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王不凡小说修真从被迫变强开始无广告阅读

九号先生的小说都很好看,这本玄幻小说,修真从被迫变强开始非常火爆,主角是王不凡,主要讲述了:简介:随波逐浪去,命运不由己。诗酒伴君行,笑观一路苦。被丢弃的人格被迫一步一步成长到大能,经人世悲欢离合后,又当如何面对自己呢……

王不凡小说修真从被迫变强开始无广告阅读

第6章 鬼哭林中有蹊跷

这几天玄铁门发生的事就连底下的杂役都在私下相互传说,玄铁门弟子个个人心惶惶。玄铁门此时的灵气已是非常稀薄之态,若是一旦枯竭,那这方土地就也不适合修行了。

事件发展到这一步,始作俑者的王不凡也是始料未及,最近的他非常安分,每天做完运埋丹渣的任务后,便一心扑在研究九九神魔决上,偶有闲情,也会去偷看其他师兄师姐修炼剑道之术。他虽不太喜欢剑,但整个玄铁门居然没有人习练刀法,他也只能从众人剑术中寻找两者异曲同工之处,而后独自揣摩,加以精进。

此刻紫云峰通明殿。

“你们竟如此废物,连灵气为何如此稀薄的原因都查不出。”一中年男子指着众长老骂道。

但见他,面容威严,眼神犀利,其样恍若天命之年,一身孔武有力,好似一位百战将军,此人正是玄铁门门主张恨水。

此时的他,骂完众长老以后,转头对身旁的云老说道,“云霜,你且去稳住众弟子的心,我不日就回,待我回来之时,必还玄铁门一个灵气十足的洞天福地。”

云霜点点头,而后就见门主张恨水消失在原地,去往何处,无人可知。

由于有门主大人的亲传法令,众弟子也不再如从前那般心慌,心中开始期待门主大人归来之时。要知道能让灵气复苏之法,那可是仙人才可拥有的力量,而据他们所知,门主大人并没有达到那个境界。

这日,王不凡照例下山掩埋丹渣,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便好奇跟了上去。

跟至玄铁门后山的鬼哭林时,王不凡正在考虑还要不要继续跟下去,因为前方是曾经差点让他丧命的地方。

一声尖叫入耳,王不凡眉头微皱,银牙一咬,便寻声而去。

“这是?”王不凡望着眼前的一幕,同旁边的人一样,呆立当场,但见。

幽魂处处飘,鬼气化成妖。数量百千万,此间困画牢。

二人此刻踏入了某种阵法当中,想退,已是不能,众多魂妖顷刻之间就已将二人团团包围了。

王不凡见此景,猜想魂妖应是被困在此,魂妖无法向他处而去,只能全部挤在这一处阵法之上,阵法底部有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此刻还有源源不断的魂妖从中飞出,也不知洞中究竟是什么地方。

张月儿见有一个外门弟子也来到此,收起刚才的失态,抽出腰间宝剑便杀将上前,妄图杀出一条血路。

“看来她没认出自己。”

王不凡抽出腰间柴刀,跟在张月儿身后,随她一同砍杀向前而来的魂妖,尽管他知道自己的帮助微乎其微。

“你还不会凝气于刃,你手中的刀对这些没有实体的魂兽是没有作用的。”张月儿见王不凡也想帮自己砍杀身旁扑来的魂妖,便出言提醒道。

话音未落,却见王不凡已砍杀了数只魂妖,张月儿心下大惊。在仔细感知王不凡一番后,发现他确实只是一个练气期的修士,而且刀上并没有附上道法,很是好奇他为何能砍杀这些魂妖。

几步之遥就可离开这处阵法,但二人却行得如蚂蚁一般。一只魂妖死后,立马就有另一个填补刚才的位置,导致二人一直停留在原地,不得离开。

这时张月儿从容不迫的从袖口处取出一件法宝,但见此宝由水晶打造,是一只晶莹剔透的火凤凰玉坠。

张月儿默念道法,玉坠中霎时飞出一只火凤,火凤煽动翅膀后,四周的魂妖全身燃火,瞬间就化为乌有了。

张月儿得意的笑了一声,继续向着前方走去,前脚正想要踏出阵法,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出不去。试了几次,都是如此,面前好似有一堵无形的墙,让她不能出去。

