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宋艾聂成渝小说卧底的那一年完整版阅读

由作者大大拾岁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卧底的那一年,主角是宋艾聂成渝,网友评价非常高,主要讲述了:简介:事业型女强人为了守住自己第一主播的身份,不惜卧底,不料挖出惊天内幕。聂成渝第一天见到她就知道她不坏好心,但荷尔蒙上头,他便拿出命来陪她玩。接近你原本就是一场阴谋,我这不算背叛,我只是选择了正确的一边。“你还不收网,我就要成他们老大了!”“我只是想升职,不是想让反派爱上我!”

宋艾聂成渝小说卧底的那一年完整版阅读

第6章 寻求合作

晚上的A市,一片繁荣之景。

灯带交错的车流,市中心的大楼顶上,时不时地出现射向夜空的光束,似是要给这个城市再添一些光彩。

华源大厦的顶楼,归来餐厅的一个包厢内,正觥筹交错。

聂成渝坐在餐桌前,举着酒杯,面色红润。桌上的其他几个人,都一副西装革履的学者模样。聂成渝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而后便听到众人不约而同的喝彩声。

“小聂这次为我们大学捐赠科研楼,真的太感谢了,”说话的人是远宁大学的院长,此时的他,似是已经有些上头,说话时,还带着些大舌头,“这一杯,我替我们学院所有学子敬你一杯,谢谢!谢谢!”

院长一连说了好几声谢谢,将聂成渝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低头呵呵笑了一声,而后爽快地又举起了斟满白酒的玻璃杯,应道:“是我该感谢大家,各位教授都是我们国家的顶梁柱,我不过是做了一些我该做的事,谈不上谢不谢的。倒是我,要感谢各位,今天给鄙人这个薄面,来这个饭局,谢谢!”

客套话说完,又是一杯。

饭桌上的景象其乐融融,聂成渝一连几杯酒下肚,已是有些不胜酒力。他摇晃着站起身,向各位摆了摆手,说:“容小弟先去上个洗手间。”

“张教授在洗手间。”不知是谁提醒了一句,聂成渝抬头望向包厢内的洗手间,而后便听里面传来一阵呕吐声,众人唏嘘,笑道,“张博文不行啦,老啦!这才几杯酒,就这样了!”

聂成渝笑着,指了指门外,“那我去外面上,各位慢吃,回来咱们再继续。”

说完,一旁的服务员上前欲要搀扶聂成渝,可聂成渝却礼貌地摆了摆手,囫囵不清道:“我行,我还行,不用扶。”话还没说完,便见聂成渝往一边倒去,服务员眼疾手快地将他扶住。

众人笑道:“这里又倒一个啦?”

聂成渝不回话,只傻笑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楼层卫生间内,聂成渝站得笔直。他双眼通红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洗了一把冷水脸,啐道:“一群老家伙,还挺能喝的。”

说着,聂成渝笑了笑,那笑容,透着胸有成竹的得意。

解决完大事之后,他掏出了手机,拨通,“就要下来了。”待电话那头回完话,聂成渝“嗯”了一声,挂断电话。

重新来到包厢的时候,刚刚的热烈气氛显然已经弱了下去,桌上趴着两三个正在睡觉,聂成渝假装醉意上头地又举起了酒杯,坐在他身边的院长一把拦住了他,说:“小聂,今天已经差不多了,算了,来日方长,我们可以下次再约。”

聂成渝心中笑了笑,可面上却透露着失望,“就不喝了啊?”

院长指着众人,笑:“你看,他们一个能喝的都没了。算了,下次,下次。”

聂成渝假意失望地放下酒杯,点了点头,“也行,天色也不早了,那就,下次再约。”说着,聂成渝像是刚刚发现什么似的,“张教授这样了,还能自己回去吗?”

院长看了一眼张博文,摇了摇头,“博文向来不开车,没事,我们打车送他回去。”

“张教授住哪里来着?”

“博文爱科研如命,所以没搬出大学,一直都住在院里面。”

聂成渝故作思索了片刻,然后热心道:“巧了,我回家也经过那里,这样吧,我送张教授回去。”

“这样就太好了。”院长喜不自胜,立马同意道。

聂成渝又看了一圈桌上其他的人,“那这几个?”

