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凤里希顾长庚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神庭招聘,待遇从优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由作者醒醒艾所著,现代言情小说神庭招聘,待遇从优火爆上线,主角是凤里希顾长庚,主要讲述了:他是个好人。我知道。我不想他死。那就来应聘吧:神庭招聘,待遇从优。凤里希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消失一次,大家都知道她又去那个地方了。被问:每次都去同一个地方,不腻吗?凤里希只能回他,麻麻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凤里希顾长庚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神庭招聘,待遇从优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1章 被拐的姑娘

仰口村位于F市西南一片,是群峰交错间,山坳里的一个小山村。

村前一条土路,是前几年村民们筹钱自己挖的,资金不足,没有铺上水泥,就那么一条灰扑扑的泥巴路蜿蜒盘桓在群山间。另有三面环山,是次原始森林,植被茂密。自村头通路以来,山里的羊肠小道逐渐被枝条荆棘掩盖。

正值雨季,磅礴的大雨将整个村子洗刷一新,空气弥漫着森林树脂的清冽香气。雾气还未散开,缠绕在群山腰,宛如一个雄浑的青年戴着一条雪白的围脖。远远望去,山村如仙村。

大雨将村庄洗刷的干净,泥巴路却是为此积累了许多淤泥,使人无处下脚。好在村里有辆面包车,供村民们上山下山,倒也不至特别为难。

面包车驶进泥巴山路,飞速旋转的车轮碾过泥坑,泥水溅了车一身。驾驶座上是个光头男人,轻声哼着小调,两手把着方向盘,在曲折逶迤的山路一路滑翔。德芙都没他丝滑。

驾驶座后面坐着一对中年男女。

杨大姐怀里抱着个粉白公主裙小女孩,正在面包车上闭目养神。

他们昨晚摸黑去接的孩子,现在正困着。旁边是个三十来岁花衬衫男,双手抱在胸前呼呼大睡。

飞驰的面包车在坑坑洼洼的路上三米一颠五米一簸,却一点也没有影响大家的睡意。这条路他们跑了百遍,习以为常。

“哧,哧–”面包车急刹,后座的两人齐齐栽向前方。

杨大姐捂着额头检查怀里的孩子,对前面的光头男人抱怨:“老二,怎么回事?”

“大姐,你看前面,那姑娘不是我们村里人吧。”他们村的地理位置,轻易不会有陌生人上来。而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孤身一人,形容狼狈。

车里的大姐顺着光头的视线看过去。

前方路沿处果真站着个姑娘,举着把伞,伞却极大一部分偏向了路边矮灌木丛,灌木丛上立着一只羽毛黑白相间的鸟。少女正对着鸟叽叽喳喳,听见响动回过头疑惑的望着他们。

和她旁边笔直挺立的松针树相比,她显得十分娇小。但杨大姐只消瞄一眼就知道,这姑娘瞧着小,但怎么也有一七零左右了。身材比例匀称,再加上衣裙称人,使得她给人第一眼错觉罢了。

“……停到前面去,我下去看看。”

面包车停在小姑娘五米远的地方,杨大姐将怀里的小女娃递给旁边的男人,拿了把伞朝小姑娘走了过去。

娇俏姑娘穿的称人衣裙,准确来说是一件月白绸制纹绣旗袍,丝质轻柔。微雨薄雾浸润后,为山风所胁,掐出女主人的一把好腰身。标准精致的鹅蛋脸,白皙的肌肤莹润如玉,一双黝黑的杏眼清纯娇憨,耳边还坠着两只珍珠耳坠。皓白的手腕举着一把天青色油纸伞,宛若民国时期出门踏青,却突遭小雨的,娇俏贵气的大小姐。

只是此时大小姐颇为困窘,刚刚为一只鸟遮雨,伞借出去大半,油纸伞堪堪遮住她的头顶,裙摆污迹明显,英式小高跟更是惨不忍睹。

靠近少女,枝头的鸟惊起飞走,她方才认出那是只喜鹊。喜鹊,真是个好兆头,连带看眼前的少女都带了些喜气。

她操着一口乡音,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温声问道:“小姑娘,怎么一个人在这?”

小姑娘的视线落在她的伞上,又拿下自己的伞打量,片刻后懊恼道:“我迷路了。”

“迷路?”杨姐立马关切的问道:“怎会迷路?这山路可不好走,平常连个车都没有。”

小姑娘怔怔思索片刻,茫然回道:“我不知道”

杨大姐打量着小姑娘,似乎在考量着她话里的可信度:

“那你叫什么?可有家里人的联系方式?”

“不知道”

“不知道?你家住哪儿还记得吗?家里有些什么人?”

“不知道”

“真不知道?”

“不知道。”

“失忆了?”

