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秦子山聚宝飞升无弹窗阅读

宇城桐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玄幻小说,聚宝飞升非常火爆,主角是秦子山,主要讲述了:财迷老男人意外融合神器,走上另类修真路。不按常规体系修炼,只靠重宝神功堆积实力,犹如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前半生渣女成堆,后半生神女满怀,误打误撞向前冲,抓住机遇不放松。斗转星移,本质不变。欲海横渡

小说秦子山聚宝飞升无弹窗阅读

第3章 喜得石塔陶罐天书 融合魂珠魂宝魂海

秦子山小心收起两颗魂珠,并没有声张有两颗魂珠,灵依很满意。

秦子山拿出剩下的三样宝贝,众人眼睛一亮,今天是鉴宝大会吗?怎么这么多宝贝。

灵宝很兴奋,抢着说:“这个宝塔有点吓人,它要是听你的,认你为主的话,可以把我禁锢住,我拿它没办法?”

真的吗?好几个人大吃一惊。

灵宝的本事大家是知道的,要不是刚刚吃了一条中型灵脉活动不便,这里几个人根本抓不住她,更别说禁锢她了。

别人还没等说话,灵灵的铜圈已经飞上天了,变得大大的悬浮在小宝塔上面,铜圈光芒四射,灵灵说:“别装死了,出来吧,我看到你了。”

一个老头面色难看地出现在宝塔旁边,没说话。

秦子山行个礼,说:“见过老先生。”

老头赶紧还礼,说:“不敢。”面色好多了。

灵宝:“老头儿,我都认主了,你还等什么,大家都挺忙的。”

老头大吃一惊,说:“你真的认主了?不可能。”

灵宝:“骗你是小狗。我有名字了,我叫灵宝,主人给我起的。”

老头看看子山,没说话。

铜圈又闪了闪,灵灵盯着老头,说:“老年人应该给自己保留点尊严比较好。”

老头抬头看了看铜圈,看向秦子山说道:“我愿意认主。”

秦子山:“老先生可有什么要求。”

老头一愣,赶紧说:“年龄大了,不想做坏事儿了,别用我禁锢好人就行,看着难受。”

秦子山:“好说,到时候,先生自愿,我不强迫先生做坏事儿。”

老头:“好,这样就可以了,就叫我石塔就好,只要不做坏事儿,愿意听从主人差遣。”

说完,老头放出一丝灵魂,认秦子山为主。

秦子山赶紧收起,感应到了石塔的强大,放出一堆灵石,请老先生收起来,老头没再客气,灵石瞬间消失,石塔自动进入新世界的福地中,就看见福地里多了一座更高的石塔,和原有的房舍搭配,整体非常和谐。

秦子山拿出那个陶罐,像是一个排球大小的泡菜坛子,还带一个盖儿。

灵宝光笑不说话,等大家说。

灵依也说不准,没出声。

灵灵又拿住大铜圈。

灵宝笑了:“收起来吧,这个没有器灵,你那个没有用。这个不能认主,谁把它收进魂海滋养着,它就是谁的。”

秦子山:“这是什么东西?”

灵宝:“这是个真正的魂宝,就是灵魂兵器,这个东西很危险,多滋养,少使用,尽量别露面,别让大能盯上了。”

秦子山:“又是杀人夺宝?”

灵宝:“是的,毫不客气,这个还是完好的,还带盖,很难得的。就是个破碎的要散架了,没有盖的,大能都会杀人夺宝,何况是这个?自己小心吧。”

秦子山:“不露面的话,岂不是没有用?”

灵宝:“你想想,要是别人对你灵魂攻击,攻击进入你的魂海就被这个陶罐收去了,你一点事儿没有的话,你说它有没有用?”

秦子山:“这么厉害?”

灵宝:“当然了,要不然,大能也不至于杀人夺宝,大能不要面子吗?”

秦子山:“用收魂珠的方法就可以吗?”

