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凤里希顾长庚小说神庭招聘,待遇从优无广告阅读

2022最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神庭招聘,待遇从优主角是凤里希顾长庚,作者是醒醒艾,主要讲述了:他是个好人。我知道。我不想他死。那就来应聘吧:神庭招聘,待遇从优。凤里希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消失一次,大家都知道她又去那个地方了。被问:每次都去同一个地方,不腻吗?凤里希只能回他,麻麻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凤里希顾长庚小说神庭招聘,待遇从优无广告阅读

第6章 寻“嫡长子”的姑娘

顾长庚没有没有回家,而是先将凤里希送到了他空置的房子里。

房子是精装,但是自交房顾长庚一次也没有住过,因此一些生活用品还得现添置。

好在他从f市回来就已经打过电话,现在只要等东西送来就好。

坐在柔软的大沙发上,吹着温度适中的冷气,吃着顾长庚叫人送来的外卖。凤里希不计较他之前的差评,由衷的对他表达感谢:“顾警官,真的非常感谢你。”

“是吗?那你……”

“哎,应该是送东西的人到了,我去看看。”凤里希丢下吃的正香的小羊排。三两步到了门口,打开门,果然是来安装东西的工人。

紧接着一批又一批,送衣服得,送鞋子得,送洗漱用品护肤品的,送新鲜食材的……

顾长庚看着这群来的“刚刚好”得的人,不再理人,暗自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顾长庚这几天出任务,眼睛都没眯一会儿,饶是如此他还是等到凤里希安置好了,又教了她一遍房间各种家具的使用方法后才离开。

“我走了,你锁好门,怎么反锁还记得吗?”

凤里希立刻反锁了一个给他看,顾长庚终于打着哈欠离开了。

凤里希关上门又打开,探出头:“你要开车回去吗?”

“嗯?”

“你等我一下”

门没有关,顾长庚依稀听见里面淅淅索索翻东西的声音。

片刻后,女孩出来,端了一杯深褐色的茶汤递到他跟前:“喝喝看,提神醒脑,还能清热解暑。”

以前她给那些守夜的警察送过一回,喝过没有不说精神的。由于效果太好,据说局长后来要求每个晚上出任务的人都要喝一碗。

当然,就算没有局长的要求,也多的是人抢着着,困的人提神醒脑,虚的人清热解毒,老年人晕强身健体。

顾长庚对她杯子里的东西没有兴趣,但是当一缕熟悉的茶香在空气中蔓延开来的时候,他端起了茶杯。仅是小缀一口,他就弄清了这股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

他之前以为这是他们准备食材的时候,顺便也给她准备了些茶饮。但现在,这明明就是前两天,他们出发前局长让他们喝的凉茶,不可能在外面买到。

楼下,顾长庚的身形隐在灯光明灭的车内,光影使他的轮廓更加立体。面部线条如一道道人为仿刻出来的精致雕塑,眉眼有些冷峻。

顾长庚在打电话:“陈叔,你今天送东西过来是不是拿了些老爷子的宝贝凉茶。”这是顾长庚认为比较合理的可能性。前些日子老爷子大寿,局长托他给老爷子带了些。老爷子惦记着他,让陈叔带过来也不是不可能。

陈叔似乎是被吵醒的,他清了清嗓子回道:“没有啊,你爷爷那凉茶宝贝着呢,谁都不给动。”

顾长庚不知道现在是该思索老爷子的这句“谁都不给动”里包不包括他,还是继续思考,这茶究竟哪儿来的。

顾长庚想着另一种可能性,她是局长的人,卧底过去的。

片刻后又兀自否定,就凭她能沟通鸟雀,让它飞这么远来报信这一样,局长就不可能让她去卧底。

连手机都不会使得家伙,智商也不像是能卧底的样子。

刚念叨完,手机就响了起来。他始终不知道她的全名,因此微信备注还是“小希”两个字。他点开,是一段语音:

“你怎么还没回家,是我的凉茶不好用吗?”

他打开车窗,女孩在捣鼓窗户,打开,趴在窗沿上向下俯视着他。大有他说没有用,他就要从这跳下来,再送一杯的趋势。

他按着键回道:“凉茶很有用,谢谢。”然后开着车离开了。

————————————-

晋安府方家

方家早就接到了方向元的报平安电话,但是只有在看到人后心才算真正落了地。

两人一下车,何蓁蓁就抱着女儿不撒手,埋头在女儿脖子上痛哭。方爷爷方奶奶也跟着抹眼泪。

岁岁看见妈妈就想往她身上蹭,也不管妈妈是不是在哭,就往窝进妈妈怀里,双手环住妈妈的脖颈,跟着哭了起来。

她见到爸爸真的是十分的开心,还能跟小朋友们炫耀自己的爸爸,但是现在回到家,看见妈妈却只想哭。她觉得她已经离开家好久了,好想妈妈。好想爷爷想奶奶。

方岁岁一哭,方妈何蓁蓁就哭不下去了,她抹了眼泪开始哄女儿。方向元扶起妻子和女儿往屋里去。

几人又在沙发上一阵痛哭,方岁岁越哄越哭,到最后哭着睡着了。

何蓁蓁抱着女儿坐在沙发上,方爷爷方奶奶也不肯去睡觉。

“向元,你怎么想的”

“妈,这个案子大家夜以继日追踪了半年,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线索。我……”

“警察局里这么多人,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能查,这次是岁岁运气好,下次呢?”

