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一众女友,他究竟爱的是谁?在线阅读杜默小说免费看

强力推荐子雨霏霏如面的小说一众女友,他究竟爱的是谁?,主角是杜默,讲述了:一个男人,要经历多少女人,才能找到他灵魂的归宿?杜默,泽泾钢铁集团最有可能问鼎权力巅峰的人,却选择了自我下放;亲手缔造了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他却选择了退居幕后。从最初的秦雅,到最信任的蔡小米,情不知所

一众女友,他究竟爱的是谁?在线阅读杜默小说免费看

第3章 大道 至简

杜默重新出现在包间,立在赵蕙的眼前,让赵蕙觉得,时间都在晃动,真实之中让人迷离。

杜默面带微笑坐下。赵蕙给他的碗里夹了菜。

杜默举起酒杯,说:“这一杯酒,是自罚。”说着,一仰而尽。

赵蕙举起酒杯,说:“谢谢你。”说完,一仰而尽。

之前,在杜默眼里,赵蕙是一个身着性感,办事认真,但也谈不上多么进取的一个女人。她有着天生的热情,似乎见了谁都能很快地融入其中。杜默与赵蕙的关系,是那种泾渭分明的上下级关系;许多时候,他总会与她保持一种距离,他从内心里不愿与她走得太近。一个女人太热情,在遭到大众喜欢的同时,也容易遭受大众内心的抛弃。

这段时间,也不知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杜默发现赵蕙有一种变化。似乎她在有意无意地靠近自己,似乎又不是这样,交待她的事,比以前更为上心。以前,做起事来,她像一个履行程序的机器人,那么现在,她开始有自己的思想。

赵蕙告诉杜默,其实今天是她的生日。

杜默说:“要不,我等会儿把同事们攒一攒去唱歌,给你庆祝庆祝。”

“不。”赵蕙说:“其实一直以来都想请你吃一顿饭。起先吧,觉得两人相差悬殊,高攀不起。”

“那怎么会呢。”

“真的。”赵蕙说:“刚开始在你手下工作的时候,我发现我也就配端茶倒水。那个时候,我就想,这就是命吧,反正有男朋友,自己又不需要撑起什么一片天。突然分手了,才发现,这个世界,你自己创造的都不一定靠得住,更何况不是自己创造的呢。”

“分一次手,看世界的眼光就变得凌厉一些。”杜默举起酒杯示意两人共举一下。饮完,杜默接着说:“大道至简。不管是爱情,还是事业,你把它想复杂了,做复杂了,不一定能成功,反而让自己变得沉重,内心也会惫累不已。就像这酒,你知道它会醉人,于是有的人就想,如何让自己不醉而又让别人醉,结果,谁会醉还不一定呢。”

“那我们今天就图一醉如何?就当给我庆祝生日。”

“稍等一下。”杜默说着,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赵蕙静静地看着他。

电话接通,杜默说:“夏总,今天有点私事不能来你那。如果不介意,过了今天,随时欢迎你到我家品茶,如何。”

最后,杜默在说了一声“好”之后挂了电话。

“我还以为你要给你女朋友请假。”赵蕙说:“要不,你打电话给你女朋友吧,让她也来,让我认识一下嫂夫人。”

杜默说:“以后会有机会的。”

赵蕙喝得有些微醺,而杜默似乎才进入状态,只不过,现在的杜默,很少与人在酒桌上放开喝,因为他觉得没有人值得他那样做。

杜默突然问:“赵蕙,借着喝了酒,我想问一句,你真的就只是想要和我吃一顿饭。”

“当然不是。”赵蕙说:“今天再陪我看一场电影,我就告诉你。”