此刻的她脸色变得难看,见背后无数的魂妖向着她二人而来,手中虽继续砍杀着魂兽,但心中已然开始害怕。

王不凡也感觉到前方无法离开,自己二人是被困在阵法里了,这阵法进来容易出去却是困难,也不知是什么阵法。对于阵法他是一窍不通,遂指望张月儿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毕竟听说她是门主的私生女,法宝一定很多,见识也一定很广,这也是自己有意接近跟踪她的目的。

“师姐,你应该能破这阵吧。”王不凡问道。

“额……当然能了。”张月儿嘴硬道,如今她可是结丹修士,若是被一个练气期的师弟看扁,那以后自己还怎么见人呀。

“师姐,那你赶快带我出去吧,刚才若不是听到你的尖叫,我也不会来此。师姐,你可不能忘恩负义,不管我呀。”王不凡点出自己为何来此,这样张月儿就无法置身事外,不管不顾自己了。

张月儿听后,想反驳几句,但想到自己之前确实是尖叫了,遂不再说话。

张月儿又从衣袖之中拿出一捆红绳,念完道法,就抛向魂妖,几息之间,魂妖又被灭杀许多。

张月儿也不知杀了多少魂妖,现在的她精疲力尽,尽管还有其他法宝,但已无力气驱使,见还是有数不胜数的魂妖向她攻来时,张月儿累得晕倒在地,无奈的闭上了双眼。

王不凡见张月儿已晕倒,不得已施展出了九九神魔决,现今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对抗数量如此多的魂妖,只得搏命了,不然结果也是一样。

方才吞噬了几百只魂妖,王不凡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想要停止运行九九神魔决,却发现自己根本停不下来。随着自己身体越来越涨,眼看就要爆炸了,这时体内忽然出现了一个黑洞,开始疯狂吸收着这些魂妖,具体吸收了多久,王不凡也不知道,因为他在黑洞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晕死了过去。

“喂,醒醒。”

王不凡耳中听到有声音传来,忽然想起自己身处何地,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

张月儿站在王不凡身旁想叫醒他,但见他忽然一个起身,一时没反应过来,被顶了一个满怀,向后倒去,依稀之间感觉到唇齿接触到了什么。

“师姐,你没事吧。”王不凡见张月儿被自己撞倒,就想要上前拉她。

“哼,不用你扶,你这人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起身。”张月儿怒道,想到刚才自己好像被占了便宜,更是恼火。

“额……我梦见魂妖在咬我,所以才猛然惊醒,师姐,对不起,我没撞伤你吧。”王不凡尴尬道。

“哼,你一个练气期的修士还想撞伤我?”张月儿见他也是无意之失,且他似乎没发现亲了自己,遂也不再计较。

“你晕过去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张月儿问道。

王不凡已经猜到一定是自己神识里的那片黑暗空间所为,但他绝对不会对任何说的,因为王不凡知道九九神魔决如此邪法,若让人得知自己也修炼了,那自己定会成为整个凌天世界公敌。

“师姐,我早已晕倒了,这些魂妖难道不是你消灭的吗?”王不凡故作疑问道。

“额……是本师姐消灭的,本师姐只是想问你可看到本师姐一剑斩万妖的风采了吗?”张月儿神采飞扬道。

“那着实可惜,若有下次,师弟我绝对不会被吓晕了,一定要亲眼目睹师姐的风采。”

听得王不凡所说,张月儿心情大好,再看王不凡时,竟发现他格外顺眼。

“走,我们去那洞中看看。”张月儿见前方洞穴,很是好奇,早就把之前的一切都忘了。

“站住。”

两人正准备跳入,一声音忽然传来。

王不凡回头看去,见一个中年男子就站在自己两人身后。

“我就要下去看看。”

张月儿看到中年男子以后,仍是准备入洞穴一看,丝毫不在乎来人身份。

“月儿,你敢不听门主的话?”中年男子微怒道,但眼神中却没有一丝怒火。

听得此话,王不凡心中大惊,忙跪下施礼道,“参见门主大人。”

“门主大人,弟子想见你一面可真难啊,怎么现在出关了?”张月儿的话,没有一丝对门主大人的尊敬。

张恨水咳嗽了一声,面上很是无光。

王不凡怎会不知二人的关系,赶忙上前说道,“门主大人,师尊那边还有事找我,弟子就先离开了。”

