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司马轩杜心凌小说王爷,妾身告辞了无广告阅读

王爷,妾身告辞了 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小柠檬麻麻,主角是司马轩杜心凌,主要讲述了:简介:费尽心思,终于如愿成为了楚王妃新婚之夜,他粗暴地扯开盖头,怒道“杜心凌,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害得我的心柔只能成为侧妃,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冰冷的五指紧紧掐住她的脖子,仿佛要将它生生掐断。末了,冷冷地吩咐府中下人,“不必把她当作王妃,只当我楚王府新添了一条狗罢了。”于是,在绝望中,她自尽了……意外重生她心碎离开他却疯了……

司马轩杜心凌小说王爷,妾身告辞了无广告阅读

第七章 病危

吃过药之后,杜心凌就趴在彩儿生硬的木床板上休息,由于屁股被打烂了,她不能躺着,只能这样趴着。

不知不觉,眼皮越来越沉,竟然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几声悦耳的鸟鸣声,她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抬脚下床,打开窗户透透气。

一阵微风袭来,整个人神清气爽。杜心凌贪婪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情也格外舒畅。

看见不远处有几个丫鬟带着赵大夫行色匆匆,她的心里一紧,莫不是那小丫头病情又加重了?

她当时已经给她处理好了,也用药了,只剩手臂上的小血孔来不及包扎。

按理说大夫应该会做好这点小事的,怎的病情又加重了?

莫非大夫又给用药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她推开门就要往外走去,彩儿一把将她拽回来,示意她别忘了自己屁股上的伤痛。

用手摸了一下自己惨不忍睹的屁股,知道自己的生死掌握在司马轩的手上,她有些迟疑了。

冰雅阁

小牙吃了大夫开的药之后狂吐不止,高烧不断,浑身冒着虚汗。

李嬷嬷简直急坏了,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的才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了这样?

翠芝心里也很着急,道,“赵大夫,您可来了,赶紧看看吧!”

赵大夫前脚刚踏进木门,药箱都还来不及放下,就被翠芝拉到了床前。待看清小牙的症状时,他惊慌失措。

只见这个孩子脸上没有一丝血色,脉象好像越来越微弱了。

“这孩子,这下真的没救了。”

赵大夫的话吓得李嬷嬷双腿直打哆嗦,她语带哭腔地央求道:“大夫,求求您一定要想法子救救小牙,不管花多少银子我都会凑足的,绝对不会拖欠,哪怕是要我这条老命我都在所不惜。”

赵大夫虽然心痛,但也很无奈。

他用尽了无数方法,翻烂了医书,都无法解释这种现象,更别说找到救治方法了。

枉他号称神医,竟然连个孩子也救不活。

再无脸面在王府待下去,赵大夫从口袋里掏出昨天的诊金递给李嬷嬷,失魂落魄的走了。

捧着沉甸甸的银子,李嬷嬷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无用了,无用了。”

如果小牙没了,那她就算是有再多的银子也没有用了。

翠芝也急得掉眼泪,“就连能让人起死回生的赵大夫都束手无策,那小牙岂不是……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吗?” 那个字,她实在不忍心说出口。

李嬷嬷盯着墙上破旧的喜字,眼底尽是愤恨,“小牙如果死了,我就算是拼上我这条老命,也要宰了那个女人,让她不得好死。”

她的大儿子夭折,丈夫打仗的时候又战死沙场,如今只剩下这个7岁的小女儿和自己相依为命。

如果女儿再有什么意外,那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意义了。

那个女人是楚王妃,尽管不受宠,但她毕竟是宰相的千金,是当今皇后的亲侄女。一旦动了这个女人,那她估计也活不成了。不过她现在不在乎,左右不过贱命一条。

听见李嬷嬷的哭声,小牙竟然奇迹般地醒过来了。

她缓缓睁开眼睛,虚弱地道,“娘,你别哭了,我会好起来的,我长大了还要给娘买好多胭脂水粉呢!”

裹满纱布的小手艰难地抬起来,凑到李嬷嬷跟前,给她把眼泪擦干净。

看着这么乖巧懂事的女儿,李嬷嬷的心更是像针扎一样,疼得无法呼吸。

李嬷嬷粗糙的大手爱怜地抚摸小牙滚烫的脸颊,愤恨地说道:“女儿放心,为娘的一定会为你出这口恶气,不会让杜氏好过。”

听见这话,小牙有些诧异,“娘,你这是要伤害王妃吗?王妃娘娘是个好人,她自己伤得那样重还要给我治病。”

翠芝愣住了,“小牙,你这是病糊涂了吗?怎么净说瞎话!”

小牙见没人相信自己,顿时着急不已,原本就火热的小脸更是涨得通红,“王妃用毛巾给我擦身体降温,还在起痘痘的地方喷洒酒水。王妃说让我好好听话,忍着点疼,我会很快好起来的。”

一口气说完,小牙瘫软无力,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李嬷嬷惊讶地站起来,“当真,她不是要害你性命吗?”