“这几个没事,刚刚都喊了代驾和司机来接了。”院长乐呵呵地笑着,见聂成渝又望向自己,立马道,“我也喊了司机了,没事,你只需要把博文送回去就行了。”

“行。”聂成渝立马接道。

晚上的A市,温度有些低。

凉风吹过,将聂成渝的酒意灭了下去。将张博文扶上车之后,又等院长跟龚海说了地址,聂成渝这才跟教授们挥手道别。

此时已是深夜11点,聂成渝坐在副驾驶上,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向睡得正香的张博文,如释重负地笑了笑,摇下车窗,点燃了一根烟。

车窗打开,晚风吹进车内。龚海开着车,见聂成渝的心情不错,搭腔道:“搞定了?”

“差得远呢!”

龚海看了一眼聂成渝,嘴角的笑意也挡不住,“那也快了。”

聂成渝不说话,自顾自地抽着烟。

车子开进远宁大学的时候,张博文已经醒了。他坐在后座,不好意思地道歉:“真是不好意思了小聂,还麻烦你送我回来。”

“没事,顺路。”聂成渝说着,回头看向穿着棉麻衬衫的张博文,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诶,张教授,郊区有个湖山林园开业了知道吗?”

“知道知道,上次我还跟院长说,什么时候去那里钓鱼呢!”张博文说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仰头往座位的靠背上靠去,“唉,我啊,没别的爱好,就喜欢搞点研究,钓点鱼。今天要不是高兴啊,我可是不会喝酒的。”

聂成渝连连点头,“那是那是,还是得谢谢张教授能给小弟这个面子。”

张博文大度地摆了摆手,“咳,你给我们大学做了这么大的贡献,我们谢谢你才对。”

“张教授抬举了,”聂成渝顿了顿,“正好,湖山林园的一个股东是我朋友,这段时间一直约我去那边看看,我都推了,他就送了我几张门票,眼看着门票就要过期浪费了,不知道,张教授有没有时间赏脸一起去看看?”

听到这话,张博文抬起了头。

聂成渝继续道:“我啊,没什么耐心,但是一直想休息休息,如果张教授愿意告诉小弟怎么钓鱼,练练我的耐心,就好了。”

“可以啊……”张博文立马回话,而后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听说那里的门票还挺贵的,我们家夫人,一直有些不愿意我去……”

“正好门票也是别人送的……那周日?我让龚海来接您?”

“不用不用,我自己坐车过去就是。”

“没关系,反正顺路。”

“那……”张博文不知是因为醉了,还是因为他的提议而兴奋了,脸上露出点点晕红,“那麻烦小聂了?”

“张教授客气了,不麻烦。”

话说着,车子已经开到了张博文住所的楼下,二人确定了这个约定之后,挥手告别。

车子继续行驶在夜晚的城市之中,聂成渝伸了个懒腰,嘴角带着笑意。一旁的龚海瞥了一眼,眼角也浮现了一丝笑意,他开口问:“聂哥,古彦还等着,去达美小区?还是回融科?”

聂成渝愣了愣,而后反应过来,想了想,摆手,“回去吧,老子累了。”

“好。”龚海应道,然后踩住油门,飞一般地往前方开去。

在锦和家园的小卖部周围瞻望了好几天,将该摸清的情况都摸得差不多了之后,顾清和陈谦利便带着了解的情况,第一时间回到了警队。

徐扬正观看黑匣子记录的王胖子近些天的行踪,忽然一声巨响,办公室门被猛地推开,他一惊,望去,只听顾清激动道:“徐队,抓人啊!”

徐扬平复了一下心绪,淡道:“抓谁?”

“王可跟王盼啊!”

“什么罪名?”

顾清像是吃了一剂猛药,急得就要跳起来,他啧了一声,皱眉不耐,“王可是王盼的妈妈,王盼以小卖部的名义,一直向青禾KTV提供货源!”

“证据呢?”

顾清微愣了愣,越发焦急道:“这还不明显吗?我们只要把他抓回来,对青禾与小卖部进行搜查,证据不就出来了?”

“以什么理由抓他过来?”徐扬轻捏了捏眉心,拿起陈谦利递来的王可个人资料,头疼道,“自己开的KTV,用自己老妈提供的干果,有什么不对吗?而且,这个王可都67岁了,有那精力参与这么肮脏的买卖么?”

得,又绕回原点了!