“不知道。”

杨大姐目光如炬,小姑娘答得真诚。她忽然觉得这姑娘不是“娇憨”,是“真憨”。

难怪刚才会和一只鸟叽叽喳喳。

可惜了……。

“姑娘,这样吧!你先跟我们回去吧”她笑眯眯指向后面的车“我叫他们帮你找找你的家人,你一个人在这儿可不安全。”

小姑娘没有在意她审视的目光,也没有犹豫,顺从的随着她往车边去。她越发肯定,这姑娘脑子有点问题。怎么能就这么随意的跟陌生人走呢?一点安全意识没有。

杨大姐落后半步,视线落在她的珍珠耳坠上。她粗衣麻布,脸上带着乡下人久经劳作的蜡黄脸色,和连日奔波的疲惫。小姑娘穿的好,养的好,却是个脑子不好的,搞不好是被人丢在这深山老林里的。

车上,抱着孩子的男人见状已经挪到了后座去,她上车坐在原先花衬衣男人的位子上。

“我姓杨,他们都叫我杨大姐,你也跟着他们一块儿叫吧”不等小姑娘回答,她便转向后座的花衬衫男人“老三,手机给我”。

她打心底里觉得这么漂亮一姑娘,就算是傻的也没人舍得丢。但迷路迷到这山上来,也不太可能,毕竟就算是他们开车上来也得三四个小时。

杨大姐拿过手机开始搜索最近的寻人启事,她得再确认一下。

有道灼热的视线盯着她的手机,杨大姐抬头,不出所料是坐在她旁边的憨姑娘。

憨姑娘目光灼灼,态度诚恳的发问:“这是什么?”

杨大姐着实有点吃惊,下意识反问道:“你不认识啊?这是手机啊。”就算是落后贫穷如他们村,也连几岁的小朋友都知道这是手机。

憨姑娘被她的眼神和反问伤到,扭过头,端正的坐着,闭口不言了。

杨大姐看着生气的小姑娘,这反应,又感觉一点不像个傻子。

这一路,她发现,只要你不问她问题,光凭着这幅模样,绝对看不出她有一点问题。

如果真没有人要,就这样养在家里,倒也赏心悦目。

杨大姐浏览了各个社交平台和新闻网站,又打听了一番各个渠道的小道消息,完全没有关于这姑娘的任何信息。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又一个时辰后,面包车开进一座临山的二层小楼内,车停在院内。

杨大姐下车,将少女带到楼上的一个空房间。拿出一套新衣,叮嘱她先洗漱,泡个澡,淋了雨怕是感冒。交代清楚后匆匆下了楼。

片刻,面包车重新启动,轰鸣声消失在小楼旁边的小道上。

浴室内,凤里希确实打算好好洗个澡,但这澡堂着实有点陌生。她捣鼓了好半天,终于成功放出热水。

在里面泡了半小时,浑身舒爽。

她观察过,这村子里水资源丰富,村边不远处就有一条河,泡澡完全不用考虑浪费水的问题。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换水再来泡一次的时候,却依稀听到断断续续的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孩子的。

声音有点凄惨,她没了继续泡澡的心思。

穿戴好衣服下楼,院子里,穿着白色背心的中年男人坐在凳子上抽着烟,见她出来,视线便黏在了她身上,他上下打量着:“你就是大姐带回来的那个傻姑娘,长的是不错……”

没有理男人,外头是正在摘着菜的裹着头巾的银发阿婆,她走近:“阿婆,这是谁家的孩子在哭啊,怪可怜的”

“这瞧着不傻啊”。

蓦地,男人又站起身,诧异的看着她“你能听见哭声?”

阿婆摘菜的动作顿了顿:“喔,可能是杨兵家的兔崽子又闯祸了,他爸正揍他呢。”

“我听着像是个女孩的声音”

“那可能是英子家的桃桃,下河去玩水被她妈逮着了”阿婆的眼神晦涩难明:“这水边可去不得,有水鬼呢,这几年淹死好几个了”

凤里希回忆,确实有这种可能。

她以前没少见,天气一热,孩子们就在屋里待不住,成群结队的就爱往水里跑,一溜烟儿跟下饺子似的。不出一刻钟,村里必响起他们鬼哭狼嚎的叫声。

她没再纠结,蹲在旁边帮阿婆摘菜。

午饭是她和阿婆吃的,就是阿婆刚刚摘的那些菜,外加一碗炒腊肉。

杨大姐期间回来过一趟,打了几个电话。

又问她在这儿可还习惯,交待她不要随处乱走。他们这四周都是原始森林,山上蛇虫鼠蚁不堪其数,且大多都具有毒性,十分危险。

又道村里人比较排外,若她无聊,可以在家看电视。将她带到一个黑色扁平盒子前,见她观察着,却始终没有动手,心里不由又安定了几分,贴心的帮她打开了电视机。

晚饭杨大姐和中年男人都回来了。

吃过晚饭,两人往地下室走去。

杨大姐先是接了个电话,似乎是她拜托对方的事情有了结果,她笑起来,我就说,我看人不会错的。

说完又向对方保证,说孩子安全的很,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

挂了电话又和男人谈起她。

“真什么都不知道?别是骗咱们的吧。”

“看着不像,一问三不知。手机是和电视也都不会用,看着不像是装的。彭哥看了照片,可以肯定不是那边的人。”

真傻的话,男人又担忧的问:“孩子不会随她吧?”

“担心孩子的话,就在村里找个知根知底的。”

“就那些蠢货”村里的姑娘男人看不上,想到少女的脸,他妥协道:“算了,傻就傻吧。”

又看向杨大姐,询问:“那我今晚是不是……”

凤里希坐在电视机前,将地下两人的“悄悄话”听了个整。

却不知两人在这个房间里,有过多少次这样的“悄悄话”。

晚上,凤里希没有心思听外面久违的蝉鸣,也没来得及关注男人的“今晚行动”,她的注意力全在一阵阵由远及近的飘忽的泣涕声上,心里再度有了猜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