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惜辞故隻小说章节列表阅读,倾世与卿无弹窗在线看

倾世与卿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五月寒梅,主角是惜辞故隻,主要讲述了:“我和她,乃是天地灵气滋养而生,生来的使命,便是守护世间安宁。”“那时的世间,万事万物都有灵气和生命,而我和他,是所有灵物之首,我们都有着强大的法力。”恶念化身梦魇,它渴望称霸世界,做这世间至高无上的

惜辞故隻小说章节列表阅读,倾世与卿无弹窗在线看

第6章 极峰训练

“皇兄!”沈芊兮看到故隻三人,小跑着追上来,“皇兄,你们要去哪里啊。”

“芊兮丫头啊,我们要去找惜辞姐和云露。”令轩说道。

提到惜辞,沈芊兮的眼里闪着光,“去找嫂嫂吗,我也要去。”

“嫂嫂?”令轩和辰君狐疑的看着她。

沈芊兮点头,“对啊,惜辞姐姐就是嫂嫂,”见三人还不走,她便拉了他们一下,“走啦走啦。”

二人都笑着看向故隻,他无奈的摇头,“这丫头听见父帝和水神说的话,从见到惜辞开始就一直这么叫她的,我可没办法。”

“哦~”二人挑了挑眉,转身往前走…

“他们怎么还不来啊,”云露无力的靠着惜辞的肩膀。

惜辞抬眼看了看,开口说道:“来了。”

夏沫和云露都同时看过去,第一眼就瞧见在前头蹦跶的沈芊兮,她看着三人挥手,“夏沫姐姐,云露姐姐。”

“芊兮。”

见到沈芊兮,惜辞下意识的想要逃,可她刚想转身走,手就被人拉住。

“嫂嫂,你要去哪里呀。”沈芊兮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她。

“嫂嫂?”一旁的云露二人不解的看向惜辞。

“哎哎哎,我跟你们说,”令轩拉着两人往前走,辰君则是在一旁。

惜辞看着一直拉着自己的人,眉头一皱,“小肉球,我可不是你嫂子,别乱喊,免得惹人误会。”

“我不,你就是我嫂嫂。”见惜辞不承认,沈芊兮伸手抱住她的胳膊,赖着不肯放。

惜辞头疼,转头看向一旁的故隻,“她是你妹妹,你倒是管管啊。”

故隻耸了耸肩,“这丫头宠惯了,她素来只听夏沫的话。”

言外之意,只听她嫂子的话,惜辞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只好妥协,“小肉球,你一直抱着我的胳膊,都酸死了,你先放手好不好。”

“你承认是我嫂嫂啦?”她眨着眼睛,笑嘻嘻的问。

惜辞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是,所以你可不可以放手了?”

“好。”

难得看到惜辞无可奈何的样子,故隻不厚道的笑了笑。

“嫂嫂,你喜不喜欢皇兄啊。”

“嫂嫂,你和皇兄什么时候成亲啊。”

面对她的一系列不切实际的问题,惜辞只能笑笑不说话。

一路上,几人只听到沈芊兮拉着惜辞一直问话,他们穿过一片高大的树林,放眼望去,便是一座高山立于前方,山腰处被薄纱般的云雾遮盖,看着十分神秘巍峨。

“这就是极峰山啊!”云露感叹的抬头张望,“这么高,看着好难上去啊。”

沈芊兮摆摆手,“不难的,嗖的一下就上去了。”

听着她那轻而易举的形容,云露不失礼貌的笑了笑,“芊兮还真是幽默哈。”

“山顶才是你们要训练的地方,先上去吧。”故隻开口。

几人化作光线穿梭在云雾之中,直至山顶上。

在他们的身前,是宽广的密林,绿色渲染了整个山顶,薄雾飘散在上空中。

“没想到,这山顶上,又是另一番景象。”惜辞开口道。

“这林子里可危险了,里头有三十六兽,其中最厉害的是朱火鸟,外围都是一些灵力低微的灵兽,这朱火鸟一般在林子深处,所以进去了,要小心些。”辰君叮嘱着。

令轩却无所谓的开口,“哎呀,这不是有咱们在的吗,不会出事的。”

“那走吧。”惜辞已经没有耐心了,她想要的是抓紧修炼。

“等等,”令轩制止住欲要前行的惜辞,“这极峰山本来就是供给初学者修炼的,那咱们自然不能帮忙,但这灵兽不怎么聚集,要是惜辞姐你和云露一起走的话,肯定不够练的,所以…咱们分个组,怎么样?”