“妈,你让我想想”

两个月前,方向元带队追踪了一年多的贩毒案有了线索,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条线索,方向元差点丧了命,还连累了家人遭受无妄之灾,连这次方岁岁被拐卖,百分百也是对方的计谋之一,为的就是阻止他们继续追查下去。

如果不是有那只喜鹊来通风报信,对方的计策很可能就成功了,他在此之前一度非常动摇,值得吗?父母,妻子,女儿,没有一个不受他连累的。

岁岁失踪之后,这种情绪达到了一个顶峰,他把自己关在昏暗的房间里,给局长的辞职信息编辑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喜鹊衔来锦袋,方岁岁平安归来。

如果不是他第一时间去警局,第一时间给顾长庚电话,警局的同事在睡梦中被叫起来加班,他的女儿可能都没有这么快回来,甚至回不来。

据许多被害者的口供说,仰口村每隔三天就会送走一批人,他们如果晚去一天,如果没有人相信他的话,没有局里详尽周密的安排,没有喜鹊这个“外挂, 就将有3-5个孩子被送走。是谁的孩子?将会被送去哪里?没有人知道。

警局中

f市警方来电,杨大姐对拐卖人口供认不讳,但对她的上头的人却只字不提。大家心知肚明,凭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运营动这么一大个拐卖犯罪团伙。

她两个弟负责接送被拐卖的人口,而村民只需要保持沉默,然后每年就能分得一大笔“分红”。从哪里拐卖的人,卖到哪里去,怎么联系,怎么交易,这些事情全都是杨大姐负责的,也只有杨大姐知道。

顾长庚听到电话那头有人抱怨:

“这么大个村子,一个有良心的都没有!”

“他们自己也都有孩子,这些人真是丧尽天良,但凡有一个人报警……”

“自己家的孩子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上着各式各样天价的艺术班,哪能不忍心。反正是别人家的孩子。”

“等等,周队,你旁边是谁在说话。”

顾长庚听到周队对后面的人骂“没看到这儿正打着电话吗,都给我闭嘴。”

“不是,周队,你叫他再说一遍”

那人还没搞懂状况,又讪讪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顾长庚问:“你刚刚说他们的孩子都在城里读书,而且都在上艺术班,所有的?”

周队立马反应过来,吩咐道:“马上整理清楚他们的信息,10分钟后报告给我。”

村里43户人家,43户人家的孩子都在f市,都在同一个艺术培训学校上课,一个不落。摆在周队长前面的报告验证了顾长庚的想法。

周队长再次去电:“顾队长,你猜的没错,确实所有孩子都在同一个艺术学校,而且还都在同一个班。”

“孩子们被控制了。甚至有的还……还染上了毒瘾。”

“孩子估计是村民们主动送去做“人质”的,估计就是为了赚那点分红。只是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毒品控制。”

“这批毒品初步检验与你们之前追踪过的那批很相似,估计这背后的人和你们追查的那个贩毒团伙关系匪浅,或者干脆就是同一批。”

“我已经向上面申请,这个案子转交你们负责。”

————————————-

凤里希昨晚睡了一个好觉,心情都舒畅了不少。她按照昨天顾队长教的在手机上点了一份早餐,吃饱喝足去办正事了。

来到这里,身份始终是个问题。她原本来到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找安安给她弄个身份证明,但是她没想到,落地即“被拐”。

有些人倒霉自己撞到她手里,何况还有这么多无辜的被拐人群,她也不能坐视不理。

但现在也算是歪打正着,他们把她当成受害人,并没有问她要身份证明。

人不好找,但是地方总不会变,好在她要找的乾安公馆就在靖德市,她出行不会有人要检查她的身份证明。

她根据网络上的地址来到乾安公馆,凤里希在门口输入密码,大门缓缓打开。入目先是一个巨大的鲤鱼喷水池,水柱比以前大了三倍不止。再往里两侧是一个对称的小花园,树下各一个秋千凳。

凤里希从前最是喜爱,她惊讶这秋千凳竟然还在。毕竟通过手机,她已经大约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公馆里没有人,她在秋千上坐了一会儿,自觉没趣,又往屋里去了。

屋里的陈设一如当初她走的时候,白色蕾丝布上积了些灰,沙发依旧放着一个她最爱的胡萝卜抱枕。木质的旋转楼梯被又刷了一层漆,颜色比以前更深了些。

客厅中间一个神龛,供奉着一尊牌位:顾氏成安之位。没有多余的一个字。旁边还刻着生卒年,生年不详,卒于她离开后的第四十三年。

凤里希对着排位上了一炷香。

上了二楼,果然见自己的房间还在,没有一点改动。

她飞快的在门口打了一辆车,直奔良辰小苑,就是顾长庚借住给她的地方。

借助在别人家里始终不好,这里的乾安公馆的房子这么久的还保持着原样,她的卧室连一个凳子都没挪动,显然是留给她的。

她叫师傅留在楼下等,自己一个人上了楼。

不过十分钟,就拎着一个抱走了下来。

“师傅,还是刚刚我们来的那个地方。”

半小时后,凤里希又回到了乾安公馆。

住的地方算是解决了,等在解决了身份问题,她就能在这里愉快的玩耍了。

而要解决身份的问题,就要去找到压在她妆匣下纸条上的人:顾正其。

仓澜山顾家门外,门卫老赵见着一个窈窕纤瘦的靓丽姑娘走向自己,连忙上前殷切的问道:“请问你找谁?”

“顾正其。”

“喔喔,顾先生在…”答到一半,老赵发现不对:“嗯?,顾正其,你不是找长庚的?”

猛然又一惊“不对,你找,顾,顾正其?”

凤里希点头“是啊!这里没有这个人吗”

“不是,有倒是有。”

凤里希:?……

什么叫有倒是有,不是很理解。

“十几年前有,现在没有。”老赵解释“顾正其是顾老先生的父亲的名讳,他十几年就已经仙去了?”

“嗯?那他的嫡长子是?”

老赵:……

嫡长子?

这姑娘瞧着年纪轻轻,怎么还搞封建主义这一套。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