张恨水点点头,摆手示意王不凡可以走了。

见王不凡已走远,张恨水走上前语气和蔼道,“月儿,是爹不好,爹不应该闭关的。”

“哼。”张月儿头一甩,就准备跳入洞穴。

“月儿,那里面的妖兽可了不得,你切莫让你娘和我担心了。”张恨水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女儿根本不怕自己,只好搬出她的娘亲来。

“我就是替娘亲来查玄铁门灵气为何如此稀薄的,如今我敢肯定,罪魁祸首一定就在这处。”张月儿指着洞穴道。

“爹爹会处理的,明日之前,玄铁门定会恢复从前的灵气,月儿你且先回去,你娘因为你不见了,正在让新月阁所有的弟子找你呢,月儿你若再不回去,你娘都要让整个玄铁门的弟子来找你了。”张恨水搬出这个理由来,他了解自己女儿,听到所有弟子都来找她一个人时,月儿她定会老老实实回去。

知女莫若父,张月儿听后,果然放弃进洞穴的想法,乖乖的告辞而去。

这时一身影凭空出现在张恨水身边,只听他笑道,“哈哈,张门主,老夫活了百年,终于知道谁能治你了。”

“哼,赶快修复此阵,明日灵气若是没复苏,下场如何,你应该很清楚。”张恨水一瞬间好似变了一个人,此时的他脸若寒冰,似一只狩猎猛虎,等待着猎物靠近。

“定当完成。”看不清模样的老者收起之前调笑之态,同样严肃的回道。

第二日玄铁门果然恢复了从前的灵气,甚至灵气比从前更甚,众弟子心中不禁把门主大人奉为仙人,对自己身在玄铁门的未来更加看好。

此时,王不凡感觉到玄铁门的灵气比之前更加浓郁了,不过现在他的九九神魔诀已经到了十五转,灵气对他已经没有了任何作用,遂也不在乎。

许久没去看力叔了,王不凡忽然有点想他了,今日又领到了外门弟子每月的俸银,王不凡想把积攒几个月的银子都交给力叔。

“力叔他知道自己有那么多钱,一定会很开心吧。”王不凡心中想道。

丹渣早已清理完毕,王不凡见天色尚早,便匆匆往力叔所在的炊事房而去。

炊事房外。

“力叔,力叔。”王不凡喊道。

这时屋内走出一人,王不凡认识他,是和力叔一同烧火做饭的。

“喜叔,力叔不在炊事房吗?”

名为喜叔的男子,脸色顿了一下,而后回道,“你力叔他回家了,以后不会再来玄铁门了。”

“力叔回家了?”王不凡记得力叔和自己一样,早就孑然一身,怎么可能回家呢。见喜叔脸色有些不太好,王不凡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喜叔,你快告诉我,力叔他发生了什么事?”王不凡眼泪不觉落了下来。

喜叔同样眼睛湿润,但仍是没有对王不凡说,默默的走入了炊事房。

王不凡看着喜叔离开,知道他的难处,遂也没强求他说出其中原因。

这时一个肥胖的身影从远处朝着炊事房走来,王不凡看到管事胖子穿着自己送给力叔的衣物时,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到底把力叔怎么样了。”王不凡冲上前,一把提起管事胖子,腰间砍柴刀抽出,架在他的脖子上,眼神恶狠狠的盯着管事胖子,若是他敢欺骗自己一句,王不凡敢保证绝对一刀就把他脑袋削了。

管事胖子本还在春风得意当中,见从前的杂役居然敢提刀对付自己,想要怒骂,但看见那双可怕的眼睛时,哆哆嗦嗦的回道,“老……老力他死了。”

“力叔死了。”王不凡听到这回答,泪水瞬间满眼,而后回过神又问道,“力叔,怎么死的?敢骗我一句,你的狗头立马落地。”

管事胖子此刻裤子都湿了,战战兢兢,断断续续的回道,“老力他……他是自己不小心摔死的。”

王不凡听到此话,知道无需再问下去了,管事胖子如今的样子加上身上的衣物,根本不需要听他狡辩。

随着一刀落下,管事胖子头身分离,血流成河。

做了此事的王不凡一点也不后悔,若是其他事,他还会选择隐忍,但如今自己有能力可以为亲人报仇,王不凡绝对不会选择等待合适时机再动手。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