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糖心小月亮在线免费看禾淼谢煜阳小说无广告阅读

最近现代言情类小说非常火爆,超大小笼包的这本糖心小月亮就写的相当精彩,主角是禾淼谢煜阳,主要讲述了:简介:十四岁的禾淼被迫去上一对一补习,遇到了二十岁的他他淡漠如水,一副清隽美男的模样,让人一不小心着了迷从此以后,她的草稿纸上写满了“谢煜阳”——长大后,禾淼成为知名校园小说写手有人采访:“作者大大的故事都很甜,请问男主有原型吗?”禾淼想了想:“有啊,我14岁遇到的一个老男人。”在家刷碗的谢某人看到后,感动得热泪盈眶:“小禾苗,想不到你那么早就看上我了555”禾淼扶额:“重点在‘老男人’三个字,谢谢。”——他是未知海域,在她的荒原里吹来了躁动的风,扬起年少懵懂

糖心小月亮在线免费看禾淼谢煜阳小说无广告阅读

第5章 给她送伞

第五章

她突然毕恭毕敬地,眼睛一眨不眨,手里的卷子白花花,上面的分数又红彤彤。

这幅画面,谢煜阳足足花了十秒钟去消化。

他愣在原地,和禾淼大眼瞪小眼,最后在她可怜巴巴的目光下,疑惑地挑起眉:“我签字?”

“对,就是你。”禾淼看了眼门口,有些焦急,见到谢煜阳还没明白她的苦衷,便主动给他讲述自己的凄惨,“就是,我这次周测,作文写偏题了,只有30分……”

“哦……”谢煜阳总算明了,觉得这要求荒诞得很,于是他皱起眉,想也没想:“不行。”

“诶呀,你就帮帮我吧,不帮我我就告我爹,说你迟到!”

禾淼往他手里塞笔,就差把他的手往卷子上凑了:“你就帮我签了这一次吧。老师,你不是我老师吗?”

她小脸委屈巴巴,眼里的光扑朔,像挂着银河,可怜楚楚的。

如果不是见识了她的猖狂,谢煜阳定然以为她就是个乖乖宝,但他也深深知道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不可以。”

“可以的老师……”禾淼穷追不舍。

被她央求了许久,她吵得他头疼,他也终于没了办法,勉强地回应:“我看看。”

“哎呀,没什么好看的,你只用签字就好。”

谢煜阳没顾她,而是径直展开她的试卷,翻到作文那一面。

结果看了一眼,向来不爱笑的他竟然没忍住笑了出来。

作文题目是什么不重要了,因为他开篇就看到女生在第一行写下四个大字:三中诡谈。

“三中四处都充满着诡异,教室后面躺着的半根笔芯,讲台上断裂的粉笔,以及女厕所呜咽的哭声…… ”

禾淼洋洋洒洒,惊天地泣鬼神地将恐怖故事写了800字,在最后竟然还大摇大摆落了个:“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噗……”看到她这篇“巨作”,谢煜阳实在憋不住了。

禾淼愣了一下。

他不爱笑,给人不好接近的感觉,尤其是他那股淡漠的神情,总能拒人于千里之外。

现在他笑得无所顾忌,眼睛弯起来,目光像藏了月光一样柔和,嘴角的弧度扩大,露出莹润的牙齿。

禾淼这才看到他原来有一颗小虎牙,平时被他冷冰冰地藏住,笑得时候露出来,感觉乖乖的。

面前的男生多了些生动,突然整个人都灿烂起来,她一不小心就看呆了。

她这才又将他好好打量,看到他因为笑意而微微泛红的眼眶,以及深邃的眉骨之下,一双清冷眼眸因为含笑给人迷惑的深情。

禾淼不禁红了耳朵,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卷子抽了回来,按在桌面上:“又没说不能写鬼故事。”

但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越来越低,脸也越来越烫。

但又想到他是唯一能求助的人了,便心一横,牙一咬:“就帮我签了吧,我爸看到会打死我的!”

谢煜阳难得和她观点达成一致,此刻很赞同地点头:“那确实可能会打你一顿。”

他的手已经被禾淼架住,笔尖都被按在试卷上了,他第一次有种自己被一个小孩给“绑架”了的错觉。

他无奈地苦笑着,拉着尾音:“你是绑匪?有你这样求人的吗?”

禾淼目光扑朔,小嘴唇也可怜似的轻颤:“现在有了。”

在她苦苦哀求下,谢煜阳不知道为什么也脑子也一热,答应了。

“好吧。”

禾淼大喜,蹦蹦跳跳看他的动作。

“签什么?”落笔前,他问。

“你就假装是我爹,写个‘已阅’就行了。”

“不会穿帮?”他有些怀疑。

“不会,我爹没给我签过字,老师不知道的。再说了,没人怀疑到你头上。”

于是,谢煜阳大手一挥,在她的卷子上龙飞凤舞签了字。

禾淼激动地看着他下笔,只是笑容从上扬逐渐凝固,再到一脸愤恨。

因为谢煜阳洋洋洒洒地写了个:已阅——禾淼爸爸。

“我杀了你!”

