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穿越之草包小姐的大佬之路在哪看,叶之初谭思钦小说完整版阅读

作者一只快乐的毛豆豆写的穿越之草包小姐的大佬之路火爆上线,主角是叶之初谭思钦,主要讲述了:“三无人员”(无财、无貌、无对象)叶之秋因为车祸意外死亡,穿越到一个架空朝代翼朝。叶之初醒来后发现自己竟成了翼朝丞相之女,人称草包小姐。叶知秋发誓要改变前世的活法。于内,清除草包小姐身边的眼线,斗姨娘

穿越之草包小姐的大佬之路在哪看,叶之初谭思钦小说完整版阅读

第10章 收拾赵姨娘

一时间众人都噤声,纷纷看向周氏。

“看来姨娘还是不懂叶府的规矩啊!我阿父阿母还未说什么,姨娘倒先喧宾夺主。莫不是姨娘经常干这以下犯上的事情?”叶之初无辜地说道。

赵姨娘一向仗着自己有儿子的庇护和叶诚的宠爱,在叶府趾高气扬,仿佛自己就是叶家的当家主母。

是啊,赵姨娘自己就有一儿一女,又加上嫡女叶之初又处处向着赵姨娘,叶之初又是如此的草包,可不认为自己就是叶府的女主人吗?

周氏清高孤傲,自然不愿和这种人争风吃醋,还不如和自己喜欢的刀剑、兵器为伍。

可是,现在的叶之初已不是草宝小姐,该是她的,该讨回来的,她可一概不会手软。

“老爷,你看小姐说的是什么话!我天天贴身伺候老爷,管理叶家上下,尽职尽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赵姨娘说的这番话,看似高明,实则愚蠢至极。

首先,她是在炫耀自己独受叶诚宠爱,叶诚本就对不起周氏,周氏听到更是对叶诚失望至极。再者,让别的世家大族传出去,叶丞相是个薄情好色的伪君子,恐怕叶诚的名声也坏的差不多了。

再者,叶家掌家的竟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姨娘而不是主母周氏。谁人不知周氏的飒爽英姿、寒霜磊落以及战场上还有军功加持,这样的奇女子竟然只能偏居一隅,连管家权都已失去,那叶府宠妾灭妻的罪名就落实了。到时,只怕爱女心切的镇国大将军不会放过他,朝堂之上恐怕也不好过!

“住嘴!无知蠢妇,瞎说什么?”叶诚愤怒地说道。

“既然姨娘日日伺候父亲,那恐怕身子骨就够累了。那就不劳姨娘辛苦管家了!如今我阿母身体康健,自是不要那些牛鬼蛇神过来添乱!”

叶诚听到叶之初的一番话,不由得觉得异常难堪、惭愧。

他不由得扭头去看周氏,哪知周氏的目光淡淡的,并无什么表情,好似刚才叶之初说的是跟她无关紧要的一件事似的。

叶诚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

叶诚并非不爱周氏。

只是叶诚终究是个俗世之人,当年他从贫寒之家一点点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功名,却因为苦于没有关系一直是个七品芝麻官,不受重用。

直到,叶诚遇见了周氏。

周家当时已是功勋卓著的武将世家。

周家的人无论男女一概从军,按照军功说话。

那时周老将军从战场凯旋归来,经过叶诚所管辖的小小县城陲县,叶诚负责招待大军的饮食起居。

那是叶诚第一次遇到周氏。

那时的周氏神采飞扬,眼睛里似乎有星辰大海。

她为人正直、真挚又豪爽,却又嫉恶如仇、敢爱敢恨。

认准了叶诚后就不顾家里反对,义无反顾地和叶诚在一起。

俩人婚后,感情依旧甜蜜。

叶诚开始步步高升,先是连升3级,做了长史、刺史,后面直至调回京城,成了位高权重的丞相。

当然周氏也没放弃自己的事业,随周老将军冲锋陷阵,也有赫赫军功。

一次次的分离并没有影响俩人的感情,女儿出生后两人的感情更是如胶似漆。

此时的叶诚已经成为丞相。他觉得自己已有足够的权利,便飘飘然忘了自己的初衷。

叶诚开始觉得周氏不够温顺,不似其他女子般对他百依百顺,婉转承欢;

叶诚开始觉得周氏不顾家,让他感受不到男人的成就感;

叶诚甚至开始介意周家的势力,认为周家过于清高、强大,让他被世人认为是凭借着周氏起家的,是一个靠岳丈、吃软饭的;

……

当一个人心态变了的时候,原先的种种美好竟是一种枷锁、假象。

周氏、叶诚俩人开始激烈的争吵。

最后叶诚竟说周氏已无法生育孩子,无法给他叶家延续血脉……

周氏看到眼前的中年男人已经变得越来越陌生……

果然,不久,叶诚带着赵姨娘登堂入室。

她周氏岂是个逆来顺受的人,她狠狠滴教训了这对狗男女之后,便决定与叶诚一刀两断,随即提出和离。

叶诚才知道有些底线是无法碰触的。

叶诚苦苦哀求,又说了叶之初还小离不开母亲来挽留她。

周氏才勉强答应不和离。

可是,周氏已伤心失望,便自己身居后院,不管琐事,落个清净自在。

“丞相与赵氏那忠贞不渝的恋爱真是让我感动呢?看来是我阻碍你们了?”周氏冷冷地说道。

“来人!把这个贱妇拉下去,为小姐、夫人连抄一月佛经!另外,把管家权交给夫人!”

任凭赵姨娘怎样呼喊,叶诚不为所动。

叶诚的目光又投向周氏,可是周氏仍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叶诚失望了同时也明白了,周氏是不会再原谅他,不会再为他动情了。

叶之初送周氏回后院。

“母亲,父亲已让你重新掌家,你从后院搬出来吧。”叶之初劝道。

“孩子,我住在这里习惯了,娘亲也不擅长管家,我知道你是想为母亲出这口气,母亲很欣慰。”周氏温柔地说道。

“我知道你还爱父亲。”叶之初看着周氏,胸有成竹地说道。

周氏像是被人戳穿了,一时间手竟有些颤抖。

“母亲,刚才你虽然表现得云淡风轻,可是我看到你在极力克制,你还爱父亲对吗?”叶之初轻轻抚摸着周氏的手。

只见周氏因为刚才对叶诚的克制隐忍,把指甲深深地嵌入肉里,现在手上还能看到深深的血痕。

“爱他又怎么样?他早已不是当年的我爱的那个人。”

叶之初知道周氏是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一旦遭受背叛,便果决斩断,哪怕自己遍体鳞伤、伤痕累累。

这点与自己何其相像。

可是世界上的男人哪有不背叛的!

她又想起了沈翊。

沈翊与自己分手后,谈了个和自己门当户对的女朋友。

叶之初远远地看到过俩人手牵手地走在街道上,两个璧人儿多么相配!

从始至终,她叶之初只是个小丑,是沈翊生命中的匆匆过客。

另一个世界的沈翊现在应该结婚、生子,有个美满幸福的家庭了吧?

只是,陪在沈翊身边的人却不是叶之初。

可惜那个人不是我。叶之初低低叹息道。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