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沈袭容明砚怀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完整版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作者是见你是青山,主角是沈袭容明砚怀,讲述了:简介:【重生&庶女&宅斗&甜宠&马甲】人人都知道摄政王明砚怀娶了一个小庶女沈袭容。摄政王:王妃倾慕本王已久,爱惨了本王!‘启禀王爷,王妃要红烧了您养的锦鲤!’摄政王:哦,红烧的好吃吗?问问王妃喜不喜欢清蒸的。‘启禀王爷,王妃把您的心腹杀了!’摄政王:哦,杀得好!那心腹一定是敌人派来的卧底!‘启禀王爷,王妃要造反!’摄政王:来人啊!传本王的命令,陪王妃一起攻打皇城!

沈袭容明砚怀小说最新章节免费看,黑莲庶女重生翻盘!王爷以国相许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2章 兴风作浪她熟啊

“啊——”华吟怔愣了几秒才尖锐的叫出了声,捂着脸嚎啕大哭,“我的脸……我的脸!你这个贱人,你竟敢毁我的容!我跟你拼了!”

鲜血顺着她的指缝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华服上,她凶神恶煞的扑了过去,沈袭容一脚踹向她的小腹,只看见华吟像只断了翅膀的蝴蝶似的,直直的飞出了几丈远。

她优雅的站起身抚平衣袖的皱褶,凌厉的眼风从那两个婆子脸上一一滑过:“还有谁想跟本王妃比划比划拳脚?尽管试试看!”

这具身子虽然羸弱,但好在她前世父皇请师父教她的武功根基还在,对付几个女子还不在话下。

婆子们都吓傻了,咽了一口唾沫赶紧往后退了几步,一个劲儿的磕头连声说‘不敢’,暗暗在心里叫苦。

——就算她们在王府当了二十多年的差,也从没见过哪个女人像王妃这么彪悍啊!看着瘦瘦弱弱的像一阵风就能刮倒似的,一出手竟然就毁了华吟姑娘的容!

沈袭容冷笑了一声,一步一步走向华吟,她向前迈一步,华吟就哆哆嗦嗦的往后挪一寸,直到身子贴在了门板上退无可退。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王爷亲自抬回来的妾侍!你要是敢动我王爷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她俯身眉眼弯弯的一笑,露出几颗小白牙慢条斯理的说:“华吟姑娘是在威胁我?你以为王爷会为了你背上‘宠妾灭妻’的骂名吗?别说我今天划了你的脸,就算我拆了你的骨头王爷也不会拿我怎么样!你要是不信的话,不如试试看?”

华吟吓得浑身发抖,眼前这女人笑的人畜无害,可说出来的话让她头皮发麻,这哪是什么沈家的千金小姐啊?分明是母夜叉!

“你……你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就要喊了!”她惊恐的蜷缩成一团,警惕的盯着沈袭容。

沈袭容鄙夷的轻嗤了一声,矜贵的扬起下颌:“带着你的狗腿子滚出去!以后要是再敢冒犯本王妃,本王妃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她瑟缩了一下,恨恨的从地上爬起来,连滚带爬的逃出了房间,仿佛身后有狼在追她似的,那两个婆子也紧随其后,生怕跑的慢一点被沈袭容抓住。

直到人都跑光了,沈袭容靠在迎枕上暗暗盘算着她眼前的处境,耳边却突然传出一个声音:久盛王朝国运下降百分之五、媚术提升百分之五。

她心里一动——难道梦里梦到的都是真的?

她刚才只是划了明砚怀一个侍妾的脸,竟然就让久盛王朝的国运衰败了一点儿?

天可怜见,这是老天再助她报这血海深仇啊!

她隐隐有些兴奋——既然老天让她苟且偷生,她就不能白活一场!不就是兴风作浪吗?这套她熟啊!不把明砚怀的后院搅得天翻地覆她就不姓沈!

灭国前她虽然被父皇母后娇养着,但也看了不少后宫里那些腌臜事,想必做起来也是手到擒来的!

她精致的小脸微微抽搐了几下,强忍着狂喜。

好不容易平复了几分心情后,沈袭容坐在铜镜前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张脸跟她做长公主时的模样有七八分相似,只是瘦弱了些,身上还有不少淤青和旧伤疤,可见是平日受尽了苛待。

既然重活这一场是天意,她必得让久盛王朝的人血债血偿!

“外面有人吗?进来一个。”

她的话音刚落,两个年纪十七八岁上下的婢女就快步走了进来,怯怯的低着头行了个礼:“奴婢红袖、女婢添香,给王妃请安。王妃有什么吩咐?”

沈袭容打量了她们一眼,挑眉问道:“你们是服侍我的丫鬟?”

“是。”

她看着这两个女婢浑身打着颤,想来是被她刚才划破华吟脸的事吓到了,忍不住低笑了几声:“你们别怕,我又不会把你们活吃了。伺候我梳洗吧。”

红袖、添香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伶俐的给她净脸、梳妆。

见她语气和善,年纪稍小些的红袖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低声说:“王妃,您要小心了!华吟姑娘不是那么好惹的,您毁了她的容,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住口!你有几个胆子敢在背后议论主子?你的命不想要了?”添香低叱了几句,诚惶诚恐的叩了个头,“红袖口无遮拦,求王妃看在她年纪尚幼的份上,饶了她这一次吧!”

沈袭容眉眼弯弯的一笑,虚抬了抬手:“起来吧,红袖提醒我是一番好意,我领情。”

添香微微松了一口气,见她确实没有怪罪的意思这才敢站起身。

“明砚怀呢?”

‘扑通’一声,她的话音刚落,红袖、添香就惊恐的齐齐跪到了地上。

“王妃您……您不能直呼王爷的名讳!这可是大不敬啊!”

“哦,有本事让他弄死我。”

“王妃好胆量!不如本王就成全了你,弄死你算了!”一个清冽的男声由远及近,言辞间带着一抹与生俱来的矜贵和冷傲。

沈袭容转过身冷淡的打量着眼前这人,他应该就是久盛王朝的摄政王明砚怀了吧?

一身湛蓝色衣裳,眉眼浓淡得宜,俊朗疏阔,如同一副丹青水墨画一般。身姿挺拔,一拢袖身上的衣裳缎面生光,于静默中流淌出几分不近人情的冷漠和凉薄。

昨晚她昏昏沉沉的看的也不真切,今天一看,竟然是一副难得的好皮相。

只可惜……非我族类!

她垂眸深敛着眼底翻涌上来的恨意,起身优雅的福了福身子:“王爷。”

明砚怀淡漠的颔首,径直在桌边坐下抿了一口茶:“本王才一回府就听华吟说她被你划花了脸,原本本王是不信的,沈大人家的千金怎么会这么刁蛮?可听了王妃刚才那番有恃无恐的话,也由不得本王不信了。”

他正说着,华吟就提着裙角哭哭啼啼的冲了进来,脸上蒙着一层薄纱,恨恨的瞪了沈袭容一眼。

“王爷~您要为妾身做主啊!妾身……”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