//

今天上课的内容依旧是物理基础,谢煜阳教她学成像原理。

禾淼本着想捣乱的目的,在画凹透镜成像的时候乱画,把光线路径六亲不认地汇聚到一个点。

“这是凹透镜,像眼镜一样,你的眼镜聚光?”谢煜阳不留情面给她指出错误,声音带着浓浓的冷漠。

禾淼死猪不怕开水烫,继续乱画:“不好意思,我远视,戴老花镜。”

“确实,老眼昏花,戴老花镜没错误。”他顺着她的话讥讽。

禾淼一听,发现被反将一军,于是放下了笔,气急败坏看向他:“你!”

男生冷笑一声,直愣愣与她对视,丝毫没带怕的。

他的眉骨饱满,所以显得眼窝很深,眼睛凝视着她时,显得深邃又专注。

但目光清冷,像夜里的冰湖,让人畏惧。

他开口,语气让人不容反驳:“快改。”

禾淼目光躲闪,最后怂怂地看向课本,没骨气地将光的路径重新画出来。

她的手小小的,握着橡皮擦满不情愿地擦拭笔画,搓出一桌面的橡皮屑。

随后大手一挥,假装不经意地将橡皮擦屑给拨到他身上。

然而,就在她要得逞之际,男生像是早已预料到她的动作,身子不留痕迹侧开,她积攒好的“暗器”全部打偏。

禾淼心里叫一个恨啊。

她咬着唇,头顶传来男生轻蔑的嗓音:“眼神不行啊,要不戴上老花镜试试?”

“我眼睛好得很。”她还嘴。

禾淼再次在心里给谢煜阳打上无数个叉叉。

她埋下小脑袋,一脸愤恨地做题。

而男生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在在桌面上轻点,偏过头看她。

没什么情绪的面庞此刻盎然,像成功逗了猫,有种意犹未尽的坏意。

//

经过如坐针毡的一堂课,禾淼的身心又历经摧残。

等到她有气无力收拾好书包时,谢煜阳已经出了门。

今天禾教授要开会,让她上了课后自己回去。

来到楼下时,谢煜阳早都不见了,她慢悠悠迈着步子往外走,却看到楼外地面上的积水。

下雨了?

她疑惑着,朝门外看去,正好一阵凉风刮过,还带来一丝丝沁凉的水渍。

夏季多雨,蓉市的雨毫无预兆,说来就来。

她茫然地站在学院楼门口,摸了一下书包,没带伞。

幸好是毛毛细雨。

她叹了口气,觉得这雨也不算大,准备将就一下子,冒雨去校门口打车。

然而,这时楼外的空地里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离去的少年撑着伞漫步而来,踩着雨点,身形孤寂。

谢煜阳一身白衣,打着黑色的伞,身后就是绵绵雨幕,这幅画面色调纯粹,有种简约的美。

见到折返的他,禾淼定然不会自恋到以为他是想来给自己送伞,于是瘪了瘪嘴,没有搭理。

然而他的目光分明在看自己,这样直愣愣的,让她心里惴惴,莫名多了些期翼。

他走近了,站在门口的檐下,居高临下将她注视,手里还打着伞,雨滴往下坠落。

禾淼有些没底,抬眼看他,咬了咬唇。

她眼睛大大的,现在这样竟然有种无辜的感觉。

谢煜阳微微皱眉,随后问道:“带伞了吗?”

“没带。”

禾淼摇头,眼神依旧无辜,心里想的则是,我天,不是吧,他会那么好心?

随后,就在她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男生轻轻俯下了身子,将伞伸了出来,递到她手边。

接着,清冷冷地说了一句:“拿着。”

他的声音被风稀释,低沉中又有些清凉。

禾淼的手没有动,只是抬起头将他望着。

男生五官好看,眉骨之上落了几滴雨水,让他的神色带了些朦胧的美感,仿佛化解一切燥热和郁结。

禾淼错愕,支支吾吾地问道:“那你呢?”

谢煜阳没回应她,见她不出手接,于是再次将伞往前递,塞到她手里。

“我寝室很近。”说着,他转身跑进雨中,只留了个明媚的背影。

“喂……”她呆呆地出声,但声音极小,融在雨里。

男生的背影很快和这片景色融为一体,最后消失不见。

雨水凝结燥热,让空气里都带着尘埃的潮湿味,她伫立在原地,觉得每个毛孔都舒展开来,有种莫名的暖意。

她愣了许久,这才不情不愿地“切”了一声。

但心脏却又一发不可收拾地跳动起来,连带着嘴角都轻轻上扬了。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