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天鸣时分:重生后和炼狱王爷修好在线阅读青谕方天鸣小说免费看

古代言情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天鸣时分:重生后和炼狱王爷修好,作者是青玉海棠,主角是青谕方天鸣,讲述了:简介:【马甲多多+姐妹扮猪吃狼】前世,秦时是南秦小国送往大安国的质子公主,而司空军师是挚友,是人间润玉,是她亦师亦友的知音知己,可她偏偏早就心许舍命救她的孟少将军,她接近他,讨好他,甚至追崇于他,都不过是为了通过他军师的关系能与孟晖见上一面。后来,当她披上红衣就要嫁给她心慕已久的孟少将军时,却不想人间润玉陡然间成了人间炼狱,他囚她,伤她,辱她……..直到她轻生求死,他终于选择放手,成就她和孟晖。到头来,落花空有意,流水尽无情,救命恩人却成了嗜血成魔的刽子手,人间炼狱再也回不到人间润玉,所谓的情情爱爱、真真假假都毁于孟辉的一手算计,最后终于未寒白骨。重生归来,她定要手刃孟辉报仇雪恨,她定要让这天下之主改朝换代,她定要让天下人知道她秦时是天时而归索命而来!只是司空军师还未找到,她怎么就被一个手握重权的炼狱王爷给缠住了手脚?

天鸣时分:重生后和炼狱王爷修好在线阅读青谕方天鸣小说免费看

第5章 口感不错

第5章 口感不错

方天鸣明显对青谕的态度不悦,神色阴冷地质问一旁的谨姑:“谨姑,如此没有规矩的人还敢送到本王面前,看来今日你过于失责。”

谨姑眼中并无它色,屈膝而跪道:“是老奴失职,请殿下降罪。”

方天鸣一双俊目深邃至极,瞥过双目打转的青谕,冷哼一声道:“本王的规矩你们也都明白,做得妥当少不了赏,做得不好也自有罪罚等着你们。谅你侍奉本王多年,赏炼狱鞭一百吧。”

谨姑神色平淡,前额着地毫无怨言:“谢殿下不杀之恩。”

炼狱鞭?

青谕眉头打成结,可王府的人得了令便有人上前扣下谨姑,即使如她所知谨姑是这人看重的人更是王府里备受尊敬的人。

少女被丝带扯断头发活活勒死的场面在青谕眼里一遍又一遍地复现,她若一味反抗别说复仇顷刻间都会死在这二傻子手里!

青谕来不及思量方天鸣如此行事的理由,起身跪在了他脚边,如玉的双手揉捏着他的小腿。

谨姑心善,若没有她的大度包容,想必她刚重生在这儿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扯了丝带毁了自己的头发和皮相。

皮相怎的不见得不是个好东西,若前世她没有一点容貌孟晖想必还根本不屑拿她作棋子。

方天鸣唇角泛起妖孽的弧度,半撑着脑袋连说话都有了阳间的温度:“原来是喜欢害羞,调教的不错,赏银百两。”

谨姑听了不由得多看了几眼青谕,随即叩头谢恩道:“谢殿下赏赐。”

方天鸣挥了挥手示意她起身,自己则是闭目养息,似是真在做个判官,伦比两个少女伺候人的本事。

青谕暗自磨着自己的后槽牙,手下的力度无意识地加重了几分,就差没把方天鸣的双腿给揉断。

良久,方天鸣倏地直起身来,居高临下地捏上青谕的下颚,眼底是的无尽辗转和思念,语气却是不加掩饰的轻蔑:

“小丑八怪,长得丑也就罢了,伺候人也不会,要本王说你什么好呢?”

“……”

青谕隔着白色的绫罗丝带翻了个白眼。

倏地,男人炽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青谕下意识地想避开,可下颚被方天鸣捏得生疼,毫无征兆地——湿热的唇瓣欺压上来,肆虐啃夺无休无止……….

