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苏合司寇褚小说赘婿男主欠教育,黑化法医振妻纲完整版阅读

今日推荐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赘婿男主欠教育,黑化法医振妻纲,作者是酥花,主角是苏合司寇褚,主要讲述了:简介:【穿书+女强+虐渣+疯批+救赎】一朝不慎被打晕,高冷法医苏合穿书成了炮灰白富美。富商独女,玉貌花容,万贯家产,却识人不明落入阴谋,诺大家业尽数落到赘婿手中。为了一个男人,竟然混得这么惨?逃婚抛夫搞事业!拒做赘婿男主的移动资源包!大婚当日,苏合戳穿司寇褚:区区赘婿,还敢养外室?酒楼闹事,苏合面不改色敲竹杠:公子大方,统共100两就行。桃花修罗场,苏合茶言茶语:哥哥姐姐不计较,妹妹这颗心也就放下了。赘婿司寇褚急得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直到某天,腹黑斯文的书生赘婿一把将其圈得死紧——“总归清白名声都毁在你手里,不如把我收了暖床?”

苏合司寇褚小说赘婿男主欠教育,黑化法医振妻纲完整版阅读

第10章 枉断人命

“是翠茗楼的小厮赶回来通报的!少东家已经赶过去了,知府也派了仵作和捕快过去!”采儿虽被吓得不轻,还是尽力把事情讲了清楚。

苏合只觉心头像被闪电劈过,费力咽着口水,却仍觉得口中无比干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消息太过突然和震惊,苏合扶着桌子站起身,缓缓向门口走去。

刚到门口,苏合头脑突然清醒过来,抬脚狂奔向西街而去。采儿反应不及,愣了一瞬也拼命追去。

跑到宜然居门口,只见往日热闹的宜然居大门紧闭,门口围了不少好奇群众。

“听说这宜然居死人了,官府派了人封门,不让人进去。”

“可不是嘛,听说是掌柜的死了!”

“张掌柜?昨日我还见她生龙活虎,抱着十斤酒坛走的飞快呢。”

“这宜然居死了人,以后都不敢去喝酒吃饭了。”

苏合立在门口,听到周围人议论纷纷,只觉后背额头都冒出冷汗。来不及多想,伸手推门冲了进去。

刚一进门,就被两个身穿灰色制服的捕快持刀拦住:“官府办案,闲杂人等不能入内。”

苏合头回见捕快持刀,吓了一跳,马上恢复镇静:“这是我家酒肆,让我进去。”

两位捕快不认识苏合,面面相觑有点不敢确认,仍举刀挡着没有放行。苏合心里着急,正想低头冲过去,就见苏白走了过来。

“哥哥!快带我进去!”苏合大声喊着。

“二位官爷,她确是酒肆东家,烦请放行。”苏白走了过来,朝两位捕快略一拱手。

跟着苏白进了后院,苏合看到一群小厮围在一起,还有几个灰色制服的捕快正在后院四处查看。

“不吉之事,你不该来看。”苏白走在前面,低声说话。

苏合恍若未闻,快走几步到小厮旁边。地上情景入眼,苏合见惯生死场面,却头回心慌心堵。

从前上百次验尸剖尸,都只觉得是工作是任务,心中并无波澜。此时看着自己敬佩之人躺在地上,丰腴身体套了一身艾绿衣裙,静静睡着任由仵作搬头翻眼各种检查。

那胸脯平静没有起伏,是一点呼吸都没有了。

眼底酸胀,苏合习惯性的想走近去检查尸体,却被苏白从身后拉住手:“仵作验尸,不可打扰。”

苏合回头:“我也能验。”

“你不是仵作,如何能验?”苏白把她手抓得更紧。

“我……”苏合差点说漏嘴,一句话只能憋在嘴里,咬紧牙关转头去看那仵作验尸,突然听见某处传来几声微弱哭声,哭声断断续续,好像极力克制着。

顺着声音去寻,苏合看见后厨门口柴堆旁,蹲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看样子也就七八岁。男孩用手捂着嘴悄悄在哭,女孩头靠在男孩肩上,紧闭着嘴轻轻抽泣。

两个小孩眼神透着惊恐与绝望,却还使劲压抑着悲伤情绪,尽力让自己哭声小一些。

“这两个小孩是?”苏合转头问苏白。

苏白把她往自己身边拉了点,让她离尸身稍远一些:“是张掌柜的一双儿女。”

“怎么只有小孩在这儿,他们父亲呢?”

