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陆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别叫我神医,我就是个养猪的在线看

毒菇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都市小说,别叫我神医,我就是个养猪的非常火爆,主角是陆言,主要讲述了:辍学后,陆言回村,惨遭陷害侵犯自己弟妹,机缘巧合下获得祖传玉佩内传承《医武圣典》,靠着传承他自证清白,俘获美人芳心,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

陆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别叫我神医,我就是个养猪的在线看

第8章 治好瘸腿

“走,咱们现在就去王崇德家!”

陆言将东西放回箱子,拉上花姐就往外走。

花姐的做法让他深深触动,他势必要给她拿回来。

花姐拦住他道:“算了,也就几块钱的东西,我也就留着当个念想,丢了就丢了吧。”

见花姐拒绝,陆言也不好强求,但这事他已经记在心上。

只要有机会,肯定得给花姐出口恶气。

回到花姐屋内,看着花姐在一瘸一拐给自己倒水,陆言忍不住问道:“花姐,你这腿是怎么瘸的?”

花姐倒水的动作明显一愣,“小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很明显,花姐在撒谎。

但陆言没揭穿她,转而说道:“我家那些猪崽子经常会被大黄狗咬伤腿,基本都被我治好了,要不我给你看看?”

砰的一声,花姐将杯子重重砸在陆言面前的桌上,有些生气道:“你会不会说话?”

陆言当即反应过来,歉意道:“对不起花姐,我不该拿这些牲畜和你做比较的。”

花姐已经有了撵人的意思,“喝完水,赶紧回去,要是让别人知道你三更半夜待在我这,估计那些碎嘴子得把杏花村的屋子都掀了。”

陆言小心喝着水,还是想给花姐看看瘸腿有没有治好的希望。

于是试探道:“其实我真有些偏方的,没准真能给你治好。”

花姐猛地坐在了桌子上,将瘸腿抬到了陆言面前,冷着脸道:“想看可以,可要是你看不好,那得对我负责。”

陆言怂了,讪笑道:“花姐,不至于这样吧?”

花姐眉头一挑,调侃道:“你不是挺厉害嘛,怎么这就不敢了。”

陆言心一横,直接上手,给花姐脱了布鞋。

花姐果然在撒谎。

她这条瘸腿根本就不是小时候摔的,陆言只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如果是小时候摔瘸的,肯定会导致发育不良。

可花姐只是脚后跟弯曲,定了型。

而且与花姐露在外面的肌肤不同,这条腿除了脚掌上有红肿的地方,其他地方都很白皙,可以看出保养得很好。

“有没有疼痛感?”

陆言轻轻捏着花姐脚后跟,一丝不苟问道。

花姐原以为陆言只是拿了自己的好处,借口讨好自己而已。

见他如此认真对待,难免动容,轻声回应道:“没什么感觉。”

“那我用点力。”

陆言抬头,看着花姐点头,手上力道加重。

“疼疼疼…”

花姐连连喊疼。

突然只感觉脚像被人用力折断般,没忍住大叫出来,“啊,快住手!”

不觉间,她一个猛踹,竟是把陆言从椅子上踹倒在地。

这样剧烈的疼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等花姐恢复过来的时候,忍不住埋怨陆言道:“都说让你住手,你怎么不听。”

说着,上前去搀扶陆言。

只是刚走了两步,她就发觉了不对劲之处。

自己瘸腿落地竟然没以前那么疼了。

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弯曲的脚后跟已经被扭正。

“花姐,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陆言也在这时从地上爬起,看着愣愣出神的花姐,脸上满是笑意。

吧嗒吧嗒!

泪水顺着花姐眼角一颗颗滴落,她看着面前的年轻男人,再也忍不住,扑进了他的怀中。

陆言有些受宠若惊,刚想要说两句安慰的话,嘴已经被堵住。

陆言眼睛瞬间瞪大!

