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禾淼谢煜阳糖心小月亮无弹窗阅读

最近作者大大超大小笼包写的糖心小月亮呼声非常高,主角是禾淼谢煜阳,主要讲述了:简介:十四岁的禾淼被迫去上一对一补习,遇到了二十岁的他他淡漠如水,一副清隽美男的模样,让人一不小心着了迷从此以后,她的草稿纸上写满了“谢煜阳”——长大后,禾淼成为知名校园小说写手有人采访:“作者大大的故事都很甜,请问男主有原型吗?”禾淼想了想:“有啊,我14岁遇到的一个老男人。”在家刷碗的谢某人看到后,感动得热泪盈眶:“小禾苗,想不到你那么早就看上我了555”禾淼扶额:“重点在‘老男人’三个字,谢谢。”——他是未知海域,在她的荒原里吹来了躁动的风,扬起年少懵懂

小说禾淼谢煜阳糖心小月亮无弹窗阅读

第3章 上课

第三章 上课

教室里再次陷入安静,谢煜阳沉冷着脸打字,一副不太爱搭理人的模样,禾淼看着心烦,索性不看。

她百无聊赖趴在桌上发呆,想到什么,悄咪咪从书包里掏出她爹给她配的小灵通。

袁东冬前不久给她发了条短信:“禾淼,你成功抵御敌人了吗?”

禾淼咬咬牙愤慨着回复:“敌人有点厉害,再给我点时间。”

发送完,她将小灵通塞进包里,垂头丧气地趴在桌面上。

过了会儿,禾淼的小脑袋动了动,往男生那边悄悄挪。

她靠近了他,在他手臂旁边停下,睁大双眼,往他屏幕上好奇打量:“你在写什么呢?不上课了?”

那她是不是可以去告状,说他拿钱不干活?然后就能把他辞了?

谁料,男人淡然回应:“给你定制教案。”

禾淼看到他屏幕上的文档,脑里像进了小蜜蜂一样乱,她不满地憋嘴:“需要这么认真?”

谢煜阳略微偏头看向她,瞳孔如墨般幽暗,很容易将人吸引。

可是他偏偏又没有情绪地开口:“最不认真的是你。”

禾淼一听,一下子来了气,拿着铅笔在他手边摊开的书上画了一个叉叉。

女生像炸了毛的小猫,溜圆着眼直愣愣瞪着他,满脸不悦。

她面庞稚嫩,丝毫没有威慑力,反有种奶凶奶凶的感觉。

谢煜阳垂眸瞧了一眼书上这个大叉,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缓缓开口,再次告诉了她一个不幸的消息:“这是你爸爸的书。”

禾淼一听,大惊失色,马上拿起橡皮把叉叉擦掉。

她手忙脚乱,内心流着泪,觉得自己今天倒霉极了。

然而她没看到的是,男生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少见的玩味,眼尾倏然往下压了压,富有距离感的脸上也添了几分柔和,但很快恢复如常。

//

宽阔的教室皎洁明亮,窗户上流云倒影,夏天藏在燥热的云层里。

“唉……”禾淼看向窗外,不知道多少次叹气。

她脑海里时常浮现起那个男人的脸,尤其是他臭臭表情的模样,想起来就郁闷。

“禾淼,看样子战况惨烈啊。”袁东冬在旁边补刀。

现在,禾淼连反驳的力气都没有,她瘫在桌面上,生无可恋:“咚咚,以后我可能没机会玩了。”

袁东冬刚想安慰她,不就是上补习吗,没什么吓人的,他也有补习老师,人挺不错的。

禾淼的脑袋动了动,随后扬起小脸,没精打采地:“我上周去他学校做了套卷子,简直是自取其辱。”

袁东冬见安慰她可能没效果,于是尝试着让她接受:“其实吧,你这成绩,补习一下……”

还没说完,本来趴着的女生突然从臂弯间探出一双眼睛,里面窜着小火苗似的。

他赶忙闭嘴,接下来出口的话就变成了:“这成绩,还要需要什么补什么课啊!简直是独孤求败啊!”

禾淼瞪了他一眼,慢条斯理重新坐起身:“算了,姑奶奶再想想办法,把敌人驱逐出去!”

说完,捏了捏小拳头,一脸正经的模样。

“好,驱逐出去!不过岳老师在看你。”

袁东冬小声提醒,看着讲台上正瞪着他俩一脸严肃的老师,怂怂地压了一下脑袋。

禾淼闻言,赶紧捧起书,挺直了背,跟着教室里的同学一起放声朗读。

//

这周五下午,学校因为要布置考场,给他们放了半天假,禾淼所在的初中部也被大赦天下了。

初中生什么时候最高兴?

是可以带手机的运动会、忘了布置作业的周末,以及,突如其来的假期!

教室里一片喜庆。

但禾淼却没有那么积极了,因为这意味着她下午就得去上补习。

到了爸爸的办公室,禾教授说谢煜阳还在上课,让她先自己学会儿。

她当然不会乖乖坐着学习了,于是趁她老爹去上课的时候,禾淼溜到一楼去闲逛,在花坛边上百无聊赖数落叶。

后来不经意看到蚂蚁在搬东西,索性蹲在它们旁边,当起了解说。

一只蚂蚁扛起一块面包屑,走得颤颤巍巍,禾淼轻飘飘叹气:

“谢煜阳啊,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是不是饭没吃饱啊?”

说着,拿起一片树叶,将小蚂蚁的前路阻断,她啧啧啧地:

“谢老师啊,人心险恶,世事无常,你早点认清现状,放下屠刀……”

这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像羽毛扫过脸颊。

禾淼转过头,视线稍微往上移,一下子就撞入那双清冷的眼。

她瞳孔蓦地一颤抖,后背一下子毛毛的。

只见谢煜阳正骑着车半停在路边,一只腿支在地面,一只腿随意搭在踏板上,睥睨着她。

他嘴角不着痕迹地勾了一下,但丝毫没有笑意。

兴许是因为在烈日下骑行,他出了一些细汗,白皙的颈脖上流下晶莹,随着他呼吸的节律而一点一点泛着光。

不知为何,他就这样不说话,平平地将她看着,都能给她一种压迫感。

“我,我什么都没说!”禾淼顾左右而言他,觉得好像舌头都捋不利索了。

但让她意外的是,谢煜阳没有和她针锋相对,而是扬了扬下巴,沉声道:

“走吧,上课去。”

禾淼怯生生跟上去,时刻提防着他的报复。

进电梯后,她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男生。

从这个角度望去,刚好看见他消瘦清晰的下颚线。他目视前方,一股子淡漠。

禾淼将视线移开,游游闪闪,最终落在他修长的白皙的手指上。

连手都那么好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