“几年前生病去世了,这几年张掌柜独自一人带着两个孩子。”

苏合不敢相信,那日所见张掌柜神采飞扬,却不知身后有此等事情。

苏白看她神色,知她心中有惑,仔细解释着:“张掌柜名叫张元凤,原本在宜然居后厨干活,她的丈夫尤安在西街推小车卖粥汤。

六年前,尤安身染重疾去世,只留下张元凤和一双两岁的儿女。为了养活自己和孩子,张元风拼命干活,除了后厨的事情,还做了店里杂役的活儿,就为了多挣一份工钱。

后来,张元凤请求父亲让她去做跑堂,父亲知她不易,也就准了。

几年间,凭着勤快能吃苦,头脑聪明待客热情,她也从江陵城第一位女跑堂做到了第一位女掌柜。后来之事你也看到,宜然居生意红火,张掌柜做得很好。”

听完苏白一番话,苏合心里越发难受。自立自强吃苦耐劳的女人,身后还有一双嗷嗷待哺的儿女,究竟谁人狠心对她下了毒手!

扭头去看地上躺着的人,袖筒半掩的双手指节粗大,拇指、食指和中指都已经变形,指骨突出的尤为明显,一看就知生前终日操劳。

忍着心绪等了一会儿,苏合终于看到仵作站起身,宣布验尸结果:“宜然居掌柜张元风尸身勘验完毕,死者身无外伤,口鼻无血,喉头指尖也无毒药残留,查看瞳仁状况,综合死者体型、日常行动判断是过度劳累,猝发死亡。”

短短几句话,仅仅查看死者体表就下了定论。苏合心中惊诧,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自己前几日亲眼所见,张掌柜精神奕奕,皮肤紧绷平滑,没有内分泌不调的表现。一头长发乌黑浓密,也不像严重过劳会脱发的人。至于仵作所说体型问题,苏合更不认同。张掌柜虽然身材丰腴,但是一看就是常年劳作的壮实身材,并非过劳肥的虚胖。

“一桩人命,怎能草草定论!”苏合与仵作算是同行,见他如此不负责任,忍不出出言质疑。

“本仵作已仔细勘验,结果也会呈禀知府大人。若有疑义,自可到知府衙门申诉。”仵作并不在意,收了工具包准备要走。

另外一边几个查看后院情况的捕快也走过来,伸手去抬张掌柜尸身。

苏合挣开苏白右手,冲上前护着张掌柜尸身:“不行,你们不能这样抬走她!验尸不能只看体表,还要解剖查验才能定论!”

“敢阻碍公差办案!想去衙门吃板子吗!”捕快厉声呵斥,用力把苏合拉起来。

尽了全力护着张掌柜,无奈这身躯只是十七岁的少女,力量在几个捕快面前不值一提。

苏合被捕快提起来,又被苏白迅速搂过护在身后。眼看张掌柜被蒙上白布即将抬走,躲在角落抽泣的两个小孩终于忍不住,冲出来哭喊叫着阿娘。

苏合心中气极,正要跑出去阻拦,却被苏白使劲狠狠控制住。

眼底起了雾气,苏合抬眼去看苏白。只见苏白脸色沉静,温柔安抚道:“不要犯傻,我们再想办法。”

这声音好像有魔力,苏合的心竟真的慢慢平静下来。两人双手紧握眼神对视,似乎都想穿透对方瞳仁望到心底。

苏白从来沉稳淡然,苏合贴他更近,语含希冀的问他:“哥哥,你会信我吗?”

“哥哥,你会信我吗?”

苏合声音温柔如春雨,苏白只觉自己一颗心像被细雨浇透,雨水温热顺着心口缝隙流进五脏六腑,整个身体化作烂泥,刹那间失了方寸。

自己如何回答,仿佛并未经过思考,那张嘴就自己开口发声了。

“会。”苏白回答。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