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王爷,妾身告辞了在哪可以免费看,司马轩杜心凌小说无广告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有很多,我最喜欢这本王爷,妾身告辞了,作者是小柠檬麻麻,主角是司马轩杜心凌,讲述了:简介:费尽心思,终于如愿成为了楚王妃新婚之夜,他粗暴地扯开盖头,怒道“杜心凌,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害得我的心柔只能成为侧妃,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冰冷的五指紧紧掐住她的脖子,仿佛要将它生生掐断。末了,冷冷地吩咐府中下人,“不必把她当作王妃,只当我楚王府新添了一条狗罢了。”于是,在绝望中,她自尽了……意外重生她心碎离开他却疯了……

王爷,妾身告辞了在哪可以免费看,司马轩杜心凌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九章 受伤

小牙苏醒过来之后,李嬷嬷便带着人走了。

末了,还抱来新的被褥和床单给杜心凌全换上了,把旧的全拿走扔了说是王妃的床榻下人碰不得,就连彩儿的房间也给收拾得焕然一新。

彩儿心里乐开了花。

李嬷嬷的语气还是很不好,但是看向她的时候没有之前那么冰冷了,杜心凌发现这个变化,喜不自胜。

自从救了小牙之后,她们主仆二人在王府的日子稍微好过点了,不再有人故意为难彩儿,杜心凌也可以吃到厨房的饭菜了。

虽然大部分时候,她感觉自己吃的是司马轩剩下的残羹剩饭,但比起彩儿那糟糕的厨艺,她已经很满足了。

日子就这样平淡无波地过着,转眼杜心凌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

她坐在镜子前,仔细端详自己的脖子和手臂,没有留下任何疤痕。用手摸向臀部,也光滑无比,没有一点扎手的感觉。

“我成神医了,哈哈!”

杜心凌笑得好开心,她一直担心身上会留下疤痕,所以花了很长时间研制药物,最终把伤疤全去除掉了,顿时对自己的崇拜感又增加了一分。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王妃,快出来。”

听见翠芝的呼喊,杜心凌一阵慌乱,急忙问道:“是不是小牙复发了?”

“不是,小牙好着呢,生龙活虎的,王妃不用担心。只是,宫中来人了,吩咐王爷和王妃火速进宫。看那传话公公的模样,好像宫中出了大事。”

翠芝看了看她的屁股,有些担心,“王妃,您的伤好了吗?进宫能否撑得住?”

杜心凌扫了翠芝一眼,“转告你家王爷,本王妃好着呢,让他不用担心。我不会对姑母吐露受伤的事情半个字,并且伤疤我也已经全部去除,不会连累他的。”

被说中心事,翠芝心虚地低下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奴婢知道了,王妃您请吧!”翠芝缓缓道。

“宫里出了什么大事?”自从新婚之后,杜心凌便和外界断了联系。除了冰雅阁,别的地方她未曾踏入半步,也和宫里少了走动。

不是不想姑母,而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姑母,怕她问起自己和司马轩的婚后生活,她难以启齿。

因为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就算再难再苦也要受着的,再无半分退路,也怨不得任何人。

翠芝凑到杜心凌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听说皇上快驾崩了……”

杜心凌愣在了原地,当今皇上?

当今云楚国的皇帝,是明昊帝。在位二十年来, 兢兢业业地治理国家,为人宽厚仁慈,让百姓安居乐业。在百姓心目中,是一个难得的明君。

奈何天妒英才,明昊帝在一次御驾亲征,亲自带领部下抵御外敌的侵扰时,由于疲劳过度,一个不小心,被迎面而来的毒箭射中肩膀。

但他依然奋战到底,直到敌军投降,再也支撑不住的他瞬间栽倒在地。

将士们急坏了,赶紧传来军医进行救治。

整整一天一夜,皇帝的命是保住了,但是体内的毒素却没有排除干净。

御医们想了无数法子,但都无济于事。

去年冬天,皇上的病情再度加重,一直卧病在床,但他依旧坚持亲自批阅奏章。

病情一天天加重,体内毒素越积越多。

熬到如今,已经是极限了,怕是到时候了。

杜心凌是大家闺秀,深谙孝道,明白皇上病危,她这个作为儿媳妇的,必然是要好好守在老人家的跟前,陪他走完最后一程的。

这样想着,杜心凌吩咐彩儿赶紧给自己更衣,快速地穿上一身浅色的衣服便往门外奔去。

翠芝见状,道:“王妃慢些,莫要摔伤了,王爷不好和皇后娘娘交代。”

“好!”杜心凌脸色一冷,放慢了脚步,慢慢地朝着门口踱去。

走到花园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硬物,疼得她眼泪花子都出来了。

正要抬头看是何方神圣,便感觉一阵冷气传来,头皮发麻。

“杜心凌,你是在给本王装死是吗?你要么马上就死,要么麻溜地和我进宫去。父皇现在生命垂危,你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赏花!”

冷漠的声音再次从头顶传来,杜心凌还没有反应过来,头发已经被司马轩抓在手里。

他狠狠地用力拉扯,哧的一声,她感觉自己头皮都快被扯掉了。头上传来的剧烈肿痛,让她脑子轰轰作响。

她的痛处映入他暴怒的瞳孔中,一张寒冰脸上,此刻满是鄙夷,“本王警告你,不要再玩什么把戏。待到皇后跟前,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自己掂量着办。如果敢胡说八道,本王灭了你杜家满门。”

这赤裸裸的威胁让杜心凌愤怒不已,为什么她都已经做出如此大的让步了,这个男人还要对她苦苦相逼?难道真的要把她逼死才会甘心吗?