杜默没有说话,点了一支烟。

赵蕙脸露笑容说道:“说得好听点,是希望你能帮我进步。说得直白点,想跟你套近乎,如果有晋升的机会,我希望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她的笑容里突然有一丝淡淡的苦涩,说:“是不是很势利?你这样想我也没关系,我本来就是嘛。”杜默没有说话,眼睛平静地看着她,听她说:“你今天从这里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失败,男朋友不要我了,就连请自己的上司单独吃一顿饭都是那么难!当你再次出现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你不再是我的上司,而是我的一个朋友。”

和一个聪明人对话,如果你也是一个聪明人,那就别耍聪明,诚实才是建立两者信任的根本。有的人以为自己绝顶聪明,在谁的面前都想故弄玄虚一番,你以为别人会信他。

杜默看了看时间,已过九点,说:“走,陪你看电影,给你过一个生日。”

赵蕙高兴地立起来,挽着杜默的胳臂走出包间。

这顿饭钱,杜默之前已经预付了,赵蕙去结账的时候才发现。在赵蕙掏手机的结账的时候,杜默看了一眼她的手机。杜默问:“这手机是你男朋友送的?”

赵蕙看一眼手机,说:“我大学毕业那年自己买的,用了快三年。舍不得换。”

杜默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走到商场,他与她并没有直接坐电梯到五楼的影城,决定一层一层地逛上去。

在一楼,赵蕙随着杜默的步伐走进一家手机专卖店。有一款新出的手机,她瞟了一眼,愣了一下。这个手机从预售开始,她就在网上关注过;现在实体店销售了,她还在关注,不是不想买,近一万的价格,着实让她犹豫,这可是她两个多月的工资呀。

杜默对店员说:“可以把那款手机拿来让我看一下吗?”

店员手里拿的正是赵蕙喜欢的那一款。店员拿过来,并没有直接递给他俩,而是噼噼啪啪地解说起来。说这款手机的像素是目前最高的,音质也是最好的,反应也是最快的,非常适合女生,就是价格偏高。

“当然,还有简版,就是屏小点,其他配置基本一样,便宜不少。”店员最后诚恳地说。

“你觉得怎么样?”杜默问赵蕙。赵蕙被问得一愣,脸也有点极微的绯红。她自己也感觉到了,她安慰自己,这是因为喝了酒。这时,杜默又说:“帮我看看,我想送给我的一位女性朋友,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店员:“好多有钱的男孩都买这款手机送女朋友的。”

杜默看了看店员,心里止不住有一丝厌恶,觉得她的素质真让人不舒服。他转过头看着赵蕙。赵蕙心里突然有一点失落,但依然高兴地说:“这款手机很不错的,你女朋友应该会喜欢的。”

杜默问了价,直接用手机扫了钱,拿过手机便和赵蕙离开店,他是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店里逗留。

两人并没有在其他楼层停留,直接乘扶梯上了五楼。杜默跑去买了票,买了爆米花,买了两瓶饮料,回到赵蕙旁边坐下。杜默说:“把手机卡换上试试。”

赵蕙有些发愣。

杜默说:“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同时也感谢这几年你工作的付出。”

赵蕙还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杜默说:“不喜欢嘛?”

“不是。”赵蕙说:“这太贵重了吧!我这——”

“把手机卡换过来吧?感受一下。”

赵蕙的内心止不住地感动,原来这竟然是送自己的。她的前男友家境很好,可是,他基本没有送过自己什么贵重的礼物,所以,她此时此刻竟然有些难以承受,——有一种受宠若惊。

电影并不是杜默喜欢的类型,只是赵蕙说她想看,他便也说自己最近也打算看,难得今天有这个机会。

离开电影院,赵蕙只是紧紧跟着杜默。

杜默问:“你家住哪?我送你吧?”

赵蕙说:“我自己打车可以的。”

杜默想了想,说:“太晚了,我送你。”

两人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赵蕙说了她的地址,车子便在城市的灯火之下奔驰起来。到地儿了,两人下车。杜默才发现,赵蕙住的地儿竟快到城郊。

“你一个人住这儿?”杜默问:“那有时你加班回家不害怕吗?”

