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何言靳欢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黑面巾完结版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黑面巾,是由大荒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简介:黑面巾组织谁人不知,何人不晓?那里的人没有亲人,没有身份,只要有人踏入那片禁地,那他便从此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去寻找他,甚至没有人希望再见到他……靳欢想逃,对于外面的世界一直保持向往,可是种种事件过后,她发现何言的温柔是有度的,何言的温柔不是给她的,何言想灭了她那名为“情”的火焰……他说:“你以为这里是囚禁你的地狱?其实这里是世外的桃源。”终于有一个机会拥抱自由了,可靳欢却发现,没有地方比那个小岛上,更自由了。(注:没有豪门总裁,只有组织。。。)

何言靳欢小说在哪可以免费看,黑面巾完结版在线阅读

第3章 过于顺利

北方……

“速速下车,准备好武器!”何言冲着手环一声令下,率先跳出了车。

那些恐怖分子正向着他们这边移动,那正好,远离化工厂,守株待兔,不更安全?

大约十公里外,化工厂。

一群健壮的男人全副武装,每人手里都拿着枪,此时正迅速逃出那里,坐上自己的车向北方仓皇逃跑。

车辆按照路线行驶不到十公里,就看见一群黑色衣装,面带黑面巾的人,他们吓得立马停住车辆。

所有人都知道,黑面巾出没,命必止!

黑面巾组织此次带了六十多人,为的是重重包围,万无一失。但此刻敌方主动出逃,倒是省了不少人力。

“围住他们!”何言一声令下,身后的车启动,快速向对方驶去。

恐怖分子的车辆数目只有不到十辆,且都是小车。见对方庞大且众多的车辆向这边驶来,他们惊慌失措,发动汽车企图向后撤,没想到速度根本来不及。

“下车!”

“老大,下车我们只能死!”

“他们拥有绝对胜利,无论如何我们都活不了!”倒不如减少无意义的斗争,或许还能留条命,这是面对生死存在的最后一点侥幸。

何言带人向前走来,他一身黑色大衣,风一来,吹动了他的发梢和大衣,还吹动了他的黑面巾。

少年高挑细长,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觉得战栗。说话语气中透露着绝对的压迫感。

“放下武器!”

对方显然经历不少危及生命之事,见过不少大世面,此刻丝毫不为他一句话所动。

“少废话!Black face towel!”

随即“砰”的一声,对方一人举枪射向黑面巾组织的一人,没想到的是,那人歪头生生将那枚快速飞行的子弹躲掉,原本应射入头部的子弹,此时只是擦了下耳朵上边,黑面巾掉了一边,人安全着。

“不愧是‘黑面巾’!这都能躲掉!”男人头盔之下阴冷的声音使现场硝烟味愈加浓烈。

何言没再说话,双手插在大衣口袋,任由沙漠的风吹起大衣,扬沙包裹着他们,谁也没有动。

“发愣?这也是你们的战术?”对方用着蹩脚的中文大喊,喊完还向后退了几步。

何言手环处突然震动,他拿置耳边听,“尊主,炸弹已拆除完毕,人员已经安顿好。”

何言面巾之下的嘴唇缓缓勾起,眼底的卧蚕也逐渐显露。

“动手!”两个字的指令极其果断。

黑面巾在人数上碾压敌方,且因曾重创过他们,所以此刻他们愣是被包围了好久,也未做出任何反抗举动。

缴了他们的武器,将他们押上了车,何言为这次行动异常顺利而心情愉快,手上也便少沾了血。

化工厂事件出奇的顺利,这是令谁都没想到的。

他们无一人牺牲,原班人马的又回到了组织。

“押到牢里,让H国的人来找我。另外,先逼着他们说点有用的。”何言边走边对古音吩咐道。

他的黑面巾已经被摘下,走到总部门前突然又想到什么,又道:“查查是谁帮了我们,查到了,有机会约一下。”

这么有利的人,当然要据为己用。

“是,尊主。”

天色已经晚了,黑夜再次将组织的每一处角落占满。

何言穿着棉质睡衣,一身疲惫的坐在总部三楼的阳台上,身旁放着小桌,桌上放着壶与杯子。

此刻正是深秋,夜风吹来带来丝丝凉意。

这栋楼一楼之上是独属于黑面巾组织掌权者的,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无人可以踏足。

他望着远处还亮着灯的训练场,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那个地方离这里很远,总部位于中央,近的只有爷爷那栋楼,那是何家人专属,但那个女孩儿是例外。

直等到训练场突然有人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何言眼珠才动了动,找回来意识。

他刚才在想,黑面巾出动外界是不会得知的,以往每次,都是等他们行动结束后才会放出消息,除非行动是在公众场合,当众行动,否则,没有人会知道黑面巾出没了。

可是这一次,明显是有人做了手脚,放出了消息,他们才会逃跑,然而就这样恰巧,向着他们前进的方向,迎面对峙。

他希望,这次是在帮他,而不是巧合。

若是巧合,那就麻烦了。

第二日,何言吃了早餐独自去了训练场,那时的训练场才零星几个人。

他找了把椅子坐下了,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用来观看的地方,所以没有设置多余的地方用来安置桌子椅子。

几个学员看见了何言,都停了手里的动作,过来和他打了招呼。

“尊主”

“嗯,我就来看看,你们几个表现不错。”

“谢尊主夸奖。”这几个何言没有印象,且年纪大约也是二十多岁,应是最近才进到精英组的人。

黑面巾组织只收尚可塑造的儿童或是刚入青春期的少年少女。每年都会有人被送进来,就像学校每年都会招新生,但这里,招的人只是年龄大小不一,数量不固定罢了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训练场人多了起来,可却迟迟不见那个人。

他皱眉,表示不满。

直到有人吹哨,大喊“跑操”的时候,女孩儿才从外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站在吹哨人的背后想要隐藏。

结果人家突然转身,正好撞见她喘气的样子。

“迟到的惩罚是什么?”男人严厉喝道。

“跑……多跑十圈。”

“我看十圈都是少的了,像你这样的就得加倍罚!”

“我错了,老师。”

那不是大雷,她还是有些怕的。

“跑操去。”

“是。”

所有人都出了训练场,集结到后面的操场。操场不像外面的操场,它是绿色的,跑道的颜色与草坪的颜色混在一起,不近看只以为那是草坪。

跑操分成两拨,第一波是精英,前500号,靳欢是例外;第二波是普通或是刚进来的后1000多。

训练场也分着,靳欢一开始进的就是专属于精英的训练场。

何言等人都出去后,也迈步走了出去,向后面走,路上碰见了大雷。

“尊主。”那人弯腰恭敬的说道。

“嗯。”他点点头,和大雷一起向操场走去

“靳欢训练的程度如何了?”

“进步很快,上次考核已经到了六百名以内。”

这样的问题何言问过他好几次,大雷也就习以为常。因为一开始他就猜到,靳欢不是普通的被遗弃的孩子。

“看来可以拉出去实习了。”

“距离下次考核还有多久?”

1 2 3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