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他司空应这一世绝不会再把秦时拱手让人,去他的什么成全她,他绝不会放手,绝、不、会!

就算他动了面相、就算她带了丝带也看出他来了是么,宁愿一死也不愿意做他的女人是么,不好意思,这一世秦时这个人可以死,但要死也必须只能死在他手上!

青谕被撕咬的窒息,整个人连反抗挣脱的力气在方天鸣面前却显得简直不值一提,直到方天鸣气息乱了七分她才从中解脱出来!

这种带着毁灭性的侵夺像极了前世变成炼狱的司空应,可方才这人凑近时她看得真切了些,这是一张极致妖孽、摄人心魂的修罗面相,就连颚骨也是俏平如利剑的刀刃,饶是精致万分的一张脸,却让人丝毫不敢直视!

好似是心里的意想,青谕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人的眉宇间藏了落日斜阳的温柔,如司空军师一般人间难寻,她还想寻些相同之处告诉自己他就是她追悔莫及的人间润玉,真是可笑,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罢了,属于她的人间润玉大概再也不会有了吧。

方天鸣掠过青谕眼里滔天的念头,失意与懑色压上他的心头,顿时气得只手想捏碎手里青谕的颚骨。

指尖微微滑过少女弹指可破的肌肤,方天鸣心里最深处的一处柔软散开,蔓延全身,最后凝聚在落在青谕粉唇上的指腹。

一瞬间,青谕感觉到自己的颚骨得以释放,男人仿佛淬了寒冰的指节又覆上她一度浮肿的双唇,正想回避耳边又落下一道如黑夜幽灵般的低笑。

“呵,长相是丑了点,口感倒还不错。”

“………”

眷恋的目光贪婪地凝视着面前思念成河的娇容月貌,方天鸣起身向侍卫扬了扬手道:“就她了,带下去给本王看牢了,晚些时候把她洗干净了送来内殿。其余的人全部带下去,由谨姑分配。”

话了,唇角泛滥得肆虐,方天鸣又补了句:“对了,记得找人给本王把她给调教好,在本王这不知规矩的人连守门的家犬都比不上。”

“是,殿下。”

青谕和其他少女立即被侍卫带走,方天鸣眼底复现黑夜寒光,摄人心魂:“秦时啊秦时,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不过,小东西被关了这么多天,关外是瞎了不成?”

“秦时?”谨姑并不知晓秦时和司空应的前尘往事,微微一惊道,“殿下,此番河州送来的十八桥娘的花名册老奴都已看过,此女子容貌非常,不是名响河州的燕过花魁吗?”

“呵,花魁?”方天鸣黑眸冷笑,“本王倒宁愿她只是个花魁,可她显然不是。”

她手心上长有旧茧,虽不知是用什么极为名贵的药养过不易被人识出………但她给他按腿时,奈何手感远不如口感,更不如前世那双腹指可碎的怜花玉指。

呵,他倒是有些好奇在送上门前他的小时儿如今究竟是个什么身份,以至于他重生后几个月都丝毫没有查到她半点消息。

谨姑看出来方天鸣对青谕的不同,心下虽有了好奇可也谨守规矩并未多问,只是欠了欠身道:“殿下放心,老奴会安排妥当。”

方天鸣微微颔首,想起什么忽然道:“十月天寒,姑姑有腿疾旧病,若无外人在,不必恪守规矩。”

闻言,谨姑盈泪含笑道:“多谢殿下,不过老奴这腿上的毛病年轻时便落了根,夫人在世时也时常念叨老奴呢。”

提及生母,方天鸣的目光终是温和了一些,却仍道:“柴神医这几日不是回来了么,记得让他给你开个方子,总会好些。”

“谢殿下记念,老奴会记得去找柴神医的。”

谨姑仍欠身退下,这些年来司徒府被血洗满门,小少爷从一个追捕的逃犯一步步成为老王爷暗下收留的养子,这其中苦恨她老婆子看得明白,也懂得分寸什么场面配合着应对各派的眼线。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