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安丞熙江御琛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对她,蓄谋已久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最近现代言情小说很火爆,这本对她,蓄谋已久就写的非常精彩,作者是御若了蓝,主角是安丞熙江御琛,讲述了:【(双洁)调皮暴躁小撩精VS霸道腹黑退伍兵哥哥】安丞熙和江御琛领证了!对于这个又Man又帅气的老公,安丞熙却是‘上午领证下午就想离婚’的嫌弃,因为他冷得像个冰山、古板又直男、年纪还比她大很多。只是没出

安丞熙江御琛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对她,蓄谋已久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第7章 全校都知道她领证了

安丞熙一路狂奔,最后进了一个快餐店才停下来大喘气。

刚刚的她就像被鬼追一样,一路不敢回头不敢停。

十分后悔,刚才脑子里想的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做?丢脸死了!

她缓了一会儿又转身走到门口向外探头,没看到江御琛追来,她松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跑,跑得快到断气了。

可能害羞不知道怎么面对,也可能怕江御琛生气。

她是意识到了,虽然不想承认,但好像是事实,她在江御琛面前总是莫名其妙的有点怂。

安丞熙在冰箱里拿了一瓶豆奶,然后点了一份叉烧盖饭,选了一个对着门口的位置坐下。

就想盯着门口,万一江御琛找来了,那她还能及时发现躲起来。

她想多了,江御琛警告完南宫浩出来后就开车离开了,朝另一个方向走的。

虽然江御琛没有追上来,但不代表安丞熙就能安安静静的吃完这顿午餐。

上餐后她才吃了几口,手机就有信息轰炸了,来自闺蜜陆悠悠的。

先是一张一男一女接吻的照片,然后是一连串的问题。

“熙宝,和你接吻的男人是谁啊?”

“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

“实习警局的同事吗?”

“你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我靠,这种事你连我都不说,大庭广众之下就和人家帅哥接吻。”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安丞熙放大看了那张照片,惊愕的瞪大双眸,有些坐不住了。

这不是她刚刚吻江御琛的时候吗?

靠,谁的手那么快?

她吻上去只停留了两三秒就被拍照了,还拍得如此清晰。

这是早就蹲守在那等着了吗?

陆悠悠在是她的舍友,很好的闺蜜,也是法医学的,在距离学校很远的警局实习。

她都知道这照片了,那说明学校里传开了呗!

安丞熙打开了学校论坛,点开了标题为“医学院安女神领证了!”的帖子,果然,照片挂在上面了。

论坛上的评论,一部分的人在惋惜女神名花有主了,一部分的人在心疼南宫浩,一部分的人在阴阳怪气的吃瓜看戏。

完了,以后她怎么还有脸回学校吃午餐?

“擦!本小姐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安丞熙脸上热辣辣的,回想自己吻上去的那一刻,现在真想把自己拍失忆了。

好后悔,真想回到那个时候,她一定另想办法让南宫浩相信她的话,而不是做出强吻江御琛这种丢脸的事。

本来想隐婚的,也是她自己一时心急冲动就给说出来了,现在整个学校都知道了,还隐个鬼啊!

在安丞熙不知所措的时候,陆悠悠的视频通话来了。

安丞熙犹豫了一下,点了接听。

陆悠悠的脸出现在屏幕上,焦急道,“熙宝,那照片到底怎么回事啊?”

安丞熙叹了口气,“唉~就是那回事。”

陆悠悠震惊道,“我去~你真的领了红本子?和照片上那个男人?”

“嗯。”

“太突然了,我的心脏有点承受不住。”陆悠悠夸张的捂着胸口,继而八卦道,“什么时候的事?还有他是谁啊?”

“今早,江家。”安丞熙简单回答。

其实她现在不太想聊到江御琛,因为脑海里总会出现她吻上他的那一幕。

“江……”陆悠悠顿了一下,更是震惊,靠近手机屏幕,压低声音,“是那个江家吗?”

