羲垂眸看着她,语气幽幽。

墨绾没有想到再次见面会来的这么快,以至于她现在要圆今早撒的谎。

她垂眸想要先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小心的挣扎无果之后,被迫面对风墨那颇带压迫感的视线。

她另外一只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干巴巴的解释,“巡视我手下的铺子,就是今日的事务。”

风羲问:“巡视要做什么?”

“看看长工是否有在好好做活,尝一尝厨子的手艺如何。”

墨绾老实的回答,但是大多数时候,她来这里,都只是为了吃一两盘点心。

风羲了然的点点头,目光扫向一旁站着的掌柜,财大气粗的吩咐,

“把店中所有的点心都做一份端到上品玉兰间。”

他拉着墨绾的手,朝着玉兰间里面走去。

将那门给关上之后,风羲就将风墨拉入自己的怀中。

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风羲觉得心中想要升起的阴郁渐渐消退。

“我让他都做了一份点心过来,你要做的事,不妨碍待在我身边。”

他语气淡淡,一双手穿过她的手侧,搂住她的腰,将头放在她的肩膀上。

如果是旁的什么人,墨绾定然给这个人两巴掌,顺带再踹上两脚,将这个人给扔到荒野里自生自灭。

可是当人变成了风羲的时候,墨绾诚实的怂了。

这就是一个黑心肝,手段狠辣的人。

她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等过了一会儿,掌柜的把上百种点心送了过来。

只是他还算是聪明的,每样点心只准备了两块。

只是纵使如此,也是摆满了四张大桌子,才算是彻底的摆完。

墨绾想要拉开他的手挣脱开的时候,摸到他的手腕。

墨绾手中的动作一顿,一时间没有了下一步动作。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脉象,墨绾学了十几年的医,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脉象乱的像是一个杂乱无章的毛线,又微弱的好像随时都能挂掉。

纵使墨绾知道他身中各种剧毒,身娇体弱,却没有想到会是这种随时都有可能挂了的脉象啊。

见她面上神色凝重,风羲垂眸看着她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声音轻缓,“你会医术。”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就墨绾那搭在手腕上的动作举止,都看着像是在把脉。

“嗯。”墨绾收回手,拎起一旁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小口小口的喝着,心中思绪万千。

她突然觉得,以这样的脉象,风羲能够活到他统一东洲后的第三年,还真的是无比强大啊。

千言万语,也只能归结于两个字——

命硬!

“在想什么?”

这道询问让墨绾回了神,她微微摇头,“没想什么。”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垂下眸子继续小口喝着手中的茶。

这茶是用今年新出的白茶泡的,汤水浓厚,也是她最喜欢的一种茶。

只是白茶都是到了四五月份才会出新茶,如今不过三月,下来的茶屈指可数,可见珍贵。

“被我的脉象吓到了?”

风羲抬手将衣袖往下拉了拉,遮盖住手腕之后才停了手。

他看着自己这双略显苍白的手,眼底带着厌恶。

别说别人不喜他这副身体,连他自己也不喜。

不喜欢这身体里流的血,也不喜这一副皮相。

“没有。”墨绾摇头,“你这脉象虽然看着虚弱,但至少还能活上十个年头。”

这话她说的不假,按照书里的时间推算,他确实还有十年的时间。

见她不是和那些庸医一般,一边说自己命不久矣一边摇头叹气,风羲眼中闪过一丝笑。

但他对于能活多久也不在意,没有多问什么。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