灵宝:“是的,完全可以。从收进魂海开始,它就是你的了,别人要是想要,只能把你杀死才行,没法和平转让的,你可要想好了,收了它就表示你要走巅峰之路,没法回头了。”

秦子山毫不在意,今天真是捡到宝了,就借用一下贵宾牌,竟然得到四件宝贝。

又把漂亮木方拿了出来。

几个女孩子眼睛一亮,好漂亮。

灵灵数了数说:“竟然是全套的九本天书,有一本已经是价值连城了,这也太吓人了吧,怎么可能?”

秦子山:“你是说这个木方能分开?”

灵灵:“这不是木方,是无字天书,也有叫别的名字的,每个人看到的内容都不一样。”

秦子山:“为什么看到的内容会不一样?”

灵灵:“有人说是因为九本书外观一样但是里面的内容不同。有人说两个人看的是同一本,内容也不同。有人说,这书上本没有字,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它就显示什么。大家都认可的说法是这书是帮助修炼者参悟传承,属于辅助修行类的宝物。”

灵宝:“灵灵说的我同意。”

灵依心里想,或许九灵帝国不是唯一的上界,甚至不是最高的界面?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

秦子山:“这书怎么用?”

灵灵:“赶紧收进体内藏起来,我都想抢了。”

秦子山:“抢什么?你们都可以看。”

“真的吗?”灵灵和灵宝同时说。

聪儿:“当然是真的,我们和哥修炼的功法都是一样的,并且都对小狐女她们开放的,她们也可以自由选修。”

灵宝:“这么好,那我也不走了。”

灵灵:“你还能走?”

灵宝:“现在不能了。”

灵依看看灵宝,心里想,看来这个胖丫还有后手,单纯认主可能制不住她。

灵宝自言自语:“别算计我,有哥疼你就可以了,我又不争不抢的,只想当个宝儿,不想做鱼鹰而已。”

别人不知怎么回事儿,只有灵依知道这个小胖丫不好惹。

秦子山还在想那九本天书,又问道:“收进体内以后怎么使用?”

灵灵:“你要是参悟魂技,就把它移到魂海里参悟,据说天书认可你的话,就会把你收进去,等再出来时就大不一样了。参悟精神力就收在这里就行。修体、修神、修仙的都能用,修炼丹田的就收在丹田里,反正它也会自己选地方。有人说以前有个神武双修的人,体内有两本天书,不在同一个地方,传说而已,我也不清楚这些书以后会不会分开。”

秦子山:“那这套书我先放在旁边的空腔里,大家都可以参悟。”

灵灵:“不用放旁边了,暂时就放在这个小树附近就行,这里还有这么多房间,大家过来参悟比较方便。反正都是在哥的内空间,在哪不一样?”

秦子山看别人都在点头,自己反而被孤立的感觉,心里偷偷想,幸亏我还有灵依。

灵依感动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使劲儿抿了抿嘴。

灵宝通过帮助灵灵拿到如意石,帮助子山认宝,提供收魂珠开魂海的功法等贡献,成功得到了聪儿姐妹俩和灵灵的认可,两姐妹变成了四姐妹。

秦子山没有心中暗喜,反而有种被出卖的感觉,不会都进温泉吧?秦子山有点儿不放心了,不自觉地抱住了灵依。

灵依和秦子山在一起五十几年了,可以说看着秦子山长大的,知道秦子山的心理,也能理解聪儿和月月的友好表现。

毕竟秦子山越来越强了,与其被外面的女人抢走,不如把秦子山留在家里,但是她们不知道秦子山孤独的童年经历,他的心很小,心里只想装一个女人,虽然他能看懂女人的心思,但是他不想逢场作戏。

灵依:“师兄,我陪着你。她们都不是外人,都需要你的保护,好好练功吧。”

秦子山:“灵依,魂珠你收起来吧,我想了,应该对你有好处。”

灵依:“你收最合适,你正好需要借魂珠开发魂海,这样可以少走很多弯路。我的灵魂还未完全恢复,真不能收,你就别多想了,我灵魂够用。你现在要是离开这个界面,马上就不是最强的了,宝贝是把双刃剑,有了众多宝贝就必须做好保护自己,保护我们的准备。像我现在就很危险,被人一口吃掉那是最轻的痛苦,师兄,我需要你,也需要你的保护。我觉得,你要是开发出魂海了,我就可以在你的魂海里自由活动了。”

秦子山:“真的吗?”

