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天雷问全文阅读,敖桦在线免费看

热门玄幻小说千千万,长星耀府的天雷问最好看,该小说主角是敖桦,主要讲述了:【玄幻+无系统+逆袭+男主事业批+一点点甜甜恋爱】身为一条龙,他竟然飞不起来?!没有腾云驾雾的本事,连天宫杂扫的宫娥都不如。任三界宰割的废物太子,啥也不是。天帝头疼,难搞难搞啊……

天雷问全文阅读,敖桦在线免费看

第3章 海上遇险

东境之下,人界。

一声清澈响亮的啼哭在临水村发出。

“是男娃,是个男娃!老江家,你们有后啦!”

稳婆从屋里跑出,匆匆把襁褓里的男婴塞给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子道:“快,抱着,你婆子大出血了,我得赶紧止血。”

“噢,好好好。”中年男子赶忙接过,跟着稳婆后脚,站在屋前慌得往里张望。

半晌,稳婆走出,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珠,叹了口气。

江永良见这样子,大气不敢出,问道:“怎么样啊?”

汗珠子迷了眼睛,稳婆抬手擦去道:“命是捡回来了,就是……”

“就是怎的?”

稳婆心一横道:“就是不能再生了。”

旁边有村民窃窃私语道:“我看老江昨儿出海回来,他婆子就开始闹了,都急了一宿,现在才生出来。”

“是啊,本来他婆子生产年纪就晚,闹了这么久才出来,人还在就是万幸了。”

“不能生了,老江是不是得再娶啊。”

“老江家这条件,再娶,谁看得上呀。”

“我看也是。”

“诶呦,那这是独苗啊。”

“可不嘛。”

……

江永良抱着孩子坐在赵娥床边,赵娥看着孩子,心里欣慰道:“这孩子长的可真白嫩,看着白胖白胖的,好养活。”

江永良道:“是啊,婆子咱给他取什么名好?”

清晨的光落在茅草做的屋顶上,穿入晾晒的渔网里,投进铺着菜干的晒笤里,也把树叶衬的嫩绿,风很轻的掠过万物,一切被晴朗与和煦所笼罩。

赵娥看向屋外,缓缓道:“就叫江煦吧。”

江永良乐道:“好,江煦,这个名字好。”

江煦出生后,江永良出海的次数要比从前多了许多,赵娥在家看着江煦,也做些手工活贴补家用,吃穿用度,别家孩子都有的,也不给江煦少了。

寒来暑往,万物变换,眨眼之间,江煦已经在这个小渔村里度过了六年光景。

这天丑时江煦躺在榻上,却是没睡,陈旧的木门被掩上时轻轻发出“咯”的声响,江煦知道那是江永良要出海了。平日江煦和其他几家孩子上海岸边赶海,总能见到海面上漂浮着的渔船,很是心驰神往。从隔壁家的福根跟着他爹出海去了以后,陆陆续续的玩伴都开始被家里父亲带着出海,也就是江煦和其他几个孩子还待在村里。

江煦想起傍晚福根回来的样子。

那时江煦正和几个玩伴趁着退潮赶海,江煦捡了不少螺子,要回家时碰上了出海归来的福根。

福根拎着鱼篓,听声音,里头的鱼儿翻来覆去,击起的水花落入地面,星星点点湿出几块水印。

“是福根哥出海回来啦!”

一个小孩兴奋喊道,随后,一群孩子跑了过去,七嘴八舌的缠住福根。

江煦拎着怀里盛满海货的衣裳站在最外围,听着福根说:“今天我阿爹撒网,让我帮他掌舵,收网的时候可收上来不少大鱼呢。”

一个小孩道:“福根哥,你好厉害呀。”

福根提了提手里鱼篓道:“我这就是一点,剩下的全在我阿爹那。”

另一个小孩道:“福根哥,你出海的时候可不可以带上我呀?我也想去。”

福根一笑道:“出海有什么好的,尽是累人,也就是帮着收收鱼虾。且看你们阿爹什么时候带你们出海吧。”

掩门声落了片刻,江煦悄悄起身出去,一路跟着江永良到了码头。

“诶,这不是老江家小孩吗?”

江永良正往船舱里搬大木头,闻言瞧了去,江煦就穿着里衣站在不远处。

江永良走了过来道:“小煦,你怎么来了?你不睡觉站这做什么?”

江煦道:“阿爹,我想出海。”

江永良道:“小煦,阿爹出海可不是去玩的,你快回去吧。”

江煦道:“我知道。可是福根哥他们阿爹都带他们出海了,我也想去。”

江永良道:“那是因为福根他们长大了。小煦,等你再长大些,阿爹也带你去。”

“可……”

“老江,好了没呀?得走啦!”

一声叫唤打断了江煦要说的话。

“诶,来了,”江永良拍了拍江煦肩头,道:“快回去吧。”

江煦不知道江永良口中的长大些,是要长多大,他等不及长到福根那个年纪再跟着大人们出海,于是乎,趁着夜黑风高,江永良解开粗麻绳之际,江煦偷偷溜上船,借着沙袋遮挡,跟着渔船随海水晃荡向海中驶去。

天渐渐亮起来,渔船本就不大,失去夜色掩护,江永良往船尾一走,江煦也就藏不住了。

被江永良发现,江煦讪讪一笑道:“阿爹。”

事已至此,木已成舟,江煦已上船,江永良也没有再让他下船的道理,只好微嗔道:“你真是胡闹。”

见海面起了风,江永良道:“快进舱里。”

江煦蹲的久了,腿有些发麻,踉踉跄跄的起了身,身子不稳随海面晃了晃,教他脚下动作不敢太大,。

江煦进舱后风徐徐大起来,江永良拿了件蓑衣给江煦披着,林家老翁在前头喃喃道:“这会不会要变天。”

隔壁户周家阿爹道:“嗐,海上行了这么多年,什么风没见过。海鸥傍晚飞,这些出海之前我都看的好好的。”

林家老翁道:“行。”

船在海上行了一阵驶进一块海域,江永良和几个渔民一块收网,江煦离开船舱上外头瞧去。看江永良拉网有些费劲,江煦伸手上前道:“阿爹我来帮你。”

父子俩一块使力。天开始阴沉下来,海面先后晃起水波,给收网添不少阻力。

江永良看向江煦,声音费力道:“阿爹不用你,快,去船舱里。”

风呼的袭来,收网时船便明显摇晃起来,现下更是剧烈。海水没上渔船,海面晃动的厉害,大伙儿见势不妙,纷纷弃了手上的网。

海面上猛地掀起一块浪便往船上扑来,江永良护着江煦往船舱里走,不料船下一震,江煦顺势向船边倾斜,被推到江永良的对面,渔船失衡厉害,其他几个渔民赶忙向四周挪去。

江永良心惊,喊道:“小煦,不要乱动!”

船剧烈晃荡,身上衣裳被风吹得鼓鼓囊囊,在耳边呼呼作响,江煦听不清江永良说话,眼皮也被吹的睁不开来,只觉得又冷又难受,脚下猛地一震,江煦握不住船沿,翻身跌入海中。

江永良瞬即色变,喊道:“小煦!”

海浪随即袭来……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