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别叫我神医,我就是个养猪的在线免费看陆言小说无广告阅读

强推热门都市小说,别叫我神医,我就是个养猪的主角是陆言,作者是毒菇,非常火爆。主要讲述了:辍学后,陆言回村,惨遭陷害侵犯自己弟妹,机缘巧合下获得祖传玉佩内传承《医武圣典》,靠着传承他自证清白,俘获美人芳心,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

别叫我神医,我就是个养猪的在线免费看陆言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2章 春兰怀孕了

砰!

一声巨响,房门被张海一脚踹开。

“哎呦…”

抵住房门的扁担直接弹飞出去,恰好砸在二麻子身上。

“活腻歪了,敢坏老子好事!”

二麻子骂着,扭头一看,顿时吓了个激灵。

就见陆言拳头已经朝他的脸砸了过去。

“啊!”

惨叫一声,二麻子竟被陆言一拳给打飞出去,狠狠砸在墙上。

而此时。

春兰早已泣不成声,蜷缩成一团。

她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破破烂烂,眼睛被二麻子用布条给蒙住,嘴角还挂了彩。

陆言赶紧扯过被子给她盖上,关切询问:“弟妹,你要不要紧?”

春兰全身哆嗦着,嘴里发出低沉的呜咽,也不说话。

陆言额头青筋暴起,恶狠狠道:“我现在就杀了这畜生!”

说罢。

陆言拽起躺地上哀嚎的二麻子,直接将他往院子里拖去。

二麻子脸上已经肿起一个大包,牙齿都被打掉了两颗,含糊不清道:“陆…陆言,不对,言哥,言爷,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陆言置之不理,刚走到房门口,却被陆海拦住了去路,“大大…大哥,你…你你…为什么打…打麻子哥?”

陆言只有冷冷一句:“滚开!”

二麻子抓住机会,奋力喊道:“傻子,你大哥疯了,快…快拦住他!”

陆海根本就不关心这茬,问道:“麻麻…麻子哥,阿春好好好…了没有?”

二麻子急中生智道:“你媳妇又被他给欺负了!”

“呃?”

陆海愣住,视线落在炕上,就见春兰蜷缩在那里哭,脸色涨得通红。

“大大大…哥,你个坏人,我我…我要杀了你!”

咆哮声中,陆海朝陆言狠扑而来。

陆言清楚,不管自己怎么解释,现在陆海也听不进去。

几乎是本能的反应,直接一个擒拿手,就给体格健硕的陆海拿下。

随即找来绳子把他捆在了柱子上。

瞧见这一幕,二麻子既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恐怖。

陆言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转变这么大!

来不及多想,趁着陆言捆绑陆海的时候,他忍着痛从地上爬起,就朝院门口狂奔。

同时嘴里大喊着杀人了。

陆言怎么可能这样轻易放过他,紧随其后。

很快就在院门口追上了他,又给他拖了回来。

将二麻子绑在院里那棵老杏树上,去灶房拿了一把菜刀。

今天就算不杀了这狗日的,也要给他阉了!

二麻子嘴里被塞着自己的衬衫,看见陆言拿着刀过来,开始疯狂挣扎。

陆言语气森然道:“老子今天非得阉了你不可!”

说话间,他已经扯掉二麻子裤头。

伴随而来的是一股很上火的味道,就见有股黄色液体已经顺着二麻子大腿流到地上。

陆言也不嫌脏,虽然没阉过人,但阉猪崽这种事他早已轻车熟路。

二麻子看着那把明晃晃菜刀已经举起,瞪大着眼睛,脸上写满了绝望。

“陆言,快住手!”

就在此时,院门口突然进来了四五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事。

说话是村长王崇德,就住陆言家不远处。

同时也是二麻子的大伯。

“你特么算老几,还让我住手。”

陆言此刻哪管得了那么多,举刀就砍。

“快拦住这混球!”

王崇德几人一起上前。

好不容易才将陆言控制住,那菜刀也应声跌落。

王崇德那叫一个气。

先是叫人给二麻子松绑,才对陆言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非要他的命不可?”

陆言抬起头,狰狞道:“你特么还问我怎么回事,怎么不问问他二麻子。”

二麻子哭腔道:

“大伯,我冤枉啊。”

“陆言他趁傻子喂猪去了,就对春兰起了歹心。”

“我刚好路过,听到动静,就把傻子喊回来一起阻止他。”

“谁曾想,他刚才趁我不注意,把我和傻子都绑了,还当着傻子的面对春兰下了毒手。”

“简直是丧心病狂!”

听到二麻子在那颠倒黑白,陆言猛地挣扎开来,站起身骂道:“放你娘的狗屁!”

王崇德却没管陆言,而是问二麻子:“真有这种事?”

二麻子可怜兮兮道:“大伯,我还能骗你不成。”

陆言气笑了,讥讽道:“二麻子,你特么怎么不去当戏子!”

二麻子是越哭越伤心,好像有千般委屈,“你们不信可以进屋看,看看傻子是不是还被绑着,看看春兰有没有遭罪。”

王崇德自然知道二麻子在说假话。

可真要发生了这种事,若是让别人知道是二麻子干的,那他这辈子就完了,他也不好和自己的兄弟交代。

想了想,对陆言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要是没做过这种事,那就带我们去屋里看看。”

陆言冷哼一声,带头走进了屋子。

哪怕陆海确实是被自己绑了,可春兰能够给自己作证,他还怕二麻子栽赃嫁祸不成。

进了屋。

几人就见陆海被绑柱子上,一旁炕上隐隐可以听见春兰的啜泣。

二麻子完全没了之前那副怂劲,指着陆海道:“你们看,我有没有说假话!”

几人视线全都落在了陆言身上,因为这情况与二麻子说的一模一样。

陆言解释道:“我之所以把阿海绑起来,是因为他被二麻子给蛊惑了。”

二麻子反驳道:“你撒谎,你分明就是知道他脑子不好使,还说因为他自己才被迫辍学,要用这种方式来惩罚他……”

“停停停!”

王崇德越听越离谱,沉声道:“现在不是争辩这个的时候,先让医生给春兰看看才是正事。”

说完,他赶紧让人去请村卫生所的医生。

陆言也没有阻止,正好他也想确定下春兰到底有没有被二麻子这个畜生玷污。

十来分钟后。

村卫生所的女医生马芳赶到了这里。

了解事情经过后,马芳就关了门给春兰检查。

一行人待院子里等着检查结果。

约摸着半个小时过去。

就见马芳一脸气愤的走了出来。

几人赶紧上前询问情况,谁知马芳上来就甩了陆言一个大嘴巴子。

啪!

陆言被打懵了,问道:“马医生,你干嘛打我?”

马芳破口骂道:“陆言,想不到你竟然会是这种禽兽!”

陆言满脑门问号,“你…你把话说清楚了,我怎么就成禽兽了?”

马芳指着屋子,气得浑身颤抖道:“春兰都怀孕了,你竟然还想着对她做那种事,你还是个人吗?!”

春兰怀孕了!!!

听见这个消息,陆言只感觉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