惜辞一看就知道他心里打的算盘,微挑了挑眉,“好啊。”

令轩见惜辞同意了,正暗自窃喜,却又听到惜辞道:“那你跟我一组。”

听到惜辞说的话,令轩一愣,而辰君和夏沫却在一旁看他的笑话,他嘴角狠抽,“惜辞姐,你就别为难我了,父帝说的,是大哥负责教你的,我还是跟着云露吧。”

惜辞却摇了摇头,“这极峰训练,你们不过是陪同,所以跟谁都一样的。”

令轩为难的看着她,“惜辞姐…”

“罢了,你们一路吧,我就先走了。”惜辞懒得逗他,转身走向密林内。

见她往里走去 ,故隻嘱咐了一句后,转身跟上。

云露看着惜辞得身影渐渐消失,才走过去拉着夏沫,“夏沫,我们也走吧。”

沈芊兮望着惜辞走远的地方,苦恼的嘟囔,“可是我想跟着嫂嫂。”

辰君摇摇头,拎起她的衣领,不悦的开口,“芊兮丫头,你可不能有了嫂子忘了哥,走吧。”

几人走进树林,不过一会儿便碰上了一只狐狸,令轩站在云露身边解释道:“这是雨淋狐,通体白雪,外表看似温和,但却并非如外表这般温和,特别要小心它的爪子,有毒的。”

云露站在一旁,瞧着令轩那严肃的侧脸,一时间还有些不习惯他这样,“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她走上前,那狐狸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看到她们时,它露出满嘴的獠牙,爪子一时间长出莫约两寸长的指甲,凶狠的扑向她。

云露一惊,转身躲开后,手中泛起绿光,那灵狐一落地,它的周身便拔地而起几个藤条,生生圈住它,无法动弹。

看着它拼命挣扎,云露犹豫了片刻后,手中挥出一个光球打向它,灵狐消散,而空中一颗灵珠飞向云露,她拿着灵珠走向几人,“好了,走吧。”

“嗯,好。”

另一边,惜辞走了许久,也未见到一只灵兽,心中难免不悦,转头看向故隻,“把你的灵力收一收吧,否则我走一整日也难遇到灵兽。”

故隻怔愣住了,惜辞顿时无语,“怎么?在人间待惯了,回到天宫反而变傻了,你一个成神的人了,这林子内的灵兽当然能感受到你的气息,谁敢靠近?”

“抱歉。”

两人刚走出不久,惜辞便再次停下了,故隻狐疑的看着她,“怎么了?”

“这林子内,平日会有人来吗?”惜辞问。

“不会。”

“那,”惜辞伸手指向前方,“她是?”

顺着惜辞的手看去,在他们的前方,站着一个打扮得十分妖艳的女子,他一惊,伸手就将惜辞拉到身后,“小心,是九头蛇。”

惜辞眉头微皱,“我没那么弱,你不用这样。”

听出她不悦的语气,故隻将手放开,“习惯了。”

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惜辞也不怪他,走上前来打量起眼前的“人”。

“九头蛇,还能幻化为人,有趣。”

而此时,九头蛇却柔和的开口,“你走吧,他留下就行了。”

这等和善的面孔,若不是知道她是灵兽变的,惜辞恐怕都要被骗了。

故隻悄声说道:“九头蛇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特别是女子,她只抓男子,而且她能吸食任何男子所施展的法术,我可能…帮不了你。”

“无妨,本来就是我来修炼,若是让你帮我,那我还修炼什么?”

惜辞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拦在故隻身前,“你走开些。”

看懂了惜辞的意思,九头蛇的眼眸顿时幻化为蛇眸,双手交叠在胸前,分开时,无数的毒液飞向惜辞。

惜辞勾起唇角,右手内顿时幻化出冰鸾凤笛,置于身前转了一圈后,即刻形成了平面湖泊,毒液尽数被吸收,“反转”唇起,湖泊内飞出无数的冰锥,向九头蛇打去。

没料到她的法术,九头蛇出动两个蛇头抵抗,彼时,故隻意念传音,“就是现在,只有斩了她的九个蛇头,才能消灭她。”

惜辞微微点了下头,化作一道剑光飞向九头蛇,挥起虞殇剑便斩下那两个蛇头。

蛇头被斩下,九头蛇顿时暴躁起来,施法拾起周围的木枝化而为针,眼中寒光闪过,那些木枝飞向惜辞。

她转身躲开,随后避到树木后方,本以为结束了,刚站出来,就看到七个蛇头向自己飞来,蛇信子阴森森的发出刺耳的声音。

好机会!

看到一个蛇头首当其冲的冲了过来,惜辞腾空而起,但下一刻却突然转了个身,虞殇剑毫不犹豫的斩下那蛇头。

蛇头被斩下,九头蛇暴怒,一时间所有的蛇头都攻向她,惜辞的指间夹着一片片的冰花,尽数飞向那些蛇头,一个个的斩掉。

脚尖落地之时,九头蛇化作流光四散林间,空中仅剩一颗泛着淡紫色光芒的灵珠,她的手伸出时,那珠子飞入她的手中。

“走吧。”

继九头蛇之后,惜辞也收了不少的灵珠,故隻只是在一旁指导,并未出手。

闲暇之际,惜辞才问,“这九头蛇到底是怎么回事。”

故隻转头看了她一眼,又转回去,“九头蛇是这里唯一可以修炼为人的灵兽,但她的目标仅有一个,引诱男子,她想要一直保持年轻貌美,就只有吸食男子的精气。”

“这么说,”惜辞转头看向他,“你们的攻击对她毫无作用,那若是单独遇到,岂不是就丧命于此了?”