“不是,王妃是在救我。”

小牙眼神坚定,让李嬷嬷开始对自己的判断有些迟疑了。

“那我看见她用刀在割你的手臂,还流了好多的鲜血,你哭得可大声了。”

“王妃说那是在给我放血,把痘痘里的污血排出来,身体才不会溃烂,也不会造成感染。”

小牙用尽全力为王妃辩解,生怕母亲会错怪了好人。

“王妃怎么会突然这么好心?上次她命令你爬那么高的树去取风筝,害得你从树上掉下来,差点摔断了腿。如今,她这样做又是为了哪般?”李嬷嬷满腹疑问,不敢相信小牙的话。

“娘,你真的误会王妃娘娘了。上次上树取风筝的事情不是王妃让我做的,那个风筝是王妃娘娘送给我的不假。但是她没多久就离开了,我玩着玩着不小心把风筝卡在了树上,情急之下我才爬树去取,不曾想却踩空了。我本来想要把事情都告诉你,但是又怕你责骂,所以只好谎称是王妃让我爬树捡风筝的。”

小牙艰难地开口,试图说服母亲。

只是,她的语气已经慢慢变得微弱,眼神也开始迷离了。

听了小牙的这话,李嬷嬷似乎受到了很大的触动。

她静静地看着小牙,发现小牙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不一会儿,便没有动静了。

李嬷嬷吓得赶紧凑近,将耳朵贴近她的心脏,心跳几乎听不见了。

“翠芝,帮我看着小牙,我去请王妃。”李嬷嬷慌乱地点燃一根蜡烛就往门外走。

刚走到门口,冷风便把蜡烛给吹灭了。

翠芝及时在房间找来了一个灯罩套在蜡烛上,重新点燃,“嬷嬷放心去吧,这里有我呢!”

李嬷嬷提着蜡烛灯,急匆匆地去寻找王妃。

她把王府上下都找遍了,整个冰雅阁都快踏平了也没有看见楚王妃的踪影。

她的心里一惊,“王妃,莫不是没了吧?”

按下心里的恐慌,她抬脚颤巍巍地朝着彩儿的房间走去。

这是唯一一个她还没有找过的地方了,如果王妃不在这里,那小牙真的是没救了。

着急地推开门,用蜡烛一照,就看见杜心凌狼狈地趴在床上。

这个所谓的床只是由三块木板子简单地拼接在一起,上面别说被褥了,就连个床单都没有。

许是床板太硬,上面竟然铺了些厨房用来生火做饭的稻草。

杜心凌就那样一动不动地趴在稻草堆里,虽然换上了彩儿的布衣,但屁股上的伤口透过衣服仍然清晰可见。

整个房间狭小无比,还堆满了各种杂物。有厨房需要用的凳子,米缸之类的,都是她故意塞进来的,她就是要整整彩儿这个死丫头,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护主。

如今,看见主仆两人的落魄模样,李嬷嬷想要请王妃治病的请求就那样生生地卡在喉咙里。

杜心凌听见有人进来了,惊慌地爬起来。

透过烛光,看清来人是李嬷嬷之后,她有些诧异,“嬷嬷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话音刚落,李嬷嬷扑通地一声便跪在地上,“王妃,老奴一直以来错怪了您,也让您受委屈了。今日,腆着老脸过来,求求您救救小牙,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李嬷嬷一边哭诉,一边重重地将头磕在地上。

地板被磕得“咚咚”的响,一旁的彩儿对这个死对头都有些同情了。

她走到李嬷嬷身边,将人拉起来,然后看向杜心凌。

“看什么看,赶紧走啊,救人要紧。”

双手一撑,杜心凌就从床上爬起来,催促两人赶紧出发。

李嬷嬷本想去扶杜心凌,提着蜡烛走近一看,这屁股上的伤简直太严重了,血肉模糊。好在处理得及时,已经开始慢慢结痂了。只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还是狰狞得有些可怕。

知道这是被王爷杖责的伤,李嬷嬷把手缩了回去。到底,这个女人还是可恶的,不然也不会被王爷伤成这样。

只是,小牙说的话好像也有道理,难道王妃真的是在救人吗?

“王妃,彩儿一个人扶您走可以吗?”

“你把我的药箱拿着就行了,需要的东西里面全都有。”

杜心凌知道李嬷嬷一直憎恨她,但是竟然愿意如此低声下气求她,肯定是小牙病危了。 不想故意为难李嬷嬷,心里也担忧那个可怜的孩子,索性不强求李嬷嬷了。

她杜心凌是伤得重不假,但是自我医治之后已经疼痛已经缓解了不少。

只是,不想让外人看出来,不然那个该死的瘟神又要对她动手了。

最终,在彩儿的搀扶下,杜心凌一瘸一拐地往冰雅阁走去。

李嬷嬷抱着药箱,跟在两人身后,心中五味杂陈,“王妃,真的能救好小牙吗?”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