秦子山感觉自己的脸一热,灵依知道自己又多嘴了,可是怎么感觉好幸福。

秦子山:“好,听你的,我要收魂珠了,免得它们衰弱了。”

灵宝传给秦子山融合魂珠的法术很高明,应该是上界的高阶功法。

秦子山八窍玲珑心和灵魂力全力开动,很快就完全掌握了,总感觉这法术不止融合魂珠这么简单,秦子山又说不清还能干什么。

秦子山调整一下,拿出新得的魂珠,运起刚修炼的法术,竟然轻松把魂珠收进眉心,伸手摸一摸,没有任何异样。

灵依也在关注着秦子山的变化。

秦子山继续运功开发魂海,感觉那魂珠竟然在吸收他的灵魂力,吓了一跳。灵依传音:“肯定需要一些能量,别担心,我们有养魂木。”

秦子山就感觉刚开发的魂海里多了一根漆黑的木头,正是上次得到的养魂木。

“不影响你吗?灵依。”秦子山不放心地问。

灵依:“别分心,继续运功。我很好。”

秦子山只能继续运功,继续扩大魂海。

养魂木进来以后,秦子山感觉不到灵魂力的消耗了,反而自己还能吸收一些灵魂能量了,看来这养魂木真的是重宝,功效强大。

秦子山一心二用,拿出翡翠馒头捏碎,露出里面的珠子,小泥球已经变绿变大了,看来幸亏有馒头吃,小泥球当时很可能差点就完蛋了。

秦子山迅速把第二个魂珠收进魂海,收进去才发现两个魂珠并不是挤在一起的,而是各自都有自己的地盘,魂海一下子变大了很多,看来这就是灵宝说得大魂海了,养魂木在两个魂珠的中间,也占了一个地盘,子山继续运功加强魂海。

给灵依传音:“灵依,进魂海占地盘。”

灵依钻进魂海里,迅速形成自己的场域,竟然比魂珠大得多,看来灵依的灵魂还是很强的,尽管没有完全恢复,也是比大能的分身要强大的多。

秦子山偷偷看了两眼,赶紧静心继续运功扩大魂海,现在是关键时候,不能停。

正在静心修炼的灵依嘴角轻轻一弯,继续加强自己的场域。

秦子山看着继续扩大的魂海,养魂木源源不断地提供着灵魂能量,并没有到极限。

伸手拿出陶罐,运起法术裹住收入魂海,这也不是省油的灯,陶罐迅速形成自己的场域,竟然和灵依不相上下。

养魂木在中心位置,两个魂珠左右相对,灵依和陶罐前后相对,正好占据四个方位,共同撑起一个大魂海,秦子山自己加紧运功加固并且向上下扩展,尽量把魂海撑圆。陶罐像是把门的,守在眉心门口,灵依在最里面盘坐着,如瀑九彩长发遮住了玉体,一张脸美得惊心动魄。

秦子山不敢看灵依,只能更加专心地运功。

时间慢慢流逝,等子山感觉魂海彻底稳固以后,慢慢睁开眼睛,却看见一本漂亮的黄色木书漂浮在养魂木的场域上方,又形成一个新的场域。

秦子山感应了一下,那边的一套无字天书少了一本,应该就是这本了。

秦子山伸手在自己身上乱挠一气,发现灵依并没反应,知道灵依终于摆脱了天天和他共用身体的尴尬处境了。

灵依感应了一下头发,发现还行,遮挡的挺严实,还好。

再一想,还挺怀念以前的时候,时时刻刻都在一起,别人应该不会有这种经历吧?

秦子山悄悄离开,心想真是多个朋友多条路,没有和汪权交恶,竟然得到这么大的好处,这可能就是与人为善的奖励吧。

现在还是先修炼剑法吧。

等有时间了,就到各大赌坊走动走动。

多年的抵押物扔在那太浪费了,竟然比逛店铺收获大,看来常去赌坊或许会有惊喜啊。

秦子山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一条寻找重宝的快车道。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