“以前没住这,和男朋友分手后我才搬来的。”赵蕙说:“慢慢地也就习惯了。上去坐一会儿吧。”

杜默陪赵蕙走进一个小巷,然后上了一栋楼,爬了三层,赵蕙掏出钥匙打开门。

杜默走进去,发现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从外边看起来老旧些,但里面有一股子清新。

赵蕙要去给杜默倒一杯水。杜默说:“不用倒,我这就回去。”

“这个时间点,这里基本打不到车。”赵蕙说:“要不,你留下吧,反正还有一间房。”赵蕙说完,转过头去假意寻找水壶。

“没关系的。我会叫一辆车来接我。”说着,杜默向门口走去。

赵蕙突然走过去,一把搂住杜默,说:“别走了。”

杜默轻轻地拍拍赵蕙的手,说:“到此为止刚刚好。”

“你是不是嫌弃我和前男友同居过。”

杜默转过身看着赵蕙的眼睛,觉得那眼睛如此清澈,有一瞬,他有一丝迷乱。很快,他冷静地说:“一个正常的男人,在性感美丽女人面前,都是经不住长时间考验的,我也一样。”他把赵蕙搂在怀里轻轻地拍了拍,接着说:“你应该有更好的归属,而不是我。我也给不了你归宿。我连我自己终将归属何处都不知道。”

杜默又抓住赵蕙的两人手臂,轻轻地说:“友情至简才是美好。谢谢你。”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房间。赵蕙目送着他离去,然后又站在窗边目视着站在路边等车的杜默,见他上了车,她才慢慢地回过神。

杜默被蔡小米接回家,喝了一碗蔡小米早已煲好的粥,便随意地洗个脸、刷个牙就上了床睡觉。

秦雅这几天问了杜默好几次,说是让他做好思想准备去她家吃饭。杜默说:“哪有什么问题,随叫随到。”

话是这么说,但他的内心还真不想去秦雅家。人和人之间,有一种奇妙的缘分,有的人初次见面就能默契相处,似乎是很久的朋友;有的人,无论你多刻意,多努力,你发现,他表面在接纳你,但内心却明显地抗拒你。

杜默想,既然摆脱不了,那就顺其自然吧。

杜默现在见到赵蕙,依如平常,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是赵蕙呢,当她与他单独在办公室的时候,她女性的娇美就会不自觉地展现出来。

然而,这样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长,因为赵蕙被人事部叫去谈了一次话,于是,她的工作从集团办主任助理变成了一个分公司行政部副主任。大家明面上都在祝贺她,其实大家明白,她已经远离了权力中心。

戚珍约过杜默几次,杜默都委婉地拒绝了。直到夏晓雪打电话说:“杜主任,我们打算回古津市,这走之前,是否可以让你赏个光呀?”

杜默在电话里沉默了一小下,说:“夏总,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和戚总来我家吃一顿便饭可以吗?一呢,表示咱们有缘相识;二呢,前几次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拂了二位的好意,深表歉意。”

“我们当然求之不得。可是让你破费,我和戚珍有些过意不去。”

“就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嘛。如果可以,那就今天下午六点,我来接你们。”杜默说:“五点多把你的地址发我。”

杜默很少开自己的奔驰550去接人,可以说一个手的指头就能数过来。

夏晓雪见到杜默的550,绕车走了一圈,说道:“坐这个车副驾驶的人一定很幸福。”

戚珍说:“要不你试试。”

“能坐吗?”夏晓雪故意问杜默。

杜默略带憨态笑着说:“喜欢坐哪都可以。”

因为城市堵车,足足开了四十多分钟才开到家。蔡小米早在大门口等着。杜默让蔡小米带两人先进去,自己把车直接开到车库里去。

蔡小米向两人作了自我介绍。戚珍也作了自我介绍。

当夏晓雪作完介绍后,蔡小米下意识地说:“噢,你就是夏晓雪。”

戚珍追问一句:“你知道晓雪?”

