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倾世与卿在线阅读惜辞故隻小说免费看

主角是惜辞故隻的小说倾世与卿火爆上线,是由五月寒梅所写,主要讲述了:“我和她,乃是天地灵气滋养而生,生来的使命,便是守护世间安宁。”“那时的世间,万事万物都有灵气和生命,而我和他,是所有灵物之首,我们都有着强大的法力。”恶念化身梦魇,它渴望称霸世界,做这世间至高无上的

倾世与卿在线阅读惜辞故隻小说免费看

第3章 认识

见云露一直拉着惜辞聊,故隻只是默默的在一旁,令轩便趁着云露说完之际开口,“唉,那个,云露啊,时辰差不多到了,该去元素场修炼了。”

听到令轩的话,云露这才想起来,可是她现在一刻也不想和惜辞分开,“可是我…”她说着,犹豫的看向惜辞。

“露儿,修炼要紧,即使如今我有能力保护你了,但我也想要你也变得强大,能够保护好自己,这样,我才放心。”惜辞劝到。

云露思索了片刻,点头道:“那好,那惜辞,我待会去寻你。”

“好。”

见两人要去元素场,辰君拉着夏沫开口,“三哥,咱们一起吧,正好我和沫儿也要去。”

四人看了看两人后,便走向另一边。

转眼便剩下两人,惜辞觉得不自在,抬脚往前走,故隻见她走的方向不对,伸手拉过她,引她往另一边走。

知道自己对天宫还不熟悉,再不想与他待一处,现下也只好让他来带路,但被他突然拉住手,还是会莫名的颤抖,无声息的将手抽了回来。

故隻只好将悬着的手收回,过了片刻,才开口,“发生什么事了。”

惜辞垂眸绞着衣袖,无所谓的回答,“没什么,只是南王逼我就范,说允我个贵妃的位置,我寻思着,贵妃怎能与皇后比,不肯随他回去,他便想强制带我走,迫于无奈便只好跳海罢了。”

见她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可故隻怎会不知,她又岂会在乎权利位份,只怪自己还是漏算了南王的目的还有她,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当初只为了她的安全,将她送出宫,可没想到还是被南王发现。

如今虽然又可以每日见到,可她对自己,却在无形之中有了疏远。

故隻犹豫了一会,缓缓开口,“可否…听我解释。”

惜辞当即便摇头,“不必了,默林与我说了。”

故隻眼中顿时暗沉下来,“抱歉。”

这一句抱歉,包含的太多,惜辞却只是低下头。

走到宫殿门口,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字眼,惜辞就觉得恍惚,犹如还在人间一般,她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开口,“那便多谢殿下引路了,你先回去吧。”

看着她那抹倔强的身影,故隻无声叹了口气。

……

碍于惜辞刚回天宫,天帝只道她不必急于修炼,便还未开灵识,伏羲宫内,她背对着大门坐在桌边,左手轻轻敲击着桌面。

当初魔族人闯入水神宫时,父神不在,可水神宫外,因蕴含着深海之力,形成了一道防护结界,只有从万层深海底潜入,才可躲过结界,但这个秘密,除了水神宫内的人知晓外,便只有藏经阁的上阁宗卷有记载,魔族人为何知晓。

脑海里回想起魔族人闯入水神宫的事,模糊的身影根本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唉,只依稀记得,那帮人唤他“鬼大人,”却没办法看清他的长相,母神为了救我而陨落,我必须找到此人,为母报仇…

门外,一个身穿明黄色衣裳的宫娥走了进来,白净的脸颊,一双大大的杏眼,粉嫩的嘴唇,头梳飞仙髻,戴着一对月牙白簪花对夹,简单的花瓣耳坠在耳垂下摇摇晃晃。

“花容,拜见神女。”她跪在地上,微微低头开口。

思绪被拉回,惜辞狐疑的转过身来,看着地上跪着的仙娥,“起来吧,你来此有何事?”

花容站起来,“回神女,娥是大殿下派来的,日后,便是神女的贴身宫娥。”

故隻?惜辞垂眸点了点头,“那日后你便在我身边侍候吧,在这伏羲宫内,不必拘礼,我不喜太多礼数,只要不惹事,你随性便好。”

“是。”

“那你便先去整理你的卧房吧。”惜辞也懒得应付,便打发她走了。

本着不打扰云露修炼,惜辞便只能在伏羲宫内看看书,可看一会儿便倦了,无聊的看着四周。

花容走上前说道:“神女,您若是无聊,可以去元素场看看,木神女也在的。”

“元素场?”惜辞眉头微微皱起,“那是何地?”

“元素场分为火、水、木、土,四个元素场,那里供不同元素修炼者修炼,而且还可以与同元素的修炼者比试,可热闹了。”

她这么一说,惜辞也提起兴趣,“那好,你同我去。”

花容笑了起来,拂了拂身子,“是…”

木元素场上,惜辞一眼便瞧见了云露,加快了步子走上前。

本来还在与令轩比试的云露突然看到惜辞的身影,心中高兴不已,收起法术便向她跑去。

令轩一时不查,看着自己施出的法术飞向云露,心头一紧,“云露,”不顾太多,顿时扑过去护住她,自己的头却不慎磕到了一旁的石台。

看到二人摔倒,惜辞立刻跑上前去,“露儿,令轩。”

云露看着眼前的令轩,忙将他扶起来,满脸的歉意,“令轩,你没事吧,对不起,是我分心了。”

