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书屋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何言靳欢黑面巾小说在线推荐

作者大荒写的黑面巾热度非常高,主角是何言靳欢,主要讲述了:简介:黑面巾组织谁人不知,何人不晓?那里的人没有亲人,没有身份,只要有人踏入那片禁地,那他便从此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去寻找他,甚至没有人希望再见到他……靳欢想逃,对于外面的世界一直保持向往,可是种种事件过后,她发现何言的温柔是有度的,何言的温柔不是给她的,何言想灭了她那名为“情”的火焰……他说:“你以为这里是囚禁你的地狱?其实这里是世外的桃源。”终于有一个机会拥抱自由了,可靳欢却发现,没有地方比那个小岛上,更自由了。(注:没有豪门总裁,只有组织。。。)

何言靳欢黑面巾小说在线推荐

第1章 黑面巾组织

靳欢感觉自己浑身寒冷,她蜷缩着身体试图给自己温暖,身体的不适越发明显,周围寂静的令人不安。

她缓缓睁开双眼,是黑的,只有上边的窗户那混进来几道光线。

看到这样的环境更使她紧张,她强撑的意识,使尽了浑身力气使自己坐了起来。

地面是水泥制的,冰凉冰凉的触感更降低了身体的温度。

靳欢四周扫视,她辨认出这是一个空房间,不远处只有一张单人床。

忽然,外面有了走路的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开锁的声音。

有光了,也有人了。

靳欢抬眼看着来人,两个男人年纪不大,面上都带着黑面巾遮住自己的口鼻,他们都穿着黑色制服。

“小姐,出来吧。”

靳欢皱着眉满脸的疑惑,来人恭恭敬敬的,丝毫没有绑架的架势。

是绑架,这是一起光天化日下的绑架。

在靳欢昏迷之前,她还在自己的村子里,和弟弟靳翔在路边玩儿着泥巴。

那是一个下午,天很阴,家门前的小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熟人,也有妇女抱着孩子和老人聊着家长里短。

那样普通的平常的场景,靳欢再熟悉不过。

可是来了一辆黑色的车,那是靳欢从未见过的模样,她在愣神之间,有人从车上下来了,那个人穿着很正式,脸上也带着黑色面巾。他向这边走来,靳欢心里有点发慌,她起身,可是身高才及那人的腰,她没有任何安全感。

他走近,伸手一下抱起了她,靳欢被他这一举动吓住了,她胡乱打着踢着,可身体还是任那人抱走。她呼喊求救,没有人看她,她听见弟弟在哭着喊她,可是他连路都走不稳,跑就更困难了,他摔倒了,妈妈从里面出来,抱走了他,没看她一眼。

就这样,她被塞到了车里,一个布捂住了她的口鼻,她昏倒了。

……

靳欢看着两个男人,她腿软害怕的站不起身来,最后还是被其中一个抱了起来,抱了出去。

她还小,那年不过才六岁。

她被带到了另一栋建筑,那栋建筑很华丽,她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它不是城堡,但震撼如城堡。

不知道被带到了几层楼,她才在门口被放了下来。

“小姐,里面有人在等你。”男人给她开了门,让她自己走进去。

房间有茶香的味道,暖色的灯光使她安心了不少。

那里很大,装置很古韵,与外界截然不同。她转头,看见一位老年人一身白色坐在一张小矮桌前。

她走近,与老人对视。

老人和蔼一笑,说话:“你叫……靳欢?”

“嗯。”

老人见她很是拘谨,更温柔的笑笑,“坐!看看你会不会?”

靳欢走近坐在软垫上,看着小矮桌上的棋盘。

“这是五子棋吗?”

“你喜欢玩五子棋?”

“我只会玩五子棋。爸爸只教了我这一种。”

老人哈哈一笑,将棋子全数收回。

“那就玩五子棋!”

小姑娘音色稚嫩,两双大眼睛好似铜铃,身上衣服还沾着泥巴,但是老人丝毫不嫌弃。

靳欢在与老人对峙的过程中慢慢放下不安,只一盘棋,就与老人熟络了起来。

“我赢了,爷爷!”

“好,那爷爷也要好好下!”

两人不知玩到了多久,靳欢终于有些累了。

“爷爷,我不想玩了。我想睡觉。”

“累了?那爷爷安排人送你去睡觉!”

突然,靳欢从放松的心情中将自己拔出来,她想起了那间小黑屋子。

她正想问,突然门响了。

“进!”

推门而入的是一位少年,看起来比靳欢大个几岁。少年也是一身黑衣,只是没戴面巾,少年五官稚气未褪,可那双眼睛却传递出怒意。

“爷爷!”

老人和蔼的笑容收起,靳欢在两人之间坐立难安。

“她是谁?”少年指着靳欢质问,似乎他的怒气是因为她。

“你出去!”

“凭什么!她是谁你说啊!”

靳欢惶恐,那种好不容易消失的害怕又强烈袭来,泪水湿润了眼球,她害怕的想哭。

老人见她快哭了,立马叫了人进来。

“天色晚了,把少爷带回去。”

“是!”

男子上前刚碰到少年的肩膀,就被甩开了。

“滚开!你把她带回来什么意思?想让我弄死……”

“够了!把少爷带回去没听懂吗?”

男子硬性的将少年架走,少年气呼呼的再次甩开,这次没甩开,才道:“放开我,我自己会走路!”

少年瞪了靳欢一眼,靳欢吓得脸色苍白,泪水从眼眶滚落。

“走吧,我带你去睡觉。”

老人起身,靳欢擦了擦眼泪也起身。

“爷爷。”声音颤抖,老人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

“别怕,就一叛逆的小鬼。”

“爷爷,我不想回那间小黑屋。”

“不去小黑屋,爷爷带你住漂亮的房间!”

靳欢听见爷爷的笑声,那颗因害怕而疯狂跳动的小心脏才慢慢平缓下来。

果然,爷爷带她来到更上一层的房间,推开门,里面是专属于小女孩儿的房间,似乎是被设计好的,里面的公主壁画和公主娃娃都令她很满意。

“晚上好好睡觉,爷爷就在楼下,有事找爷爷。”

“谢谢爷爷!”

老人摸了摸她的头,走出房门关了房门,然后在楼梯口处看到了刚刚那位少年。

老人一身和蔼瞬间消失。

“赶快去睡觉!”

“我知道她是谁,你不用瞒我,既然她来了,那你就好好保护她,别哪天突然没了,都没地方找。”

少年脸上满是戾气,说完转身就下了楼,最后出了建筑的大门。

老人重重一声叹息,背着手下了楼梯。

第二日清晨,靳欢自然睡醒起来换好他们送的衣服洗了脸就下了楼,一楼楼梯口处,有位男子在等她,他没有戴面巾。

“小姐,跟我来。”

靳欢跟着他走,去厨房快速吃了饭,又被带着去了另一个地方,那栋楼上方清楚的写着“总部”二字,楼不高,但很摄人。

靳欢今天也穿了一身黑,她的头发梳了起来。

紧张随之而来,她跟着男子走近,进去后,里面大的瘆人,靳欢看到尽头有个人坐着,那人个头不大,但气场很强。

靠近停在了台阶下,男子走了。靳欢抬头看着那人,那是昨夜那位少年。

“欢迎来到黑面巾组织,这是总部,由我管辖,你以后——必须听我的。”少年故意停隔了几秒,那双黑色的瞳孔紧紧盯着她。

1 2 3
继续阅读