蔡小米不可能说,自己听到杜默有时说梦话或者深度醉酒后会叫到这名字。蔡小米略一愣,便说:“我觉得这名字特别好听,不由得发出感慨。”

说着,蔡小米把二人引进屋。

夏晓雪说:“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蔡小米说:“直接叫酒店的厨师过来做的,不费事的,马上就好。要不,我带二位参观一下。”

从一楼起,两人随着蔡小米把每一个房间大略看了一下。在二楼的一个套房,蔡小米说:“这是给未来女主人准备的,当然,这是我的猜想。”

夏晓雪望着这间所谓女主人的房子,内心深处竟然有一种感动,她不知是怨时光过得太快带走了原本的美好,还是感谢时光让她知道有的事原来可以在时光里驻留。

戚珍问:“你住哪?”

蔡小米说:“我不住这,只是偶尔过来帮他拾掇一下屋子。”

然后又上三楼。

当她们回到一楼的时候,开饭啦。

蔡小米问大家喝点什么酒。杜默说看两位贵客的意愿。

夏晓雪说:“要不就喝点饮料吧。”

杜默说:“那怎么行呢?小米,拿一瓶白酒和一瓶红酒来,咱们先喝点白的。”

戚珍看一眼夏晓雪,没有说话。

菜陆续上齐,动筷。

酒过三巡之后,杜默把手放在蔡小米肩上,转头看她,说:“小米,有个事忘了给你说。你到时找几个人把我那套二居室拾掇一下,把家具添齐,锁子给我换一下。”说完,他又把手放下来。

戚珍问:“怎么?别墅住腻了,想换一个风味。”

“那不是,给一个朋友零时过渡一下。”

正说话间,杜默的手机响起。杜默对着手机说:“在家里吃饭呢。你呢?——要不,你也过给来,给你介绍两位朋友。——没事。好。”然后挂了电话。

夏晓雪问:“你女朋友?”

杜默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说:“跟你一级的,说不定你们还见过面呢。”

当秦雅出现的时候,夏晓雪既惊讶又在自己的意料之中。惊讶竟然真得是秦雅,意料之中呢,她已想到十之八九是秦雅。

秦雅见到夏晓雪,先是一愣,然后冷眼看了一眼杜默。

杜默说:“秦雅,坐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杜默向她们彼此作了简单地介绍。

夏晓雪和秦雅握手的时候,她说:“很高兴见到你。”

秦雅毫无表情地说:“欢迎。”一见到夏晓雪,她就想起了夏晓雪打在她脸上的那一巴掌,过去很多年了,可面对夏晓雪的时候,那一巴掌似乎就抽在昨天。

杜默说:“晓雪,秦雅,你俩还是一届呢。这个世界小吧?就为这个,咱们大家一起举一杯。”

“你们怎么见面的?”秦雅低声侧头问杜默。夏晓雪假装没听见这句话,用筷子去夹了一小块鱼。

“这两位,夏总和戚总,是我们集团新的法律顾问。”杜默今儿似乎突然有一股酒兴,说:“我来走一圈,给大家敬一杯酒。”

秦雅看着杜默立起身先和夏晓雪碰杯,刚刚释然的心又有点不痛快。当杜默敬完一圈之后,秦雅也端起酒杯,说:“对两位老总的到来,我用杜默的薄酒以表敬意敬二位一杯酒。”

蔡小米在旁边,她看见了杜默莫名的兴奋,也感觉到了秦雅内心的不爽,还有夏晓雪骨子里的说不清的逼人的气息。这场酒局中,只有半个局外人,那也许就是戚珍,或许她还是个助阵的。

蔡小米想:杜默千万别喝醉了,尤其是当着秦雅的面。

所以整个饭局,她都在默默地注意着杜默,一旦发现他醉意深重,那就扶他上楼去睡觉。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