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在哪可以免费看,沈袭容明砚怀小说无广告阅读

优秀的古代言情小说千千万,见你是青山的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沈袭容明砚怀,主要讲述了:简介:【重生&庶女&宅斗&甜宠&马甲】人人都知道摄政王明砚怀娶了一个小庶女沈袭容。摄政王:王妃倾慕本王已久,爱惨了本王!‘启禀王爷,王妃要红烧了您养的锦鲤!’摄政王:哦,红烧的好吃吗?问问王妃喜不喜欢清蒸的。‘启禀王爷,王妃把您的心腹杀了!’摄政王:哦,杀得好!那心腹一定是敌人派来的卧底!‘启禀王爷,王妃要造反!’摄政王:来人啊!传本王的命令,陪王妃一起攻打皇城!

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在哪可以免费看,沈袭容明砚怀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10章 我有病

沈袭容示意添香把供词呈给明砚怀后,进内间看了看小五仁,这孩子虽然睡着了但身子还是时不时的发抖,小脸紧皱着,睡得也不安稳。

“让厨房给他煮点牛乳,喝了能安神。”

奶娘连连点头,抹了一把眼泪感激的说:“多谢王妃。”

她淡淡的‘嗯’了一声,起身才出去,明砚怀就愤怒的重重把供词拍在桌子上。

“她好大的胆子!她怎么敢?那可是镇边将军的独子!”

沈袭容波澜不惊的轻声说:“王爷消消气,妾身已经让人把她看管起来了,只是她是王爷亲自抬回来的妾侍,该怎么处置还得请王爷拿个主意。”

“本王要亲自审审她!”

说着,他一拂袖怒不可遏的往脂香苑而去,她面无表情的望着他的背影跟了上去。

——这摄政王府的内宅本来就是一团乱麻,看来都不用她费心使什么手段,只要稍稍推波助澜就家宅不宁了。

总有一天,她能把久盛王朝的国运败光!

胡思乱想的工夫,他们已经站在了脂香苑内,明砚怀一个眼神,两个嬷嬷连忙把华吟提了过来。

华吟一见他就哭的撕心裂肺,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王爷,妾身冤枉啊!妾身不知道哪里得罪了王妃姐姐,竟让王妃姐姐用这么阴毒的手段陷害妾身!”

“她……她收买了妾身院里的丫鬟,那供词都是伪造的,求王爷明察啊!”

明砚怀锐利的眼神冷冷的盯着她,直到看的她心慌了才漠然的开口:“你不必攀咬王妃,此事你没得狡辩。但念在你进府多年的份上,本王想听你亲口说。”

“妾身真的没有……”

沈袭容乏味的轻压着太阳穴,扬声对红袖说:“既然华吟姑娘不肯说实话,那你就去帮帮她。女儿家都爱美,再掌嘴伤了她的脸就不好了。去取几根纳鞋底子的针来,顺着华吟姑娘的指甲盖扎进去,又疼又不留伤疤。”

“是,奴婢这就去。”

红袖福了福身子作势往外走,华吟已经吓得浑身瘫软到地上了。

她脸色惨白的急声说:“别!别去!我说!”

“王爷,妾身实在不知道那孩子是您的义子,要是知道就算借妾身十个胆子妾身也不敢啊!他一身的汗浑身脏兮兮的,像个野孩子似的,在妾身院子里闹得鸡飞狗跳,妾身本想给他点教训,谁知道他……他不会游泳……”

“呜呜……王爷,妾身知错了!您就饶了妾身这一次吧!”

明砚怀轻轻撇去茶盏里的浮沫,冷着脸说:“王妃是府里的当家主母,你来裁度吧。”

沈袭容沉吟了片刻,一本正经的说:“奶娘把小五仁照顾的很好,就算出了汗也不至于‘脏兮兮’的,既然华吟姑娘嫌他脏,多半是得了洁癖。妾身以为,治这种病就得以毒攻毒。”

“华吟姑娘禁足这三个月也别闲着了,每天把府里的恭桶清理干净吧,三个月后洁癖一定不药而愈。”

他点点头:“就按王妃的意思去办。”

华吟怔愣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她:“你……你让我洗恭桶?我可是王爷亲自抬回来的!我比你进府还要早!你这个贱人凭什么这么对我?”

她眉眼弯弯的一笑,丝毫不恼怒:“华吟姑娘别生气,本王妃这么做也是为了给你治病。”

“你哄鬼呢?我没病!”

“哦,既然没病……那你推小五仁下水就是因为你心肠歹毒、连个稚子都不放过咯?”

华吟的眼睛滴溜溜乱转,要是拿有病做托词,她的所作所为也算情有可原,可要是连个借口都没有,王爷一定会更加厌弃她的。

她权衡了片刻,连忙改了口:“不不不……我有病!我就是有病!”

沈袭容满意的勾唇:“这才对嘛,你不但有病,还病的不轻呢。”

“王爷,要是您没别的吩咐,妾身就先告退了。”

明砚怀似笑非笑抬眸,鹰隼似的目光仿佛能把她看穿似的:“沈大人家的千金果然厉害,救人、审问、看押证人、画供、刑罚手段、惩治之法……有条不紊、甚有章法,本王的王妃堪比刑狱大夫啊。”

她的心脏猛地一紧,暗暗有些后悔——是她疏忽了!原身只是一个卑微的庶女,哪懂这些?

不知道为什么,一对上这只老狐狸的眼睛,她就有种被狼舔了一口的感觉。

她干笑了几声:“王爷过奖了,这些都是妾身从杂书里看到的,学以致用嘛。呵呵呵……妾身告退!”

她福了福身子,带着红袖、添香一溜烟的往外跑,好像身后有老虎撵她一样。

明砚怀意味深长的轻捻着手指——这小庶女……有点意思。

直到跑回了清荔院沈袭容才长松了一口气,猛灌了几口茶水。

红袖眼巴巴的望着她:“王妃您真有本事!三两下就撬开了脂香苑下人们的嘴,把华吟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了!”

她放下茶盏笑着摇摇头:“凑巧而已。你好像不太喜欢华吟姑娘啊。”

“您恕奴婢多嘴,阖府上下没几个待见她的!她一个妾侍,说白了也只是个奴婢罢了,可偏偏要摆主子的款,整天吆五喝六的!我们王爷把她抬进府后连碰都没碰过她,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除了那几个她给过银子的嬷嬷,没人向着她!”

她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这么蠢笨的女子怎么可能入得了明砚怀的法眼?既然没有碰过她,想必也不是贪色,那把她抬进府的用意是什么呢?

她甩了甩头,也不再多想:“回头你封五两银子的赏银,给今日开口指证华吟的那个丫鬟。”

添香偷瞄着她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说:“王妃,奴婢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你说。”

“那丫头能为银钱所动,可见不是个忠心的,要是再留在府里恐怕……”

沈袭容赞赏的看着她点点头,唇角微勾:“你说得对,不过今天闹了这么一场华吟一定容不下她,早晚会把她赶出脂香苑,到时候给她安排个在外院伺候的差事就行了。”

‘久盛王朝国运衰败百分之十,媚术提升百分之十’。

她的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唇边的笑意不禁更浓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