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苏锦小说重生之摆烂嫡女只想守寡完整版阅读

热门古代言情小说火爆上线,重生之摆烂嫡女只想守寡是由作者川宝所著,主角是[标签:主角],讲述了:苏锦上辈子恪守妇道,守了一辈子的寡,郁郁而终后重生了,重来一世,她只想换种方式守寡。那些绿茶白茶汉子茶来斗?啊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什么艰难险阻拦路?过不去就躺会。她每日勤勤恳恳为夫君上三柱香,拜一拜,

苏锦小说重生之摆烂嫡女只想守寡完整版阅读

第9章 找到线索

大家聊得最多的当属最近刚发生的事,有苏锦同祝戚的,有苏行的。

在说到苏锦跟小叔子之间那点见不得人的事时,苏锦尴尬的不敢与祝戚对望:“抱歉,让你跟着我受非议了。”

她就是说保持距离的好,看看吧,谣言不过瞬间的事,几个时辰前的事就被编排的有鼻子有眼。

说她不安分的,说他们很早之前就不知廉耻的勾搭在一起,说他大哥在地底下都要被气活了过来……

“别人的嘴还能堵上不成?”祝戚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道,“除非,你位高权重来个杀鸡儆猴,他们自然而然会闭嘴。”

“我一个妇道人家如何位高权重?”说吧又不会少块肉,她只是怕连累他罢了。

“不试试你又如何知道,只要你想,万般皆有可能。”

定定的看着她,见她眼中惊恐笑了下,“我开玩笑的,嫂嫂不用在意。”

不等她松口气,他又道:“呵,嫂嫂你说你跟我传出此等谣言,我兄长会不会真的气活了过来?”

“小叔越来越会开玩笑了。”苏锦干笑。

祝戚给她一种莫名的压迫感,让她招架不住。

戴上面具的小叔子真的是小叔子吗?苏锦第一次有了怀疑。

外面的声音还在继续,这会儿主要议论的是苏行酒楼人肉包子的事情。

听了好一阵子也没有抓住重点,只听到来龙去脉。

昨儿个一周姓官人进了苏行酒楼吃饭,点了一盘叉烧包,结果咬了一口发现里面包着一截酷似人的手指头,当场就把人吓晕了过去。

很快官府就派人来了,将苏行酒楼封了,并把东西带回去查验结果。

结果未出,今日一大早一群人就闻讯而来强行把酒楼撞开砸了,接下来发生的事也就是不久前苏锦他们看到的那一幕。

“苏富生意能做那么大不是没有道理的,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也不知道是谁跟他有如此大的深仇大恨,居然把人做成了……唉,只希望官府能秉公办理,杀人偿命。”

“可不是嘛,商人是个什么德行,大家心里都明白,来钱快心还黑。”

“要我说苏行早该被整治了,如果这件事情没有爆出来,指不定以后还会发生什么呢。”

“那个我说,就算他苏富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吧,会不会啊有可能是被人针对了?”

商人之间为了利益争夺什么手段都能使出来也说不定。

“管他的,反正跟我们又没有关系,大家伙儿就图看个热闹,说不定很快人就无罪释放了。别忘了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说,人家还有个嫁进高门的女儿,好歹也跟将军府沾亲带故了。”

……

直到酒肉茶饭人散后,苏锦也没听到有用的消息,福临酒楼外表一切看起来正常,甚至连掌柜的都感慨苏行出事可惜了。

“喝了那么多茶,不去如个厕?”

苏锦心如悬旌中突然祝戚说了句,她没反应。

“去吧,我也要去。”

祝戚丝毫没有避讳的说道,把苏锦吓得不轻,这种事两个女人都会不好意思,他一个大男人堂而皇之说出来还……

“去吗?”他又问了一次。

苏锦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跟着小叔子一前一后的去如厕了,她在为苏父担忧根本想不到其他更多的东西。

譬如小叔子饱读诗书,把礼节刻在骨子里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对她一个女人说出如此粗鄙的话来。

如厕很快,出来时祝戚远远的等她,苏锦都忘了要脸红。

“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跟你说了吗,拿了钱就走得远远的!”

“我……我……”

“怎么,嫌钱不够?就你那条不值钱的命不过断了根手指,你还想要多少,赶紧滚!莫要让人给瞧见了。”

苏锦脚步一顿,仔细分辨着从茅房旁马厩传来的对话声。

手指。

钱。

她似乎是找到了。

“嘘,”苏锦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祝戚一把往后拉,躲在一死角里。

他的食指抵在了她柔软的唇上,苏锦呆呆地望着他。

那边话音已落,一个高高瘦瘦穿灰布麻衣的男子鬼鬼祟祟的就过来了,从一侧后门离开,如果不是祝戚早有察觉动作够快,他们就被发现了。

苏锦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人包扎着的左手:“小叔,我们跟上他。”

“哟,两位贵客可吃好了?”刚走出两步,方才跟那人说话的掌柜就看到了他们。

“嗯。”祝戚点头,执起苏锦出汗的手道,“夫人,肠胃不好下次可不要再贪吃了。”

苏锦不是个莽撞之人,知现在是追不上了,尽管对于两人过度的接触有些不自在,对小叔子的随机应变也很是配合,虚弱的点点头。

掌柜见他们没什么异样,松了口气。

出了酒楼,祝戚并没有放开她。

“小叔?”

“抓稳了。”

“啊!”手上一松,苏锦腰上就突然多了只大手,身体一腾空,条件反射的她立马伸出手把人死死抱住,紧紧闭上眼,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

她活了两世还是头一回跟一个男人如此亲近过,苏锦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跟自己的小叔子牵一下手她都已经以为是极限了,想不到还……

耳边尽是刮起的风声,她的大脑已经停止思了,等苏锦脑子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人已经落地了。

“可以睁开眼了。”祝戚放下她,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

苏锦忙松开他后退一步,脸涨的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连说了好几个你你你。

怎么这样,不该这样的!

“无意冒犯,我只是想更快的追上那人罢了,嫂嫂应该不会怪罪吧。”

明明是个解释,却偏偏让她听出了一丝欠揍的语调。

他的话同时也让苏锦回过神来了,这才注意到他们已经追上了那个高瘦断指的男人,眼见人马上转弯就要消失在巷子当中,来不及再想其他的苏锦赶紧悄悄的跟上去。

原以为今天就会这么错过线索的,想不到小叔子还有办法,尽管这个方式让人难以接受的一点点。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