她使出吃奶的力气,紧紧地抱住他的腰身,抬起脚,对着他的裤裆一阵猛踹,此举,有同归于尽的感觉。

与其每天饱受折磨,还不如一次性给她个痛快。

楚王司马轩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敢还手,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她第二次对她这个夫君动手了。

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来不及躲闪,硬生生挨了杜心凌一脚。

疼的他眼冒金星,差点站不稳了。

杜心凌也吓傻了,她本不想这样做的,她以为他能避开的。

“贱人,你想要本王断子绝孙吗?”司马轩用尽浑身的力气,狠狠地扇在她的脸上。

一耳光呼过来,她本能的往后躲,眼前一片昏暗,耳边嗡嗡地响。在迷迷糊糊之中,她听到李嬷嬷快步跑来,“王爷,手下留情啊,王妃身上还有伤,经不起您这样折腾。”

“哼,死了才好,大不了浪费本王的一副棺材。”司马轩对她厌恶至极。

楚王非但没有手下留情,反而一脚将她踹倒在地,对着她的屁股,狠狠地踹了好几脚。

原本才好了没多久,经过司马轩这用力的几脚,伤口再次裂开了,蓝色的纱裙染上了一滩血水,杜心凌脸色苍白无力,疼得几乎晕厥。

司马轩没有丝毫的怜惜,冷冷地吩咐道:“为她处理好伤口,用厚厚的纱布将伤口缠好,不许漏出一丝血迹。去药房取一颗还魂丹给她塞嘴里,让她支撑这一日。”

杜心凌匍匐在地上,看着他那华贵的锦衣离自己越来越远。

一口气没提上来,她跌倒在地。闻讯赶来的彩儿看见自家主子又受伤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小姐,你怎么这么命苦啊!”

“没事,扶我起来。”

李嬷嬷和翠芝赶紧上前扶她,两人都低头不语。

等把她扶到床上的时候,本想掀开衣服处理伤口,这才发现衣服已经和血肉连在一起了。只得用剪刀将其剪开,当伤口显现在眼前时,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彩儿更是哭个不停,“小姐,王爷下手太狠了,您这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翠芝也忍不住流泪了,看样子上次打王妃时下人真的是下死手啊,她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弱女子,是怎样咬牙坚持过来的。

“彩儿,你去拿身干净的衣服。”

“翠芝,别愣着了,你赶紧去打盆热水过来,我需要给王妃清洗一下伤口。”李嬷嬷沉稳地吩咐道。

不一会儿,翠芝就端着热水回来了,李嬷嬷赶紧将毛巾放到水里沾湿,拧干之后打算给杜心凌擦拭伤口。

可是,望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拿在手上的毛巾怎么也下不去手。

迟疑半晌,在杜心凌的催促下,咬咬牙,她硬着头皮帮忙擦拭,心里慌乱极了,“王妃,忍着点啊!”

杜心凌感觉疼痛不已,特别是在剪开衣服的那一瞬间,皮肉和布条粘连在一起,撕开的时候她疼的浑身都在打颤,双拳紧握,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洗伤口,换衣服,她咬牙坚持着。多希望在王府遭受的这一切,是一场噩梦,睡一觉醒来噩梦就醒了。

如果要知道嫁给司马轩会是这番光景,那她宁愿孤独终老也不会选择做他的楚王妃的。

她好想回家,好想爹爹,可惜再也回不去那个温馨的家了。

她早已嫁做人妇,不再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杜大小姐了。就算是回了娘家,大家也只是称呼她为王妃,而不是小姐了吧?

她听到翠芝不确定地问李嬷嬷,“真的要给王妃吃还魂丹吗?”

“喝吧,王爷吩咐的,咱们也不敢抗命。况且,照王妃这情况,如果不吃还魂丹的话恐怕连命都会保不住的,索性还是吃了吧,也少受点罪。”李嬷嬷叹气道。

“可是,这还魂丹对身体……”

“快别说那么多废话了,赶紧给王妃服药吧!”李嬷嬷赶紧打断翠芝的话,不让她往下说,示意她赶紧去给王妃敷药。

杜心凌虚弱地张开嘴,翠芝便往她的嘴里放了一颗汤圆大小的黑色药丸。用尽力气嚼碎,一股苦涩的味道充满味蕾。那味道,她这辈子都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吃吧,王妃,把药吃完就好了。这药苦是苦了点,但是好得快。”李嬷嬷伫立在一旁,轻声说道。

舌头被苦得麻木了,无法忍受这种苦味,杜心凌强忍着一口吐出来的冲动,咬咬牙,用力地吞咽。

由于身体虚弱无力,她竟差点噎住喘不过气来。

一旁的彩儿赶紧给她端来一杯水,“小姐,喝点水顺顺气。”

一看见彩儿递过来的水,杜心凌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一仰起脖子,瞬间将杯中的水喝个精光。

药吞咽完之后,她感觉从胸腔里涌出一股暖流,流遍全身。

暖和流所到之处,让她神清气爽,疼痛感全消失了,就连伤口也都消失不见。她暗叹王府竟然藏了这么神奇的药,简直能让人起死回生啊!

李嬷嬷轻轻开口道,“王妃,您闭上眼睛再休息片刻,待精力充沛了就出发。”

杜心凌闭上眼睛,感觉脑子灼热不断,好像随时要爆炸一样。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在耳边,让她的心里糟乱不安。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恨你?你不配!”

“不必把她当作王妃,就当我王府新添了一条狗。”

各种辱骂声不绝于耳……

是司马轩的声音,声音里充满了怨恨和毒辣,听得她的心里一阵刺痛,沉浸在悲痛中,不可自拔。

心真的好痛好痛。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