“也不全是,”故隻摇了摇头,“这既然是供给初学者修炼之地,怎可闹出人命来,九头蛇只会吸食一部分,之后就会将其放走。”

“那这九头蛇也没什么厉害之处。”

故隻笑了笑,“可她是许多来此之人都盼着别遇到的灵兽之一。”

显然,惜辞有些没料到。

“对了,她的灵珠,有一个奇特的功能,只要注入法力,就能看到施法者的心中之人。”

惜辞拿出那颗灵珠看了看,“当真?”

故隻点了点头,“我何时骗过你?”

他这话刚说完,就后悔了,见惜辞眯着眼睛看着自己,垂眸不敢与她对视,支支吾吾的道:“凡间的事,是个意外。”

惜辞得意的挑了挑眉,将灵珠握在手心之中,待到打开时,变成了一条手链子,她随手戴在手腕上,“没什么可测的,若是真心,何需此物见证。”

故隻低头看了看她手腕上的链子,灵珠缩小了些,镶嵌在一朵冰莲花上,链子上还有一些冰花和水滴晶装饰,摇起来叮铃铃的,十分悦耳。

刚随她走出几步路,便发觉不对,伸手拦住她,“等等,不能再走了,否则就进入密林内部,会碰上朱火鸟的。”

惜辞不咸不淡的开口,“我就是要找朱火鸟。”

“为何?你可知它的内丹是火元素的灵珠。”

“我当然知道。”

故隻仿佛明白了她的用意,“不必麻烦,我没有要你补偿。”

见他竟然明白,惜辞笑了笑,“这么了解我?那你觉得,你劝有用吗?”

他当然知道没用,可是也不想她冒险,脸色不是很好的看着她。

“好了,”惜辞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不是有你在吗?”

听出她的意思,故隻只好同意,随她继续往里走去。

越往里走,树木断裂的痕迹越多,脚下的木枝被踩断,下一刻只听见不远处“轰”的一声,一只有着成年人大小,满身红羽携带着火焰的鸟向他们飞来。

“小心些,”故隻叮嘱到。

“知道。”

发现目标,惜辞也毫不犹豫的唤出虞殇剑。

朱火鸟看到二人后,自空中喷出巨大的火球,二人各自闪到一旁,火球砸中身后的树木,轰然倒下,惜辞开口,“你走开些,我自己来。”

她翻身跳上一旁的树木上,朱火鸟扇动翅膀,无数的羽毛附带着火焰飞向她。

惜辞忙跳下去,挥起虞殇剑将其余的羽毛弹开,立刻将剑收起,手心之中出现一滴水,撒向朱火鸟的一瞬间变化出无数的水滴,其后紧追的寒气顿时将它们化作冰锥。

朱火鸟见其,翅膀包裹全身,冰锥打在身上,火势减小,等到攻击停下后,它旋转一周,再次展开双翼,无数的火球打向惜辞。

见它连一丝伤口都没有,惜辞不禁有些震惊,羽毛竟如同钢铁般坚硬,你的弱点在哪里。

飞来的火球映红了整个林子,惜辞的脸颊也照的绯红,眼看着那火球飞向自己,她的手心闪过一丝光芒,火球在离她仅仅一拳的时候停下,在她前方出现了一道屏障,她右手唤出凤鸾冰笛,划破屏障的同时,火球也炸裂开,将她整个人映照在内。

朱火鸟看不清里头的状况,扇动着翅膀看着前方,下一刻,便感觉到身后传来杀气,它刚想转身,惜辞却不给它机会,虞殇剑刺向它的头部,下一刻轰然爆炸,惜辞一愣,被这冲击力击退数十里。

故隻心惊,在她快要撞到树上之前接住了她,知道外界火光四起,紧紧将她护在怀里,待到火光消散,才将她放开。

“没事吧。”

惜辞摇了摇头,看到空中漂浮的灵珠,她绕开故隻,走上去接住那颗灵珠,落入手心后,一股暖流涌入手中。

知道故隻走了过来,她转身将灵珠递到他眼前。

看着她手中的灵珠,故隻将她的手包住推了回去,“你留着吧,我同意你来找朱火鸟,但并未同意接受你要给的东西。”

惜辞这才发现自己被他摆了一道,只好将手中的灵珠收起,“好,那就留着,等你什么时候需要,我再给。”她轻哼一声,转身往林子外走。

见她如此固执,他也没有办法,只好跟上。

“唉,他们出来啦。”沈芊兮跳了起来,指着林子内说道。

夏沫和云露也抬头看去,云露迫不及待的走上去,“惜辞,你们可算出来了,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

“放心,我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受伤呢,不然到时候担心我的,又是我家露儿了。”惜辞说道。

“就是啊,”令轩走上前来,“云露,有我大哥在,怎么可能会让惜辞姐受伤呢。”

惜辞看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随后拉起云露的手,“走吧。”

令轩胚笑,知道自己还有求于她,只好闭嘴。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