没有任何准备的他,在花姐越来越强烈的攻势下,彻底沦陷。

……

次日,县城一家当铺门口。

花姐陪同陆言来当那些嫁妆。

今天的花姐换了自己最好的衣服,虽然有些土,但收拾打扮过的她,不仅看起来年轻貌美,而且充满了成熟的味道。

陆言则显得有些拘谨,哪怕花姐已经说过都是她自愿的,可他一时间还是适应不过来。

“怎么,是不是还觉得自己吃了什么大亏?”

见陆言站门口踌躇,不知在想什么,花姐亲密地挽住了他的胳膊。

陆言扭头看向花姐,正色道:“如果有了,我会负责的。”

听到这话,花姐有些哭笑不得,却又感觉心里暖暖的。

她和陆言本就没什么感情基础,只是认为陆言是个好人。

至于会发生这种事,那也是情不自禁,真没有要赖上陆言的意思。

“你小子可拉倒吧,花姐虽然没什么文化,但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再说了,就你那生疏的动作,占便宜的应该是花姐才对吧?”

陆言被花姐调侃得脸色通红,紧咬钢牙,一把搂住她的细腰,像是在宣誓主权。

花姐被逗得咯咯直乐,和陆言一起进了当铺。

“两位准备当什么东西?”

接待两人的是个当铺伙计。

正低头翻看着一本册子。

早就注意到门口两人的他,从两人的穿着,就判定了不可能是当珍贵物品的主。

陆言顺手将手里的包放在了柜台上,“帮我看看里面的东西值多少钱?”

伙计接过包,随意翻看起来。

见到里面那些银元的时候,他眼前顿时一亮,赶紧将两人请到了待客区域,又对两人说他要去叫掌柜的来长眼。

几分钟后,一个留着八字胡,戴着眼镜,穿着长褂子的男人来了这里。

查看所有东西后,他对两人笑道:“东西是真的没错,可这些首饰基本上都是以前的地摊货,银元的话,保存的也不是很好……”

话没说完,就被花姐打断:“老板,你就说能当多少钱吧,别的我们也不懂。”

陆言一听花姐这话,亚麻呆住了。

为了把这些玩意卖个好价钱,今早他可是拒绝了花姐再来一次,早早的就在研究。

这掌柜说这些首饰不值几个钱没错。

可这些银元,圣典鉴宝内容中,能找到配图和价钱,她这样说,那不是正好给了别人杀价的机会。

“嗨嗨…”

掌柜笑着扫过两人一眼,“我看两位应该是乡下来的吧,我这地方最欢迎的就是乡亲们,这样,太高的价钱我也出不起,就给两位两千块怎么样?”

“花姐,我们走!”

陆言都不带犹豫的,拿上桌上的包,拉起花姐就准备走。

掌柜也不着急,只是笑道:“小兄弟,做生意嘛,有来有回,你要是不满意,咱还可以再商量商量呗。”

花姐不清楚陆言为何反应这么大,可老板既然都这么说了,便凑到陆言耳边说道:“咱们县城就这一家当铺,要不你开个价给他。”

陆言转过身,沉声道:“三万,这是我能接受的最少价钱!”

掌柜眉头轻皱,已经有了火气,“两千变三万,小兄弟确定不是和我开玩笑?”

陆言不再废话,拽住花姐就走。

掌柜叫住两人道:“一万,要是卖,现在就走账。”

陆言价钱自然是往高了叫,但这些东西最起码也能值个两万。

眼看着两人就快出店铺,掌柜朝伙计使了个眼色。

伙计秒懂,赶紧追出去。

“老刘,兄弟今早刚收了件好货,你快给我掌掌眼。”

也就在这时候,门口一人急匆匆走进来,刚好堵住了两人去路。

这人贼眉鼠眼的,见陆言手里提着个包,又见铺子伙计追出来,立马拦下两人道:“两位当的什么,要不给四爷看看,四爷给价爽快得很。”

“老四,你这话就不厚道了。”

掌柜这时也追了出来,冷着一张脸。

四爷根本没理会他,将自己手里拿着的一个小木盒打开,笑着展示道:“看见没,就这玩意,今早四爷可是花了十几万才拿下的,你们就一点也不心动。”

“言子,我说的镯子就是它手里这个!”

花姐瞧见小木盒里的东西,指着对陆言说道。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