安丞熙看着她惊愕的表情,意料中的,提到江家,很多人都会是这样的表情吧。

她无奈的点点头,笑得有些苦涩,是啊,就是那个在南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江家。

陆悠悠还想说什么,但是她那边传来声音,“悠悠,准备一下,出任务了。”

“好。”陆悠悠回头应了一声,然后回头过来对安丞熙说道,“熙宝我先去忙了,有空再和你聊,这件事你不要乱想太多,很正常的事情,别理会有些人的阴阳怪气,热度很快会过去的。”

说完,视频也挂掉了,然后一条信息过来了,“熙宝,答应我,不要乱想,不要去看评论,有什么我陪你。”

安丞熙瘪瘪嘴,她倒不会去在意别人的阴阳怪气,就是不知道今晚怎么去面对江御琛,她还得去江家吃晚饭呢。

平时是愿天下太平没有案件,现在特别希望下午能有个案件让她躲掉江家的晚餐。

看着面前的饭,她有些吃不下了,真是越想越后悔。

突然,一个人把托盘放在了桌上,随之也坐下了。

安丞熙惊愕的抬眸,看到那张脸后,她的脸色瞬间冷了几分,根本不想搭理对面的人。

夏岚看着安丞熙,很是八卦,“论坛上的事情是真的吗?你真的领证啦?”

安丞熙没有承认也不否认,一脸淡然笑道,“你信就是不信就不是。”

夏岚不悦的抿抿唇,语气变得有些讥讽,“丞熙啊,我一直纳闷南宫浩人又帅又有钱而且对你一心一意的,你却怎样都看不上他,原来是藏有更好的了。”

“呵呵。”安丞熙冷笑,“我要是藏的话今天你们能知道吗?”

“哟,这意思是不藏了,开始明目张胆的秀恩爱了呗?”

安丞熙不接话,低头吃着饭,整个人透着不耐烦。

她最烦这个室友了,很八婆的一个人,还天天阴阳怪气的。

夏岚知道安丞熙不耐烦,但是故意忽略掉,继续八卦道,“丞熙啊,那男的是谁啊,脸蛋身高身材都超绝的。”

安丞熙笑了笑,调皮道,“你猜呀。”

她放下了筷子,拿起一旁的豆奶瓶,一口气吸光里边的豆奶,放下瓶子,拿起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嘴。

她将纸巾扔进桌下的垃圾桶里,站了起来,睥睨着夏岚笑道,“你慢慢猜哦,猜对了可能有奖励呢。”

夏岚很不爽安丞熙这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咬牙切齿,但又不好发作出来,忍住怒意勉强挤出一抹微笑,“你要走了吗?剩这么多饭菜浪费哦。”

安丞熙看了一眼她剩下的饭,懊恼道,“是浪费了,但看到某些东西后就很腻,好像吞了块肥肉,这饭那么好吃都吃不下了,佛祖,原谅我。”

夏岚怎么会听不出安丞熙在拐弯抹角的骂她,忍不住了,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安丞熙!”

这一声响让其他客人都不解的看了过来,夏岚只好把手放回桌子底下,尴尬又愤怒的瞪着安丞熙。

安丞熙就喜欢看她这种吃瘪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她笑着抬脚离开,背对夏岚后脸上笑容立马消失,脸色阴冷了下来。

现在是在外面人多,如果是在宿舍,她都不会对夏岚这么好的态度,摊上这么个室友真是倒霉。

她们那个宿舍是混合宿舍,六个人,只有她和陆悠悠是法医学的。

她们两个属于班里女生宿舍多出来的两个人,因为报名的时候是最慢的两个,所以没能安排进班里的女生宿舍,只能和其他学科的女同学混住。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她入学后都是和陆悠悠一起行动,上课下课,去哪里都一起,也才会让她和大她四岁的陆悠悠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夏岚以及另外的三个舍友都是临床药学,夏岚家里又是开大医院的,她一直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一等,反正宿舍里其他人都讨厌她。

安丞熙很清楚,她一直被夏岚看不起,因为她安家没有医院,没有药店,啥企业也不是。

要说值得骄傲的,她安家是烈士之后,而且现在家里出了两个国家科研人员,大哥和姑姑,都在国家海洋探测机器人的科研组里。

其他人也不差,爷爷当年是法医,奶奶是爷爷的助理,爸爸是刑侦队队长,妈妈是法医,现在的二哥也是法医,她以后也会成为一名法医。

爸爸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因公殉职了,妈妈后来也病逝,爷爷早就退休,他们家都是靠着姑姑、大哥以及二哥撑起来的。

安家虽然也吃好住好,她安丞熙也从来不缺钱花,但对于那些家里有集团赚钱、收入动不动就是用千万甚至亿计算的人来说,他们安家那就是穷人。

周围的同学都是富二代、官二代,但她并没有觉得自己比他们差,她很自信乐观,也不攀比。

对她来说安家有多少钱没有关系,每一个家人都值得她骄傲,她也在努力紧跟家人的步伐。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