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天鸣时分:重生后和炼狱王爷修好免费阅读,青谕方天鸣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青玉海棠的小说都非常不错,尤其是这本天鸣时分:重生后和炼狱王爷修好内容相当上头啊,主角是青谕方天鸣,讲述了:简介:【马甲多多+姐妹扮猪吃狼】前世,秦时是南秦小国送往大安国的质子公主,而司空军师是挚友,是人间润玉,是她亦师亦友的知音知己,可她偏偏早就心许舍命救她的孟少将军,她接近他,讨好他,甚至追崇于他,都不过是为了通过他军师的关系能与孟晖见上一面。后来,当她披上红衣就要嫁给她心慕已久的孟少将军时,却不想人间润玉陡然间成了人间炼狱,他囚她,伤她,辱她……..直到她轻生求死,他终于选择放手,成就她和孟晖。到头来,落花空有意,流水尽无情,救命恩人却成了嗜血成魔的刽子手,人间炼狱再也回不到人间润玉,所谓的情情爱爱、真真假假都毁于孟辉的一手算计,最后终于未寒白骨。重生归来,她定要手刃孟辉报仇雪恨,她定要让这天下之主改朝换代,她定要让天下人知道她秦时是天时而归索命而来!只是司空军师还未找到,她怎么就被一个手握重权的炼狱王爷给缠住了手脚?

天鸣时分:重生后和炼狱王爷修好免费阅读,青谕方天鸣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第6章 整点白事忙活

第6章 整点白事忙活

虽然不清楚为何秦时会冒充花魁送上门来 ,但一想到他原本可以在十几日前就可以早早把他的小时儿锁在身边,方天鸣就越想把关外的眼睛掏出来喂狗。

说曹操曹操便到——关外正火急火燎地赶来,拱手禀道:“殿下,探子来报,左相这几日频频出入皇宫,属下猜测左相可能是和皇帝密谋针对殿下。”

“哦,是么?”方天鸣只手含了一颗杏仁,一如往日一派的慵懒和不屑。

“殿下,坊间传闻,近日青城山紫云环绕再出异象,天下各方势力都在拉拢,情况刻不容缓。”关外疑惑地望了眼他家功高盖主的主子,他好像不止一次提过安皇想要立个国师分走靖安王府的势力吧?

“出去这么久,你就为了这么点破事?”

关外丝毫没有察觉到空中的火药味,还一脸肃穆地道:“是,殿下安危自然是最重要……..”

“嘭——”

一盘杏仁钉在了脸上,为主子操心操劳的关外郁闷地跪倒,却丝毫不敢躲过一个杏仁。

“殿下……..”他这脸以后可怎么娶媳妇啊?

方天鸣怒不可遏地一连掀了案上所有的茶果点心,盯向关外的脸色活像是在看一个死人:“关外,你是嫌命活得太久了?本王让你查的秦时呢!”

关外忍不住汗颜,半个时辰前他不是已经因为这事被他家主子给训了一顿了么,怎么又来一次???

正腹诽时,脑门上又是一计痛——苍天啊,他家主子的手是能变戏法变出杏仁吗?

关外的小心脏瑟瑟发抖,一瞧眼他家主子已经站起身来,不不向他走来的不是他家主子,而是索命的阎王啊啊啊啊!

急中生智,关外哆嗦着嘴快语道:“对……对了殿下,属下正要和您禀报呢,去南秦国打探的人有了消息,说是时公主虽是庶出,不过秦皇已经厚葬了时公主,还请了得道高僧超度了三天三夜。”

其实吧,这消息探子早就查到了,也不难查到,人虽然是在黄安国突然没的,可人家自己的父皇都公开下葬了,这不是不言而喻么?

只是他让人瞒了下来,他能看出来那秦时像是他家主子上心的女人,能有一个牵挂也总比一个死人好,不是么?

“呵,竟有此事?”方天鸣的笑声格外渗人,忍无可忍地拔过一旁侍卫的配剑抵在关外的脖子上,压迫感升到顶端。

“你在找死!本王会不知道五岁的秦时死的不明不白?还用你在这跟本王废话?”