瞧见惜辞,令轩便了然,知道她不是故意的,笑着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只要你没受伤就好。”

见他那毫不犹豫上去保护云露的样子,惜辞这才注意起他。

他的脸微圆些,狭长的柳叶眼,高挺略宽的鼻梁,从见到他时,他的嘴角便时常上扬,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一身墨绿锦衣。

用发冠高高竖起秀发,前额的碎发随意散落在脸颊,看得出他的随性、散漫,又潇洒自在,待人必然是亲近,即使他是皇子,待在一块也毫无压力。

五尺余四的身高与矮他一个头的云露站在一块,竟有一种哥哥保护妹妹的感觉,但惜辞自然明白他的心思,不过这最萌身高差,看着也不甚有违和。

听到动静的辰君二人走了过来,注意到令轩的后脑勺流血,辰君开口,“三哥,你这头,怎么流血了。”

他这般提起,几人的视线也看向他的后脑勺,果不其然。

“还是去药神宫看看吧。”

身后传来声音,转眼看去,故隻缓缓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令轩的后脑勺,“受如此重的伤,去药神宫看看要紧。”

听到故隻提议,辰君顿时心生一计,将扇子一合,看向令轩,“对啊,三哥,你头磕得如此厉害,难道不觉头疼、头晕?”他说着,向令轩示意。

令轩好像明白了什么,立刻叫唤起来,伸手捂着头就开始说道:“哎哟,你不说,我还不觉着,现下真觉得有些疼了,快,扶住我。”他说着,伸手搭在辰君抬起的手上。

云露一下子急了,看着他问道:“令轩,你要不要紧啊,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夏沫看着他们一唱一和,不禁偷笑。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惜辞自是看出他们的意图,眉梢微挑,“露儿,令轩是为了保护你才受伤的,救命之恩,得报,不然,你送他去药神宫看看吧。”

听见惜辞竟然都开口帮自己,令轩不免觉得惊讶,向惜辞投了个感谢的眼神。

“那…”云露说着,转头看向令轩,“令轩,我陪你去看看吧。”

瞧见云露转过头来,令轩继续装着头疼的子,难受的靠着辰君,“哎哟,”听到她说的话,虚弱的点了点头,“好,那麻烦你了。”

云露走上去扶着他向药神宫走去,令轩悄悄转过头看了他们一眼。

夏沫走到惜辞身边,“惜辞,令轩可花心了,你就这么放心的把云露交给他啊。”

“我可没说,”惜辞浅浅一笑,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对了,大哥,你来此,是有什么事要说吗?”看着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辰君才问道。

故隻看向惜辞,“今日得空,便想着带你去开启灵识。”

面对他,惜辞还是将视线挪开,只是点了点头。

辰君眼睛微眯,在故隻看向自己时,又恢复原样,“那大哥,你们去吧,我和沫儿还得修炼会儿。”

“嗯,”他看向惜辞,“走吧。”

惜辞自顾自的走在前头,头也不回。

待到二人快要走出视线,辰君才开口,“沫儿,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些事要回去处理,你先修炼,我待会儿去找你。”

夏沫点头,“好。”

……

一路上,二人都未开口,空气中却有一丝的冷漠,去往静心池的路上,有一段路乃是僻静的竹林。

待到二人走进后,故隻这才转身看向她开口,“你还是怨我。”心中虽不确定,但说话,却如同肯定一般。

惜辞迈出的脚停了下来,她侧对着故隻,并没有转过头去,沉默片刻,才开口,“殿下说的怨,是利用?”她转过头轻挑的看他,“还是欺骗?”

故隻垂眸,他也不知,但他知道她怨自己。

见他不说话,惜辞更是自嘲的笑了起来,“若是利用,你除了利用我占着那位置,不让那些老狐狸有机可乘以外,没什么待我不好。”

她停了下来,故隻原本垂着的眼眸抬起,却恰好与她那双深邃的眼睛互视。

惜辞却适时低下头,“若是欺骗…”她犹豫了片刻,再次抬起头看向他,“我很想问你一句,故隻,若是重来一次,你还会这么做吗?”

他看出她的眼里满是期待,期待自己说不会,那样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和好如初,但他没有犹豫,他不想骗她,也不想违背自己的心意,“会。”

他当初这么做,是为了她不受到伤害,她喜欢自由,不想被囚禁,可自己囚禁了她整整五年,即使她当时说的是甘愿一直陪着他,但他知道,她想要的是自由,从未改变。

惜辞当即侧过身去,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还是这样,你从未考虑过我的感受,从来都是一意孤行,那即使我怨,又有什么用?”

他的心未尝不是难受的,但是他做不到。

“罢了,殿下不过是下凡历劫,所做之事并非本意,我不怪你,那不过是黄粱一梦,忘了便是。”

惜辞满不在意的样子让他在这一刻认为,她真的不在乎,可她连看自己的勇气…都没有,又何谈放下。

她微微仰头,不让眼眶中早已打转的眼泪掉下来,“前面就是净心池,便不劳殿下带路了,我自己去就行。”

她毫不犹豫的向前走去,头也不回,她一向孤傲,不想自己这狼狈的样子被身后的人看到。

故隻无声叹息,她,自己又何尝舍得放下,可比起拉着她一起死,倒不如让她好好的活着,至少自己不会遗憾,他当初做的决定,一直都没有后悔过。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