顾清抓耳挠腮着,心中越发焦急,一旁的陈谦利嗫嚅道:“那24小时开门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徐扬淡淡地将视线看向电脑屏幕,屏幕上王胖子的车进了融科别墅区,他疲惫地深呼吸了一口,说,“再查。”

咚咚咚——

敲门声忽然响起,徐扬抬起头,深呼了一口气,淡淡应道:“进来。”

话音落,龙筱一副不情愿地开了门,她吊儿郎当地站在门口,随手摆了一下,“徐扬,有人找。”

“哟,公主这是谁惹你不开心了?”顾清挑了挑眉,调戏龙筱,说。

龙筱翻了个白眼,“接待室。”说罢,便见她一边嘟囔着“就你们事多”,一边出去了。

徐扬不似之前,他揉着太阳穴,脸上愠怒而起。此时的顾清好似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有案子没破,一副八卦神态,“又是那个大记者?”

“还能有谁?”

“这个记者还真是有耐心啊,一连来了好几天了,”顾清说着,见徐扬站起了身,也忙不迭地站了起来,继续道,“不过别人软的硬的都施了,又是给我们队买奶茶,又是怼你的,你就从了呗?”

话罢,便见徐扬转过身,不悦地挑眉看向了他,“让她跟着我们执行任务,你来带?”

“不不不!”顾清连连摆手,然后一把将刚刚站在自己身后的陈谦利搂了过来,箍住了他的脖子,“我还有这小东西要带,力不从心力不从心。”

徐扬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呼出一口气走出了办公室。

“我有王胖子的全部个人信息。”刚走进接待室,宋艾便道。

徐扬有些疲累地径直坐在了沙发上,不语,只微微抬头看着站在面前的她。

宋艾早就习惯了他的态度,也不恼,自顾自地说:“王盼,A市本地人,单亲家庭长大,已婚,育有一女,常年混迹在夜场,勾三搭四,但现在的小三跟着他已有一年半。因为拆迁,得到一笔钱,做了一个小清吧,后来扩展生意,成了现在青禾KTV的老板。”

宋艾一字一句地道,徐扬也提不起任何兴趣,他有些疲累,故此说话时的语气,也有些懒散,“所以呢?”

问话刚出,宋艾面上的笑容,有些冻住。

徐扬又道:“你掌握的信息,都是我们已经掌握了的,你现在是来拿这些跟我谈条件吗?”

“我知道你们在调查锦和家园小卖部。”

徐扬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淡淡问道,“所以呢?”

见徐扬毫不在意,宋艾也不急,她悠闲地走到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锦和家园小卖部的老板不是王可,也不是王盼。”

平淡的一句话,在徐扬的心中掀起了波澜,但他面上却不动声色。

这时,宋艾又道:“一个小卖部而已,值得这么隐藏老板的身份吗?”

徐扬没说话,宋艾心里终于有了些把握。她又说:“我还知道,你们刚开始调查死者的时候,不过是因为之前你们抓到了他的上线,而他的上线,只是个体贩毒的散员。现在这些信息出来,你们还会以为,这只是几个散员能办成的事儿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

宋艾知道的东西,比徐扬以为她知道的还多,他的面色显然有些不悦了,宋艾轻笑着看了他一眼,点了点烟灰,“都已经查到这个地步了,就不要以为王胖子是幕后大佬……有一个人,我不知道你们想过没有?”

徐扬盯着那张氤氲在白烟中的脸,舔了舔上颚,“谁?”

宋艾勾了勾唇,凑了过去,带着些妩媚地看着徐扬,“想知道吗?让我全程跟踪调查。”

话音落,徐扬轻笑一声,站了起来。他整了整衣襟,而后朝门口走去,“不送。”

“聂成渝!”见徐扬说走就走,宋艾有些恼火,但也有些焦急,她猛地站了起来,喊道。

徐扬的背影一顿,转过身,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已经查到这个地步了,他蹙眉问道,“谁?”

宋艾的心中暗暗呼出了一口气,她面上带着些势在必得的微笑,“大禹娱乐集团CEO聂成渝。”

空气里有刹那的安静,一会儿之后,大概是想到他能跟踪,那别的有心人当然也能跟踪,徐扬忽地笑了,“就这个?跟我谈条件的王牌?”

宋艾早就知道这点蛛丝马迹是没用的,她狠狠地呼出一大口白烟,像是下定决心似的,道:“还有一个人。”

这是她最后的底牌了,而且是不那么确定的底牌。

徐扬两腮用力,露出棱角,他淡淡地站在一边,等她继续说。

宋艾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灭,起身盯着他道:“苏汀,你们从前的同事,但两年前忽然消失了的苏汀。”

话一出,便见徐扬的双眸明显地震了震,他垂在两侧的臂膀,渐渐用力。他沉默地停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沉声道:“这件事你不要管,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话毕,不管宋艾在身后是如何的气急败坏,他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