关外绝望了,是啊到底是什么错觉让他以为他一个小小的侍卫能够骗的过只手遮天的主子呢?

“殿下——您让属下死得明白些吧!”关外终于开始怀疑,他离开的这半个时辰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方天鸣忍下想要一刀解决了关外的念头,明明白白地告诉他道:“府里时常有人送人进来,本王记得不错的话初步安置她们的人是你吧?可你告诉本王,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本王的女人,毒了她的嗓子还把她关在了铁笼不下十天的?”

什么,主子什么时候有女人了???

关外正想大呼冤枉,可脖子上的剑刃疯狂摩擦他的脖子,一滴滴血珠子滑进衣襟,凉得彻骨的嗜命!

“殿下——”关外慌了,“殿下,属下冤枉啊,属下不知情啊,属下死不瞑目啊!”

“……..不知情?”方天鸣将手里的剑又握紧了几分深入关外的颈脖,怒意丝毫不减,“本王的小时儿被你折磨了十几天,她的画像你不是没有,你别告诉本王你没认出来?”

“………”苍天啊,他倒是想一眼就认出来,难道要他一个小小侍卫日日盯着主子心尖尖上的人的画像,然后了然于心么?

他不都是对画认人的?谁知道那时公主会死而复生,死而复生就算了还送上门来?

脖子上的刀刃一点点深入,关外缩了缩脖子高声求饶道:“殿下——看在属下忠心耿耿的份上,求殿下给属下一个赎罪自新的机会吧——”

方天鸣终是扔了剑,一脸高贵地嫌弃道:“本王懒得跟你计较,有多远滚多远,再有下次,你自己了断,免得脏了本王的手!”

“谢殿下,属下一定引以为戒,将功补过!”

“……..滚!”

“是是,属下这就滚。”滚了半路,关外又顶着头皮折了回来,“殿下,被扔去乱葬岗的那位,的确是孟家的探子。”

闻言,方天鸣双目一瞬间冷若炼狱修罗:“哼,没有血洗孟家不过是本王想给本王的小时儿积点德,既然他们一个个都不识好歹,你就给本王多敲打敲打。”

“殿下的意思是……….”

“孟老太爷刚过八十大寿吧?想必是孟府喜事刚过闲得发慌,那就给他们整点白事忙活忙活吧。”

“……..是,殿下。”

我也是有底线滴………*

青谕这头,已经被嬷嬷强按着学了不少的床上.调.情之事,不过她现在之于方天鸣而言只不过是一个最下等的哑奴,嬷嬷教给她的不过就是怎么配合方天鸣让他心情愉悦、吃干抹净、性.欲殆尽………

除去被身份上束缚的羞辱,相比前世她被司空应锁在床榻上日夜不分来得要温和得多,青谕一面庆幸她今日所面对的不是炼狱司空应,一面又要思索如何去应对这权倾朝野的靖安王。

不知被关了许久,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谨姑领着四个蓝衣来送膳,青谕从软垫上起身,不经意间与一个蓝衣视线相碰,女子唇侧一颗美人痣妖魅众生。

是她!

谨姑一面命蓝衣放置膳食,一面又慈和地笑道:“饿了吧?也不知道你喜好吃些什么,姑姑随意让小厨房给你炒了几个小菜。”

青谕见四个蓝衣有序走来,端着的尽是些大补之物,讪讪笑了笑:“多谢姑姑好意。”

“你这孩子谢什么,应该的。”

最后一个蓝衣走上前放下一碗清炖虫草白花鸽,退去时有意无意地望了眼青谕。

谨姑嘱托了几句便带四个蓝衣走了,青谕见房门重新关好才去看那碗清炖虫草白花鸽,可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来有什么特别。

青谕无奈放下玉制的调羹,却又实在没什么胃口喝花鸽汤,起身正想把这盘菜端走,正端起时就见碗底下搁了一张叠放的油皮纸。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